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对话张烈华:见证我们这座城市变迁的记录者

阅读数:9056  回复数:8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4-11-05 09:05     楼主
木雄木仔

DSCF2942-2.jpg

个举着长杆的身影在老城区中来来回回穿梭了三十多年,如今身影再次被夕阳拉长,他停下边走边拍的匆忙脚步,说:“这不只是任务,是我的热爱。” 这个人是见证我们这座城市变迁的记录者——张烈华。


DSCF1956-2.jpg

现在,张烈华仍然干着一般属于年轻人的记者业,当然是汕头目前年纪最大的摄影记者。他穿着右下角有简单红线刺绣黑色衬衫、黑色长裤,头发也仍然乌黑,加上一双新闻人特有的闪着光的“好奇心”眼睛,很难看出他今年已经年近60岁。

DSC_0004-2.jpg

他通过微博、微信、用图像配上一小段讲述性文字来呈现他每日的见闻。

DSC_0085-2.jpg

如今,相机几乎是人人皆有的日常用品,喜欢摄影的人也多。他要求自己“打破自己的爱好”,跟“摄友”交流分享拍摄经验,因为人像、艺术、纪实的等不同题材风格的摄影各有所长,他认为必须用包容心来鉴赏交流,而不是偏爱某种排斥其他。

DSC_0027-2.jpg

张烈华对自己的要求是“常拍常新”。他不希望到了某个点就再也没有突破了,他不甘于此。今年4月,他开始接触航拍。

DSC_0037-2.jpg

他的这台航拍器最高可上升至一千多米的高空。

DSC_0075-2.jpg

航拍,成本高、操作难度大,经常有不少初学航拍的摄友操控不当造成“飞机失事”。

DSCF1984-2.jpg

除了航拍,他如今每天会拿着这种“拍摄手杖”装上小相机,每日更新自己的图文专题<在人间>。各阶层的生活气映现其中。

DSCF2779-2.jpg

住了40多年,拍了20多年老城区,张烈华仍然对它有感觉。每次来到这里,他停下车,取出相机,马上迫不及待开始拍,常常被人误认为“初到的游客”。他觉得“每次看见的老城都是新的。” 


DSCF2831-2.jpg

他常常从早上7、8点工作到下午5、6点甚至晚上。张烈华拍摄了上万幅老城影像。他的《影说老城》栏目记录了老城中“有故事的”老建筑,后来的《老城人家》则是将目光投注到老城百姓的生活上。

DSCF2825-2.jpg

来到老市区一家老字号小吃店,他和香港旅客们攀谈起来,这些旅客的祖籍不少都是汕头人,其中几个老人还说着流利的潮汕话。

DSCF2843-2.jpg

来到旧公园右巷,几个工人正在封掉一座老楼的门,张烈华说:“这所建筑前身是‘总工会’。”

DSCF2913-2.jpg

“拍完建筑就走,没血没肉,要留下来,听家中住户讲故事,”他不喜欢走马观花式地摄影,每次拍完一个人、一幢老建筑、一个场景,他都会停下来,走到拍摄者身边,向对方打听老房子的“身世”与房主的故事。

DSCF2922-2.jpg

旁人不理解他的奔波,感叹道“你这摄影太辛苦了,坐在家多舒服。”他仍然握着相机,分秒必争摁着快门,笑着答道:“摄影很辛苦,但是快乐在其中。”

DSCF2876-2.jpg

1999年,张烈华曾调到《汕头都市报》做新闻部副主任,这份工作主要是坐在办公室,没办法总在外出拍照。做了3年后,张烈华主动申请回到《汕头特区晚报》,拾起相机,干起记者的老本行。

DSCF2891-2.jpg

常年在老街拍摄,他常会到居住在骑楼的住户家中进行拍摄、采访、甚至拉家常。

DSCF2902-2.jpg

手中这台被张烈华熟练把控的相机,已是他行走老街最密切的搭档。

DSCF2894-2.jpg

记录了老城区的二十多年个春秋冬夏,张烈华仍然觉得不够,还要继续深入其中。老城于他,是一本读不完的书。

DSCF2924-2.jpg

据张烈华介绍,这里是前公元厂的工人宿舍,现在很多以前的工人还住在里头生活着,一对100岁的老夫妻直至最近才离世。

DSCF2942-2.jpg

走在老街,张烈华睁大了眼睛,赞叹道“下午4、5点的老城是最迷人的时刻,光与影在这时候恰好相逢。”说着,他举着长杆走在路上,找到满意角度,立在马路中央,开始摁手机上的快门。一个人与一座城市关系也就随着快门的节奏再次浮现。

( 撰文:张梦卿、木仔 | 摄影:木仔 )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