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濠岛情缘

濠江乡土人文历史讨论区

xiao314
xiao314
2010-04-21 22:51105.6万 阅读 | 评论 228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希望对乡土人文历史感兴趣的网友多参与互动,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以期共同更深层次地研讨乡土历史。同时也希望大家在这个共同讨论的过程中,都能做到文明用语,避免有人身攻击之嫌。





[Modified By xiao314 On 2010-4-21 22:53:03]
点赞打赏
全部只看楼主
我濠江人
我濠江人
21楼
郭小东先生多次和我谈到达濠中学的话题,我亦感慨系之。去年,目睹几通书院的古碑卧于墙角,遂与校长李业顺先生一道请来汕头的考古专家悉数拓印,获得许多珍贵的资料。下来我拟与学校通力合作,编一本反映书院变迁的图册,作为献给母校的一份小小礼物,请大家给予支持。
草丝刀
草丝刀 达人
22楼
支持陈先生的义举,等会先画几张老达濠中学的模拟地图,供大家作为回忆。
草丝刀
草丝刀 达人
23楼

拍了东湖岭顶的石碑,怕陈先生看不清,草分成五节,请陈先生鉴定这石碑的文字作用。

草丝刀
草丝刀 达人
24楼

陈生在21楼说要收集母校河东书院的资料,草很是高兴,支持。草凭记忆将儿时的达濠中学建筑绘制了平面图,与陈先生共同回忆过去。

成远方
成远方
25楼

陈坤达先生的作品,包括发表在汕头报上的文章,在下多多少少也看过,确实不错。

达濠有陈先生跟李先生,我相信,我们对达濠这个古镇永远会记忆犹新。

陈先生的《一个古镇的情景与记忆》,在下前几年拜读了。

看后觉得,陈先生只一味用写实手笔告诉我们达濠的些许世外桃源跟达濠人的某些纯朴善良。

可为何把达濠跟达濠人的落后陋习与封建闭塞隐藏起来呢?

因此,相比之下,我反倒喜欢李科烈先生的《山还是山》。一个地方、一个人,都有两面性,而不是单一的好与坏,美与丑。

ccssff2009
ccssff2009
26楼

陈部长对达濠人文历史的研究功不可没,“河东书院”这一石碑不知还在不在

xiao314
xiao314
27楼
有劳啊草了。
楚s
楚s
28楼
“河东书院”的石牌还在,还有几块育婴堂的碑记都还在,上次陈部长已请专家拓起来了。
我濠江人
我濠江人
29楼
回25楼成先生,您说的不错,达濠确有“落后陋习与封建闭塞”,有的还很突出,但我的书并非着眼于剖析达濠人的美丑善恶,而是谈些历史和人文现场,故先生要的这些内容就不具备了,不便之处,敬请海涵!更何况,这些问题也并非达濠所独有,很多是牵涉到整个大潮汕。回26楼先生,石碑还在,已断成两段,在校友楼楼下房间。
草丝刀
草丝刀 达人
30楼
哈哈哈,见29楼陈先生的回复中,却对草"23\24"楼内容的冷落,那可是草的辛勤劳动哦。
我濠江人
我濠江人
31楼
草先生,谢谢您!山顶碑刻我要实地再看一下(你提供的资料一些地方看不清楚)。

[Modified By 我濠江人 On 2010-4-25 9:04:53]
草丝刀
草丝刀 达人
32楼
回31楼陈先生,那就静候佳音了。文言文草基础差,所以不敢妄加判断,希望能解读内容。
中肯
中肯
33楼

在向请陈先生提问之前,先向陈先生鞠躬致敬。请你简单回答以下提问:

1、达濠或濠江至今怎么还没有一本官方的地方史志,大概什么时候我们能看到属我们的史志?史志编写主要碰什么问题?

2、达濠民间关于丘辉多是负面评价,究竟丘辉应予如何评说?

我濠江人
我濠江人
34楼

下午去了一趟东湖岭顶,看两通石碑,碑文除了少数字迹模糊之外,基本可看清。

这是潮阳县招宁巡检司(相当于派出所)的禁示碑,说的是:当年十一月初十日青蓝乡职员李廷铭等联名恳求招宁司给予示禁。因东湖岭是一条交通要道,往来商贾人众甚多,为了行人方便,乡众集资修建了雨亭同时供应茶水,为安全起见,要求禁止雨亭被外来乞丐和棍徒所占用。招宁司同意乡众所请,特勒石示禁:通告各色闲杂人等不准占住雨亭,如有违反,临近乡村民众可以严加处理。

该碑行文啰嗦,语句重复,书法很差,本身价值不高。但就年代(1850年)而论,距今160年了也应保护。石碑至少还揭示了一个史实,即在汕头开埠之前,达濠岛的经济贸易已经很繁荣,作为连结达濠埠和东湖乡的道路,非常热闹。

草先生,这样可以吗?

我濠江人
我濠江人
35楼

回33楼,不敢当,现作答如下:1、达濠县级建制始于1984年,河浦则在1992年,此前的记载归在潮阳县或汕头市,所以未有志书。现在已在编写,最早年底可问世。2、对邱辉应予客观评价,拙作《古镇》有专文评述。

谢谢。

草丝刀
草丝刀 达人
36楼

感谢陈先生34楼解读,很多爬山的爬友常对这块石碑发呆,下次我就可以告诉他们的石碑的内容了。

听老辈人说,过去达濠有野兽出没,比如山狗,狗熊等,没有弄懂这碑文之前,草还幻想是否诸如“过景阳冈”一类的告文,提醒大家注意山顶猛兽呢。

我濠江人
我濠江人
37楼

“泊”姓奇闻

有人姓“泊”(读“缚”ban,重音),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甚感新奇,禁不住想探个究竟。 

我友一有空就到荒山野岭寻觅、甄别逝去年代的文化遗存,每每有意外的发现。一日,他在达濠青云山上见到一丘荒芜的古墓,墓主姓“泊”,墓碑上还刻有“雍正壬子年重建”字迹。《百家姓》中并没有“泊”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请教“达濠通”林展威老先生,他告诉我,听前辈老人说,“泊”姓人原聚居于马滘乡一带,原甚兴盛,后渐中落而消亡了。从源流来看,应是疍家人的一支,在清初实施编户时弃舟上岸与他姓杂居。其余情况就不甚了了。

疍(读旦)家人是百越古住民,《山海经》称为“”,潮汕地区历来是疍家人聚居相对集中之处,明代林大春在《潮阳县志》(隆庆版)中记述: “县西南江上有曰疍户者,岸无室庐,耕凿不事,男妇皆以舟楫为居,捕鱼为业,旧时生齿颇众,课棣河泊,近或苦于诛求,逼于盗贼,辄稍稍散去  …… ”。根据地理方位考,林志所载的“西南江上”当指现在的濠江,也就是说至少几百年前达濠岛周围就有着为数不少的疍家人。疍家人水居,以船为室,捕鱼煮盐为业,大约在明末时期,部分疍家人开始陆舟两栖,他们在靠近海滩的地方搭建草寮为屋,“或有弃舟楫入民间为拥保者矣。”现濠江区的“三寮”村就是因为原疍家人在海边搭了三个“寮仔”而得名,当为疍语之遗存。

清初,朝廷加强对丁户的管理,对疍民也不例外,《揭阳志》载“雍正八年许疍民村居编户”, 疍家人正式上岸陆居,现在达濠的“莘香里”就是当年疍家人聚居的地方,疍人的风俗也渐渐被地方同化了,比如葬俗,按疍俗为水葬,“棺沉海底”,自雍正初年后,始改为土葬,文前提及的“”姓墓,估计是编户陆居后迁“沉棺”改葬方称“重建”。

至于这个“”姓,为百家姓所无,据推测,可能是疍人在舟楫漂泊之时原无姓氏,编户之际,始用该姓。从“”字来看,“课棣河泊”,则含有疍家人某些生存状态的表述在内。

那么,为什么“”姓人在达濠神奇消失? 笔者听到一则轶闻,不知真伪,姑妄记之:传说聚集于马滘的“”姓人原极兴盛,富得要专门建屋用来“存放金银”。泊公有一子处处与老子作对。你说东他偏说西,你指南他却走北,精通风水的泊公临终之时,知道儿子忤逆的脾气,故意对儿子说:“将来我的墓地就朝北吧”。他的本意是希望墓地朝南的,岂知儿子此时良心发现,想到一生与老父作对,无论如何这一次要听他的,遂把墓地建成朝北方向的,从此,家道中落,官非不断,终致灭门。目前在达濠流传的二句口头语:“马滘‘泊’格根(不听话)”和“而(混乱)过六‘泊’”,据说起源于此。

当然,这仅仅是一个传说而已,不能作为信史,但“泊”姓人消失得无影无踪确是一个谜。事实上,潮汕地区原有的疍家人由盛而衰或他徙、或被同化,基本已不存在了,只留下某些历史的痕迹让人猜测。

华夏儿女
华夏儿女
38楼

陈先生博学,拜读您有关濠江历史传说的解读,的确让人增长了不少见识!

濠江的人文历史底蕴深厚,的确是值得濠江人骄傲。但是,该如何利用它来为濠江作资本,还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斗胆问一下:关于如何利用濠江现有的历史文化积淀来打造濠江的未来,从而使其促进更好地发展濠江的经济效益。

有关部门对此有什么可行的思路吗?

谢谢!

草丝刀
草丝刀 达人
39楼

喜欢陈先生37楼又带给我们一些当地的风土人文,觉得草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了陈先生的粉丝了。

成远方
成远方
40楼

谢陈先生的解答。在此,更正一下,先生您才是前辈,故而先生无需用“您”字。

在下只希望哪一天先生的好文笔也写一写达濠人的某些劣根性,唤醒达濠人。如同周树人先生。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