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潮汕人物 | 传承潮剧表演 六十年乐不疲 ——著名潮剧表演家陈邦沐专访

阅读数:14617  回复数:2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8-04-15 11:59     楼主
ji小呆

传承潮剧表演 六十年乐不疲

——著名潮剧表演家陈邦沐专访

 

偶入梨园,如今无心插柳柳成荫,三伏数九勤学苦练,终练就一身本领。潮剧“戏布袋”陈邦沐先生将毕生投入到潮剧表演和经典剧目的传承上,乐此不疲,为的是,凭一己之力,让潮剧这朵“南国鲜花”历久弥香,经久不衰。

 

 “父母无修世,卖仔去做戏”


对于陈邦沐来说,进入戏校,是意料之外。讲起当时的经历,他颇为自豪。

 

陈邦沐小学未毕业时,在学校勤工俭学拉木板。有一次,他和小伙伴将木板拉到文光塔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潮阳县一个剧团的招生广告,招生标准是政治思想正确、家庭背景朴素、相貌佳、声音好。同行的伙伴认为他各方面条件都符合,可以尝试报考。陈邦沐虽无半分戏曲基础,但这个念头一直放在心上。

 

隔天,课间操25分钟时,陈邦沐决定“何不试一试”,随即飞奔往考场。

 

考场上,剧团声乐老师现场教授四句曲子让他当场演唱,陈邦沐唱罢,剧团老师随即将二胡弦胆下拉,音调升高,试图考验考生的应变能力和乐感,聪慧的陈邦沐照样唱上去了,圆满完成任务,就这样,他通过了初试。当时,潮阳地区总共有3000多人报考剧团,最后只录取了四人,竞争十分激烈。陈邦沐凭借过人的音乐天赋征服了面试的剧团团长和老师,成为其中一员。

 


图片1.png

幼年陈邦沐(左一)饰演《刺梁骥》中的万家春


在解放前,潮剧戏班为童伶制,童伶往往来自贫穷家庭。潮汕地区有一句俗语——“父母无志气,卖仔去做戏,戏台锣鼓响,父母珠泪滴”。

 

受此影响,加之潮剧学子学戏辛苦,又需要抛头露面在人前表演,陈邦沐的父母一开始并不同意他进入剧团,但考虑到如今剧团待遇尚可,在当时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也不失为一个出路,为了让孩子“有碗干饭可吃”,二老才勉强同意。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1959年,在剧团学习40天后,陈邦沐进入汕头专区戏曲学校。彼时,戏校学生入学年龄大致为8~12岁,每一个都是经过精选的。戏校不止培养潮剧演员,还设有音乐班,用以培养舞台伴奏的乐队。戏校学制为六年,第一年需学习入门基本功,随后进行分行当训练。


图片2.png

戏校正门


陈邦沐学习的专业是丑行,师从著名潮剧艺术家谢大目师傅和徐坤全师傅。“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经常被大目师傅经常挂在嘴边。陈邦沐回忆,某次他练站相,需单脚离地。大目师傅让他一边做这个动作,自己在旁边一边慢条斯理卷烟,规定烟抽毕才能停下休息。

 

过程中,若他站累了,动作走样,师傅走来二话不说就往肚皮上一拍。抽一条烟至少需要5分钟,加上卷烟、打火柴以及停下来纠正动作的时间,过程最少需要10分钟。

 

“我今年72岁了,现在站起来还是这个姿势,所以基本功必须这样练。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陈邦沐感叹道。

 

时年七十有余的大目师傅教起戏来一丝不苟,对学生如同孙子般疼爱,陈邦沐经常心怀感恩,用小行动回报师傅。

 

图片3.png

大目先生(左一)在教课

当年,戏曲学校位于民权路,到食堂需步行十分钟。每天吃饭前,他总是先帮师傅打饭后自己再吃,晚上练戏前,就先帮师傅煮好烹茶的水。

 

1960~1962年,全国物质紧张,每个教戏师傅每月仅有三斤猪肉的供应量。学戏耗费能量,大目师傅经常邀请学生们与他同吃肉,有限的肉量让学生们多番推脱,由于当时的师生观念较为刻板,学生一般不敢与老师同桌吃饭。大目师傅拗不过,后来改口说让学生喝肉汤,自己吃肉,这才让学生们有所松动。

 

直到后来,陈邦沐才感觉到师傅的良苦用心——炖了许久的肉,汤汁吸收的营养才最多。

 

在以前,老师有绝对的权威,学生对于老师的态度往往是崇敬而威慑的。陈邦沐自小进入戏曲学校,六年中,师生关系早已得到超越,更甚于家庭成员的关系。学校成为塑造学生价值观的最重要的启蒙之地。“我在学校上了两门课,一门是学做戏,一门是学做人”,陈邦沐说。

 

与陈邦沐共同进入戏校的共有160多位,彼时学校老师为40多位,师生比大致为1:4。戏校汇集了当时潮剧的名师,如潮剧泰斗洪妙、谢大目等,学生的唱作念打都由名师亲自指点。这一批学生可谓潮剧发展史上一批重要的幼苗,为日后的潮剧传承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图片4.png

戏校学生在训练

 

传承潮剧经典乐此不疲


1965年毕业,陈邦沐进入广东潮剧院,随后成立潮剧院青年实验团,进行潮剧表演探索。不到一年后,文化大革命爆发,剧团解散,演员们大多被分配到周边工厂劳动。文革结束,他的潮剧演员生涯才算正式拉开序幕。

 

1978年,广东潮剧院恢复建制,陈邦沐开始进行传统剧目的传承和表演。从当年戏校的第一批学生到如今的潮剧传承人,陈邦沐与潮剧相伴走过了近六十年的光阴,至今古稀之年依旧在汕头潮剧院负责传承工作,与姚璇秋等潮剧名演员为年轻演员们进行经典剧目的传承。平日里,他还义务为剧团部分年轻演员和戏校老师辅导动作。

 

图片5.png

图片6.png

陈邦沐先生教授年轻演员动作要领

 

陈邦沐对潮剧表演的充分理解也体现在他精湛表演之中。在他看来,老丑不是“出丑”逗观众笑,而是将真本领、真功夫融入到所表演的人物性格中,活灵活现,千奇百怪,让观众看了以后也越想越有味,越想越想笑。

 

演惯了老丑的他,对于其他行当的表演也了然于胸,因此被徒弟称为“戏布袋”。一行为主,多行发展,是大目师傅在学戏生涯中教予他的,也成为了他从艺多年来的信条。

 

对于潮剧表演传承,他的态度似乎并不乐观。潮剧作为一种古老的戏曲形式,无非“戏”和“曲”,“戏”需人去表演,“曲”需人去谱写。然而,现在部分演员信奉“有声便是戏”,舞台表演基本功不过关,潮剧传承处于“瘫痪”状态。

 

在他看来,潮剧演员应“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两者须兼备,单一不行。舞台表演要求演员夯实基础,掌握行当的步法、身段和站式,还要保证在长年累月的表演中不走样。拥有扎实的表演基本功和优美的唱唸,不仅是每个演员的追求,更是潮剧艺术得以长久传承发展的保证。

 

“现在剧团比较可惜的是原来舞台实践经验的老艺人很多都去世了,和我同龄的在做传承的也很少”。陈邦沐表示,会把潮剧传承事业,一直做下去,直至生命尽头。


撰文:邱晓芬、蔡杏娜

曹晓婷、邹宜君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