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濠岛情缘

濠江乡土人文历史讨论区

xiao314
xiao314
2010-04-21 22:51105.6万 阅读 | 评论 228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希望对乡土人文历史感兴趣的网友多参与互动,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以期共同更深层次地研讨乡土历史。同时也希望大家在这个共同讨论的过程中,都能做到文明用语,避免有人身攻击之嫌。





[Modified By xiao314 On 2010-4-21 22:53:03]
点赞打赏
全部只看楼主
朽木雕
朽木雕
81楼
草老弟,事实就是欠妥。陈生笔下的寄园记,为酿名记事,应嘱而撰文。只需述园记事、道为名之由。再融入作者思想感情,寄寓人生哲理,自成美文,足矣!
草丝刀
草丝刀 达人
82楼

知道了,草错了。

成远方
成远方
83楼

阿草,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嘻嘻……

草丝刀
草丝刀 达人
84楼
回楼上,草非官非贵,不是给GCD打工,所以草的言论是比较真实的,草对好的现象会表示赞许,对一些别人不敢说的话也敢于表达不同看法。当然一些观点可能也有错漏,所以,适当的认个错,是给自己台阶,也是给别人台阶。
濠江一怪
濠江一怪
85楼
草姐说得好支持...顶..
取悦自己
取悦自己
86楼

82楼啊草君言重了吧?!

只不过大伙儿在陶醉于陈先生的寄绿园记,“梦游仙境”时,啊草君三两句真实的话语把“梦中人”拉回世俗中,梦醒时分难免有点失落。。。

仅此而已。

djh830306
djh830306
87楼

看了11楼转的关于陈生撰写《濠江历史上的制盐业》一文,觉得可以提供点东西,或许陈生已经有做过,但本人还是觉有必要提供一下资料.

据现滨海街道华里村的记载,丁氏始祖就是在村东煮盐的并创下华里村(以前称下底村),并在当时流有一些传说:"金丝桥十八曲""金丝盐救帝命"等等,记得村东通往盐场的大道上有一石碑,年代很久了,好像就是关于金丝(又有人叫金西)盐场的一些记载,幼时常在此处玩耍,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并且丁氏族谱中也有相关记载,陈生方便的话不妨前往了解,或许会有所帮助.

djh830306
djh830306
88楼

再发表一下个人看法:陈生的研究多集中在"原达豪"区域,对于"原河浦"区域很少涉及,现在的达豪河浦都已经合并为"濠江"了,那是不是多从整体的角度来撰写,这样是不是更全面一点,也可以让原"河浦"区域的朋友们多主动参与,因为谈到自己身边的东西的,发言的人的主动性总会多一些,更不会让人家觉得达豪河浦是两家人两个地方一样,对和谐不利啊.哈哈...

以上观点仅为个人观点,言语有欠妥之处,请各位看官多多体谅,

草丝刀
草丝刀 达人
89楼
历史不分家,楼上不用担心,只有大家多提供地方人文素材,丰富我们对濠江历史的认知度。
我濠江人
我濠江人
90楼

据宋《元丰九域志》载:“潮阳县旧辖4乡即新兴、兴仁、奉恩、丰欢,统14团,达濠归属奉恩乡。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知县杨智稽核赋役,将14团改为16都,奉恩乡分直浦、竹山、招收、砂浦4都。

沿 革

在历史上,达濠向属潮阳。达濠分属其招收、砂浦二区,明人林大春撰《潮阳县志》(隆庆版)有相关的叙述:“招收入村曰湖边、曰林后、曰东湖、曰许家祠、曰塘边、曰下里、曰东陇、曰南沙湾、曰鸡岗、曰马、而马有寨曰羊背、曰大册、曰岗背、曰崎石、曰浮山、曰濠浦、曰楼下,而濠浦楼下有寨,竟毁于贼,曰孤山、曰军船头、曰半径、曰新寮、曰上浦、曰葛头、曰茂洲、曰板上、曰西山、曰踏头埔、曰赤港、曰青林,而踏头、赤港、青林俱有寨,曰下园、曰下尾、曰丰积、曰埭头,而埭头、下尾俱有寨,曰白沙、曰溪头、曰下浍、曰三寮、曰河渡门。”

“砂浦之村曰砂浦寨,曰施厝边、曰牛田、曰磊口门、曰苏梅湾、曰葛洲、曰澳头、曰上头、曰东湖、盖荒村云。”

从以上的记述可悉,最迟在明隆庆年间达濠域内已有至少30个村落(招收都中有若干村落不在现在达濠辖区内),达濠当时的面积约100平方公里,拥有这么多的村落,可谓人口兴盛了。

林大春在《潮阳县志》的地舆志中还记叙了一些其他情况,如在下尾条下注:“下尾一名华美,即今抚民林道乾史插之所,初、隆庆二年,道乾马知县陈王道、绍兵部成之招,因位于此,遇有地盗窃发,听明文征调,截杀立功。”在下浍(即今大会)条下注:“隆庆元年,总兵汤克宽汉招海寇鲁一本于此,乃一本竟叛招去流劫诸郡,至于高琼之间,越二年始就诛党复  ,由是三阳远近诸村里皆荡然无余矣。”在踏头浦条下注:“披此地负海,故产精兵,其人轻敌而敢战。贼无敢窥其垒者,余作 别骂平寇碑尝言之矣,其后倭奴作难,城中被围五旬,复到地之以却贼,语在笔记及灵威庙记,盖壮乡也!乃近者,壮士己者,少者多首鼠伏匿鲁不闻有无衣同仇之谊者,自是东南遂失一巨臂矣。岂其忠义之气遂变于初耶?抑强弩之末势固不能以自振耶,此无他,地划分而有司之计过也,积威约之极而身家之念重也,虽欲无需,不可得也,是故兵无强弱,所以养其金锋,使之不敢向敌者,盖必有道矣”。这些叙记注解,揭示了明初有关达濠很多史实,极为难得,给我们的考据提供了索引(详见本书其他章节)。

光绪十年(公元1884年)复修《潮阳县志》甲申版)对各村落乡都进行重新勘定,招收都辖42村:踏头埠、林石、东湖、许家洞、塘边、华里、东陇、南山、鸡冈、马、洋背、大册、冈背、奇石、浮山、濠浦、楼下、孤山(废)、军船头(废)、半径(废)、赤港、青林、下园(废)、埭头、丰积(废)、下尾(又名华美、废)、白沙、三寮、河渡、广澳(废)、溪头、下浍、西墩、东畔围、朱厝围、大浍、长围、踏头崎、上头、里前、棉花村、渡头仔、大浦寮、占店。砂浦都辖17村:砂浦、施厝边、牛田、磊口、葛洲、苏梅湾(废)、澳头、松子山、湖仔(废)、东湖(上下)、茂洲、郑厝围、葛围、黄厝围、头寮、上人家、中寮、附中尾、尾寮。

从隆庆三年(1569)至清光绪十年(1884)只300多年时间,历史的风雨使这些聚居村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名称改变的村落有:踏头浦改称踏头埠,南沙改称南山,鸡岗改称鸡冈,马改称为马,河渡门改称河渡;荒废的村落有板上、西山、下园、丰积、下尾、苏梅湾、湖仔、广澳(这期间创乡聚居又荒废);新增的村落有:大浍、棉花村、渡头村、长园、西墩、东畔围、上人家、头寮、中寮、尾寮、附中寮、东湖则扩为上乡、下乡。

    民国10年(1921年)2月广东省民政厅划定潮阳县自治区域,分9个区辖143乡,8个乡级镇,达濠属第四区,民国改为第三区,解放初年设置依旧,第三区辖五乡1镇,即潮光乡、珠园乡、河浦乡、凤安乡、南衡乡、达濠(镇),1958年初,从潮阳分出,归属汕头市郊,称“达濠人民公社”,19614月复属潮阳县,1974年又属汕头郊区,19807月称“汕头市郊达濠镇”。唯北部石仍属潮阳县,1940年为汕头市第六区,1956年属汕头市升平区,1958年属汕头市郊区,称“石人民公社”1973年属汕头市区为石区,19841月达濠镇与石人民公社合并为达濠区(为县级建制的市辖区),198412月划出达濠岛东南部30平方公里为汕头经济特区广澳开发区,199111月又复归属达濠区。2003年,合达濠、河浦二区成立濠江区。

濠江一怪
濠江一怪
91楼
这些不懂......称“礐石人民公社”1973年属汕头市区为礐石区,19841月达濠镇与礐石人民公社合并为达濠区。。

[Modified By 天涯独孤客 On 2010-8-13 23:41:30]
我濠江人
我濠江人
92楼
有些字字库中无,请谅。作参考资料吧
中肯
中肯
93楼

前些年,听到不少老教师提到“达濠古城不一定是许颖所建”的观点,后看到陈先生《古镇》中陈述了“许颖建城”、“许颖违旨缩建城池”、“所节余资金用于建堤”一系列故事,认为是真。今天能在网上看到8楼对“许颖建达濠古城”的疑案进行客观回应,方知存疑。解开我多年疑惑。今天看到陈先生对学术上的严谨态度,深感敬佩!

----------------

关于达濠古城,故老相传,就是众所知的那些传说,口头流转的东西,究竟有多少可信,又经过多少周折而发生变异,已不可考。我当时在采写古城的相关文字时,就有诸多疑点:1、康熙56年,因海防需要,南澳总兵通过两广总督杨琳奏请朝庭,准建达濠、海门二城,规模都差不多,同时还在海岸沿线修筑汛营、炮台近二十处,构成相互呼应的防御体系,故建达濠城时变大为小的说法十分可疑;2、建城历时一年半,中间有多少官员视察,督建官不可能只手遮天、为所欲为;3、生祠原匾额题“许公生祠” 许公是谁?无人知晓,惟《潮阳县志》(甲申版)“职官表”中列有同时期“达濠游击许颖”,(于是中央电视台未经深入考证,作如是解说,较为草率)。这是一个历史悬案,限于资料,不能定论。我一直在寻找证据,但在未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能随便推翻民间的传说。近日,纪相奎先生专门撰文考证,能成其说,但同样存在资料不足的问题,一些推测无法定论。不过他的基本思路我是认同的。

----------------

如果陈先生在撰写《古镇》一书时,能将以上疑点一并写入书,是不是会更好此地呢。

--------------------

请教陈先生:在达濠古城东门左侧(乌芳凉水铺对面)的城墙上,有一城门石廓被填补过的痕迹,那是怎么回事,不知陈先生是否曾有发现,或是这方面的研究,请予赐教。

我濠江人
我濠江人
94楼
回93楼,情况是这样:近一百年前,东面城墙从现厕缸脚到三山国王庙一线倒塌,成为进入古城的极宽阔的通道,其后在中间建右男左女厕所一座(有屋顶,在那时算少见的,有的人老远赶来方便),80年代,政府出资拆掉厕所、修建城墙,把原东城门(三山国王庙面前)移到现在的位置,以与西城门对应。为昭历史原貌,古东城门处特意建成门状,用石头填补。

[Modified By 我濠江人 On 2010-5-11 19:15:28]
中肯
中肯
95楼
感谢陈老师。
我濠江人
我濠江人
96楼
87、88楼的朋友,河浦片的情况我了解较少,《古镇》中虽有一些内容,但远远不够,一直以来想加深认识,苦无线索。请熟悉河浦片人文历史的朋友予以指引、向导。谢谢!
我濠江人
我濠江人
97楼

  2006年12月,中央电视台CCTV 4《走遍中国》专题片摄制组抵汕拍摄七集电视片《走进汕头》,其中“达濠古城揭秘”这集由笔者担任文史顾问、向导和现场解说,笔者引领摄制组一行到达达濠河渡营盘山拍摄建于清康熙五十六年(公元1717年)的炮台和营房遗址,竟意外地发现了北宋仁宗年间(皇佑四年即公元1052年)的军事遗存———“威武寨”碑刻。为此,笔者曾撰文《达濠宋代的海防设施》在《汕头日报》的“潮风”版介绍,引起潮汕史学界的关注。想不到的是,这个历史文化遗址,近日又有重大的发现。

  营盘山位于达濠岛东端的古村落河渡村,濒临南海,处濠江出海口,是进入达濠以至潮汕腹地的门户,与南山村和东西两屿隔江夹峙,形势险要,俗称“门咀”,唐宋志书,称之为“河渡门”,现有古渡口遗存。独特的地理位置,使营盘山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威武寨”碑刻的发现,证明远在一千年之前,该处已有宋朝军队驻扎。山上还遗存历代寨栅残迹,已发现的就有一通明代碑刻(碑长2.02米,宽1.1米,厚0.25米,碑首篆文“鼎建河渡三寮磊口层台颂碑十二字,分6行,内文字迹模糊难辨)、清代营房和炮台遗址(建于清康熙年间,有营房22间、炮台2处)日寇侵略达濠期间在山上修筑的工事(战壕沟)、解放后人民解放军修建的地道(贯通了附近几个山峰,直达村居的防空设施)。这些都充分说明了营盘山自古至今都是一个重要的海防要地。

  今年元宵后的一天,居住在营盘山附近的黄松辉先生午饭后随意到山上走走,经过一处陡坡,路很滑难走,他便翻过一块巨石,攀越间,似觉岩石上有模糊字迹,仔细辨认,果然是一处此前从未被发现的崖刻!于是,他当即电告笔者,笔者马上驱车赶到,细细端详,部分字可以认出,而“时皇佑四年”的纪年则确凿无疑———这是与威武寨同时期的碑刻!

  潮汕史学专家黄挺教授闻讯后于近日组织人力,对石刻进行翻拓和考证,终于揭开面纱,北宋人在一千年前传递出来的生活信息被我们准确的接受了!

  巨石逾丈余,呈雪梨状,石刻部分高196厘米,宽170厘米,字列竖行,共10行,每行10字,每字15厘米见方,内容如下:捕捉节级裴添壬辰仲夏蛮人寇于广越月命海阳邑长富春公统兵捍此地非所也孟秋以尉陈公言承其事月中贼平众凯而旋时皇祐四年□吏许符郡俞通引官左行首李尧中军使林永梁图统领都知兵马使杨烜这次碑刻,记载了当年的一件史实:北宋仁宗皇佑四年(公元1052年)7日,广东广西一带的侬智高聚众造反,“势甚盛”,朝庭遂派狄青率大军平南,同时晓令沿海各处加强守卫,时达濠隶属海阳县,海阳县今富春公孙蕃亲统大军驻守营盘山,防止赋众通过河渡门沿濠江(旧称“河渡溪”)窜入潮汕腹地。这就是石刻中的“壬辰仲夏蛮人寇于广越月命海阳邑长富春公(即”威武寨“的落款孙蕃)统兵捍此。”的来由。到了秋九月,孙蕃返县治视事,替换县尉陈公言“承其事”,在此驻守。狄青的平叛战事很顺利,在这个月的中旬就取得胜利,“赋平众凯而旋”。以上史事,在《宋史卷12》、《仁宗纪四卷495》、《蛮夷传三———广源州》均有记载,该石刻成为重大的史证。

  触摸残碑,教人感慨唏嘘。一千年前的战火狼烟,一千年来的风云变幻,就着落在这块坚硬的石头上!幸好,它还没有被消磨殆尽,让我们有机会穿越历史的时空,与古人对话。但是有多少历史的痕迹却像潮水一样在时空中消弥于无形呢?好好保护我们的文化遗存吧!

  (编辑:李泽娜)

 
河浦人家
河浦人家
98楼

TO飘零无痕:

华里村(下底)西距约一公里,南离海岸约二公里,有一处宋代盐场东灶遗址,遗址分布达一千多亩,七十年代前还保存着,现仅存明代正德年间的金狮陇盐埕。金狮陇煮盐灶壁土块经火烧,呈黄褐色。在离盐场遗址约五公里有一处北宋年间的记游石刻,在于岗背村西南面的两大巨石上,两大巨石都有题刻,一石字迹难认,另一石字迹依稀可辨,文为:“东都王凰之吴越钱颐仲因囗囗囗囗囗此石有人留题囗囗马观之是囗囗石平然可爱次日带酒乐饮著而还成兴命工刻石囗囗耳”、“绍圣三年三月”。宋学士王安中宦游潮阳时曾作《潮阳道中》诗:“火轮升处路初分,擂鼓风潮脚底闻。万灶晨烟熬白雪,一川秋穗割黄云”,生动而真实描述当时生产的盛况。

关于丁松岸生产的“金丝盐”救皇帝一命只是民间传说,正德皇帝钦命御赐“追报堂”牌匾有待考证。



[Modified By 河浦人家 On 2010-5-13 3:25:32]
yingxiong
yingxiong
99楼

看了陈先生博客里的文章,很有收获。

http://stckd.blog.163.com/blog/static/25539126200731394927982/
写得很好,就是里面有一个问题,是关于畲族的。
文中引隆庆《潮阳县志》:“山中(指招收和砂浦都,即今达濠)有曰輋户者,男女皆椎髻箕踞,跣足而行,依山而处,出常挟弩矢,以射猎为生,矢涂毒药,中猛兽,无不立毙者,旧尝设官以沉之,名曰畲官司,或调其弩手以击贼亦至,然其俗易迁徒,畏疾病,刀耕火种,不供赋也。”
原文完整为:“邑之西北山中有曰輋户者,男女皆椎髻箕倨,跣足而行,依山而处,出常挟弩矢,以射猎为生,矢涂毒药、中猛兽,无不立毙者。旧常设官以治之,名曰:輋官。或调其弩手以击贼,亦至。然其俗易迁徙,畏疾病,刀耕火种,不供赋也。”
此处邑当指县治、今棉城,其西北当指小北山,并非指达濠的山。当然,这条虽不能作为达濠曾经有輋户的引证,但也不能说达濠当时一定没有輋户。不知道是否如此?

yingxiong
yingxiong
100楼

达濠图书馆有《达濠地名志》。

拍了下来,就是图片有些小。

http://user.qzone.qq.com/1175971610/blog/1250080841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