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潮汕人物

《武侠世界》:难离难舍的杂志情怀

草根播报
草根播报 达人
2016-08-31 10:143.6万 阅读 | 评论 2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有次我接到一位读者的电话,劈头盖脸地质问我:喂,你们杂志社是不是倒闭了?”有五十七年历史的《武侠世界》杂志之社长沈西城,在讲座时分享的小插曲,读者因在书摊没买到《武侠世界》向他抱怨,惹得听众一阵笑声。

  7月21日在香港书展,香港著名游戏制作人、智傲集团创始人施仁毅主持,《武侠世界》杂志社长沈西城、中华武侠文学会会长顾臻、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教授林保淳共同主持题为“武侠世界一甲子”的讲座会会,分享了《武侠世界》的创刊历程、时下艰辛与未来宏愿。

  1959年创刊的《武侠世界》是香港武侠文学界颇具权威的一家大杂志周刊,是创始人《新报》罗斌先生巨大心血,发行量一度很大,销售区域除了港澳台以外,还远销亚太欧美等国家。武侠大家梁羽生、古龙、金庸等都是它的座上宾。今年距该杂志创刊约一甲子周年,见证香港武侠小说起起落落。

  入场时,一份特别的纪念礼物放在每位听众席上——印有《武侠世界》创刊封面的明信片,来者多数是忠实读者,有的白发苍苍,有的正值年少,惊喜之外是杂志社对读者一番谢意与赤诚。


001.png

《武侠世界》创刊号封面的明信片。 叶蕾/摄


  移动手机与互联网像一只横行蟹挤压纸媒的生存空间,香港杂志行业也在劫难逃。1996年从罗斌先生接手了《武侠世界》,寸土寸金的香港地,沈西城一行却不像精明的香港人,把一本几乎没钱赚的杂志经营维持至今,让它每星期准时地躺在报刊亭等待贩售。有人私底下问沈西城,《武侠世界》)六十年是不是要寿终正寝了?他思考片刻,道:我都还没寿终正寝,它怎么能呢?

  对杂志点滴感情来自沈西城的纸媒经历,他曾在《新报》担任校对、做过《天天日报》、《快报》。去年7月《新报》遗憾停刊,沈西城重临旧地,《新报》和《武侠杂志》工作楼变卖,老人院改头换面成新潮餐厅,几易人手,心中满是感慨:真是往事如烟。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是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教授林保淳一直坚持的事情。在淡江大学设立武侠小说研究室,一是为了令武侠的元气不减,;二是为纪念《武侠世界》一甲子周年。近两年因生意难做,杂志已无利润可言,他依然心甘情愿地从台湾飞过来做一场分享会。

  林保淳对港台武侠付出很大的研究心血,“我已经不做这个武侠小说要回去黄金时代的一个设想,我只想到保存武侠元气不坠”,林保淳残障的身躯,折射出一道因为热爱的武侠事业和杂志情怀而闪耀的光芒。


002.png

林保淳与读者合影   叶蕾/摄


  讲座中,播放了前几天采访作家倪匡的视频,谈了当年与《武侠世界》创刊人罗斌先生的二三事,坦言罗斌是个典型的商人、与他不过是纯生意往来的稿费之交、从不与他讨论写稿子的问题。

  纸质杂志遇上科技淘沙,施仁毅积极求变,向听众说出一些未来的计划:明后年办一场《武侠世界》的展览、制作武侠网络世界的大电影等等。与一行同道之人,试图将《武侠世界》的金字招牌做强做大,迎难而上。

  “香港不是文化沙漠”,沈西城呼吁香港人支持香港人的文化事业,调侃道:希望大老板给我们捐钱办杂志“最实际”。只言片语,道出很多文化人的窘迫境遇,当现实无力支持情怀,要钟情还是要面包?

 

记者:叶蕾

编辑:谢诗琪

  
草根播报 草根播报社会
达人介绍:汕头大学长江新闻学院组织查看更多达人文章
全部只看楼主
雷峰塔要倒了
雷峰塔要倒了
1楼
好久远的杂志。没看过。
额滴娘啊
额滴娘啊
2楼
情怀与面包的选择。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