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振兴汕头共谋略

那些回汕头的年轻人都经历了什么?

敲茶_舟元
敲茶_舟元 达人
2019-06-20 11:401.0万 阅读 | 评论 3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外出青年决定返汕往往都不是临时起意的,事实上,这样的念头在他们心里早就酝酿了千百次。

 

  「一定有某个时刻你会自我怀疑,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坚持什么。」小云说。

 

  几年前她在深圳遇到一些困难,每天上班像一件灰色的事情,面对同事日复一日的刁难,她对家的渴望突然就强烈了很多。「不像在汕头的时候,你遇到天大的难关,回到家也能踏实,但在外面就是飘着的,提心吊胆的,回到空荡荡的出租屋里,吃冷掉的外卖,然后整夜睡不着,翻来覆去想明天怎么办。」


1.jpg


  外出工作的三年里,回家的念头常常在小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比如难过的时候,没钱的时候,还有生病的时候,拖着发高烧的身子,在床上躺一天动也不想动,一点食欲也没有,甚至都没力气起来倒杯水。

 

  「我妈还给我打电话,我就回她微信说我上班呢,晚点再说。」小云不想让妈妈知道自己生病的事,她甚至可以预料妈妈接下来要说的话,「她会着急,然后就让我回去呗。」


2.jpg


  家里人偶尔也会成为「返汕」念头的推动力,在某些特殊的关头,他们会告诉你「不行就回来吧」,这句话其实挺温暖的,至少你知道在几百公里外还有爱你的人在盼着你,但这句话也是一把刀,可能把你在外辛辛苦苦才建立起来的所谓「坚强」划开一道口子,让你好不容易收拾起来的情绪又在瞬间崩溃。

 

  收到家里寄来的东西时尤其如此,中秋的时候妈妈给小云寄了朥饼,饼皮又薄又脆,撕开包装膜都能掉出一层皮,最后小云把这层碎皮小心翼翼地捏起来送进嘴里,一点也不舍得剩下。这个动作她在家里从来没做过,因为那时候她没想过有一天连朥饼都会变得这么珍贵。


3.jpg


  「反正会有很多事情,让你在某一个瞬间突然想家。但是等到放假了,你真回来了吧,又会想着赶紧回去,等到回去了,又会想下一次什么时候能回家。」

 

  像小云这样的潮汕青年还有很多,假期结束时他们就拥挤在高铁站里,在同一个起点出发,可能还在同一节车厢中度过旅途,最后他们又在同一个目的地下车,然后拖着行李箱擦肩而过,各自消失在都市喧闹嘈杂的大马路上,遁入北上广深不见底的夜色里。


4.jpg


  在念头不断闪现之后,一定有哪件事情完成最后一击,让在外的人儿下定决心收拾回家的行李。

 

  对于在深圳待了8年的阿兴来说,这个最后一击就是「结婚」。

 

  「怎么想也不可能在深圳买房吧。」阿兴说,走到人生的重要关头,房子的问题终于杀到眼前,成了不得不去面对的一道坎。在双方父母的轮番「洗脑」后,阿兴和女朋友协商了一下,还是决定撤离深圳,回汕买房。


5.jpg


  其实房子的事情阿兴早几年就想过了,但是那时候他看这个事情觉得很遥远,包括结婚也是,他总觉得还早着,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也不觉得因此就得回家。

 

  「可能也有一点侥幸心理,就熬着嘛,万一有什么变数。」阿兴说,至于所谓变数到底是什么,他说自己也讲不清楚,反正一夜暴富是不可能了,但是除了一夜暴富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所以内心深处到底在盼着什么奇迹,阿兴也搞不明白,总之走一步看一步,然后一天天拖过去,直到时候到了,拖不了了。

 

  但回来这件事情也成了阿兴心里的一个念想,妻子也是,他们总会聊起在深圳的日子,阿兴说「回来」包含的意思其实有很多,里面是有不甘和无奈的,是无计可施,是一种放弃。


6.jpg


  很多年轻人离开都市都是因为生活的困窘,他们毕业后就留在大都市里,而初入职场总是艰辛的,尤其是在当地没有亲戚的,他们交完房租后钱包就薄成了纸,每个月都要小心翼翼地计算花销,不敢随便出门,偶尔喝杯奶茶都是一件奢侈的事。

 

  因此他们权衡了一下,比起在外的苦涩,回汕头的话,生活质量终归会好一些,毕竟还有家里可依靠,于是他们就回来了。

 

  但对阿兴来说,他已经熬过这个阶段了,他和女朋友的收入足以应对日常花销和娱乐支出,两个人每月都能攒下固定的积蓄,然而在庞大的未来面前,一切就变得杯水车薪了。「最后还是得回来,这就很让人沮丧。」阿兴说。


7.jpg


  「其实外出的人里,大多数最后还是回来了,只是时间问题,你看大城市里永远挤满了人,其实就是人来人往,有人来就有人走,老的那批走了,又会有新的顶上来,但大多数人最后都是要走的。」阿兴觉得这几乎是一种宿命,就像有根绳子,一端绑着他,一端深埋在家乡厚重的泥土底下,他走的越远,绳子越勒得紧,他要松口气就得往回走。

 

  「但谁都不甘心。」阿兴说。

 

  回来这件事,仿佛成为了他心里的一个坎,其实也不只是他,很多人都是如此,「外出工作」在这座海滨小城里是一件积极向上的事情,而留守在这里的「原住民」就显得缺乏理想了,至于撤回来的孩子们,则像是打了败战的伤兵。

 

  「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回去的。」

  「什么时候呢?」

  「不知道呀,等有钱吧。」

  「不就是为了变有钱才去深圳的吗?」

  「好像也是哦?」


8.jpg


  其实也不只是「钱」的事,对于很多外出工作的潮汕孩子来说,有些东西是比钱更重要的。其实在外地打拼五年十年,生活也不一定比在汕头强,但跳出物质后,需要我们面对和思考的还有活着的意义。

 

  「有时候就是想证明下自己,想看看靠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这是需要勇气的。」樱说,「但妥协也是需要勇气的,意味着你不得不承认,可能这辈子自己就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不甘平凡而出走他乡,却不得不平凡地归回,这是多让人不甘心的事。走出校园的年轻人们总是抱着梦想留在大都市,但与此同时他们也怀揣着迷茫,因为永远不知道在异乡的明天会是怎样的,不知道自己的命运究竟是那少数的不平凡,还是那多数的普通。


9.jpg


  樱回来汕头已经六年了,似乎已经逃离迷茫了,但她现在又觉得,真正的迷茫其实是工作几年后才会有的,因为「开始的时候努力工作就好了,后来就不是了」,后来我们才意识到,很多迷茫不是拼命工作就能解决的。

 

  樱回来汕头也是因为结婚,或者该说是因为爱情,那时候樱的男朋友在汕头工作,后来男朋友托关系给她找了份合适的工作,让她无缝衔接过渡职场,于是她回来了。

 

  事实上「工作」和「薪酬」也是很多人返回潮汕的两座大山,首先这座城市的工作岗位十分有限,甚至一些职业还是空白的,很多人想回来但根本没有对口的工作,如果运气好你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了,薪资水平又成了第二个问题。这座城市的薪资水平和消费水平其实并不匹配。


10.jpg


  然而樱还是在家乡度过了六年:「有时候我觉得在外地的日子更开心,但后来又觉得不一定,如果这6年我是在广州度过的,也许就没这么开心了。」

 

  樱很怀念外地生活的节奏,那时候身边看到的都是比自己优秀得多的人,看着他们一步步努力走来,自己不知不觉也会被鼓舞,但回来后这样的味道就从生活里消失了,身边突然缺少了刺激自己前行的人,少了很多竞争的同时,生活质量倒提升了,这种轻松也是很多人回到家乡的原因。


11.jpg


  压力和轻松,艰难和舒适,理想和现实,在选项底下隐藏的,是大都市和家乡之间难以弥补的差异,但六年过去了,樱越来越觉得人在哪里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可到底什么才是适合自己的路呢?这却叫人迷茫。

 

  「不管选择了哪个城市,都要去接受这个城市的不可抗力,如果我在汕头还老想着为什么到处都是关系户,想这个人凭什么在我头上,我也会越来越看不起自己的。」樱说。

 

本期插图 / 郑鸿斌


敲茶.png


点赞打赏
全部只看楼主
DAF
DAF
1楼|2019-06-21 16:15

走出去,走回来

都需要一种勇气

去吧我的大白
去吧我的大白
2楼|2019-06-21 16:21
这都是人生的选择,有选择,就需要有取舍,其实两种生活方式都各有好坏
黄草叶
黄草叶
3楼|2019-06-21 16:43
深刻,正纠结回不回来。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