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汕头公益网

“关微”回应媒体和网友,称不愿露面

e京传媒
e京传媒 站务
2016-01-13 16:45阅读 1613 | 评论 0

  南方日报


      多方打听,数次周折,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本报记者的汕头寻找关微之路比想像的似乎要顺利一些。

  9日下午1时许,经一位关微曾经的捐助对象的中间人牵线,本报记者终于取得关微先生的信任,表示愿意接受本报的专访,直接回应读者、网友的疑问(见下图杨曦摄)。

  但铁的前提仍然是:不露脸,不出名,不暴露任何个人信息,电话连线采访。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沉稳的声音,不徐不疾,也没太明显的潮汕口音,不论记者问到任何问题,他都是儒雅作答,不温不火,斯斯文文,虽未能谋面,但记者能强烈感受到“平淡是真”的从容和大气。

  我始终信奉孟子的那句话:“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记者(以下简称“记”):我们通过很多记录在案的资料来估计您爱心捐助情况,无据可考的就不知道了,能否透露一下您这种默默无闻的行为持续多少年了?

  关微(以下简称“关”):我很早以前就有了这种意愿。但那时候能力有限,只是多一块钱就捐一块钱。

  一直到1992年,我的经济上有所好转,看到“羊城会亲”,看到那么多孩子因为家贫而无法读书,内心非常震撼,现在自己经过奋斗,生活无忧无虑,可还有那么多人生活困苦,于是,我就跟广东青基会希望工程打电话,希望能够捐助。开始我也觉得爱莫能助,捐几百块钱也不足以改变他们什么。但后来我慢慢认为,如果我有能力的话,我就一定要尽力能去帮助他们,帮一点是一点。

  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平常都是通过报纸电视看到谁急需社会的帮助,每每看到这样的新闻,我总是非常感动,也很感慨,这时我就会去打电话希望捐助。有时候我也想能资助范围更远一点,更少人知道更好,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也不追求其他什么。

  记:您的这种做法与您个人的生活感受有什么关系吗?

  关:我们这代人,40多岁,处于中年期,无论是经济上、事业上,还是生活上都比较坎坷,经历过很多社会变革,受苦也较多,所以知道人在痛苦中的滋味。

  我个人喜欢文学,始终信奉孟子的那句话:“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喜欢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所以希望能够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别人,为社会做点事情。

  记:您何时开始以“关微”这个名字来捐助的,“关微”两字含义是什么?

  关:我的第一笔捐款就是用“关微”的名字,“关”就是“关心、关照”,“微”有两层含义,一是我做的事情都是微不足道的,二是我关注的都是微弱群体。虽然我们的国家很兴旺,但社会上总是会存在一些人面临困难,需要我们去关心帮助他们。

  后来人们就认同了这个名字,有人也以为我的名字就是“关微”,很多人就习惯了简称“关先生”。

  每次选那些认剩下的孩子捐助,因为他们一定会很受打击,我要去弥补

  记:您帮助过的人,都记得吗?

  关:我帮他们,当然也想尽可能帮人帮到底。只要是我自己从媒体上看到,找过去帮他们的人,一般都能记得。

  但常常也因为客观原因无法及时跟进,或者失去联系。比如龙川有个家庭因为贫困,孩子无法继续读书,我就很想继续捐助他们,帮他们完成学业,但后来就无法联系到了。

  我一般都是通过很透明的渠道去了解哪些人需要帮助。比如有些需要帮助的大学生名单出来之后,会有很多社会热心人士去认捐,我会等到他们认走之后,选择剩下的几个去捐助,我想那些被选剩下的孩子一定会有想法,会受打击,所以我去弥补。

  记: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关:如果我真的能帮到那些人的话,我内心里会有很强烈的满足感。

  因为很多人都是在心灵受到震动之后才有要去帮助他人的冲动。这些人的经历也促使我更用心的实实在在去做自己的事业,他们是我事业的动力,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帮到更多的人。

  其实我也就是一个很平常的小商人,我赚的钱在大都市里也不够买一幢房子

  记:很多人对您充满“猜想”,首先是您的样貌,其次是您为何要捐这么多钱,这些钱是怎么来的?有人猜想您是个宗教信徒,有人觉得您如果不是一个大富豪的话,就一定是内心怀有某种愧疚,希望以此种方式来弥补,能否解答一下大家的这些疑问?

  关:其实我也就是一个很平常的小商人,对于那些成功人士来说,我肯定谈不上成功,我赚的钱在大都市里也不够买一幢房子,在我们这边经济还不是很发达的地方,我的生活可能还说得过去。

  我也有家庭,要承担家庭责任,也要买房啊,让家人过得好一点。其实,资助人也算是我事业的一部分。

  可能我比较感性,很容易被别人的故事感染。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宗教信仰,也就是平时喜欢古典文学和传统文化。

  记:您每年捐出的钱大致有多少?捐这么多钱会不会影响到您的生活?您就没想过要把这些钱用在自己的事业发展上,把自己的事业做得更大更强吗?

  关:我在经济上应该算中上水平吧,有不大的房子,有辆一般的车子,该有的都有了,每年也会到外面走走。

  如果经济上允许的话,我还会继续做下去。我无法说出每年捐助多少数额,只能说至今有200万元左右吧。

  这些钱会不会影响到我的生活?我想应该不会吧。

  说起来我们都是从商的,能够把自己的生意做得很大当然是最好了,但基本上这些事情也不会伤及到我的事业。而且我觉得那些处在困难中的人的需求比我自身的发展更重要一点。

  我理解媒体的做法,但我不想因此出名,打破自己正常的生活,不要再找我了

  记: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很多人的思想都是利己的,即使要做些利他的事,也很少会像您那样隐姓埋名,您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

  关:我们既然去帮助了人家了,就不要留名了,因为毕竟能帮到人家才是最大的心愿。

  我也不想因此出名,人出了名之后还会受到各种各样的眼光,我觉得脚踏实地做好就够了。我也不想打破自己正常的生活。如果过多暴露自己,社会上尽管认同你的做法是大多数,但同时也会有人猜测你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目的。我只是想这个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群太多了,能做到多少就做多少吧。

  记:我们这次“寻找关微”的报道受到了很多读者的关注,观点基本分成了两大派,有的读者认为媒体应该充分尊重您的个人意见,不应该再找下去;又有不少人认为您的这种做法值得媒体推广宣传,因为毕竟社会上那么多人需要帮助。只有一个关微是不够的,您对这两种观点怎么看?

  关:我理解媒体的做法,其实我也很希望自己的这点微薄之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我自己只是一个小商人,我希望有更多的大商人、比我更有能力帮助他们的人能够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弘扬社会乐善好施的精神,这个社会才能够实现真正的和谐。但我不想因此出名,打破自己正常的生活,不要再找我了。

  记:在我们寻访您所帮助过的人时,他们都表示,很想见到您。您怎么看他们这种期盼,想对他们说些什么吗?

  关:我也很想回过头来看看我还能帮他们什么,我想对他们说,不要想着感谢我,多想想自己能为社会做些什么,特别在摆脱困难之后,有所成绩后,要回报给这个社会,这是我最满足的地方了。

  我要对那些很想见到我的人说声:“对不起!”如果他们有心的话,就把爱心传递出去吧!

  本报记者赵佳月

 

  主题网站:汕头电商界、公益志愿者“加油关微”创业帮扶爱心行动
点赞打赏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