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吴珂:三十天速成一个少女的“痛苦”与“甜蜜”

阅读数:6056  回复数:1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8-11-16 10:18     楼主
草根播报

吴珂

汕头大学14级广播电视专业学生

三次参演原创戏剧《宫墙内的芭蕾》

并饰演女主角容龄

11月12日该戏剧在广州大剧院的舞台上

 

1_副本.jpg


初见容龄

 

  “不行啊,她太少女了,我没有当少女的潜质。”20164月,吴珂临危受命成为思凡戏剧社原创话剧《宫墙内的芭蕾》女主角。

 

  “容龄这个角色,跟我太不像了。”吴珂笑称自己更像一个少年。

 

  《宫墙内的芭蕾》故事原型取材于1903-1905年裕容龄、裕徳龄两姐妹入宫和出宫的经历。日俄战争打响之际,两国派公使要求清廷协助作战,慈禧和光绪皇帝在政治态度上有很大分歧。吴珂饰演的裕容龄作为留过洋的清宫女官,强烈支持并帮助光绪帝进行维新变法,慈禧震怒并要求裕氏姐妹出宫并永远不踏入紫禁城半步。最后,容龄以《天鹅之死》的芭蕾告别光绪帝。

 

  在吴珂眼里,容龄即勇敢又天真,是个少女的形象。容龄没有阶级观念,敢于反抗;她很天真,愿意一直等待对的人,若是等到了便甘心付出一切。


2.jpg


(舞台下的吴珂 受访者供图)

 

作怪的心理防线

 

  那时的吴珂留着一头短发,朋友们说她“太高,太帅,太强势”,还曾经被一个女孩子告白过。在日本旅行时被醉汉跟踪、被混混调戏时,吴珂总是挺身而出保护同伴。

 

  吴珂还有亲密关系恐惧症,“我可以主动,但是你主动我就往后退了。”小时候很少有异性朋友,没有机会和别人靠得很近,对这种亲密感很陌生。现在和异性朋友之间也会形成一个默契的安全距离,让双方都在一个舒服的状态下。

 

  对于同性朋友,突破这种恐惧症的安全防线也需要一段时间。日常交往中,刚认识的师妹揽她的手臂时,她只会觉得“我们没有那么熟吧?”,然后身体变得僵硬。“心理会比较抗拒,觉得这是至少一个礼拜之后才会做的,进展太快了。”

 

  所以每天的排练让她很痛苦,内心对诸如握手、拥抱的互动都会很抗拒,无法完全打开自己。“当时每天都要排这场戏,每次过去之前都在想,完了,今天又要下地狱了。”

 

  为了代入这个角色,她看女主的传记,看浪漫爱情电影,甚至还在朋友圈里求助——“如何三十天速成一个少女”。

 

  除了心理上的坎,吴珂还要忍受身体上的痛苦。

 

  女主角裕容龄是将芭蕾带到中国的第一人,她的舞蹈也鼓舞了郁郁不得志的光绪帝。为了更好表现人物和主题,指导老师希望吴珂在最后跳一曲《天鹅之死》。前面的表演已经耗费了特别多的心力和体能,最后再跳芭蕾对体能的考验非常大。“这是要逼死我啊。”没有芭蕾功底的吴珂第一次跳就把脚趾甲折断了,到最后指甲都陷到肉里去了。

 

  “演员都是逼出来的,你以为自己已经到极限了,但老师会告诉你,没有,你可以的,你还能上。”


3.jpg

4.jpg


(舞台上的吴珂 受访者供图)

 

奇妙的瞬间

 

  虽然几乎将自己逼到极限,吴珂仍带着对角色的抵制,没有办法诠释出她的内心情感,还暗自期待能更换女主角。

 

  演出前3天,2012级的一位师姐回校看最后一次彩排。她的一句“失望”让吴珂哭了起来,“因为自己对角色的抗拒,没有花尽所有的努力去演这个角色,可能会让所有人的努力付诸东流。”

 

  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整个剧组的所有人都在为这部剧做努力,而自己居然还停留在抗拒角色这个阶段。

 

  那晚过后,吴珂觉得自己乃至整个剧组的状态都变了,一直让她觉得别扭和折磨的“光绪醉酒”那场戏,在第二天竟出奇顺利。

 

  编剧在随后的一场戏中为光绪扮演着加了一句词:“容龄,恐怕朕这次又要辜负你的希望了”。“那句词仿佛打开了我的任督二脉,他一说完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他可怜啊,仿佛真正的光绪就站在我的眼前,他很想为了这个国家做出些事情,但奈何他没有实权。那一刻我觉得我好像真的入戏了。”


5.jpg

6.jpg


(《宫墙》3.0剧照     剧组工作人员供图)

 

戏剧初相遇

 

  把吴珂引进戏剧大门的是一个叫“西门大嫂”的初代网红。

 

  “西门大嫂”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经常会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看的表演或者展览。为了靠近“西门大嫂”,吴珂在大一时参加了去香港看《歌剧魅影》表演的项目,接触之后觉得“真的太美好了!”

 

  如今“西门大嫂”已经转行做美妆博主,而吴珂却依旧热爱着戏剧。

 

  在戏剧的世界里,吴珂有两种身份,一是演员,二是导演。这两个身份都符合吴珂所提及的“峰终定律”。心理学家丹尼尔·卡纳曼在定律中指出,人们在对一项事物进行体验之后,所能够记住的就只是在“峰”与“终”时的体验,而在过程中好与不好的比重,好与不好体验的时间长短,对记忆基本没有影响。


7.jpg


(生活中的吴珂  受访者供图)

 

  “做的时候越痛苦,成功的时候就越开心。”

 

  秉持着这种信念的吴珂,总是“很享受”过程中的痛苦。

 

  在日本澡堂“泡汤”时,澡堂大妈担心她不懂得如何“泡汤”,和语言不通的吴珂赤裸相对比划了二十分钟,后来大妈看到澡堂贴有中文教程才放她进去。“这真的是人生奇妙的体验。过程很痛苦,但是泡完汤又很舒服,中间的差距越大就越开心。”

 

  为了看富士山的日出,吴珂晚上八点独自一人登山。凌晨十二点,还有六百米就要登顶的时候刮起了台风,生理期、感冒加上高原反应,她生怕成为死在富士山的异国第一人。她不得不撤下来,在海拔两千米的五合目休息。“但我没有后悔,坐车上去时,看到了我平生看过的最美的夕阳。”


8.jpg


(在日本 受访者供图)

 

  随着阅历的加深,吴珂对戏剧的理解也在逐渐加深。戏剧《恋爱的犀牛》讲述了一对男女分别对自己喜欢的人爱而不得的故事,受到观众的热捧。现在她终于明白了这部戏为什么会受到欢迎,“当我有过这样的经历之后,觉得自己既是女主角又是男主角。”

 

容龄入京

 

  20178月,《宫墙内的芭蕾》从全国85个剧目中脱颖而出入选2017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前往北京展演。


9.jpg


(吴珂在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 受访者供图)

 

  第二次出演女主角,老师对吴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演出女主角的娇羞感。

 

  这次吴珂又有点找不到感觉了,同组所有女演员演了一遍娇羞给她看,但是她还是不知道怎么演。

 

  在去往北京的高铁上,剧组都沉浸在喜悦和兴奋中,除了吴珂。

 

  “我花了四个小时的时间自己一个人在车厢的连接处一遍一遍的读剧本,一遍一遍的想我的台词和走位。”当剧组的人用空闲时间去游北京,尝美食,吴珂不是在宾馆,就是在剧场琢磨剧本。即使已经演过一次,但在北京表演的压力仍令她焦虑到喘不过气来,“一班南蛮子去北京演一出发生在紫禁城里的清宫剧,总感觉不自量力。”

 

  所幸在北京的演出最后顺利完成了。谈到印象最深的事,吴珂的答案竟是谢幕后她遇到的一对母女。“一个妈妈带着她10岁左右的小女孩过来找我,称赞我跳得好。她的女儿最近也在学习芭蕾,希望能和我拍个照,”吴珂自嘲道,其实知道自己跳得不怎么样,“但看着那个小女孩,我突然有种很奇妙,甚至有点神圣的感觉。”

 

  北京之行注定难以忘怀。

 

  在展演前一周,剧组更换了男主角,就读于北京。

 

  “我自诩不是聪明的演员,不能把角色和自己分得很开,演情感戏需要自己很喜欢那个人才行。”

 

  那个男生有女朋友,所以从角色剥离出来对吴珂来说是另一种痛苦。吴珂天天暗示自己:“只认识一个星期,必定是戏的原因。”但还是决定和男生坦白。

 

  最后,两人并没有什么结果,但吴珂的亲密关系恐惧症开始有了改变。“看到喜欢的人,有两种感觉,一种是使劲往他身边凑,第二种是远离他。使劲远离他的时候,他一过来又忍不住使劲往他身边靠。”

 

   “母胎单身23年了。”“像是魔咒,可能无论是谁演光绪,只要还是我演容龄,可能我最后都会喜欢上他。我最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是我太真情实感了吗?那么演员究竟要做到如何呢?”


10.jpg

11.jpg


(剧照  剧组工作人员供图)

 

再见容龄

 

  时隔一年,《宫墙3.0》在广州大剧院上演。


12.jpg


(剧照 剧院供图)

 

  “没想过会演三次容龄,这次决定要演,我做了整整两天的心理建设。”

 

  《宫墙》剧本入选在广州大剧院表演之后,留给剧组找演员、排练的时间并不充裕。而饰演容龄,要有演戏经历,会跳芭蕾,同时有时间参加集训,因此短时间内很难找到适合的人。

 

  剧组的指导老师黄老师试了两个演员,都觉得不够满意。“总下意识地把她们和吴珂作比较,脑子里浮现的容龄还是吴珂。”


13.jpg


(吴珂 受访者供图)

 

  “既然这个角色已经在我身上活了三次,我便要对她做出一些改变,至少让这个角色有说服力。”这一次,吴珂不想凭记忆去演戏。

 

  “1.02.0的时候,排练到后面更多的是靠记忆去演戏了,如果3.0还这样的话,对观众、对我自己都不负责,不会出错,但是也不会出彩。”

 

  重新梳理了那段历史情况后,吴珂也更能理解容龄为什么要帮助光绪——因为信任,因为理解,因为心疼。光绪生不逢时,一出生就要面对大清内忧外患的烂摊子,有变法之心而无变法之权。在这里她找到了自己与容龄的共同点,“我也是这样一个人,面对很难的事情我可能会想放弃,但是如果我觉得这个人真的很有自己的想法、很不容易,那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


15.jpg


(剧照 剧院供图)


15.jpg


(在广州大剧院 受访者供图)

 

  “我和容龄就像在一条线的两端,我们分别在向彼此靠近。”从演员,导演,到总制作人,吴珂变着角色去表达自己对戏剧的坚持和喜爱。“以后不一定会拿戏剧去谋生,但是如果大五那年能拿出作品说服自己,我会往这方面去深造。”

 

记者丨方素娟 蔡杏娜 黄颖诗 吴润泽

编辑丨林依梵 徐樱梓

排版丨林依梵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