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黄裕填 涉嫌敲诈勒索“问题氧” “4万元” 即将开庭!

阅读数:20044  回复数:5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8-03-27 01:01     楼主
徐晓伟
      黄裕填  涉嫌敲诈勒索“问题氧” “4万元” 即将开庭!   

     笔者;今天在榕城区人民法院门口公告栏获释,关于黄裕填涉嫌敲诈勒索“问题氧”公司法人代表林洁忠“4 万元” , 2018年3月28日早上9点法院开庭依法审理查明 。

究竟是怎么涉嫌“敲诈勒索”的?敬请关注;


公告栏1.jpg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 2018-03-27 09:08      1楼
                  揭阳“问题氧”背后究竟水有多深?

                                         (2017-1-21 8:22:03)  四川在线-天府评论 作者:朱永华

          “唉!天天在里面遭虐待! 20161218日上午,出狱刚刚两天的黄裕填,在揭阳市中医院的病床上,一边打着点滴,一边语速急促地讲述着自己的满腹冤屈。21个月前,他经历了被捕、判刑到入狱的全过程,在看守所内还曾遭受红花油滴生殖器的折磨。而这一切,只因他多次举报和上访(据120日《重庆晚报》)。

            其实,黄裕填所举报的问题并不复杂,所要争取的诉求也并不太高。2013年年底,广东揭阳市榕城区忠泰氧气有限公司被多家媒体曝出以工业氧代替医用氧销售的违法行为,黄裕填在看了南方电视台的报道之后,回想起父亲身患直肠癌住院和在家康复期间,一直都在使用忠泰氧气公司的产品,而父亲最后却是由肺气肿病逝。而据相关专家解释,国家法律不但严禁工业氧气代替医用氧或混装作为医用氧使用,长期误吸工业氧气极易造成的病患就是肺气肿。于是,黄裕填自然就把父亲的死与使用忠泰公司的氧气相关联,在多次与忠泰公司交涉未果之后,便开始不断的上访和发帖举报。

           公开报道显示,尽管多家媒体报道并从监控录像证实,忠泰公司确实存在工业氧气和医用氧气混装销售现象,揭阳市食药监局在经过实地调查后,向南方电视台记者证实,之前忠泰公司的确存在工业氧医用氧混装的情况,并且发现工业氧与医用氧两个储气罐存在连接管道,督促其进行整改。但随着引发全国舆论的关注,以及不断有患者质疑自己住院期间使用过“混装”医用氧气,并欲维权索赔,当地政府立即转变了态度,并以书面回应舆论称,经过详细调查并没有发现忠泰公司存在工业氧气和医用氧混装销售问题,且只字不提监控录像拍摄到的情景和之前对媒体做出的表示,而对于疑是“受害患者”的不断质疑和维权,当地也在各种场合进行了“辟谣”。

          随着当地政府态度的转变,忠泰公司生产经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然面对“较真”的黄裕填,忠泰公司先是委托人员私下沟通,许诺黄裕填只要放弃上访和发帖举报一切问题都好谈,并交给了黄裕填4万元现金进行“封口”。谁知,并不领情的黄裕填收下忠泰公司4万元现金之后,并没有放弃举报,反而向国家和省级食药监部门继续上访和发帖举报,而2014年年底,由于忠泰公司涉嫌工业氧混装成医用氧一事仍未得到妥善处理,陆续有民众向省食药监局反映该情况并举报揭阳市食药监局涉嫌袒护包庇的行为,当年 124日,省食药监局回复称:“暂不能证实揭阳市忠泰气体有限公司存在利用工业氧气混装成医用氧气的问题;也暂不能证实揭阳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有违法违规办案行为。”

            有了省食药监局的回应,忠泰公司和当地政府顿时有了底气,对黄裕填的上访和发帖举报也开始变得强硬,揭阳警方不但最初以“敲诈勒索罪”逮捕了黄裕填,随后又以“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对黄裕填家进行了搜查,巧合的是,黄裕填数年前为解决孩子上学问题,因为不断上访受到相关部门冷遇,本可以正常办理的手续也因此受阻,无奈之下,黄裕填私刻了相关部门和单位的7枚公章。正是这早已被黄裕填忘记且只为孩子入学时伪造手续使用后没有扔掉的7枚公章,让警方找到了“治罪”的理由,随后黄裕填被当地法院以“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伪造公司、事业单位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直到20161215日才能刑满释放。

           相关法律界人士认为,当地警方和法院对黄裕填的逮捕判刑在法律上明显存在硬伤瑕疵,警方以“莫须有”的“敲诈勒索罪”拘捕了黄裕填,又以“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对黄裕填家进行搜查,在搜查处7枚私刻公章之后,再以“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伪造公司、事业单位印章罪”对其起诉判刑,打击报复的成分十分明显。而从黄裕填伪造印章只是为孩子入学这一基本事实性质来看,根据刑法量刑标准应在3年以下,而事实上黄裕填伪造印章的“犯罪”时间已过去了5年之后,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追诉期”,法院据此判处黄裕填一年半有期徒刑,很值得商榷。

            很显然,黄裕填所遭遇的种种“劫难”,均与不断上访和发帖举报忠泰公司存在的违法行为有关,实际上黄裕填的诉求很简单,就是希望政府监管部门将忠泰公司用工业氧气和医用氧气混装销售的违法行为彻底查清,还社会公众一个明白,并为自己父亲使用忠泰公司氧气造成肺气肿并发症死亡讨要一个说法。而在媒体调查报道与当地官方调查结论截然不同面前,媒体的暗访报道显然更接近真相,而忠泰公司对黄裕填态度的变化更让其坚信媒体报道的事实。

           尽管我们无法确认当地食药监等部门是否存在故意袒护忠泰公司的违法行为,但其中的“苦衷”似乎也可以理解,如果真如媒体所报道的那样,忠泰公司用工业氧气与医用氧气混装销售,忠泰公司不但需要付出巨大的法律代价和经济成本,涉及监管的政府相关部门都会脱不掉干系,而此前揭阳官场刚刚经历过腐败窝案的“地震”,这样一件引发全国舆论关注的工业氧混装医用氧销售事件一旦被坐实,势必会让揭阳面临更大的稳定风险。然即便如此,也不是可以拒绝社会公众知情权的理由和借口,利用工业氧气混装医用氧并作为医用氧销售,不但是在违法牟取暴利,更是在严重危害患者的生命健康安全,是极其严重的犯罪行为。

           而据相关报道显示,忠泰公司的医用氧销售,不但在揭阳本地医院处于垄断地位,在揭阳周边城市也占居很大市场,受其危害的患者数量和危害程度均难以估量,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衡量,当地政府都没有可以牺牲公众健康乃至患者生命安全的代价,来换取“面子”乃至表面上的所谓稳定。其实,维护法律尊严和依法保障公众的知情权,对危害公众健康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实施严厉打击,让正义公平的法治阳光普照,才能换来社会真正的稳定与和谐。

           尤其对于像黄裕填这样对公共利益积极行使监督权利的底层群众,更应当因势利导,在给予包容和保持良好沟通的同时,对其反映举报的问题,更应本着高度负责任的态度进行调查核实,善于运用智慧来处理涉及分歧的问题和矛盾,无论如何也不能滥用司法权对其实施打击报复。而对于忠泰公司究竟是否存在用工业氧混装医用氧销售的违法行为,时至今日依然没有给出让公众信服的结论,相关部门是否可以再次介入,除了查明事实真相归还本该属于公众的知情权以外,更要看看忠泰公司背后究竟水有多深,是什么样的利益驱使,能够操控警方和基层法院对一位举报者实施联手报复,这既是必须,更是维护法律公平正义的职责。(作者系四川在线新闻观察员)

    文章来源;

    0 0
  • 2018-03-28 18:46      2楼
    今天庭审听了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大量证据证明有证向无证购买销售假冒医用氧气违法犯罪,只是官方装聋作哑不作为不敢查下去而已,人人都知道真查会引来“塌陷式”医疗腐败窝案,问题氧还称是被黄裕填诬陷他们的质量问题 。

    如果真的是被诬陷,问题氧应该通过民事救济程序向有关部门维权恢复名声,对最先举报的人和南方电视台告上法庭才对,但是5年了他们一直不敢这样做,为什么是黄裕填变成诬陷了? 不知道现在的天是白的还是黑的?

    特别说明;质量问题是一批次一批次,而有证向无证购买制假售假生产销售是长期的,这不仅仅是质量问题事情。。。。。。。
    0 0
  • 2018-03-30 10:58      3楼
    揭阳“问题氧”伤天害理怎变成受害人?

    维权过度与敲诈勒索界限研究《大家参考一下》
    王 珺 《 人民论坛 》(2010年第11期)

        【摘要】刑民分界一直是法学研究的焦点,研究维权过度与敲诈勒索的关系对研究刑民分界具有重要意义。维权过度与敲诈勒索是两个界限分明的法律概念。国家应该通过完善民事立法来调整维权过度的行为,而不应该将维权过度纳入敲诈勒索的范畴来调整。

        【关键词】刑民分界  维权过度  敲诈勒索

        刑民分界已经成为解决一系列刑民交错难题的必要前提,无论对法学理论还是法律实践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在刑民分界领域内,维权过度与敲诈勒索的关系较受关注,因为近年来这样的案件频频发生,例如黄静索赔华硕案与燕京啤酒索赔案,无不在理论界、实务界乃至全社会都引发了大范围的争论。因此,研究维权过度与敲诈勒索的关系,对研究刑民分界具有重要意义。

        维权过度与敲诈勒索的分界

        维权过度。目前法律并没有给“维权过度”明确的定义,学术界对此也是众说纷纭。一般认为,那些在消费维权纠纷中,消费者提出的远远高于实际的索赔要求称为 “维权过度”。①目前法律关于消费维权赔偿标准的唯一规定就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针对企业欺诈行为的双倍罚责,这一规定制订于十几年前,没有规定非欺诈情况下的赔偿问题与精神损害的赔偿问题,已不能满足司法实践的需要,因此对消费者的维权只具有参考价值。既然法律并无明文规定,消费者为了维权而提出多高的赔偿额,都是符合民法学私权自治精神的,虽然这一数额可能会远远超出商品本身的价值。所以,维权过度并不违法。

        敲诈勒索。敲诈勒索,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实施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索公私财物的行为。②构成敲诈勒索罪必须具备以下要件:客观上对被害人实施了以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索公私财物的行为。威胁内容的种类没有限制,包括对被害人及其亲属的生命、身体自由、名誉等进行威胁。主观上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如果行为人不具有这种目的,或者索取财物的目的并不违法,则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维权过度与敲诈勒索的界限。两者的界限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把握:

        一是主观上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维权过度不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敲诈勒索必须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维权过度的目的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由于缺乏完善的法律规定,消费者维权确实可能过度,但是无论怎么过度,目的也是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而不是谋求非法利益。消费者维权的前提就是企业侵犯了其合法权益,消费者与企业之间已经存在侵权债务关系,消费者是在索要自己应得的赔偿,何来非法占有之说。因此,如果消费者具备非法占有的目的,那么就可以认定为敲诈勒索,否则只是维权过度。

        二是行为是否会损害对方的名誉。由于消费者维权的对象是企业,不会存在敲诈勒索罪中常见的损害生命与自由的问题,因此关键在于行为是否会损害企业的名誉。维权过度不会损害对方的名誉,而敲诈勒索则是以侵犯对方名誉为手段实施威胁。关于这个问题的认识,目前理论界与实务界普遍存在偏颇,错误地将争论的焦点集中于“向公众或媒体公开”这一行为的性质认定方面,而忽视了最重要法益的保护问题。正是这种错误认识,导致了一些本不应该受到法律惩罚的消费者遭受了牢狱之灾。

        三是数额不能成为罪与非罪的界限。虽然《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了企业的欺诈行为的双倍罚责,但是该规定并不能满足社会实践的需要。首先,只规定了企业欺诈时的惩罚性赔偿责任,没有规定企业疏忽大意引起的侵权如何惩罚。事实上,并非只有欺诈才会对消费者的权益造成损害,燕京啤酒案中酒厂显然只是过失责任,一样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其次,没有规定消费者的精神损害应该如何赔偿。部分学者之所以认为消费者们开出“天价”构成敲诈就是因为法律对此缺乏应有的规定,同样的事情若是发生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则不会有人认为消费者是敲诈了,因为西方国家法律完善,重视对消费者精神损害的保护。敲诈勒索罪以数额为犯罪构成标准则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但不等于要价符合了敲诈勒索罪的数额,就一定构成敲诈勒索罪。

        四是声称要公开企业的错误不等于敲诈。维权过度中名义上双方当事人的地位是平等的,事实上消费者在现实中一般处于弱势地位,由于企业处于强势的地位,维权非常困难,往往受到企业的冷遇甚至刁难。此时,消费者为了改善自己的谈判地位,就会使用一些谈判手段与技巧。这不过是在法律缺乏直接数额规定情况下消费者的谈判手段,不能因此就认定消费者是在敲诈企业,因为其不具备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也不会损害企业的名誉。对于这种手段,作为侵权人的企业可以选择接受或不接受,而不是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接受。双方如果不能和平地解决争端,则可以通过民事诉讼来解决问题。可见,消费者的交涉手段也是合法的。而敲诈勒索中不存在这样的情况,犯罪嫌疑人往往对被害人及其亲属的生命、身体自由、名誉等进行威胁,从而达到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犯罪嫌疑人的行为确实对受害人的生命、身体自由、名誉等构成了威胁。

        将维权过度定性为敲诈勒索不符合刑法的精神

        刑法不可随意调整私权。民法的本质是保护私权,刑法更多的是保护公权。当民法足以保护与调整平等民事主体的权利义务时,刑法没必要也不应该积极地介入民事领域去粗暴地干涉。消费者所购买的商品或享受到的服务存在瑕疵,消费者基于合同关系或侵权责任与企业交涉、要求索赔,这种请求显然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因为合法的民法占有也是一种私权,③应该受到民法的保护。所以,只要消费者的目的是为了合法地占有,而不是非法占有,那么由民法进行调整就足够了,无需刑法的介入与干预。

        不符合刑法的价值理念。马克思将刑法称为人民自由的圣经,主要就是指刑法具有人权保障机能。④消费者维护自己的权利,这是人权的组成部分,应该受到法律的肯定与保护。由国家公权力出面对公民的这种私权强行进行干涉,是在践踏人权,严重违反了刑法的人权保障功能。同时,这种视刑法为维护企业利益、压制消费者诉求的“刀把子”的做法,也践踏了刑法的公正性。刑法还具有保障经济发展的功能。由于我国市场经济的不完善,消费者与企业之间在实际上并不能处于平等的地位。因此,为了建立真正的市场经济体制,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利,法律本应该积极地控制企业的强势地位,而不是维护与加强企业的优势地位。当消费者维权时,由国家通过刑法对消费者进行制裁,是一种典型的刑法扩张与滥用,会导致极坏的社会反效果,必然使消费者不敢再积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将使企业尤其是大企业面对消费者会更加肆无忌惮。这不仅违背了刑法的价值理念,也会阻碍经济的发展。

        违反了刑法的谦抑性。刑法的谦抑性,是指立法者应当力求以最小的支出,少用甚至不用刑罚,获取最大的社会效益,有效地预防和控制犯罪。⑤随意地将维权过度定性为敲诈勒索违反了刑法的谦抑性。首先,市民社会的发展使公民的个人权益得到了重视,调整与保护这种权益的民法就逐渐发展与完善起来,而刑法则从社会各领域全面退缩,仅仅在其他法无法有效调整时才会出现。将本由民法就可以调整的维权过度定性为敲诈勒索,属于刑法的过度干预,会导致刑法在法学体系中的重新扩张。其次,在民事领域,只有当民事制裁无法实现对法益的保护时,刑法才可以登场。维权过度的出现是因为民事法律的不完善,而不是民法已经无法有效地对之进行调整。因此,仅仅因为民法不完善就由刑法补充其空白,将本应由民法调整的维权过度通过国家公权力强行定性为敲诈勒索,是违反刑法的补充性的。

        违反了罪刑法定原则。将维权过度强行定性为敲诈勒索,并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违反了罪刑法定原则,属于我国刑法学中并不允许的类推。这是一种司法否定立法的行为,不利于建设法治社会。

        结  论

        虽然维权过度与敲诈勒索的界限有些模糊,却是分属于不同法律部门的两个法律概念,应该分别受不同的法律调整。维权过度属于民法学范畴,消费者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过程中,只要没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实施了以损害企业名誉权为威胁的行为,无论是开出天价的索赔数额还是要向媒体或公众公开,都不构成敲诈勒索罪,不应该受到刑法的惩处。因为,这既不符合现行的民事与刑事法律的规定,也不符合法学的本质与精神。国家应该积极制订与完善相关的民事立法,以调整消费者维权过程中的过火行为,达到切实地维护消费者与企业合法权益的目的。同时,司法部门应该避免刑罚在社会领域中的过度扩张,使刑法能真正成为保护人权、促进经济发展的良法。国家积极地完善立法、规范司法,才能最终有效地解决民刑分界的问题。(作者单位:浙江工业大学;本文系2008年司法部国家法治与法学理论研究青年项目“司法实践中刑民关系界分案件处理的实证分析及其法律对策研究”,项目编号:08SFB3015)

    转载
  • 2018-03-30 11:22      4楼
    钱江晚报:维权索赔怎么成了敲诈勒索

    晏庆盛
    2013年09月04日13:17    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原标题:维权索赔怎么成了敲诈勒索
      “如果这都算敲诈勒索构成犯罪的话,以后谁还敢环保维权?”事情的缘起是:湖北钟祥市大生化工厂排污并屡出事故,导致刘冲村村民的猪圈、山林、庄稼受到损害。经过艰难维权,村民魏开祖、余定海分别拿到124万元和35万元赔偿款。但一年半后,大生化工厂向公安机关发出控告书,称当时是迫于2人的上访压力才付给赔偿款。随后,钟祥市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将2人刑事拘留,这起环保维权纠纷演变成了一起刑事案件。(9月3日《中国青年报》)

      权益受到损害的村民维权,好不容易索赔成功,却被扣上“敲诈勒索”的罪名……不客气地说,这是赤裸裸的打击报复。如果合理、合法的索赔动辄被扣上“敲诈勒索”的大帽子,那么民众权益受损后便只能选择忍气吞声,违法者、侵权者将更加肆无忌惮,这个社会就将变成弱肉强食的丛林。

      所谓“敲诈勒索”,按照刑法中的定义,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任何维权行动都会对侵权者形成或大或小的压力,如果没有压力,侵权者怎么会乖乖地赔偿?显然,这种压力并不是威胁或要挟,退一步说,即便侵权者认为是威胁或要挟,但是否构成敲诈勒索,还要看是不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村民索赔只是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这跟“非法占有”丝毫不沾边。即使他们索赔金额过高,也只属于民事纠纷,应由有关部门或法院仲裁,而不能把他们抓起来,更不能给他们扣上敲诈勒索的罪名。

      如此并不复杂的道理和法律常识,钟祥市有关部门不会不懂,但维权者却被抓起来了。有关部门的屁股究竟坐在哪里?大生化工厂发出控告书,公安机关就抓人,难道公安机关是违法企业的“家丁”吗?罪与非罪之间,法律规范本来是清晰的,但有些地方执法者假装不懂,故意混淆罪与非罪的界线,然后利用司法手段“合法”地打击报复举报人或维权者。由此,一些法律专家提出“警惕司法地方化”,可谓振聋发聩。

    0 0
  • 2018-04-03 12:01      5楼
    庭审控辩双方围绕罪与非罪针锋相对寸步不让
    0 0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