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潮汕人物|老市区骑楼修复主帅纪传英:小公园历史建筑是开埠史的一本书

阅读数:24761  回复数:8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7-02-08 13:49     楼主
ji小呆

老市区骑楼修复主帅纪传英:

小公园历史建筑是开埠史的一本书


3.jpg


  对大多数年轻的网友来讲,纪传英这个名字也许是陌生的,但是说起由他设计的建筑,大家应该都很熟悉:澄海塔山寺、妈屿天后宫、天坛花园、潮州的淡浮院、福建龙岩天宫山万佛塔,乃至新加坡粤海清庙、胡志明市关帝庙等都是他亲自设计,并由其所在企业承建。2014年,纪传英及其团队因为成功修复新加坡粤海清庙,不仅赢得新加坡国内的赞誉,更是“惊动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他们为纪传英颁发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文化资产保存优异奖”。前段时间,纪传英先生荣获首届“广东省传统建筑名匠”......然而,纪老先生的功成名就却并不是一帆风顺,成长年代的动荡,使得他的奋斗之路尤为坎坷。那么,他是如何一步步攀登建筑行业的高峰?年过七十仍旧奋斗在一线,挂帅督战修复西堤骑楼,是什么力量让他一生执着于此?近日,《潮汕人物》拜访了纪传英老先生,听他讲述他与古建筑行业的不解之缘。

 

  春节期间的老市区,过往游客络绎不绝,置身其中,似乎穿越到民国老汕头埠。这一切得益于小公园亭的重建和西堤骑楼的修缮。而说起西堤骑楼的修缮,不得不提起这样一位老人。他今年70有余,本该是在家颐养天年,却仍旧挂帅带领100多人奋斗在一线,加班加点修缮西堤骑楼。在感叹修复后的西堤骑楼的惊艳的同时,我不禁对纪传英老先生“挂帅”督战修复西堤骑楼背后的故事感到好奇,究竟是有多爱好这一行,才让这位古稀老人一直在一线坚持作业。

 

21.jpg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来到了坐落在泰山路的纪传英古建筑大厦。对于纪传英老先生,是既熟悉又陌生,之前听过不少他的光荣事迹,却从未见过真人。他给我的第一感觉很亲切,如同爷爷一般。在这个风和日丽的下午,纪老给我讲述了他不平凡的一生。纪老说,他走上古建筑这条路是万不得已的选择。听他娓娓的讲述,我的思绪飘到了那个动荡的年代。

 

  走上建筑这条路是不自主的选择


  时年22岁的纪传英从事文艺工作,因为受到文化革命的打击,不得已离开家乡,跑到外地做工。那时的他什么工作都接触:雕花、画画、画像、写语录、土木......过着漂泊不定的流浪工匠的生活。1968年开始进入建筑行业,经十多年的艰苦打拼之后,纪传英开始独立承包工程,逐步走上古建筑这条路。那时文化革命刚结束不久,古建筑行业不景气。纪老说,虽然刚开始可以做的古建筑项目非常少,基本赚不到什么钱。但是他从没后悔自己的选择。他清楚地知道,现代建筑的竞争太大,而古建筑因为投入量大、工作效率慢且需要手工操作,做古建筑的团队寥寥无几,选择这一行有潜在的优势。2012年,纪传英团队接到新加坡粤海清庙的修建工程。据了解,粤海清庙是新加坡最古老的道教寺庙之一,最初由潮籍人士合资创建。走过了近两百年的光辉历程,粤海清庙在1996年成为新加坡受保护的国家古迹。因为这个修复工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纪传英颁发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文化资产保存优异奖”。“这些都是要一步一步慢慢积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到现在为止,我们公司接的工程量相当可观,整个团队有四五百人,经营范围也拓展到海外,东南亚、泰国、马来西亚等有华侨地方就会有我们的施工队伍。”纪老说。 

 

24.jpg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纪传英颁奖


  虽然进入古建筑这一行不是自主的选择,但是在此后几十年的从业生涯中,纪传英老先生一直亲力亲为,为修复古建筑贡献自己的力量,如同这一次“挂帅”督战西堤骑楼试点修复。他说,有不少人问他,为什么这么老,还不退下。但是他觉得生命在于运动,他想力所能及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5.jpg

  

  对话  |  e京网 ×纪传英

 

  挂帅督战修复西堤骑楼是机遇也是挑战


  e京网:当时为什么会接西堤骑楼试点修缮项目呢?

  纪传英:我觉得这是一种机遇。可能第一线的工匠就我比较老吧,因此,给我机会,让我试一试。


  e京网:刚开始接这个工程的时候是否有哪些顾虑呢?

  纪传英:西堤骑楼(修复的时候)一开始是比较担心的。这些骑楼是破得非常严重,房顶几乎是要倒塌的。如果真的是全部塌掉,那倒不怕,怕的是那些要塌不塌,剩下个板摇摇晃晃,这个如果塌下来,是非常危险的。所以为了保证施工中工人的安全,建成后的使用安全,在施工中,我们使用了危楼修复支撑假设点,这就好像热水瓶有内胆、外壳的样子,这也是修复的核心,如果没有先做这个,我们是不敢进去修的。还有一个就是这些墙已经有100年的历史了,窗和门基本上已经坏了,基本上需要换上好的木料。为了使得使用寿命再长一些,我们使用原来的贝灰、河沙、草筋、糯米浆、红糖以及水泥、杉木、柚木,这个能保证再延长几十年的寿命。还有就是外墙,不是现在的纸皮砖、马赛克等,而是当时用水泥加上沙子加上贝灰形成面层。这个面层至今是已经边缘化,会这种技术的人已经很少了,现在仅存的,像我的老工友,都是六十岁以上,所以这个一定要找老工人来做。

 

26.jpg


  e京网:咱们这支团队都是一些年长的师傅吗?

  纪传英:施工的团队基本上以50至60岁为技术主力,当然小工还是要找三十多的年轻人,但是主要还是这些老工人有充足的经验。因为传统的东西还是有一些老的套路,他们有着丰富的经验,不用跟他们怎么强调,就能很快上手。民国建筑和古建筑是有一个时代的差距,鸦片战争以前叫古建筑,民国时期的叫做近代建筑,解放后叫现代。我们之前主要做的是古建筑,做民国建筑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因为时代越久远越难做,时代越近,越接近现代化,越容易找到人来做。现在年轻一代很少人能传承这一项技艺,因为这种技术很少用到,其他工程公司他们不愿意做这个,我们基本上是在传承这些的。但是传承归传承,学的人也在慢慢变老,青黄不接,所以要尽可能有意识的培养新的人起来。

 

  完成西堤骑楼试点修复 开始小公园片区修复


  e京网:您觉得西堤骑楼修复的意义在哪里呢?

  纪传英:西堤现在的人流相比以前多了很多,这段时间,小公园和西堤片区不知道有多少人去过了,带活了周边的经济。这片如果修起来,应该媲美丽江等景点,说明这片区修缮起来,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可以促进经济的发展的。至于说如果改建了,这些东西都将不复存在。如果改建成普通民楼,就只有居民进去住而已,汕头埠在民国时期潮商繁荣历史的见证就会没有了。另一方面重新修复,也能勾起海外潮人的乡愁,很多华侨回来都会到老市区逛。我觉得老市区的修复,影响的不只是小范围,还可能影响到海外潮人的后裔,起的作用是潜在的,长远的,不是一时的。可能几年后,有人看到,说这是我爷爷之前住的地方,我有一张老照片,也许会有新的故事。


19.jpg

15.jpg


  e京网:咱们这个工程预计大概什么时候完成呢?

  纪传英:西堤试点修复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准备另外的工程。


  e京网:是在哪个片区呢?

  纪传英:在小公园这一片。我觉得汕头小公园历史建筑是开埠史的一本书,读也读不完。西堤修复的四栋骑楼老街,是这本书的序言,现在是进入正文的第一篇章,从中山亭徃南的国平路南段和安平路口,一共十六栋,已经在正月初八开工。


30.jpg


  古建筑师要在继承中创新


  e京网:随着城市化的发展,不少古建筑正在消失,您认为建筑师在古建筑复兴中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纪传英:建筑有两种,一种是修复文物的建筑,那绝对是要修旧如旧,修新如旧,保持原状,恢复原状,这是一个大宗旨。不能认为自己很厉害,然后把原来的给弄掉,添加新的,这是不可以的。不能画蛇添足,凡是内行的人绝对不敢违背这条规律。修复就是要尽可能修安全,修半新,不能改变其形状。另外一种属于仿古建筑,就需要创新,像礐石的天坛花园就仿古建筑是在继承原来传统的基础上要不断创新,如果不创新,永远就会落后别人。


11.jpg


  e京网:这是您一直以来的理念吗?

  纪传英:是,我最讨厌墨守成规,我喜欢创新,这是我所追求的,而不是说一直留恋过去的影子,总是认为自己很厉害。我觉得不肯前进,就永远只能原地踏步,所以要永不满足,如果人能永不满足,其实你就能满足别人。


  书山有路勤为径 年轻人要多读书


7.jpg


  e京网:日常生活中有您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纪传英:日常生活中,我非常喜欢读书,各种书都喜欢读,而不只是读建筑业方面的书。

 

  e京网:是什么促使您一直坚持做这一行呢?

  纪传英:我觉得要做一行爱一行,做本行至少要做得出色,这也是一个追求。人生不能没有追求,如果没有追求,就变成一个很平庸的人,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要不遗余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总有一日会成功。一个技术人员如果没有攀登困难的精神,就不是好的技术人。世界上的技术和艺术是没有捷径的,要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虽然有天才,但是天才如果不努力的话也是没有用的,要留够足够的血和汗,要学习和前进。我从不希望偶然和恰好遇到,还是要艰苦奋斗。


  e京网:您觉得建筑师要具备怎样的素质?

  纪传英:建筑师要有执着的精神,要不断研究、不断前进。还有基本功要打好,多读书,学好理论知识。


  e京网:对一直在家乡奋斗的年轻人,您有什么寄语呢?

  纪传英:年轻人要多读书,不能一直玩网络游戏。俗话说玩物丧志,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人可以享受,但是不能过度享乐。要有父辈艰苦奋斗的精神,年轻人如果贪图享乐,永远没有前途。我希望年轻人要努力奋斗,多学本领。

 

13.jpg


采访手记

  纪老说小公园是一本读不完的书,而在与他交谈的过程中,我觉得他的人生经历亦是一本值得我们去慢慢品味的书。纪老虽然年过古稀,却依旧神采奕奕。本该安享晚年的他,依旧停不下来,总是希望自己还能有所突破、有所提高。反观身边不少人,虽然年轻,却过上了每天重复的生活,日子像上了发条,除了循环就是循环,日日夜夜,每天都是这样,这是一个值得我们反思的问题。

(完)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