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揭西行——不是游记,算是花絮吧。不要砸得太厉害

阅读数:3163  回复数:62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04-09-20 22:22     楼主
拾屑的蚂蚁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 2004-09-23 02:55      31楼
    才女!!偶也在期待中~~
    0 0
  • 2004-09-23 14:25      32楼
    石内河在哪里啊?俺前不久去长泰漂流了。。。
    0 0
  • 2004-09-23 16:03      33楼
    谢谢关注谢谢关注!
    俺是又懒又贪玩的蚂蚁,昨天一整天没码字,没敢上来哩:)

    倒立水手:我记得去年坪溪时有见过你的。你不记得了,下回打屁屁。

    言归正传。不会游泳的鱼说:精彩还在没出来——是的,或者应该说,惊险的,
    就在接下来的这里了。

    玩了一天,身上汗得黏,大家都巴不得赶快去泡进小河里,几乎是倾营出动了。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看到后勤部长赤着上身,抱着木吉它咚咚地试着音,大约是分
    配炉具和餐点的时候太累着他了——没开饭时一群饿狼抢食,好象有一两个组多
    抢了别组的口粮,把咱后勤部长给急得又叫又跳,(呃,好象抢的多的人是副会
    长周生,细细)他是忙了好一会才分配妥当的呢。

    真正的黑灯瞎火,全仗着两营地灯和各驴友的头灯来照亮了。为了这个,裁判才
    痛感一个高亮电筒的重要性,在回来后千方百计地去找到烧筒一族的新宠——山
    娃,并孜孜组织团购,虽然响应者不多,我看他的十一前拿到山娃的美梦是做不
    成了。唉咳,这是后话。让我们继续回到条河村的小河上来吧。

    我属于最后到达小河边的一拨人,到的时候已经有人下水了。美女们也解下围在
    身上的大浴巾,然而就在这时,有人大叫一声:蛇!人群哗然驿动。营地灯急往
    水里照去,有树枝状的东西在水面上浮着,不知是谁朝水里扔了什么东西,那树
    枝竟然活起来,朝着对岸山壁急速地飞窜——我是夸张了,然而它游泳的速度也
    确实是快的。借着营地灯晕黄的光亮,我看见它长着环状黑黄相间的纹,约有大
    半身的长,一握的粗细。


    [Modified By 拾屑的蚂蚁 On 2004-9-23 16:06:32]

  • 2004-09-23 16:04      34楼
    它其实是要顺水而下的,大约是被我们这群其意不明的外来者惊吓到了,反而上
    溯,在灯光的照射下平躺在水面上不肯动。蛇性最是胆怯狐疑,有点象猫,没有
    确保的平安它是不会妄动的。但我们这里面却不乏长着豹子胆的驴——几个仍未
    从水里被惊到岸上的勇士已经撇开干扰,又奋力游起来,还有更大胆的朝那蛇的
    方向游去,吓得我们岸上的人一阵喝阻。

    正副领队的水手车手,村长,还有站在岸上手里有亮的许多人,都把光束集中到
    对面的蛇身上,仿佛那里就是一个大舞台,这条疑是金环的蛇,一时之间几乎成
    了百老汇歌剧院的大名星。

    蛇的蜇伏,使情况看起来比较安全,贪玩的蟀哥们扑通连声地跳下水,连美女们
    都有恃无恐地往下探。刹时喧哗的笑和抛接东西的响动在河间随着水流起伏,而
    岸上的人更是丝毫不敢松懈地钉紧那对岸的蛇。我听到水手在一旁有点不放心地
    叮嘱大家:赶快洗了赶快上来。但是他语调里平和镇静,作为领队,他在这时的
    表现给我们莫大的信心。

    但蚁胆太小,虽然有一大束光亮,以及光亮背后的几双锐利的眼紧紧盯着,我还
    是不敢下水。兼之肚子不舒服,怕水的冰凉会更坏事,我只和雪玲一起,看着同
    行的晓文和林楷在水中,心惊胆跳地催他们离水回营。然而水中的人兀自兴致勃
    勃,玩笑似的讨论说,要是给咬着了,可得叫直升飞机送血清来——俺滴个天,
    酱凶险的情景还是连想都不要想到它为妙。


    [Modified By 拾屑的蚂蚁 On 2004-9-23 16:08:53]

    0 0
  • 2004-09-23 19:48      35楼
    好文!好文!
    我也来顶顶!!!
    0 0
  • 2004-09-24 01:11      36楼
  • 2004-09-24 01:21      37楼
    倒立,对不起哈,俺俺俺……俺也认不出你是哪个:P,俺对你的名字印象深刻
    些,但是对不上号呵。

    好多人,好多美女俺都想写的,比如那个和小E在一起的美女呵,那个扎着很蟀
    的头巾的美女呵,呃,还有好多蟀哥,但是俺都没记住名字,俺记名字很糟糕的
    说。汗中。

    象益智,俺也是这次才把人和名字对上号的,因为同车,呵呵。你们一定一定多
    多包涵俺,表怪俺哦:)

    0 0
  • 2004-09-24 01:21      38楼
    回到营地,我的肚子并未因为一场有惊无险的人蛇同浴而改善,连连奔进奔出。
    大队伍要好一会才回来,后勤部长的吉它派上用场了。我却乏得很,早早地躺
    下,只听到除了几个人在打牌的声音之外,大部份的声音,都在木吉它的伴奏下
    轻唱。男声的厚亮,女声的温和,在黯黑的山夜间象云一样柔软悬游,风一样轻
    流拂动。

    我很想参加的,然而实在撑不下去,心里颇为这次装备的缺漏而后悔,晓文到处
    讨药,所幸美女小E带有消炎片。便是服了药,我仍直到凌晨两点多才能续断地
    睡着,算是一个惨痛教训。躺在帐篷里整个人都虚脱掉,暗地里老想着明天不要
    去瀑布只躺着等队友回来得了。

    时梦时醒的,听到驴友们唱《在水一方》……全是老歌,要多老有多老,连《我
    的祖国》这些也都出来了。限于吉它伴奏,流行的歌曲都没唱,倒显得歌声与这
    山水的古老自然相契,不让蟋蟀专美,有浑然天成之感。仿佛,我们就应该来到
    这山里,一首又一首没有尽头地唱这些老歌。

    0 0
  • 2004-09-24 01:22      39楼
    次日清早,听到洗漱的声音,以及学校小孩子们玩皮球之类的普普声,人在帐篷
    里,听的不甚真切。活生生的动韵便逼人而来。我本来确实是给折磨得懒瘫着不
    能动的人,突然为这些声音所诱,也决心跟到底了。喝了晓文早早从山民那里买
    来的稀粥,怕不保险,仍去跟小E讨药,晓文说小E是我的救命恩人,确然没错—
    —接下来一整天,全靠她这四颗药丸撑着我了。(咳咳,俺顺道致个辞:向小E
    同学致以最崇高的敬意!:D)

    早餐过后马上出发,从小学后的山道往上走,本来以为要溯溪的,可是车手说溯
    起来要五个小时,(晕!)只好打消念头。然而小溪对我的诱惑是那样大——从
    上往下看,那溪在山腹间看似娴静如处子,但是周围高高的山和我们脚下平展的
    田,因了这小溪而衬得鲜活无比,便是单独看那溪间岸旁大小不一起伏不定错落
    有致的石头,也要对这溪作出活色生香的评语。总想着以后若有机会再去一次,
    真正地溯那溪,一定非常棒。但是,只好等下一次了。

  • 2004-09-24 01:38      40楼
    好文,期待完整篇。
    0 0
  • 2004-09-24 02:00      41楼
    走过这一段田间小路,痛苦就真的来了。脚下象是开荒开出来的的路,整体虽宽
    且平,但满是小碎石子,用之字型向上延展,走呀走呀,老是拐了弯还有,老是
    走不到头。去年来揭西,也遇着这样的路,总结出来了,揭西开山,老把路开成
    这样光秃秃,能把人累死于无形。而且远远地看山,秀美的群峰便象被剃了个环
    型的光头,特先锋。

    但这些属于开发政策的偏颇,估计是限于执政者的眼光和水准了,怪不得山民。
    毕竟山是要有山路,人才有活路,这路再不好,利于摩托车行走便于山民有益。
    只是千万不要再开发一个象大洋村上的什么公园一样的景点,就好了。那样的公
    园,那样的景点,对这里的山水而言,其实是暴殄天物,叫人看着有种无可言表
    的痛。唉,也只能杂议杂议,其为作用如同放屁,还是老实游山玩水吧。

    0 0
  • 2004-09-24 02:01      42楼
    谢谢忆儿。 你也酱晚呵:)

    回来以后,我正式把这段光秃秃的路叫断气坡,因为是光累人没风景可看的。不
    过坡上偶尔有点清泉在壁间直挂下来,气势上弱些,却也很能使人精神一振。这
    么难走的路,大家都只顾埋头苦赶了,却也还有兴致不减的人——远远地只见有
    人背着背包,包上系着两个塑料袋嘻嘻哈哈赶上,还大声地说:现在我是真正地
    在背黑锅了——原来,他就是以讲黄色笑话著称的二咸中的那个大咸。(俺道听
    途说来,黑锅大哥莫骂俺哈)他那黑塑料袋里的,正是一会要来烧水用的锅。同
    行者闻言无不觑然发笑。

    要走出了断气坡,往山腹一探,马上是柳暗花明的格局。这里山道极窄,但是旁
    有流水飞花,上有枝木掩映,令人只觉得清景沁腑,比之刚才的“太阳当头照”
    花儿却不肯对我笑,真真是有天壤之别。我们先到一步,得以喘口气,便在这荫
    凉里等着落后的队友。后面传上消息来,担心地说那女记者约是坚持不了了,她
    远远地落在后面。可是后来她仍跟上来了,并据说一路上摔了几交,辛苦不浅的
    说。

  • 2004-09-24 02:02      43楼
    马上我们又出发,背黑锅的大哥说,前边这段路特别滑,要大家小心。那老端着
    摄象机的男记者闻言马上就气妥,说你们帮我拍吧我不去了。我看他确实累得有
    够呛,一路拍呀蹲蹲站站地,比我们劳动程度强得多。明天晚上你们有谁看到
    《城市家园》中有自己倩影的,一定要好好感谢他们了:)

    站着的地方,几乎就是羊肠小道,旁边的枝叶带刺,还有些枯藤在引人上勾,情
    况只比坪溪时半路开的道好一些,但是更滑脚,一路大家只好小心翼翼地走,水
    手赶上来,不住地吩咐大家要半蹲着,重心挪下点,横移着走会安全些。我笑着
    暗想:这下好,个个都属螃蟹了都。

    路上多处伏有暗礁,并且长青苔,没有石子的地方又多是有点松湿了泥土,险要
    的地方要系绳子用手攀着才敢下去。但是这段路走起来,辛苦,却比坡上的康庄
    大道要趣味许多,并且不觉得累,不断地要集中精神才能对付它,心情却是轻快
    的。

    0 0
  • 2004-09-25 20:26      44楼
    好文!才女!好蚂蚁!
    0 0
  • 2004-09-26 01:05      45楼
    蚂蚁太客气了

    继续顶,期待继文

  • 2004-09-26 02:58      46楼
    人如其名,写文章也像蚂蚁搬家一样慢。
    0 0
  • 2004-09-26 03:30      47楼
    慢是慢点,好在勤快`````````````


    0 0
  • 2004-09-29 16:57      48楼
    过了崎岖险滑的山路,脚下正是我刚才艳羡不已的小溪。我们高挽起裤脚,趟过
    一道两个大石头夹缝间湍急的流水,绕过屏障一样的立石,龙潭瀑布终于艳光四
    射地挂在我们眼前。这瀑布与我们在茶背山看到的差不多长,但是相当宽,众字
    形的分支比较多,显得声势浩大。她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女子,又似一个大勇无畏
    的青年。从底下碧幽幽的潭水往上看,那石壁上直挂的飞溅激射的水幕,是一串
    捉摸不定的音符,是一曲高昂欢快的交响,这高挂无碍的瀑布与碧幽水潭的落
    差,正似她的激荡与潭中所蓄深情的落差一般,在初见的刹那间媚惑了我们,她
    跳跃着撞击并涤荡我们在琐事中日渐蒙尘而忘却呼吸的灵魂。

    同行年纪最大的驴友,一个约摸五十多岁身板硬朗的老者,在绕过大屏障看到瀑
    布后,情不自禁地鼓起掌,连声地叫好,又连连叹出:OKOK。

    曝晒当头,许多年轻的人们,包括我,已经跑到右侧高山中间的林荫处,选择合
    适观赏瀑布的角度躲起来纳凉,只有那受人尊敬的老驴友,独自撑着一把雨伞,
    坐在正对着瀑布的、潭上一块无遮无拦的大石头上,弓着背,悠然而目不转睛地
    凝望那瀑布和水潭。良久。

    文字记叙下的只是我一时的感叹,记不下美景。而且我也无力再描述潭水是怎样
    滋润了我干燥的肌肤,还有瀑布下,难以置信的只存在于水面上的彩虹。天空中
    竟看不到。林杰老大哥是潭中的勇士,他一个又一个地把穿着救生衣抱着皮球的
    不会水的驴友拖进瀑布底下,感受她,并欣赏她水面上的奇异的美景。我觉得可
    以颁给他本次活动最乐于助人奖。呵呵。

  • 2004-09-29 16:58      49楼
    美景使我不愿意再继续这无力的文字,以及记录其后更无力的归程。事实上,旅
    行是我从来不肯完整记录的,因为我知道文字对美景,除地夸大和破坏,其实一
    无用处。然而这记下这一次,详细得如同流水帐,是因为想要对感情有点交待。
    想要对我亲爱的人说,我们从未遇到过波折,可是现在遇到了,是出乎我们意料
    之外的巨大,我心里非常明白,躲过这一劫的机会之微渺,除非我们真有象瀑布
    一样的勇敢。但是,不管结局怎么样,我们尝试坚持,何况我们已经共同拥有今
    天。无限美好的今天。

    也许多年以后,我终将遗忘某一个初秋的中午,在瀑布前的欢跃,忘却某日我的
    灵魂曾象一尾自由呼吸的鱼。可是今天在我诚实记录它的时候,我是如此忧伤地
    贴近它,如此真切而无望地感受多一次。

    我不再罗嗦了。如同我们曾经想到要分开的念头:记录是一种令人心碎的拥抱。


    [Modified By 拾屑的蚂蚁 On 2004-9-29 17:18:16]

    0 0
  • 2004-09-30 19:52      50楼
    精彩!这段最棒。其实你的文字并不象你的心情,这里没有忧伤!

    “过了崎岖险滑的山路,脚下正是我刚才艳羡不已的小溪。我们高挽起裤脚,
    趟过一道两个大石头夹缝间湍急的流水,绕过屏障一样的立石,龙潭瀑布终于
    艳光四射地挂在我们眼前。这瀑布与我们在茶背山看到的差不多长,但是相当
    宽,众字形的分支比较多,显得声势浩大。她是一个热情奔放的女子,又似一
    个大勇无畏的青年。从底下碧幽幽的潭水往上看,那石壁上直挂的飞溅激射的
    水幕,是一串捉摸不定的音符,是一曲高昂欢快的交响,这高挂无碍的瀑布与
    碧幽水潭的落差,正似她的激荡与潭中所蓄深情的落差一般,在初见的刹那间
    媚惑了我们,她跳跃着撞击并涤荡我们在琐事中日渐蒙尘而忘却呼吸的灵
    魂。”

    0 0
  • 2004-09-30 23:21      51楼
  • 2004-09-30 23:32      52楼
    再试一次!成功贴图啦!
    0 0
  • 2004-10-01 01:54      53楼
    :)

    忧伤只属于我在回忆时的某些牵动,而,当时的快乐却是大家共有的。不敢擅
    越。

    码了这么长的文字,出我自己意料,象阿甘说的,我自己的小说,目前成篇的,
    最长也只这流水帐一样多的字数。汗。所以由衷感谢所有点击观看此贴的朋友,
    耐心听我唠叨,可不是容易的事哩:)非常非常感谢。

    0 0
  • 2004-10-01 04:53      54楼
    后面这段有感而发的文字看起来还真有点感动。
  • 2004-10-03 00:44      55楼
    jp

    好文
    极品好文
    下次再写上来
    0 0
  • 2004-10-03 02:12      56楼
    再顶一次!
    好文
    0 0
  • 2004-10-03 23:54      57楼
    死蚂蚁,还写背黑锅的大咸!那就是俺呢,还对不上号。嘘!
  • 2004-10-05 22:09      58楼
    你们是怎么组织的,石内河具体在哪?
    0 0
  • 2004-10-07 11:11      59楼
    大洋那里在上去,可以去爱车俱乐部搜索详情。
    0 0
  • 2004-10-07 11:19      60楼
    在河婆镇和坪上镇之间,有路标.如果只是去漂流,参加***旅行社的旅游就行了,
    方便!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