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陈楚红:从数学系转到新闻之后

阅读数:2665  回复数:1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8-11-28 11:21     楼主
草根播报

  在脱下学士服的5个月后,陈楚红再次以汕头大学学生的身份,参与由《中国日报》(香港版)主办的“2018校园学报新闻奖颁奖典礼”,在香港浸会大学与在汕大结识的良师凌学敏、白净和好友周文敏重遇。

 

  在此次参与校园学报新闻奖评选的724件作品中,陈楚红的摄影作品《铜锣锵锵,从“一锤定音”到传越大洋》获得了最佳专题摄影图片季军,她与好友周文敏搭档完成的深度报道《重回1943:寻找失散的潮汕亲人》则获得了最佳新闻报道季军。


1.jpg


(楚红(右)与好友周文敏在颁奖典礼现场 供图 / 陈楚红)

 

  这已经是陈楚红第二次在同一评选中获奖了。此前,陈楚红的摄影作品《大红灯笼年味浓》也曾获《中国日报》2017校园学报新闻奖”最佳专题摄影季军。“我大概是被香港奖选中的锦鲤吧,去年投了一次稿也中奖了,而且比较辛运的是,这两次得奖的照片都是在我的毕设作品里面,感觉这让我的大学有另一种Happy ending(圆满结尾)。” 陈楚红笑道。

 

  称自己是“锦鲤”并不是她的自谦词。在拍照和写稿的时候,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拿这些作品去参赛。陈楚红认为,思考着如何把自己该做的、想做的事情做好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真的很喜欢自己的某一个作品,你可以试着为了让它看起来更好,不断地去完善。因为作品中是可以看出态度,认不认真,用不用心,是看得出来的。”

 

  陈楚红的这份“认真与用心”一直伴随着她的大学时光,陪伴她面对挑战,追逐心中的热爱。

 

  陈楚红是广东潮州人,2014年进入汕大数学系,如今已从新闻系毕业。新闻学院的同学对她印象最深刻的是“摄影很厉害”;也正是因为喜欢摄影,她决定转学新闻。

 

  “如果没有转到新闻学院,我可能还是个数学系的学渣吧。”楚红笑眼眯眯,“每次都坐前两排,但忍不住会睡着。”


2.jpg


(楚红拍摄毕业典礼 吴静文/摄)

 

  那是在四年前,她看到了同学发的转系动态,赶在最后时刻填表、集齐材料,准备笔试和面试。一旦决定做一件事,她会全力以赴。

 

  面试之前,除了向师兄师姐询问经验,她还旁听了一节新闻学院樊林君老师的《国际时政》。“我觉得同学们都很厉害,对国际问题都有自己的一番见解。樊老师还让我回答问题,当时好害怕。”

 

  笔试中,她被要求写了一篇通讯稿。“我写得不是很好,”面试时她坦率地跟老师说,还讲了一遍没有写出来的思路。面试结束后,她回到宿舍又手写了一篇,拍下图来,在微博上发私信给了面试官之一的范东升院长。

 

  那个学期她恰巧在上英语语言中心的Voice&Accent。这门课会教一些演讲的礼仪。她特意找老师训练面试的姿态动作,例如手要放哪里,如何回答面试官的问题等。

 

  为了转系做出的种种努力,让她有了信心。她觉察到面试老师们感受到了她想进入新闻学院的强烈意志。“那时候我觉得我能成功转到新闻。”

 

  正式转入新闻学院之前,一个“意外的惊喜”降临在楚红身上。

 

  她第一次和凌学敏老师见面,是在摄影协会干事的聚餐会上。原本只是一顿再平常不过的饭。但是第二天,她接到一个电话,是凌老师。“要不要做我的助理?”电话这头的楚红被吓到了,没想到老师居然记得自己,还亲自打电话邀请她做助理。

 

  当然,这是一个更快熟悉新闻学院的机会,她便稀里糊涂地答应了。

 

  凌老师觉得从数学系转到新闻学院,是一件很勇敢的事情,所以当下就决定让楚红当助理。


3.jpg


(楚红和凌老师的自拍 陈楚红/摄)


4.jpg


(右一为陈楚红 中间为凌学敏老师 林晓彤/摄)

 

  此后,她经常接到凌老师突然打来的电话:“喂,楚红啊,去拍照。”凌老师对摄影的痴迷,也不断地影响着她。牛田洋、西堤、乌桥、达濠和许多古村落,她跟着凌老师拍遍汕头。

 

  楚红和凌老师关系很好。楚红说,凌老师很“搞笑”。有一次和他在西苑吃饭,一个人走过来问老师,“这是你的女儿吗?”没等楚红回答,老师就点头说:“是是是。”

 

  除了幽默的个性,凌老师对摄影的“疯狂”也影响着她,楚红希望能像凌老师一样,将爱好变成了她的职业,一直做下去。老师讲的话,她都铭记在心。有次老师打电话让楚红出去拍照,楚红说她要回家。凌老师告诫她不要因为回家了就不拍照。之后楚红回家都会带上相机,在家的大部分时间也是用来拍照。


5.jpg


(揭东龙砂“竖灯杆升彩凤”民俗活动 陈楚红/摄)

 

  刚转入新闻系的她,还没有自己的相机。跟着摄影协会出去外拍时,一群人拿着单反,而她手里只有一部手机。“一开始觉得单反很贵,不好意思跟家里的人要。”她特别想要拥有一台相机,“但是觉得……如果手机拍得好的话,也没关系的。”

 

  当时的摄影协会会长黎琪欣注意到用手机认真拍照的楚红,不仅不介意她没有相机,反而让她当了副会长。“她让我感受到平等,接触摄影的平等机会,不会因为没有器材而学不到摄影知识。”楚红很感谢这位在摄影路上给了她信心的人。

 

  另一外让楚红心怀感激的人,是姐姐。姐姐比她大两岁,当时在韩山师范学院读数学系,成绩很好。得知楚红进入了新闻系,立马拿出自己5000块奖学金“赞助”她。“你拿去,买个最好的相机!”楚红回忆起姐姐的话,哈哈大笑,“她觉得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很好。”

 

  谈到凌老师、摄影协会会长以及姐姐,楚红一直笑个不停。他们是楚红在摄影路程中的启蒙者、鼓励者、支持者。让楚红从一个数学系的“学渣”,蜕变成了新闻学院的“摄影高手”。

 

  在凌老师的鼓励下,楚红把作品拿去投稿。她的摄影作品多次在学校的比赛中获奖,奖金和活动拍摄的报酬已经超过买相机的费用了。


6.jpg


(寒假,与姐姐在市场买春联时拍摄 

“《中国日报》“2017校园学报新闻奖”最佳专题摄影季军 陈楚红/摄)

 

  她说:“很庆幸自己当时带了相机,能拍下这个画面。”

 

  但这并不仅仅是幸运,而是源于楚红随身携带相机的习惯。就连去趟菜市场,相机也不离身。

 

  姐姐不太理解她这个行为,认为她光顾着拍照,没有好好体验生活。楚红却觉得,带着相机也可以体验生活,甚至让她拥有了一双更好观察事物的眼睛。看到好的画面,如果没有带相机,她会觉得“很可惜”。


7.jpg


(陈楚红毕设作品  获《中国日报》2018校园学报新闻奖”最佳专题摄影季军 陈楚红/摄)

 

  起初,楚红刚买相机的时候很珍惜快门,不舍得多用。直到有次和凌学敏老师出去踩点,她没带相机。凌老师对她说:“相机买了不是用来放着的,买了就要多拍多练,出门都要带着。”

 

  之后,她便与相机形影不离。“可能几年后相机拍坏了,但是有拍到我想要的照片,我也觉得这是值得的。”

 

  受凌老师影响,楚红喜欢拍人文的题材,古村里的老人、小孩,民俗活动等等。她喜欢观察生活,寻找能触动她的画面,在按下快门的时候,总会觉得很满足。她拍照不只是定格瞬间,很多时候,她还会和被拍者聊天,“你可以听到很多故事,会发现有些人的想法真的很特别。”


8.jpg


(洲东村的绣娘 陈楚红/摄)

 

  同样热爱摄影的好友吴静文说,他们到村子里拍照,她总是“屁颠屁颠”地跟在楚红后面。“因为楚红长得可爱,很讨老奶奶喜欢。”

 

  她也很喜欢小朋友。2017年,她成功申报了一个大学生创新创业实践计划的项目——“公益的平方,从儿童开始”。这个项目的灵感,源于她到揭阳脑瘫儿童康复中心拍摄的经历。她从医生那了解到,康复中心没有绘本,而很多脑瘫儿童智力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身体的原因让他们没办法去上学。所以楚红将她擅长的摄影和公益结合,通过给幼儿园小朋友拍摄艺术照,为康复中心募捐绘本,让脑瘫儿童做康复治疗时可以阅读。

 

  楚红是项目的摄影师,她喜欢给小朋友拍照,喜欢他们在镜头前天真无邪的笑,她发现人越长大越放不开。

 

  她跪在地上,举着单反,从白天到夜晚,拍了34个小朋友。家长们对照片都很满意,有个家长说“这可以和汕头最好的影楼比了。”凌老师也称赞她,“你直接将照片印出来,不用修,可以去应聘儿童摄影师了。”


9.jpg


(来参加公益的幼儿园小朋友 陈楚红/摄)

 

  摄影逐渐影响楚红的性情。“小时候就很安静,不喜欢和人讲话,有点害羞,感觉跟人接触有心理障碍。”

 

  “以前宿舍里我最安静,现在我话最多。每天回到宿舍都要噼里啪啦讲个不停。”楚红说,可能是因为学了新闻,迫使她和不熟的人聊天,“有时候采访不敢开口,我会默数三二一,然后对自己说‘你可以问了’。”

 

  “楚红现在没有以前那种娇小的感觉了,整个人充满了勇气和力量。” 凌老师见证了她的变化。

 

  转系前的楚红有点胆小,很多事情都不敢做,害怕接电话和打电话。做了助理,凌老师经常打电话给她,说很多话。“我有意识地改变,因为我不喜欢之前那个性格,我要换一个,要活泼一点。”她不再害怕打电话,还尝试做更多的事情,项目负责人、记者、摄影师。

 

  回想起这段历程,她觉得“很神奇”,没有想到自己能从数学系转到新闻学院,找到了自己真正所爱,拿着相机随心自由地拍。

 

记者 | 杨晓雯 方艺滢 周如意 施婷婷

排版 | 蔡静灵

指导老师 | 樊林君

郭瑞婵对此文亦有贡献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