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专访正大集团副总裁李闻海:为潮商合作架桥 为天下潮商立说

阅读数:3404  回复数:0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5-09-23 12:19     楼主
e京网

41.jpeg

 

广东立白集团与泰国正大集团签约仪式

 

  记者 邢映纯 林志泓 俊林

 

  9月22日上午,广州立白集团与泰国正大集团合作框架协议签约仪式在泰国曼谷正大集团总部隆重举行。在广东省省长朱小丹、中国驻泰国大使宁赋魁、正大集团董事长谢国民等人的见证下,正大集团副总裁李闻海代表与立白集团总裁陈凯旋双方共同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整合各自的资源优势,携手开拓泰国日化市场,把立白企业集团的优质产品带入泰国,从而践行“一带一路”国家发展重要战略指示,助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 朱小丹省长说这个签约项目是广东省践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第一个项目。而促成这个中泰两大潮商强强合作的牵线人就是一直积极推动潮商合作并为潮商建立体系学说奔走的泰国正大集团副总裁、正大企业大学校长、潮州淡浮院院长李闻海先生。

 

42.jpeg

左起为立白集团董事长陈凯旋、正大集团董事长谢国民、广东省省长朱小丹 正大集团副总裁李闻海

 

  在不久前李闻海先生针对潮商这个商帮的发展历史是否能成为一门学说,经他多方交流与探讨,他在汕头一个年轻潮商的发展论坛上大胆提出潮商学,希望各界把潮商的精神,经营理念能正正当当梳理成为一门学说,一本经济学的教科书,由它来解答以下等等问题:为什么潮人会被称为东方的“犹太人”?为什么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且潮人大都善经商?为什么数百年来世界各地的潮商会馆长盛不衰且日益彰显其影响力?“潮商”这一群体有哪些共同的文化基因?缘何潮人自己会认为潮商“在家一条虫出门一条龙”?

 

43.jpeg

李闻海先生在青年潮商论坛上首次提出《潮商学》

 

  砚峰山人李闻海先生,一位同时拥有“正大集团副总裁、卜蜂莲花首席执行官”与“砚峰书院山长”两种身份的人;一位一边忙着到北大、中大等国内高等学府讲学,一边带领他的团队,成功地让卜蜂莲花几年来首次实现扭亏为盈的潮商。

 

  经多次邀约,笔者好不容易约上李总在淡浮院做了一期访谈。

 

  “哈哈,我是个不务正业的人。”九月初,雨后的书院,空气中氤氲着草木的清香,李闻海一边闲适地泡着工夫茶,一边微笑着说。尽管刚刚从加拿大温哥华飞抵潮州,李闻海却丝毫不显疲态,一项新的挑战正在激荡着他。

 

  “潮商文化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但目前关于这方面的专题研究并不多。身为潮人,我深感自己有责任来做这件事。”李闻海说。

 

44.jpeg

李闻海先生在潮汕经理人发展论坛演讲《东粤菁华 潮商内核》

 

  探寻潮商文化基因价值追求

 

  记者:细想起来,这两年,您一直有意识地在做潮商文化方面的整理、传承。记得从去年,砚峰书院就新增了一块石碑,刻上“潮商故里”几个大字?

 

  李:潮商在世界各地有一定的知名度,长期雄踞华人财富榜首的李嘉诚先生是我们潮州人,第一位拿到深圳001号外资批文的正大集团董事长谢国民先生也是潮汕人,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先生也是我们潮人。潮州人为何善经商,这些人身上有哪些共同的文化基因?他们对其所在地、所在国会产生哪些文化碰撞和经济社会影响?这些都是很值得研究的问题。我希望能通过这种研究,增强潮商之间的文化认同,形成共同的价值追求。举例说,你是潮商,那你也应对这个群体形象负责,在经商处世方面会有一种内在的标准、尺度。

 

45.jpeg

 

  这两年,砚峰书院在传承传统文化方面做了一些工作,比如举办修学游、工夫茶约、以“感恩”为主题的文化讲座等。但这些大都是只鳞片爪式的。走过了十多年的风风雨雨,砚峰书院也该沉淀下来,认清今后发展之路。我想,与其全面开花,不如集中力量做好一件事。目前国内关于潮商方面的研究很少,将其上升为社会学层面的研究更是空白。我想书院有责任也有能力来做这件事。

 

  这个想法这几年一直盘旋于脑海中。今年8月中旬,我到温哥华参加世界潮人联谊年会,进一步明确了这一想法……会上,不管是加拿大潮人还是泰国等地的潮人,说着各种各样的语言,最后都不忘用潮州话大声说:“我是潮州人!”那种对家乡的根的认同,令人落泪。我觉得作为一名潮人,作为世界潮商的一份子,我有责任来做这件事。

 

  随着与学界、商界的探讨,我们的思路也渐渐明晰——潮商学的宗旨,是回顾历史,关注当下,放眼未来。通过各种详实的原始资料的收集、汇总,对具有代表性的潮商的采访、研究,从历史学、经济学、人类学、管理学、心理学、人文地理学等多学科角度进行全方位立体分析、研究,还原潮商帮在过去、现在的形象本质和应有地位,寻找潮商帮长盛不衰的演变与发展规律,预见潮商帮的未来趋势。

 

  我们的目的是让这一个优秀的商帮,以理论的高度出现在世界的视野,让后来的潮商能沿着它充满生命力的气脉,走向更大的成功!让潮商拥有共同的精神家园!也让所有的人,通过研究成果而获得启示。

 

  启动潮商学研究有三大有利条件

 

  记者:都说隔行如隔山,术业有专攻。纯学术界的人估计很难深入了解商界的各种门道;而商界的人,大概也没有太多精力专门从事学术研究。亦文亦商的双重身份,倒是让您成为启动潮商学研究的最合适人选。

 

  李:因为机缘巧合,我跟李嘉诚先生、谢国民先生等潮商翘楚有较多的接触,也从他们身上领悟到许多东西。另一方面,这几年,因应邀到北大、中大、暨南大学、汕头大学、香港、泰国等国内外知名学府讲学,也与不少专家学者成为了好朋友。此外,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也答应届时将为我们提供最原始的第一手档案资料(复印件)。这三方面的原因,是我们可以开展潮商学研究的有利条件。

 

  麻国庆储小平等对课题深感兴趣

 

  记者:您似乎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这方面的筹备工作?

 

  李:是。首先是得到专家学者的支持。我曾就这问题与中山大学、汕头大学、韩山师院等学府的专家教授们进行交流,他们都认为这样的研究很有价值,目前国内这方面的研究也是空白。费孝通先生的弟子、中山大学麻国庆教授对这课题也很感兴趣,他还建议我们从社会学层面进行研究,以潮商帮及其所构筑的跨国网络为对象和切入点,研究探讨潮商的空间分布、潮商社会组织间的互动等,并在此基础上探讨潮商经济行为背后所蕴含的社会和文化内涵。中山大学的储小平教授则认为我们还可以增设“潮商企业家列传”,即对典型的潮商企业案例进行研究。我想,这样的研究不仅有助于目前乃至今后潮商的壮大发展,对我们正在实施的“一带一路”战略也有积极的意义。

 

  接下来,我们还会考虑这一项目研究有关资金的筹集工作等,砚峰书院也将陆续出版潮商方面书籍。

 

  记者:我想这方面的研究不仅有其深厚的学术价值,也有很大的社会价值。记得多年前淡浮院曾举办一次南北对话,请了杨锦麟先生来主持,当时大家都很关注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说法,潮人包括潮商“在家一条虫,出门一条龙”。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问题似乎还没得到很好的解答。

 

  李:(笑)这是个很有趣的话题。这问题我也考虑了很多年,经过与不少国内外潮人正式的与非正式的闲聊,我逐渐找到答案——你看,我们潮汕地区是1300多万的人口,正好是占中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一;但潮汕的面积只有10346平方公里,约占中国总面积的千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土地如何养活百分之一的人口?生存环境决定我们必须向外拓展,所以,到外边的人,有更广阔的空间,可以生长成苍天大树;但在这里的人,就应当精雕细琢,如同“盆景”一般,你搞粗放型生产是不行的,只能努力经营得精致一点。须知好的盆景,也能卖出比参天大树更好的价钱。我们把环境搞得好一点,把生态保护得更好,我们的竞争力就比其他地方强。所以我将其称为是本土潮商的“盆景理论”。

 

  当然,这只是我这几年思考后得出的结论。随着潮商学研究的启动,我相信这方面或许会有更完美的答案,并且这个寻找出来的答案,可以进一步指导潮商的经营理念、价值追求,进而影响到我们的潮商这一群体的发展壮大。这也正是我们开展潮商学研究的一个追求。


 

  期待属于潮人自己的《塔木德》

 

 

  记者:但这确实是一项浩大的工程。这么多年,大家对这样重要的领域鲜有问津,大概也是知难而退吧?

  

  李:是。但再难的事,总该有人迈出第一步。我想用我余生的力量,借助砚峰书院这样的平台,联结海内外潮人以及国内知名专家学者的力量来做这方面的研究。能做多少,我们就做多少。而且,除了纯学术的系统性研究外,我们还可以用讲故事的形式,把潮商的一些经典案例记录下来,以备后人学习借鉴。目前我已开始着手从事这方面的资料收集。我很期待,有一天,我们也能有一本讲述潮人经商和处世之道的《塔木德》(一部讲述犹太人经商处世之道的著作。)

 

46.jpeg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