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潮汕人物|资深导演杨登隆:我希望遇到更好的潮语剧本

阅读数:8895  回复数:5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6-12-27 16:39     楼主
ji小呆

资深导演杨登隆:

从《夏雨来》到《金牌家丁》,我希望遇到更好的潮语剧本


  最近《潮汕人物》在做幕后人物的主题专访,这一次我们把目光聚集在潮汕资深导演杨登隆身上。说起杨登隆,可能你没什么印象,但是大部分人应该是看着他的作品长大的,像《夏雨来》、《林大钦》、《李唔直》、《金牌家丁》.....这些耳熟能详的作品,伴随着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我们知道这些故事,也知道故事里的这些演员,但如果不是偶然听朋友提起,跟大多数人一样,我不知道也从没注意过这些作品的背后掌舵者。本期《潮汕人物》,我们将带大家走近潮汕知名导演杨登隆,听他戏里戏外话人生。


12.jpg


  执导《夏雨来》等连续剧  开创潮语电视剧风


  采访之前,朋友和我说杨导对待工作很严肃。在去他工作室的途中,我还在担心,面对这样一位资深前辈,该如何来进行这场对话。踏进杨导的工作室,我的第一感觉是古色古香,这里适合工作,更适合谈天。而后在与杨导的交谈中验证了我这一想法。杨导说,闲来无事,他会约上三五好友到这小酌几杯,好多想法是在这种时候萌生的。“像之前决定拍《夏雨来》就是我和朋友在喝酒时碰撞出来的。”原来,杨登隆的一个朋友非常热衷影视行业,一次在与杨登隆小聚的时候,便提出想让他一起拍潮汕本土题材的电视剧的想法。听到朋友的建议,杨登隆脑海立马闪现的是夏雨来。于是,从来都是说做就做的他请了赵曙光一起参与。“赵曙光平时也有收集部分夏雨来的故事。他时不时跑去四文伯(陈四文)家里坐。四文伯知道很多故事,所以赵曙光经常跑去和他喝茶,叫他讲故事。”杨登隆说。当时拍的时候杨登隆不知道拍出来会不会有人看,只是一心想着把这片拍出来。但他没想到的是,《夏雨来》拍出来后刻成碟片在市场发售,轰动一时。拍出来的作品备受潮汕观众的欢迎,是杨登隆继续拍下去的动力。随后,杨登隆及其背后的制作团队趁着热潮,一下子拍了好多作品出来,从《夏雨来》开始,一路拍到《金牌家丁》。“作为一个传播者,你要将好的东西传播出去,这是你的职责。如果你弄一些边缘化的东西,是不好的。”杨登隆说。我想,杨登隆的这种理念或许是潮语连续剧如此受欢迎的原因。


  谈及此,杨登隆导演拿出几本厚厚的影集,跟我分享他这些年拍戏的经历。每一张照片都能勾起杨登隆对往事的回忆。他如数家珍般跟我分享了这些年拍戏的点点滴滴。

 

3.jpg

  这是《李唔直掠水鸡》的一个景。杨登隆说那时选的好多景都不是很满意,后来看中坟堆前面的一个木屋子,因为看到这个景觉得很漂亮,所以坟堆也照拍不误。整个剧组的人都是坐在人家的坟上面吃饭、休息。

11.jpg

  这是《双睛盲》的一幕。杨登隆说他们拍的古装戏要求有主要戏份的男演员全部剃光头,当时专门去北京买了好多头套,头套套上去,整个形象看起来非常舒服。杨登隆回忆道:“那时是水鸡和俊龙(个元两粒)在拍《双睛盲》,天气特别热,大家都是赤着胳膊上阵的。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了,特别的快。”

 

  听着杨导的讲述,我的思绪飘飘荡荡,仿佛回到童年时期,那时家里总有各种各样的碟片,每到饭点,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视看《夏雨来》、《憨仔胥》等,第二天去班上跟同学们讨论剧情,要么就是模仿剧中的人物来玩耍。有些剧看了又看,看到最后连对白都会背......如今听杨导讲述这些耳熟能详的电视剧背后的故事,满满都是温暖的回忆,我对每张照片都很好奇,忍不出会多问些问题。杨登隆导演如长辈般不厌其烦的讲给我听。


7.jpg


  从业这些年,几乎我们看过的潮语电视剧都是杨登隆执导的。“作为咱们潮语电视剧来说,《夏雨来》带来了潮语电视剧的风潮。”杨登隆如是说。拍了近三十年的片,杨登隆说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澄海莲下的一个村庄拍《夏雨来》第二部的时候。据他回忆,当时要拍的是夏雨来戏弄一个财主,骗那个财主要做一个大灯笼,然后把这个灯笼烧掉的剧情。但是在村里面,红灯笼是做好事挂的。当时剧组想在村里烧掉专门定制的直径2米的一个大灯笼的时候,遭到整个村子都反对。后来杨登隆亲自出马,买了烟、茶、桔子等,然后去和村里面的长辈谈。协商过后,找了一个折中的方法:去村子的外围烧,拍的时候能带到这个村子的景。这个烧灯笼是后来我们看到的”灯笼吊瓜“的一幕。原来,那些曾经带给我们欢声笑语的一幕幕背后实则蕴含着某些不为人知的艰辛。杨登隆说,这样的情况发生过不止一次。所有当时遇到的困难,多年后回望,你会觉得都是美好的回忆。杨登隆说,一晃二三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当时拍摄这些的时候他们还是一群年轻人,如今都老了,每每回忆起,感慨万千。

 

10.jpg


  不会演戏的演员不是好导演


  在我的印象中,导演似乎就只是坐在监视器后面指挥全局。而杨登隆对影视的痴迷让他所做的远远不止于此。如果你看得足够仔细,会在很多戏里面看到杨登隆的身影,像《林大钦》《369》等。杨登隆说:“作为导演,只有亲身去体验当演员的感觉,才知道表演的触发点在哪里。只有去当过演员,才会更加明白后面要拍的戏的人物定位塑造,对演员表演的心理活动才会分析得更加准确,有助于以后拍戏。”《大潮商魂》是杨登隆第一次上舞台演出,身边的朋友都建议他不要瞎胡闹。周夏临导演甚至打电话让他不要去捣乱,不要到时一出场就将台词忘光。然而,杨登隆并不理会这些。他说,他必须要去试一下,他想体验演员在舞台上的感觉。演出当天,不少朋友去现场观看,杨登隆的表现让他们出乎意料。我想,这段经历,让杨登隆对待演员时能感同身受以及“区别对待”。


5_副本.jpg

大潮商魂 杨登隆剧照


  他说,最累的是在程洋冈拍《林大钦》的时候,一位业余演员,三句台词,拍了一个钟头。“他总是说乱套了。三句台词,要第一句第二句第三句按顺序说,才有逻辑关系。但是,因为紧张,他总是颠来倒去,然后全身也僵硬。弄到后来整个剧组的人也很紧张。”杨登隆说。最后,杨登隆让在场的人全部离场,然后自己冲茶给演员喝,耐心跟他说不要紧张,慢慢来,休息一下再继续。杨登隆说,这样的情况是经常遇到的。“那您是如何解决的?换演员吗?”我脱口而出。“演员是不能换的。导演要鼓励、引导演员,不是随随便便想换演员就换。总是换演员是不对的。你既然选择他来做演员,他有什么问题,你要协助他。不能发火,也不能去凶他还是怎样。当他一旦紧张的时候,他是完全不受控制的,大脑一片空白。你要是还去凶他或是怎样,显得你不道德。所以你要耐心和他谈,让他休息、喝茶、放松,引导到他能回到那个点。”杨登隆认真严肃说道。他说,他一般对业余的演员会很有耐心,会慢慢引导他们。而杨登隆不是一直好脾气,如果老演员不认真演,他会生气,甚至骂他们,因为他觉得你懂得表演,但是你不认真,这是对职业的不尊重。


15.jpg

杨登隆给演员讲戏

 

  忆成长经历 讲述与张一白的点滴往事


  近三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杨登隆从一个影视门外汉成长为知名导演,杨登隆觉得这和他的成长环境有关。家庭的影响,让他一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杨登隆说,从小到大,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认真对待,家人都会支持。杨登隆高中毕业后去了一家工厂做车床工。也是那段时间,他自学了很多东西,为以后走上导演这条路奠定基础。他说,那时的日子过得很充实,白天上班,晚上和哥哥姐姐的朋友学画画。后来觉得时机成熟了,就去了海洋音像出版社,自此正式开始了影视生涯。


88.jpg

  这是1993年杨登隆和张一白合作拍摄中国音乐现场照片。左起:  杨登隆,肖助理、张一白、邹鲁滨。

 

  因为喜欢,所以尽全力去追求去坚持。但是,梦想固然重要,家庭亦不能忽视,这是我在与杨导的交谈中学到的。1993年,杨登隆和张一白搭档拍《中国音乐》,当时两人在长江流域拍了几个月。后来一直在北京发展的张一白想让杨登隆去北京一起打拼。杨登隆说:“我记得他之前跟我说‘你的思想太超前,在你们本土时间长久了,就没用了。你最好来北京,我们一起来干。’但是当时我的孩子还小,母亲刚好生了一场大病在康复阶段,多多少少要考虑到家庭,所以就没有去。”说起和张一白的这段往事,我试探性的问他,“后悔吗?”杨导思考了一会说:“有舍有得吧,我知道怎么平衡。”


1.jpg

工作中的杨登隆


  2012年《金牌家丁》拍摄结束,杨登隆的影视执导也告一个段落。杨登隆说,《金牌家丁》是他拍的较为满意的一部作,因为拍了几十年,各方面已经趋于成熟。当我问到拍的时候是否将其作为最后一部片在拍。他说,没有想过,他还想着有朝一日能有好的作品或者有人愿意投资,然后将之前原班人马召集起来,继续拍摄。或许,在他心里,一直有着这样的念头,拍潮汕本土的作品,给潮汕观众带来欢声笑语。这是家乡情节吗?我不懂,达不到一定生活阅历的我也无法去臆测。而我所知道的是,尽管现在很少拍影视剧,但是,杨登隆一直用他的方式在传承潮汕文化。


17.jpg


  对话  |  e京网 ×杨登隆


  执导2016首届潮汕高尔夫公开赛 


  e京网:《金牌家丁》过后,这几年的工作重心是放在哪方面?

  杨登隆:2014年参与执导话剧《大潮商魂》后,就一直在拍行业的微电影,还有帮人策划、执行一些大型的活动。像今年八月我们策划执行了2016首届潮汕高尔夫球公开赛。


  e京网:做活动的导演和影视剧的导演,有什么区别吗?

  杨登隆:表达的形式不一样。像今年弄的这个高尔夫球公开赛,我觉得要打破常规,要融入潮汕的文化。所以能在此次高尔夫球公开赛能看到很多潮汕元素:华丽的古典潮剧戏曲元素,充满潮汕地方色彩的开赛大铜锣,潮汕大锣鼓......


  e京网:作为2016首届潮汕高尔夫公开赛的总导演,您对这个活动有什么评价吗?

  杨登隆:我很满意,一方面活动突破常规,融入咱们的文化特色,另一方面是活动在业余高尔夫球界引起了一个大震撼,影响力非常大,业内很多专业人士给予高度评价。

 

1111.png


  年轻导演要学好基本功   潮汕影视需创新


  e京网:有人说,现在出了这么多的新导演,可能影视界也有一个更新换代的感觉。您有这个感觉吗?

  杨登隆:咱们本土这些新导演思想的前卫性以及敢想敢做的精神我觉得挺不错的。但是有一个建议就是他们必须要知道什么是影视。我看过不少作品,当别人问我如何评价,我说,没法说。为什么没法说呢?因为讲故事讲得不清楚,看了影片之后不知道你想表达的什么。对于这些新的导演,他们大部分是半路出家,是因为喜欢才进入这一行的。所以建议他们要学好基本功,理论知识要扎实。如果连基本的理论知识都不懂的话,又何谈拍片?拍出来的作品乱糟糟,也看不出你究竟想要告诉人们什么。


  e京网:您对当下咱们潮汕影视剧有什么看法?

  杨登隆:如果保持原来的传统的做法,是无法发展的。必须要创新,例如有大集团、大基金会的支撑。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如果有好的剧本,大约多少预算,就可以找基金会,跟他们说有这样一个项目,让他们审核,如果审核通过,他们就会投资,就可以拍了。


  e京网:您觉得咱们潮汕地区没有形成这种氛围的原因是什么呢?

  杨登隆:可能咱们本土对这方面的认识还跟不上外界,和一些发达城市相比还是有一定的距离,需要一个发展的过程,过几年吧。我觉得过几年应该就能实现。因为这种东西的运作和传播模式在广州深圳包括上海北京等城市是很常见的。咱们这是小地方,人们还没怎么去重视。但是我觉得这是一种趋势,不久后就会实现。

 

19.jpg


采访手记

  短短一个多小时的采访,杨登隆导演跟我讲述了很多故事。他说闲来无事,喜欢和朋友一起喝喝小酒,他说最近在练习书法,修身养性。他说最喜欢的导演是斯皮尔伯格......我觉得他和斯皮尔伯格很像,似乎拥有天生的导演天赋,以及无穷无尽的好奇心。杨登隆给潮汕观众创作了无数充满回忆的作品。但他还是精益求精,继续挑战自我。当我问他是否有打算退休的时候,他说:“没想过,只要在我大脑的思维还有行动上还算灵活的条件下,到了80岁依然能当导演拍片。”

(完)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