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潮汕人物|“不老男神”宋亦乐:你的记忆里可曾有他的歌声?

阅读数:45210  回复数:11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6-11-08 15:24     楼主
ji小呆

“不老男神”宋亦乐:

你的记忆里可曾有他的歌声?


  歌坛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在现代歌坛巨星云集、新人辈出情况下想要成为经典很难,但回首过去,总有那么几个人的名字如繁星般闪耀,或许你已经忘了他们的名字,但他们的作品几十年来经久不衰,一直流传至今,每次唱起都有很美好的回忆。曾经辉煌过的他们现在还好吗?现在又在经营着怎样的一份事业?本期,《潮汕人物》将带大家走近宋亦乐,一起来揭秘潮汕上个世纪80年代末当红歌手的现状。

  见到宋亦乐的第一眼,我终于知道妈妈那一辈的人当年为什么会如此痴迷他,那个唱《苦恋》的帅小伙,曾经迷倒了一大群粉丝,如今成为一位帅大叔,魅力不减当年。公司的小妹妹听到宋亦乐,我更是看到她迷妹般的表情。她说,她是听宋亦乐的歌长大的。记得小时候,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听到“一片痴情是苦恋,十字路边把你呼喊”,听久了也会哼上那么一两句。那时的小孩唱《苦恋》不亚于现在的“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IMG_5614_副本.jpg


  对话  |  e京网 ×宋亦乐


  一曲《苦恋》忆昨日的青葱岁月


  很多人爱听情歌,因为它能代表一段甜蜜,一段回忆;唱歌的人,唱出的柔肠百结,也正是你的心声。然而情歌的魅力不仅于此,它背后的故事,往往更加耐人回味。二十六年前,一首《苦恋》唱红了大江南北,走一条街能听到三四遍,但是在那个科技还不是很发达的年代,关于宋亦乐这个人,却是只闻其声不知其人。宋亦乐说真不知道该喜还是悲。不可否认的是,《苦恋》确确实实火了,在二十六后的今天,只要人们谈起潮语歌曲,脑海里最先飘过的“一片痴情是苦恋,十二路边把你呼唤”。宋亦乐说每唱一首歌,他都会先理解歌词,感受词曲作者的内心,再将自己带入到这首歌中去,很多时候是用自己的感情在唱。相比当今时代下的那些洗脑神曲,我觉得《苦恋》已经渗透入几代潮汕人的骨髓。经历了“一夜爆红”,时为流行歌手的宋亦乐,开始坚定走潮语歌曲道路的想法。此后他又唱了《妹妹就像三月花正红》、《韩江花月夜》等脍炙人口的歌曲。


2.jpg

《苦恋》MV 图片来源:网络

 

  e京网:您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成为《苦恋》这首歌的演唱者的?

  宋亦乐:1989年,汕头举办第一届潮语流行歌曲创作活动,由陈小奇、马小南老师创作的《苦恋》、《彩云飞》等开创了潮语歌曲新纪元。歌曲面世后,不少人都去试唱,我就是其中一个。陈小奇老师觉得我唱出来的感觉就是当时的流行歌曲的味道,所以我成了这首歌的演唱者。在当时的情况下,我根本不知道《苦恋》会给我带来什么。26年前,在这件事情上,我确实是一个幸运儿。


  e京网:在去年《新潮语概念歌曲》之前,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对您的印象是停留在《苦恋》。这二十几年来,《苦恋》一直经久不衰,您觉得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

  宋亦乐:首先它非常入心,在旋律上也是朗朗上口,一个经典作品的成功,并不单单取决于演唱,更重要的是作品本身的艺术水准。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时的娱乐方式比较单一,出现有这样一种比较新的音乐形式,很快就被大家广泛接受并且认可。当时很多学校都会将这首歌作为教材,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会唱。那些小朋友现在已经长大了,他们也会非常清楚记得自己学会的第一首潮语歌是什么。


DSC_0883.JPG


  e京网:您现在演出的时候还会唱《苦恋》吗?

  宋亦乐:现在基本都是在传播一些新的东西,除非商家或观众强烈要求,我才会唱。毕竟我们不能永远只唱老歌,新的、好的东西一定要宣传出来。


  e京网:现在唱跟之前会有什么样的不同吗?

  宋亦乐:当年可能就是为了唱歌而唱歌,现在因为经历的东西多了,我觉得生活中的感悟,会让我唱得比以前多了一种对生活的理解,会更加入心。因为积淀了很多东西,会在歌声中流露出来。

 

   夫妻携手唱《回家》 引潮人共鸣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潮语歌曲的黄金时期,却也是昙花一现,历经短暂的巅峰之后,开始长达十几年的沉寂。潮语乐坛不景气,无法以此谋生,那时很多当红的歌手开始往别的方向发展,宋亦乐也不例外。采访期间,他跟我说沉寂这些年所做的事情,淡淡的语气透露出些许无奈,他说:“其实我觉得潮汕音乐人非常可悲,真的。你看,像我们潮汕音乐人,不像香港、台湾那些非常有名气的歌手,一场演唱会下来就能赚很多钱,然后就可以拿这些钱来玩音乐。但是我们潮汕音乐人我想大概都是这样子,就是拼命的在比别的地方赚钱,赚完之后拿这些钱来创作音乐。在音乐方面想要有收入是非常难的,因为在潮汕没有这样的氛围。还有一个可悲之处就是只有极少数的人认可潮汕音乐人,所以我觉得只有把自己做强大了,才能够影响别人来喜欢我们本土的歌曲。”在淡出潮语音乐圈的那段时间,宋亦乐重操旧业,在成名之前,他是一名出色的酒店管理人员。而这一次的淡出,在宋亦乐看来只是曲线救国,自己从未真正离开过这个圈子,对潮语歌曲的热爱亦没有消退,他要赚钱养音乐。他参与了所有六届的潮语流行歌曲创作大赛;演唱过本土影视作品《夏雨来》主题曲;2013年全球潮人春节文艺晚会上,他偕同妻子方少珊一起演唱属于“胶己人”的《回家》,唱出了万千海外游子的心声......无论境况如何艰难,宋亦乐都挺了过来。他说,“我的名字叫亦乐,是我父亲希望我‘顺境亦乐、逆境亦乐’。


4.jpg

宋亦乐、方少珊登台演唱 图片来源:网络


  e京网:您一路唱过来在成名之后是一直都很顺利,还是说在新生代歌手叠出的近几年是否遇到过一些瓶颈?

  宋亦乐:顺吧,在外界看起来都特别顺。其实有新的歌手上来,但是对我没什么影响,我也没有遇到瓶颈,打个比方就是外面的潮商需要演出,很多都会来找我。为什么不找年轻的歌手,这也是我们苦恼的地方。一种文化如果总是停留在某个年代,肯定是没办法前进的。可能因为现在作品的问题,也可能是因为潮汕本土的听众对潮语歌曲拥护、支持力度还不够。


5.jpg

宋亦乐与一指团体合作《日落后》


  e京网:为什么好多持有音乐梦想的年轻人都想着往外走,像一指团体、玩具船长等新生代知名歌手,他们虽然唱潮语歌曲,也经常回家乡演出,但是驻点却在广州等城市,您觉得汕头留不住他们的原因是什么?

  宋亦乐:我觉得是咱们潮汕的氛围不够。其实可能对我们潮语歌曲情有独钟的更多是在外地的潮汕人。因为他们离开家乡,会特别想念家乡的东西,所以在外面,可能会更受潮人欢迎、热捧度会更高。而且广州属于大都市,在30年前,国内南派流行歌曲其实就在广州起源。广州也有很多潮汕人,有一定的受众群体,他们希望在大都市发展,除了发展潮语、推动弘扬潮语,他们也可以发展其他的语种。


  e京网:作为潮语流行歌曲的前辈,您对这些年轻的歌手有什么建议?

  宋亦乐:希望他们要有信念、要坚持、一如既往、不忘初心,将事情做好,不要半途而废。

 

  e京网:那您对潮汕的流行音乐有什么建议或看法?

  宋亦乐:我觉得以后的潮语歌曲有广阔的空间。对潮汕流行音乐,我觉得创作这方面一定要遵循潮汕的音乐元素,不要太跳跃,太跳跃肯定是有泡沫的,基础肯定打不牢实,一定要一步一步慢慢来,把咱们潮汕真正美的东西,好的东西融入到音乐里面,传播出去。

 

  回归潮语乐坛 梦想重新扬帆起航


  如今的宋亦乐已过不惑之年,有了更多人生阅历的他强调音乐应该来自生活,因而他的歌词具有很强的叙事性和画面感。听众在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后,会有很强的参与感。今年初的一首《父仔》刷爆了潮汕的朋友圈,一时间感动了无数的人,这是宋亦乐送给父亲的歌。宋亦乐说,直到为人父母,才能理解当初父母对孩子的各种叮咛和唠叨,渐渐体会到父母的用心良苦。他想通过这样一首歌,让更多的子女对父母能及时行孝,及时感恩!及时,才能让我们免去“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父仔》歌词虽平白如话,却直捣人内心深处,而我最喜欢的是《行船》,歌曲从行船人的视角,透过朴实有力的声音,浑厚大气的音乐,磅礴恢宏的气势,唱响了潮汕人和潮商不断开拓与展望未来时代强音。我想这也寓意着宋亦乐梦想的再次扬帆启航。


IMG_0598.JPG


  e京网:除了《父仔》还有《酒歌》《行船》收录在去年发布的EP作品《新潮语概念歌曲》,这些歌曲跟之前相比有什么不同吗?

  宋亦乐:太大的转变了,像这一次的《酒歌》,融合了探戈等元素。《父仔》的创作是属于新民谣的曲风。还有《行船》是非常的大气,运用了新古典风格融入在歌曲里面。这些新曲风在以前的潮语歌曲中应该是没有的,在潮汕的创作历史当中是一个尝试。事实证明,我们这次的尝试是非常成功的。在此之前潮汕有个别的人为博取眼球,做了一些非常恶搞、非常低俗的音乐。作为音乐人,我们觉得这一点非常不好。虽然说我们提倡潮汕音乐百花齐放,但是不能走低端路线。所以我们要靠自身的力量来引导以后的创作必须走向精品道路,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我们潮汕创作水平已经可以达到国内一流的创作水平,这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IMG_5510.JPG

宋亦乐最新EP《父子》

 

  e京网:是否会考虑当代年轻人的口味?

  宋亦乐:会的会的,像这一次我们除了音乐的风格,这一次强调所有的词一定要接地气,但是又能表达内心的情感的作品出来。潮汕人是比较含蓄的,有些东西根本没办法说通过歌曲大胆的表达出来,所以我们这一次在歌词、编曲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一定要创作一些朗朗上口的、非常走心的作品出来。


669128296473849772.jpg

图片来源:潮姆


  e京网:回想过去的二十几年,您的心里是什么感受?

  宋亦乐:非常高兴能够入到这一行,能通过我们自身的努力,一步步将潮语歌曲发扬光大,这是我的心愿。我们会继续去把这件事情做好,而且还会整合更多的人才,做更优秀的作品出来。


  e京网:对您个人来说,为什么想重新出发,坚持走这条路?

  宋亦乐:我觉得潮汕音乐要往前走,不能总靠这几个老人。去年我们成立了汕头市潮语歌曲协会,我想通过协会的平台还有我们身后这群非常有创作力的音乐人,创作出更多更好的音乐来引导、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来喜欢上我们本土的潮语歌曲。我们现在更大的目标是在做传承的工作,等于说通过我们自身的号召力,来培养下一代潮语歌手。今年我们创作了一首潮语音乐协会的会歌《天海之间》,邀请到了非常有名气的歌手高林生,他是潮汕的第三代,但是几乎没有在潮汕生活过。他听说我们想邀请他加入到这首歌的演唱的时候,他表示哪怕是一句歌词,他都乐意,自己作为潮汕人应该做的。所以这一次他也参加了录制。其实我觉得潮语这种东西,一定要有很多人齐心协力来做这个事情。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你单单靠几个人的力量是完全没办法做好的。


IMG_5617.JPG

 

采访手记

  作为潮语乐坛的一哥,宋亦乐没有半点架子,幽默、风趣,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采访期间谈到作品会反映当下的社会问题,例如年轻人喜欢熬夜玩手机,他甚至开玩笑说:“其实我们的先辈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知道机不可失,手机不可丢失嘛,哈哈。”但是,当谈及潮语乐坛的现状,他又略显担忧,他说近几年潮汕地区不乏有好的作品出来,但也有一部分作品为了吸引受众,不惜弄一些低趣味的恶搞歌曲,这让外面的人误认为潮汕人就这创作水平,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潮语歌曲往更大范围的地方传播。作为潮语乐坛的前辈,他希望能够依靠自身的力量引导以后的创作走向精品道路。

  时间走得太快,当年那些在宋亦乐歌声中经历了青春和苦恋的少男少女们,已大多成为了为生活奔波的父母;当年唱《苦恋》的宋亦乐已和方少珊组建家庭,生活甜蜜美满。时间带来的种种变化无法抵挡,同时也仁慈地留下了不少恒久不变的东西,比如宋亦乐和他的歌。如今的宋亦乐,嗓音更加成熟,情绪更能沉淀,心存情怀,眷恋舞台,还积极寻求着创新与改变。在如今这位中年大叔的身上,依稀可见当年那个帅小伙的模样;而在这位大叔的歌声里,你是否也依稀回想起了当年自己的故事?

 

(完)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