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一天”先生的六十年创作路 ——著名潮剧剧作家陈华武访谈

阅读数:18095  回复数:2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8-05-04 15:16     楼主
ji小呆

“一天”先生的六十年创作路

——著名潮剧剧作家陈华武访谈

 

“我是一只老黄牛,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面对外界不绝于耳的赞誉,陈华武总是用老黄牛自称,而谈起六十年来的潮剧创作经历,陈华武却总是摆手称自己“仅有一天之经验”。


先生凭借这种谦卑严谨的精神,六十年如一日,创作整理改编剧本百余个,发表近千篇文章。

 

与潮剧结缘于微时


杖朝之年谈笑风生,白发苍苍笔耕不辍。陈华武先生作为上世纪50年代“潮剧六大班”唯一健在的“编剧先生”,至今坚持为民写戏。在闲暇之时,除了接待前来拜访的业内潮剧大家和潮剧票友外,他还时常为潮剧一团创作剧本,近几年亦涉猎电视剧剧本的写作。


当年就读于汕头市华侨中学的陈华武先生时常向《工农兵》杂志投稿。彼时,他给自己取笔名为“杂谈”,因其稿件大多为潮汕“歌册”创作及短剧改编等,涉及方面广泛。这段经历这为他后来的潮剧生涯打下了伏笔。

 

图片1.png 

少年陈华武

 

陈华武的父亲是一名参与创办汕头地区地方国营造船厂的技术工人,是船厂机房的负责人(称“大车”),也是一个十足的潮州戏迷,至今家里尚遗存一批潮剧珍贵的老唱片。陈先生为了继承父亲事业,19岁高中毕业的他成功考取了华南工学院(注释)的普通机械制造专业,学制为两年。


“我当时是想子承父志,父亲也不识字,只有实践经验,所以我读大学就可以学习文化知识,填补空白。”


上世纪50年代,汕头地区存在源正、正顺、三正等六大戏班。省戏改会粤东分会带领潮剧艺人成立“工管会”,开展戏改工作。原广东省戏改会粤东分会副主任林紫在其回忆录《解放初期的潮剧改革工作》中写道,“当时潮剧六大班演出的长连戏内容不少夹杂着封建迷信与色情的东西,艺术质量差”。因此,剧团的文化教育成为一项重要任务。

 

开学在即,陈华武收拾好行装,准备离家读书之时,原源正剧团团长胡昭,根据“戏改会”领导人的介绍,登门招聘,希望他放弃学业,进入剧团担任文化教员。

 

微时,陈华武家住五福路接近“大观园”戏院,父母亲经常接待在一些来汕演出的潮剧艺人,陈华武也最喜与他们沟通。对潮剧的兴趣也就一步步培养起来。


正所谓“父母在,不远行”,身为家中独子,陈华武先生最终选择放弃学业,进入梨园。

 

从文化教员到编剧


原广东省戏改会粤东分会副主任林紫在其回忆录《解放初期的潮剧改革工作》中指出;“当时潮剧有6大班,演出全部是长连戏,这些长连戏的内容不少夹杂着封建迷信与色情的东西,艺术质量差”。在戏改会的领导下,源正、正顺、三正等潮剧六大班成立“工管会”,开展“改戏、改人、改制”的工作,文化教育是其中的一项重要任务。


各剧团先后聘请文化教员,团长挂帅成立“学委会”,办起文化学习班。陈华武最初便是以文化教员的身份进入剧团,在于演员日渐接触中,开始熟悉掌握潮剧剧本写作,没有接受过任何正规培训的陈华武坦言,剧团就是他的学校。


图片2.png  

1957年,陈华武(左二)跟随汕头专区革命根据地慰问团到三饶慰问


以源正剧团为例,他们把舞台(或称棚顶)、观众座和宿舍分别作为“初中”、“高小”和“初小”,分别教授生字、单词和党的文艺方针政策和戏曲理论。每日上午为上课时间。


彼时,陈华武跟随剧团到乡下演出时,晚上还要到幻灯台映字幕,也顺便观察观众的反应以考察剧本的创作效果。“观众乐了,说明情节设计对了,若抛出的梗观众接不上或者反应不过,就说明剧本失败了。”


有学者点评陈华武先生的剧作“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因为其能很好得继承和发扬潮剧传统艺术风格,注意行当的语言特点,在情节安排上,注重从小处着眼,剧本题材也较为广泛,在艺术创作时还融入了“潮汕歌册”。

 

多年来坚持为民写戏


1956年,陈华武兼任“发掘整理传统剧目组”组长,率先整理浓缩了长连戏《刘璋下山》,随后发掘传统剧目200多个。在广东潮剧院研究室工作时,他也参与潮剧小报的编辑、发行工作,参与理论书籍的整理,并开始发表潮剧理论研究相关文章,剧团同事们总喜欢打趣他为“老天爷”。


图片3.png

陈华武(中)与退休同事参加户外活动


1994年退休后,他开始潜心创作整理、改编移植剧本80多个。《白高粱》、《三姐下凡》、《猫儿换太子》等耳熟能详的作品便出自陈华武之手。他因此被尊称为“高产剧作家”。


而说起自己最满意的作品,陈老认为是《妲己乱纣》。这部剧作创作背后的故事,至今印象深刻。


彼时,福建东山剧团因潮剧剧目《秦香莲》的表演而远近闻名,后来的一段时间内因剧本更新速度缓慢困顿。当时采用戏园制度,剧团到戏园演出,所得票房收入由剧团和戏院分摊,比例一般为五五或是四六,剧团的收入比例随着知名度的增加而提升。东山剧团由于没有符合观众期待的新剧目,导致戏园收入少,整体票房价值下降,剧团已经多月未发工资。


东山剧团团长找到了陈老,希望他能创作一部“热闹点”的戏,他一口便应承下来,于是开始了为其一月夜以继日的创作。


《妲己乱纣》首场在汕头中山公园大同露天剧场上映,当时的剧场拥有两千多个座位,真是多得惊人,可是依然爆满。由于供不应求,当时东山剧团吴团长与剧场徐经理商量,决意再增加一个演出场次。于是,从晚上7点开始,两场6个多小时,两场之间还有将近一个小时的退场进场时间,潮剧演员们的艰辛可想而知。


陈华武回忆,大同剧场简陋的观众席是由油漆在石条上划分而出,但阻挡不了群众的看戏热情,有时候第一场结束了,中山公园的前排观众还没退下,他们都在等着看第二场,不肯走。

从此,东山剧团恢复往日荣光,拖欠了三月的工资也还清了,演出收入尚有盈余,团长吴群保特发函致谢。

 

参考文献:

《戏班兴文教 梨园谱新篇》

《吟唱一句词 捻断数根须》

 

撰文:邱晓芬、蔡杏娜

曹晓婷、邹宜君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