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冥纸灰书评

《十六世纪以来潮汕的宗族与社会》导读兼闲话

e京传媒
e京传媒 站务
2016-05-25 13:317566 阅读 | 评论 1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冥纸灰书评 专栏


《十六世纪以来潮汕的宗族与社会》导读兼闲话

作者:李宏新  翁夏


       广东省人文社科重大项目的阶段性成果《十六世纪以来潮汕的宗族与社会》正式刊行,这是黄挺先生历经20多年始完成的“大书”。作为中国海交史、区域史、乡土文化史等领域的著名学者,黄挺先生在潮学界的学术地位无须赘言,仅仅就潮汕的系统化、理论化的宗族和民间信仰研究来说,他可称为是卓有成就的开创者和执牛耳者,而这部潮学研究的扛鼎之作正是他在这个领域的学术成果结集。笔者承先生惠赠得以“温故知新”,权作通俗化的导读,并缀闲话数句。


23.jpg


       《十六世纪以来潮汕的宗族与社会》主体分为四章,以潮汕地区的宗族与社会发展为研究对象,按时间脉络,第一章从今尚遗留的16世纪前的宗族痕迹以及可以确定的16世纪后宗族文化建构展开,第二章依序论述清代宗族与地方社会的关系,第三章是近代宗族的发展情况研究,最后第四章,则专章论及与主题有强相关关系的海外移民与宗族文化的研究——这个第四章也可当附录看。书中每一章都是前有小引以提纲挈领、后有小结以概括主题,一目了然,非常便于读者翻阅学习。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十六世纪以来潮汕的宗族与社会》是一部严肃的“大书”。一方面,它是超越宗族研究的区域社会史,正如刘志伟教授所评论,“它从潮汕地区的宗族入手,展开了明清以来潮汕社会的五彩缤纷的历史,带出了宗族研究的多元视野,生动展现出这一研究旨趣的魅力”,读者从书中可以看到潮汕地区的宗族在王朝更迭、地方动乱、权利转移、宗教整合、商业化、城市发展、跨国流动与文化互动等历史场景中的演变以及其自身所扮演的角色。一方面,它极具现实意义。作为乡村文化传统研究的两大支柱,宗族比民间信仰从学理上更偏向于社会学,侧重于社会结构、社会组织等层面的研究,该书聚焦于宗族文化,便很大程度涉及到事关国计民生的乡村问题,而乡村问题一直受到国家层面的重视。改革开放以来,自1982年至2015年一共有17个“中央一号文件”涉及三农问2015年初习近平总书记更强调新农村建设,指出“新农村建设一定要走符合农村实际的路子,遵循乡村自身发展规律。该书所剖析的主题与上引“乡村自身发展规律”密不可分,因此也具备了对当下乡村建设的历史指导功能,特别是可以给粤东地区的城乡发展、社会建设决策者以参考。


24.jpg


       真实的历史有时比小说更精彩。《十六世纪以来潮汕的宗族与社会》是一部穿插有精彩故事的学术著作,它的学术性决定了其必须是建立在真实素材上的反复论证,论证过程包括对充满传奇的谱牒的解读和辨伪——这是普通读者的“福利”了。在书中,读者可以了解到翁万达(明兵部尚书)发迹后,举丁翁氏如何通过不断调整族谱、重构家族史,将这个没有民籍的平凡家庭塑造成翁万达上溯六代便是诗礼世家;也可以了解到,凤陇薛氏(即“一门三进士”的薛侃家族),如何在经济积累、文化积累达到一定基础后,官商互动,联姻士绅,发展成为地方望族的;还可以了解到,西林孙氏如何在孙鋹致仕回乡后通过官方取得合法性地位而构建宗族、并开始真正认定孙叔谨(宋潮州知州)为其上溯七代的先祖的,其中的“五鬼运财”传说等隐约蕴含着家族财富积累的来由,而孙天叙三女分别嫁给翁万达、林大钦(潮汕史上唯一一位封建朝代文科状元)、陈一松(明工部侍郎)的“三女贵”故事,则说明联姻权贵是宗族壮大发展的关键性。似此还有潮州刘氏(刘昉家族)等等数十个家族的故事,这些家族在构建和发展过程中有着不少曲折而充满想象力的传说,书中都有或详或略述及,读者大可当闲书看。这里郑重强调的是,本文无意冒犯任何家族之后人,正如黄挺先生特别指出的,如果结论对相关家族后人的情感“过于冒犯,我希望得到他们的原谅。总之,一切都是出于研究及述史(若干族谱内容将录入广东历史学会主持修撰的《潮汕史稿》)需要。

       以上是该书的大略介绍。行文至此,聊聊几句闲话。


26.jpg


       《十六世纪以来潮汕的宗族与社会》与《潮汕方言历时研究》(林伦伦著)在2015年末接踵刊行,两者创作时间跨度同为二十多年、同样具有在各自领域内称得上“高峰”级别的学术分量,无疑是近年潮学一大盛事。相对于林伦伦先生,黄挺先生可能更不为文化、学术圈外的普通读者所熟悉,但他对潮学的贡献是巨大的——笔者所知,年轻一辈研究潮学者罕有没直接或间接援引其成果的,而其认真、严谨乃至“固执”的治学态度更是行内周知。

       读者从这部《十六世纪以来潮汕的宗族与社会》便可感觉到,该书视野所及看似乡村文化,但其涵盖面之宽广,蕴含之丰富,考辩之周详,立论之精当,不仅说明这个课题本身涉及丰富,而且说明作者治学的严谨。以书中所资为素材的谱牒为例,其实是一种极易失真的材料,清考据学家章学诚称:“谱系之法,不掌于官,则家自为书,人自为说,子孙或过誉其父祖,是非或颇谬于国史……以伪乱真,悠谬恍惚,不可胜言……但求资望,不问从来,则有谱之弊,不如无谱。如果没有黄挺这样治学态度以及长期积累下的“品牌”,估计有不少研究者是不敢用以为据的——特别是上世纪八九年代后新修的谱牒。

       事实上,我们私下里早有“黄挺出品,放心转引”的玩笑话,大意是只要照抄黄挺先生所用文献内容(当然必按学术规范引注),纵差不错,至少可节省大量校对史料原文的精力。要知道,即使是已有线索的古材料,有时十天八日遍翻古籍也难找到原文,而在令人“抓狂”乃至“怀疑人生”的寻觅过程中,若突见黄挺曾引用过,那几乎就有“劫后余生”的感觉了。

       有时想,若缺少类似黄挺这种有一分材料说一份话且不理会情面、不唯官方意志而仅凭学理立论者,以潮人相对浓烈、牢固的族群意识以及由此滋生的自豪感、优越感,恐怕本地早被官方和某些“激进”文人描述成一万年前便有文明、潮汕先于整个中国乃至东亚学会制糖、又或者潮人三头六臂天生财神下凡了——可别认为是玩笑话,近些年还真有人一本正经折腾出类似的荒谬言论。

       也鉴于此,估计这个豆腐块文章会被黄先生挑出“行文不严谨、说话缺乏证据”的毛病。在此先道个歉,同时还望读者诸君海涵。


       参考文献

       ①参见刘志伟:《十六世纪以来潮汕的宗族与社会序》,载《十六世纪以来潮汕的宗族与社会》,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2015年。引处见第6页。

       ②参见:1.《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三农”工作的一号文件汇编(19822014)》,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2.《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若干意见》,载人民日报,201522日,第1版。

       ③《盘点2015年习近平带火的10个新热词》,载“人民网—时政频道”,201584日。

       ④黄挺著:《十六世纪以来潮汕的宗族与社会》,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21页。

       ⑤(清)章学诚著,叶瑛校注:《文史通义校注》,1985年,北京:中华书局,第571572页。


点赞打赏
全部只看楼主
不爽
不爽
1楼|2016-05-27 12:07
good。。。。。。。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