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潮汕人物|林伟文:潮语流行音乐·巅峰·时代的见证者

阅读数:9271  回复数:5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7-01-04 14:10     楼主
ji小呆

音乐制作人林伟文:

潮语流行音乐·巅峰·时代的见证者


16.jpg


  香港有两个“伟文”,撑起了香港词坛的半壁江山。

  他们一个叫做梁伟文,以笔名林夕为人著称,清瘦沉默,写词好像在写小说。

  另外一个叫做黄伟文,鬼马跳脱,每写一首词,就好像是一场炫目的电影。

  潮汕大地,也有一个“伟文”,撑起了潮语流行乐坛的半壁江山,一路走来,从潮语歌曲的辉煌到落寞再到再次掀起热潮,见证了潮语流行乐坛的起起落落。本期《潮汕人物》让我们一同走近潮汕知名音乐制作人林伟文,听他讲述与潮语流行音乐的不解之缘。

 

2.jpg


  林伟文这个名字,经常听潮语歌曲的人,应该有听过。也许你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样子,但只要你听潮语歌曲,就会听到他所写的声音:《天生夏雨来》《离奇兄》《七十二家房客》《庴边头尾》《红头船》《京口良缘》《年年中秋月》......

 

  跟林伟文老师约定的采访地点在三乐文化,这是林伟文老师近年来工作的重心,这个集作曲、编曲、录音、策划、演艺经纪为一体的基地为有着音乐梦想的年轻人提供造梦的平台。我们比约定的采访时间早了半个小时,抵达的时候,林伟文老师正在小憩,听接待的工作人员介绍,他这些天都是连轴转,全省各地跑,忙着流行音乐协会的事情,忙着各式各样的音乐晚会、大赛......趁着空出来的这小段时间,在征得工作人员的同意下,我参观起林伟文老师办公的地方。橱窗上挂满了各种奖杯以及一张张充满时代感的碟片,而占了橱窗二分之一的潮剧大碟却令我感到不解,林伟文老师不是致力于传播潮语流行歌曲吗?为何会有潮剧的碟片,这背后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呢?带着这样的疑惑,在一个有花有草的地方,我和林伟文老师聊了起来。

 

10.jpg


  艺术人生与潮语歌曲发展的跌宕起伏


  林伟文与音乐结缘,或许是冥冥中注定的。他说,从小到大,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唯独对音乐敏感。他说,他们那个时代的人很简单,当时的目标要有一技傍身。那时的他,经常没日没夜的练习小提琴,最终皇天不负有心人,他考进了梅州市歌舞团,担任首席小提琴。或许,林伟文的人生就这样按着既定的轨道行走,在这个领域达到巅峰。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林伟文的作品刊登到岭南刊物,这坚定了原本就有在创作的林伟文的信心,此后的几年,林伟文陆陆续续创作了不少作品。1986年,林伟文回到汕头,进入海洋音像出版社担任音乐编辑,参与了第一届潮语歌曲创作大赛的录制,此后二三十年的时间,林伟文一直从事幕后的工作,见证了潮语歌曲发展的一幕幕。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粤语歌曲、闽南歌曲风靡中国流行歌坛,而在潮汕地区,潮语音乐仍是以潮剧、潮汕方言歌等形式为主。1989年,由汕头市委牵头,汕头市广播电视局、汕头海洋音像出版社发起了第一届潮语歌曲创作大赛。1990年,《苦恋》、《彩云飞》等第一批潮语流行歌曲制作发布后迅速走红,响遍大街小巷,也唱红了宋亦乐、方少珊、黎田康子等歌手。这些歌手,林伟文大多都有合作过。像宋亦乐演唱的《天生夏雨来》,记得那时候的我们总会哼上那么一两句“天生我夏雨来,人称我夏秀才”。林伟文说,这是他创作的较为满意的一批作品。我在想,如果不是这次交谈,或许和许多人一样,我们总是习惯性忽略掉在幕后默默付出的这些音乐人。林伟文和我说,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夏雨来》出来之后的某一天,他和方展荣、赵曙光去小店买东西,老板看到赵曙光和方展荣两人非常热情,他们买东西老板不肯收钱,而却要收林伟文的钱。因为大众都知道李老三和夏雨来,而在幕后的这些人却无人知晓。谈及此,林伟文的言语间有着些许落寞。“您这些年创作了大量的作品,是否有想过自己唱歌,从幕后走向台前?”我试探性的问林伟文。“没有。本身我是不会唱歌的,这也是我的特点,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正式登台唱过歌,也没有念头说要走到台前,一直在幕后就好。”林伟文说。

 

1.jpg


  一直在幕后就好,这或许是林伟文长久以来的信念。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潮语歌曲的黄金时期,却也是昙花一现,历经短暂的巅峰之后,开始长达十几年的沉寂。时至今日,潮语歌曲已经走过27载春秋,并在近年来再次掀起一股创作演唱热潮,其背后离不开林伟文等音乐人对潮语歌曲的坚守。林伟文说,这二十多年来变化非常大,潮语歌曲从无到有,一直备受争议。外面的人说听不懂潮语歌曲,传统戏曲的人又排斥潮语歌曲,觉得唱不准。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互联网的普及,人们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越来越强,潮语歌曲渐渐受到年轻一代的欢迎。“这二十多年来,我觉得最辉煌最有前景的是今年,因为作品的质量和数量都是不错的。”林伟文说。

 

  注重传统音乐文化是我的使命


  这二十多年来,林伟文一直从事与音乐有关的工作。作为潮汕音乐人,他一直在为弘扬潮汕音乐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在交谈的过程中,我道出开篇提到的不解:为什么橱窗有那么多潮剧的碟片?林伟文的一番话消除了我的疑惑:“这些年我一直坚持做一件事:录制了一大批潮剧作品,像姚璇秋、张长城、邓建英、黄盛展,许云波等人的作品。这些人有的已经去世,有的已经没法唱了。他们的作品我都会拍下来保存着。唯一遗憾的是王敏老师还没来得及记录他就过世了。很多人都说我这个角色非常奇怪,我是做流行音乐的,但是我非常注重传统的艺术。我现在还保存着我录制的一套系列作品。这几年来,虽然我一直在外面奔波,但是我还是一直坚持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做这个事情,我觉得这是我的使命。

 

6.jpg

 

  对话  |  e京网 ×林伟文


  新锐音乐人要与前辈互相交流学习


  e京网: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粤语那么受欢迎,而潮语却不行呢?

  林伟文:粤语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最简单的就是,在我的理解,因为以前的人大多数向往省会,像我们这的人很多都会说粤语。但是很多人是没法说潮语的,因为一方面潮语很难学,再者很多人都是向往大城市的,那么就要学习那边的方言。然而,学习语言最快捷的就是从唱歌开始。


  e京网:您的创作灵感是来自哪里?

  林伟文:和我的生活的经历有一定的关系,生活中一直和音乐打交道,再者就是自己喜欢。在我看来,人的感觉很重要。我对音乐比较有感觉,所以跟音乐有关的东西我都会去感受,处处留意,发现音乐的美,自然而然就不愁没有东西可写。


  e京网:如果年轻人想往这条路走,您对他们有哪些建议呢?

  林伟文:这些年来找我的人很多,希望在我这学习到一些东西。我觉得喜欢音乐的人确实很多,但是真正要写出好的作品的还不是很多,因为还缺乏如何学习、如何沉淀,我觉得这些年来不少新锐的音乐人写的作品是非常不错的。但是部分我觉得还是比较浮躁,缺乏沉淀。热爱音乐的年轻人要多向前辈学习。

 

12.jpg

指导歌手柳佳佳

 

  作品要有艺术个性才能长久流传


  e京网:您觉得现在的音乐和上个世纪80年代的音乐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林伟文:80年代其实和现在不一样。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接受的新鲜事物非常多。尤其这几年偏向时尚,各种各样的音乐风格都能接触到。相对而言,之前的音乐都比较遵循传统,而我那时写《两地情》的时候还是比较前卫,突破之前传统音乐的模式,更接近当代流行音乐的形式。当然,到现在风格还是会变的,还是比较时尚。但是并不是说之前的作品不好,相反,留下来的成为经典的还是之前的《苦恋》《彩云飞》这样的歌曲。现在的很多作品一时听还好,但是还达不到说真正做到流传下去。尤其年轻人写的东西很多都是年轻人去听。作品一旦多了,更替也是很快的,一下子就会让人忘记。


  e京网:您觉得之前那些歌之所以能流传至今的原因是什么呢?

  林伟文:现在的很多作品,虽然年轻人喜欢,但当你真正去欣赏的时候,听不出什么内容出来,这样的作品要流传就比较困难。


14.jpg

在录音棚工作的林伟文

 

  最好的作品永远是下一首


  e京网:您创作了这么多的作品,您觉得最满意的是什么呢?

  林伟文:永远没有满意的,艺术的东西是遗憾的,最好的作品永远在下一首。对我来说,艺术是无止境的。


  e京网:对于未来,您有着哪些计划呢?

  林伟文:未来的计划还是在今年的基础上扩大影响吧。下来对整个大潮汕流行音乐的发展,尤其是潮语歌曲的创作进一步加大力度地推广,让其走出潮汕,走向世界。此外,还要侧重对少儿音乐的发掘和培养。作为少儿来说,音乐要从小孩做起,所以我也是本着发掘人才的想法,多培养一些人才。


  e京网:是否有想过退休?

  林伟文:从来没有想过退休。我虽然已经快60岁了,但是我觉得我的心不老,没有退休的概念。整天有事做,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现在还需要我去发挥作用,在音乐这方面,在粤东地区我还是比较有说服力,大家比较信任我。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多做一些事情,不能辜负大家对我的信任。

 

8.jpg


采访手记

  林伟文老师的办公室种满花花草草,工作累了,就歇下来养养鱼、种种花,这是他难得的休闲时光。林伟文老师说,这些年总是到处奔波,他的生活除了音乐还是音乐。年近60的他笑说自己还是年轻人,人老心不老,依旧奋斗在前线,处理着流行音乐协会各种事务。他说,这一生就是为音乐而生,能从事热爱的工作,并在这个领域做出了贡献,值了。

 (完)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