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揭西行——不是游记,算是花絮吧。不要砸得太厉害

阅读数:3162  回复数:62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04-09-20 22:22     楼主
拾屑的蚂蚁
动身了。我们要去的地方,说是叫石内河。
这名字让我想起小石头铺满了河床,满满的一种山清水秀。但这只是想象。而
事实上景色远超出想象中的好。

三号车。我所熟悉的当然是蚂蚁加三,不熟悉的是坐在驾驶位上的谨林,还有
那据说是打穿开档裤时候就认识的并且后来手牵手去上学堂的益智和张颖。

益智是去年坪溪时也一起活动的,认出来了,分外地感到亲切,路上常喜欢和
他叨叨。他并不多话,不过,也许是坐在前排,也许又不。感觉上有点象剑
胆,都是不爱多话的人。路上和张颖说的多,陌生的人,因为同座,因为笑
声,仿佛就可以抛开隔阂了。谨林应该是很活跃的人,只是这一车上人他都不
大熟识,也许,所以没怎么听到他开口,但是偶尔蹦几句,可以笑掉大牙。比
如,嫌车子破,吱哑地叫不停,谨林于是说:难道还有别的三轮车比我们更慢
吗?其后又说:我们这车象个木板床。

午餐的擂茶值得一提,碧清可爱的颜色,似汤非汤,倒象是一深潭,放了薄荷
的碎叶子,有那么些儿诗情画意。我记得,在印度,好象也有喝这种茶的习
惯,大约是电视上看见过。童年时喝过海峰的擂茶,不是这颜色的,黑乎乎,
放了爆米和花生,涩得可怕。可是这个并不会,只觉得清洌,淡寡得孤高的样
子,有点新鲜叶子的生味。据水手说,拌了些菜汁好喝。

大家都喝了一碗,开始玩笑,说是味道象六必治。我们提议说以后擂茶该餐前
上,有象开胃酒一样的用途,因为裁判给这擂茶安了一句广告词:牙好,胃口
就好。他说这话的时候,美女姐姐剑瑛笑得分外地闪亮动人。

:)把美女姐姐的名字打错了,上来改过。俺是知错能改的好蚂蚁。

[Modified By 拾屑的蚂蚁 On 2004-9-20 23:49:22]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 2004-09-20 22:23      1楼
    取消了天竺岩寺的游览,我们直接来到石内河的漂流基地。本来很晒的太阳,
    皮艇下水后居然藏起来了,清幽幽地只见碧水蓝天。同行三十人,漂流和溯溪
    的各占一半,水手说路上也许会遇着,我一路左右张望,老没望着。出了一百
    米,开始用帽子打水仗,安全帽的所谓安全,应该是打仗时可以当武器的意
    思。看到益智和张颖在断层处设伏,我是怕的,一直说不要去,林杰老大哥却
    不怕,豪爽地说:打就打嘛,怕他啥。嘿嘿,真是鼓舞。周生也说不怕,就上
    去了。于是四五个皮艇在混战中。晓文帮着去掀翻了一个,然后我也被掀翻,
    皮艇罩头盖下来的感觉真是恐怖,好象人要站不起来会永远被憋在水里了。起
    来时不分黑白地泼了水出去,泼着的是老大哥林杰,他一直叫屈,说他是来保
    护我的,没敢用力掀——水仗打起来,哪里还分得了这些哦。

    下了坎,趁几个皮艇在抽烟的时机赶快逃生——顺带讲一句,我还真佩服他
    们,居然拿着防水袋子,藏了烟下水,不愧是老龄烟虫——一路上撇下悠然抽
    烟又还恋栈水仗的敌艇,心情大大地轻松,才发现这河道的安静,比之名寺里
    的惮院更有惮意。远处是青山叠翠,近处是飞泉潺潺,肥大的芋叶象荷一样舒
    展,水竹子更是一派隐士风范,在飞泉畔横斜生长着,一任泉水冲洗而陶然自
    得。

    0 0
  • 2004-09-20 22:42      2楼
    路上太休闲,不留神竟给后边的敌艇赶上来了,嫌我们身上干了,又混泼一
    气。手实在是酸了,仓惶而逃。过了大是一半的漂程,终于遇着溯溪大队了。
    老远就看见有几个人赤着上身在水里拦截,晓文见着势头不对,赶快跳水,我
    也跟着急跨下艇,岸边的人哄笑,说你们倒是精乖,自己缴械了。才知道原来
    所料不差,这几个来者确实不善,是要掀艇的。正防着又泼水呢,后续部队来
    了。不善的几个大汉子已经往新目标跑去,我松了一大口气。

    耽搁了有些时候,纯粹是在水里糊泼瞎闹,连站在岸边上的人都不肯放过。工
    作人员老不耐烦地催了,才又出发。这一路捎上几个溯溪的人,算是半道出
    家,最高纪录是一艇四人。我们艇上多了个村长。村长是生力军,而且是绝对
    主力,在以后的水仗中靠他出力了。出发一小段路的时候,因为各艇都来了生
    力军,所以打得是昏天黑地一塌糊涂。不时地总听见有人说:敌人在这里!然
    后又有声音叫道:不好,敌人原来在这里埋伏!有时候联合起来打一艇,但这
    种是暂时的联盟,却并不是永远的盟友,是下一刻他可能就会第一时间朝你开
    炮的那种,简单地说吧,就象世界大战一样混乱。人在火线上才算有点了解战
    争的残酷呵!

    0 0
  • 2004-09-20 22:47      3楼
    终于是泼不动水了,我们不敢恋战,于是趁着水流急下的势头,远远地抛开其他皮
    艇。俩个强劳力在艇两端挥着竹篙象俩武林高手一样,左支一记,右点一着,皮艇顺
    顺溜溜地漂下来了。坐在中间的我这一次才真的发现安全帽的重要作用果然是安全:
    可以在他们挥竹篙的时候适时地保护我脆弱的小脑壳。不然的话,就是不开花,保证
    也给敲出几个高包来——我一路上都听到头顶上有好几声咚咚响了。

    漂得顺利,又不用使劲儿,就开始有些游山玩水的心情了。观望中第一次发现
    蜻蜓是绿色的,大约是这里水质碧秀清透的缘故吧。起初误以为是蝴蝶,合起
    来是黑色的,飞起来翩翩然,实在诱人,晓文肯定地说是蜻蜓,我说哪里有这
    样漂亮的蜻蜓呢?要村长证实。然而,长长的尾巴——真的是蜻蜓。村长和我
    说世界上有几千万种蝴蝶,我说也是听说过呵,然而并没有听说有这种浓绿如
    油画般彩色丰满的蜻蜓,这种美丽的颜色,即使在蝴蝶中,也不多见的呀。再
    仔细地观察它,就发现,它和颜色比一般的蝴蝶要沉着和柔和些的。我以为我
    村相呐,可是村长见多识广,却也没见过,稍稍宽怀,嘿嘿。

    这条河道如果不是奇石多水流急处惊险异常,也许不会有人来开发它用来漂
    流,那么我也无缘得见了。说起奇石,我们在下游处看到有天然象龟一样的,
    而那些平白无故地蹲在河中间拦水的更是多不胜数,它们都是突兀而有生趣的
    石头。以前游玩的时候常叹说,有山无水,或少水的,便是呆山。现下恰是山
    环水绕,目之所见,处处是景,我只叹惜没有带上相机来拍下了。

    (累了,下了,得闲再续。)
    这里把晓文同学的话打错了,他一直叫屈了都,嘿嘿,一并也改。俺越发现俺是从善
    如流的好蚂蚁了,咔咔。

    [Modified By 拾屑的蚂蚁 On 2004-9-20 23:50:44]

    俺又改了,因为刚才复制的时候少了一段,补上。俺是玩得眼花撩乱,今天才错误不
    断呐,大家千万要原谅俺。

    [Modified By 拾屑的蚂蚁 On 2004-9-21 2:23:44]

  • 2004-09-20 23:13      4楼
    真象看小说!呵呵
    0 0
  • 2004-09-20 23:32      5楼
    不愧为才女!砸!猛砸!
    0 0
  • 2004-09-20 23:40      6楼
    晚上吃饭时候还有你的兄弟姐妹在陪着我们噢,别忘了!呵呵!亲爱的蚂蚁,写
    得好。狂顶!加油!
  • 2004-09-20 23:55      7楼
    臭甘,笑俺不会写游记是吧?说是小说?汗中。没见俺藏拙,不敢说是游记吗?

    益智,俺咕咚一声被你砸晕了。

    不会游泳的鱼,你是哪个呵?好多人,俺对不上号呵,晕乎乎的说。呵呵,悄悄
    地告诉俺你是哪个吧。:)

    0 0
  • 2004-09-21 00:00      8楼
    好文,顶
    0 0
  • 2004-09-21 00:38      9楼
  • 2004-09-21 00:53      10楼
    怎么没有照片啊
    0 0
  • 2004-09-21 01:07      11楼
    好文!加酷
    0 0
  • 2004-09-21 02:25      12楼
    谢谢捧场哦:)

    yanglingshan (爱随心动) |,俺米带相机,不过就俺这技术,拍下来怕也是浪
    费美景,所以,要看PP的耐心些等哪个蟀哥米女传上来哦:)

  • 2004-09-21 11:38      13楼
    蚂蚁真历害,那么晚还在网上泡,劲量哦

    我是觉得写得意趣盎然的说啊,咔咔咔咔

    0 0
  • 2004-09-21 13:12      14楼
    又经过几个堪称险境的急湍的下坎,不用费脑筋想如何操艇,我轻松享受水流哗
    然把我们往下冲的乐趣,快乐得三番五次高声尖叫。套一句热门的词:有了快感
    你就喊。(晕,俺听到观众哄笑声乐——你们别笑,俺啥也米讲哈!咔咔!)不
    过,所谓的快感,如果一路顺着漂下来,是绝对感受不到的。就是要在辛苦打斗
    后,回想着同行象静文的狠,和那个子不高脸瘦瘦却很漂漂的美女,(呀呀,美
    女们打起仗来也是很了不得的说!)回味着这些细节,再品其后的平静,心情是
    截然不同的一种宁静和享受。

    看见上岸的渡口了,绳子拦在不远处,我还意犹未尽地指着延伸的河道跟坐在我
    对面的村长说:那不还没完吗?村长大约笑我很傻瓜,他说:当然还没完嘛,可
    是人家不能给你再飘下去了呀,再飘,就不是这个价了,你可能要再交几百了。

    我晕!天色暗了,再飘,我也没精力了。上来的时候有姜茶喝,其实是景点这里
    非常贴心的举措,可惜不够热而且比较甜,温的姜茶起不了多大作用,算是我晚
    上拉肚子的间接祸手了。这是后话,呵呵。村长也跟那派毛巾的俊姑娘要毛巾,
    人家姑娘不给,说你这是半途上的船呀,我们没收费呐,你还讨要东西呀。村长
    就站在一旁呵呵地憨笑,一张黑黑乐呵呵的脸和人家一长白嫩嫩蛮严肃的脸凑一
    块儿,相映成趣。


    [Modified By 拾屑的蚂蚁 On 2004-9-21 14:32:39]

    0 0
  • 2004-09-21 13:15      15楼
    漂流一役就此告捷。我们准备去条河村的营地上大块朵颐——因为听说有丰盛的
    火锅吃,兼之下午飘的飘溯的溯,肚内存货所剩无几,越是吞口水了。同行蚂蚁
    加三里的雪玲把干粮一古脑掏出来,从后排传到中间传到司机位,尽是嚼东西的
    声音。吃过了才担心,明天午餐怎么办?但是管不了啦,吃了再说。只在偶尔抬
    头时,见夕阳拖着金灿灿的尾巴慢悠悠地掉,霞光象女人宴会上的曳地长裙,风
    情万种地朝我们招摇。她是魅力无穷的,以至于连全神开车而后知后觉的谨林也
    发现了。啧啧作响的溢赞之辞在这里是明显多余的,我们只需要用心观赏,如同
    面对一个可以令你真正着迷的女人,你只需要用心呵护她,一样。

    谁知世上果然有天不从人愿这回事,而且还真就在这时候出现了:明知我们饿,
    硬是不给我们吃——我们走岔路了。兜兜转转的,我只听到谨林在说,不对。声
    音中带着警觉的表情。他拦住一个过路的村民问了下,确定了:这路确实不对。
    我不知道他对路、或方向的,象猎人一样的警觉是哪里来的,问了下,听他叨叨
    地仿佛回答地自语说:我说,这路越走越窄,肯定不是对的路。我无限佩服中。

  • 2004-09-21 13:16      16楼
    于是一排的车,开始挪地儿转向,呼啸着打转,往回。沿途那些吃饱了饭在门口
    乘凉的村民诧异地看着我们这群来去如风的不速之客,阳光是彻底地没影了。这
    时候我们抹额庆兴:还好刚才醒目,早吃了些垫肚。

    车上人的开始有些倦,连一路兴高采烈并不时地趴向前排去跟益智讲话的张颖也
    不开口了。车里开始有一种安静在流动。

    我身旁的人睡着了。他睡得安静,象个孩子。摸着他的耳廓和唇角,突然地想起
    一些游玩之外的,俗得不能再俗的俗事,那些烦扰人心的恶事,它们与这星夜是
    多么的不协调,它们是现实的巨兽,衬托着这里的美好象梦一样的不实在,我感
    到一丝渗透的悲凉,觉得幸福和美景一般,如同他现在正享受的安静的睡眠一
    样,很快就会被干扰而丢失似的。心疼起来,我希望他的熟睡不要被打扰,心里
    自然涌出一些属于星夜的老歌。我唱着,希望这一切并不只是在梦里。

    0 0
  • 2004-09-21 13:42      17楼
    好文,期待下文
    0 0
  • 2004-09-21 13:53      18楼
    小E,你真是俺滴大救星,来抱抱:)
  • 2004-09-21 14:25      19楼
    终于到了营地,这里一所小学的操场。晚餐果然是非一般丰盛,不枉我们流了许
    多口水。依谨林的说法,这样的腐败等级算是前所未有的——居然有火锅吃!他
    这话令我想起咱应该是贫下中农。不过,带来的有白有虾黑有鸡青有苦瓜黄的玉
    米红的牛肉,哇,简直是要麻有麻。我们立马开炉,从半生的苦瓜和易熟的肉丸
    吃起,算是生熟通吃。墙沿上许多山议闻香而动,逼得坐在靠墙的谨林和益智挪
    了又挪,晓文还笑它们是全家出动了。

    饱餐过后,手水说这里附近有小卖部,我们因为库存不够,所以借着散着步去找
    小店备货。山里没有灯火通明这回事,然而蟋蟀唱歌却随处可闻不用付费。风有
    一阵不没一阵地闲散着吹,把我们刚从火锅边撑得奥热的身子渐渐降了温。通过
    一座两车宽的桥,山旁人家养的狗狗给惊动了,吵叫个不休。不过不必怕它,通
    常这些家养的狗却都是声势浩大的本位主义者,假使我去开它家的门,必会遭它
    狠咬,现在只是路过,所以这狗也只是乱叫一通作罢,算是各狗自扫门前雪了。

    0 0
  • 2004-09-21 14:29      20楼
    走错了路,经过一个娃娃的指点,绕过一座依山而建的三四层高的小别墅,走到
    小卖部,灯都没亮,好象是要睡了,又起来开灯开门,我们几个不懂得长远考虑
    的笨家伙,居然放着一个小卖店的东西,只买了四包速食面和两瓶可乐,悠哉悠
    哉地坐在桥栏上喝,评说着这别墅在这里地理位置的得天独厚的高拔,忘记了四
    包速食面只够吃一顿。结果次日中午干粮告罄挨了饿,正合了人无远虑必有近
    忧,真是活该活该。

    回来以后扎帐篷什么的,忙活起来,我的肚子闹革命,越闹越厉害,厕所奔了有
    几回。帐篷扎了三大排,走廓上都有埋伏,一时之间操场上花花绿绿的甚为壮
    观。但是水手说要去天体浴的计划夭折了,因为人是这样多,并且自从树叶上身
    以后文明就成了连肉的皮,脱也脱不下。要大家光得一丝不挂,说是好玩,终是
    没胆。虽然不是青天化日,然而提出来时只听有吆喝,老不见有人行动。所以,
    一致地决定,男女都去——穿上泳衣。传说中的天体浴在我们这里,还处于能理
    解不能被实践的一种理论阶段,所以要吃这口螃蟹仍是需要莫大勇气的说。

    0 0
  • 2004-09-21 14:43      21楼
    呵呵,原来蚂蚁也喜欢抱抱哦
  • 2004-09-21 14:52      22楼
    喜欢!顶稀饭美女抱抱的说:D
    0 0
  • 2004-09-21 15:13      23楼
    偶素帅哥美女都喜欢,嘻嘻~~~
    0 0
  • 2004-09-21 21:16      24楼
  • 2004-09-21 21:53      25楼
    那位是蚂蚁?
    0 0
  • 2004-09-21 21:56      26楼
    蚂蚁是那位mm呢?
    0 0
  • 2004-09-22 17:37      27楼
    没想到娇小.可爱的蚂蚁,还是位才女!

    狂顶!!!加油,加油......

    待续...

  • 2004-09-22 17:57      28楼
    幸好是只蚂蚁,如果是只白蚁,
    那车子就开不回来了。
    不错不错!好象还没完呢。
    0 0
  • 2004-09-22 18:53      29楼
    期待下文
    0 0
  • 2004-09-22 23:14      30楼
    蚂蚁爬累了吗?加油哦.
    精彩的还没出呢!
    快续,强烈期待ING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