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人物|胡禄丰:十年汕头生活,就像一场大冒险......

阅读数:6003  回复数:7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7-06-16 14:04     楼主
ji小呆

胡禄丰:

十年汕头生活,就像一场大冒险......


2007年,大学路还是“沙漠之路”,历经N多年的维修,每次路过都开启“吃土”模式.......


2017年,大学路终于结束了常年修路模式,全面恢复正常通车。


十年的时光,可以发生很多事,也可以改变很多人。而胡禄丰在汕的十年,对他而言,就像一场大冒险。


来汕头之前,他是知名音乐制作人,帮林忆莲、许冠杰、柯以敏等歌手做过唱片;他是资深记者,采访过乔布斯等科技大咖......后来,因为机缘巧合,他选择来汕大执教。


前段时间,因为将汕头带上戛纳,来自马来西亚的胡禄丰开始为汕头人所熟知。


本期《潮汕人物》,我们想跟大家分享胡禄丰在汕十年的故事。


DSC_1758.JPG


2017年,是胡禄丰老师在汕头的第十个年头,他觉得在这待了这么久,是时候为这个城市做点事了。于是,今年的戛纳电影节出现了汕头的身影,一时间“汕头”、“戛纳”频频出现在汕头各媒体版面。而网络上关于胡老师的资料很少,仅有的就是开篇提到的曾经为不少歌手做过唱片、报道过科技大咖、现任汕大融合媒体实验室总监。这让我对胡禄丰老师的故事产生兴趣,这位“跨媒体人”选择在汕十年的原因是什么?这十年,在身上又发生了什么?对汕头,他又有着怎样的感情?又到十年就转一个方向的节点,他将做出什么选择?带着这些问题,我来到了汕大融合媒体实验室,见到了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


DSC_1726.JPG

融合媒体实验室一角

 

容易做的事情就不是我做的


从小到大,胡禄丰始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并敢于放下现有的成就去换方向,每一次他都能抓住时代发展的契机。十几岁的时候,他决定要做媒体,因为他觉得“成功的人都是有电台的。”于是,他自己捣鼓了无线发布器,拿着传单派给左邻右舍,还叮嘱他们记得收听。读书时去了新加坡,跟巫启贤、许环良等人一起参与了“新谣节”,开始制作唱片,渐渐在业内有一定的知名度,唱片公司陆续找上门,请他当制作人......“毕业前我发生了很多事情。这里的小朋友们高考前的生活都是一样的,感觉你们的人生是可以放在一个流程上面,像编成一样设定好的。”

 

DSC_1715.JPG


胡禄丰说,回顾前半生,他做过很多次“奇怪的事情”,也面临很多次选择,这些成就了现在的他。读书的时候,要不是妈妈的反对,差点停学和《明天会更好》的监制去台湾学制作;在香港做彭家丽华语歌曲的时候,要不是因为“日本有点远,还是不去了”,又差点去了日本做唱片。“如果那时我答应了的话,我现在就在做AKB48的片子,因为那时候跟我们合作的团队,现在在做安智奈美惠,AKB48这些艺人。不知道这些到底是不是遗憾呢。但是我就是这样子的,哪条路难走我就去走,因为太容易的话,没有挑战性。这可能是性格问题吧。”胡禄丰说。


汕头对我来说是那条难走的路


“认识陈婉莹院长,是在2006年的马尼拉媒体研讨会上很偶然的机缘。当时在嘉宾席上一位打字飞快的老太太在休息时间捉住我,问我有没有兴趣到中国「看看」时,我万万没想到这将是我十年的一场大冒险......”胡禄丰说。他始终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在汕头待十年。这十年,他见证了汕大融合媒体实验室从无到有再到如今第五代的模样:520平方米的空间划分为四个功能区:休闲与讨论功能区、独立制作室、多功能课室和数字媒体及音频实验功能区。

 

微信图片_20170613144536.jpg

图片来源:胡禄丰


这些年在这毕业的学生都有较好的发展,有的去了北京的凤凰网,有的去了广州、佛山的电视台,也有的成了技术总监......胡禄丰说,课程建设成功与否的KPI是看学生毕业后的就业情况,显然这一结果达到他当初的预期。当我问他,来汕头除了陈院长的邀请之外,是否还有别的原因,胡禄丰说:“来汕头前二十年,我做过音乐,当了记者,还做开发,后来觉得闷了,想做的别的,但是做什么呢?就看哪条路最难走了,哈哈。”“这么说来,汕头对您来说是那条比较难走的路?”“如果你2006年在汕头的话,你自己都知道这里的路有多难走,那时大学路还没有修好。那时候各种设备也不是很好。但是还是那句话,容易做的事情就不是我做的。”胡禄丰幽默回应道。

 

微信图片_20170613144532.jpg

图片来源:胡禄丰


在汕十年,胡禄丰觉得对这座城市的感情是矛盾的,用他的话说就是“又爱又恨”。“这个地方让我们做到我们想做的事情。但也让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遇到想不到的挫折,这会让你怀疑到底是环境使然还是自己比较笨。”他说,“虽然汕头到现在还是一个连7—11都没有的城市,两年前才有的星巴克也不像星巴克,这座城市的表象是很多东西有但未必有内涵,但不排除有些人还是挺好的,像汕大的一些小朋友,所以还是有希望的。那是不是得为他们做点事情呢?而且在这里这么久。我很少在一个城市待超过十年。我自己的家乡都没有待超过十年。”于是,胡禄丰去年受邀加入了电影协会,这也为去戛纳推广汕头埋下了伏笔。

 

DSC_1769.JPG


对话  |  e京网 ×胡禄丰

 

戛纳能做到的,或许汕头也可以


e京网:据了解,这些年,您除了在汕大任教还有在为汕头的电影行业做一些事情。

胡禄丰:去年,我受邀作为“沟通东西方”论坛的主讲嘉宾,介绍中国电影产业。去那边最大的感受就是有很多小城市都跑到戛纳去推广他们的城市作为拍摄电影的地方。我就想汕头其实也可以这样做。为什么没有人做呢?回来我就想说,没人做就我们来做吧。所以我们就开始策划。


e京网:去年您提出“汕头影视工业推动”项目,能否谈谈这个项目现在的进展情况?

胡禄丰:它其实是有三个环节。第一个环节就是先整理所有可以作为电影拍摄场景的资料,就是以汕头为中心画个圆圈,开车两个小时能到的地方,包括这里所有山、海、水之类的景,所以就有大量的视频、图片要做。这次做了个小实验,就带了一张折页去戛纳。


微信图片_20170613144545.jpg

胡禄丰在戛纳推荐汕头  图片来源:胡禄丰


e京网:折页里面就是您刚才讲的这些内容吗?

胡禄丰:是的,但不是完整的。去了之后发现很多老外很惊讶中国竟然有这样的地方,有这样的场景,一直问我“汕头在哪里”。然后我就得跟他们解释汕头离香港多远,离深圳多远,以他们知道的地方为切入点,跟他们解释。很多都表示愿意过来看看,所以证明这个是行得通的。接着我们要做的第二件事就是提高看电影的素养。

 

微信图片_20170613144549.jpg

胡禄丰在戛纳推荐汕头  图片来源:胡禄丰


e京网:提高看电影的人的素养?

胡禄丰:电影对这里的人而言就是消遣、娱乐,对电影少了尊重。少了这个,父母就不会鼓励孩子去做电影有关的事情。要怎么解决这个呢?就是让大的相关产业的公司搬进来这里,这个正在进行,我正在安利朋友将公司搬来汕头。这个要进行的话,就要去到第三个层面,就是这个城市打算怎么规划?对吧。首先供电是个难题。汕头的电是起伏不定的,但是做这个要有稳定的电源。还有就需要地方领导、相关单位的配合,这个也是在进行中。最后就是做作品,尽量鼓励多些作品在汕头出现。很多人开口闭口就跟你说,‘汕头很好啊,你看这么多美食,为什么没有人来拍呢?’关键是没人会因为你有一个‘红桃粿’跑来这里拍片的。人家来这里拍是因为这里有些地方能让他的故事有一个落脚点。有些人觉得我们做这些事情有点乌托邦,很理想化,但是专业的人要做专业的事情。为什么戛纳能做到,汕头不能呢?应该可以的吧。但要努力咯。


11111.jpg


采访手记

出稿的前一天,我参加了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2017年毕设联展开幕式,在现场见到胡老师与学生打成一片,就像朋友那样,丝毫没有老师的架子。我想起起了采访前自己内心的忐忑,因为面对这样一位资深且专业的前辈,不知道如何开展我的采访,甚至感觉有点像关公面前耍大刀。而当胡老师热情的为我介绍融媒实验室,介绍他创作的小摆设的时候,悬着的心慢慢放下。一个多小时的聊天,胡老师给我的感觉就像周伯通:拥有盖世武功却不乏天真烂漫。

 (完)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