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笑傲江湖

揭西行——不是游记,算是花絮吧。不要砸得太厉害

拾屑的蚂蚁
拾屑的蚂蚁
2004-09-20 22:225210 阅读 | 评论 62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动身了。我们要去的地方,说是叫石内河。
这名字让我想起小石头铺满了河床,满满的一种山清水秀。但这只是想象。而
事实上景色远超出想象中的好。

三号车。我所熟悉的当然是蚂蚁加三,不熟悉的是坐在驾驶位上的谨林,还有
那据说是打穿开档裤时候就认识的并且后来手牵手去上学堂的益智和张颖。

益智是去年坪溪时也一起活动的,认出来了,分外地感到亲切,路上常喜欢和
他叨叨。他并不多话,不过,也许是坐在前排,也许又不。感觉上有点象剑
胆,都是不爱多话的人。路上和张颖说的多,陌生的人,因为同座,因为笑
声,仿佛就可以抛开隔阂了。谨林应该是很活跃的人,只是这一车上人他都不
大熟识,也许,所以没怎么听到他开口,但是偶尔蹦几句,可以笑掉大牙。比
如,嫌车子破,吱哑地叫不停,谨林于是说:难道还有别的三轮车比我们更慢
吗?其后又说:我们这车象个木板床。

午餐的擂茶值得一提,碧清可爱的颜色,似汤非汤,倒象是一深潭,放了薄荷
的碎叶子,有那么些儿诗情画意。我记得,在印度,好象也有喝这种茶的习
惯,大约是电视上看见过。童年时喝过海峰的擂茶,不是这颜色的,黑乎乎,
放了爆米和花生,涩得可怕。可是这个并不会,只觉得清洌,淡寡得孤高的样
子,有点新鲜叶子的生味。据水手说,拌了些菜汁好喝。

大家都喝了一碗,开始玩笑,说是味道象六必治。我们提议说以后擂茶该餐前
上,有象开胃酒一样的用途,因为裁判给这擂茶安了一句广告词:牙好,胃口
就好。他说这话的时候,美女姐姐剑瑛笑得分外地闪亮动人。

:)把美女姐姐的名字打错了,上来改过。俺是知错能改的好蚂蚁。

[Modified By 拾屑的蚂蚁 On 2004-9-20 23:49:22]

点赞打赏
全部只看楼主
Edith
Edith
21楼|2004-09-21 14:43
呵呵,原来蚂蚁也喜欢抱抱哦
拾屑的蚂蚁
拾屑的蚂蚁
22楼|2004-09-21 14:52
喜欢!顶稀饭美女抱抱的说:D
Edith
Edith
23楼|2004-09-21 15:13
偶素帅哥美女都喜欢,嘻嘻~~~
sailor
sailor
24楼|2004-09-21 21:16
精彩精彩!快续快续!
倒立水手
倒立水手
25楼|2004-09-21 21:53
那位是蚂蚁?
倒立水手
倒立水手
26楼|2004-09-21 21:56
蚂蚁是那位mm呢?
天书66
天书66
27楼|2004-09-22 17:37
没想到娇小.可爱的蚂蚁,还是位才女!

狂顶!!!加油,加油......

待续...

绿林访客
绿林访客
28楼|2004-09-22 17:57
幸好是只蚂蚁,如果是只白蚁,
那车子就开不回来了。
不错不错!好象还没完呢。
多情男人
多情男人
29楼|2004-09-22 18:53
期待下文
不会游泳de鱼
不会游泳de鱼
30楼|2004-09-22 23:14
蚂蚁爬累了吗?加油哦.
精彩的还没出呢!
快续,强烈期待ING
ammylin
ammylin
31楼|2004-09-23 02:55
才女!!偶也在期待中~~
***剑胆琴心***
***剑胆琴心***
32楼|2004-09-23 14:25
石内河在哪里啊?俺前不久去长泰漂流了。。。
拾屑的蚂蚁
拾屑的蚂蚁
33楼|2004-09-23 16:03
谢谢关注谢谢关注!
俺是又懒又贪玩的蚂蚁,昨天一整天没码字,没敢上来哩:)

倒立水手:我记得去年坪溪时有见过你的。你不记得了,下回打屁屁。

言归正传。不会游泳的鱼说:精彩还在没出来——是的,或者应该说,惊险的,
就在接下来的这里了。

玩了一天,身上汗得黏,大家都巴不得赶快去泡进小河里,几乎是倾营出动了。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看到后勤部长赤着上身,抱着木吉它咚咚地试着音,大约是分
配炉具和餐点的时候太累着他了——没开饭时一群饿狼抢食,好象有一两个组多
抢了别组的口粮,把咱后勤部长给急得又叫又跳,(呃,好象抢的多的人是副会
长周生,细细)他是忙了好一会才分配妥当的呢。

真正的黑灯瞎火,全仗着两营地灯和各驴友的头灯来照亮了。为了这个,裁判才
痛感一个高亮电筒的重要性,在回来后千方百计地去找到烧筒一族的新宠——山
娃,并孜孜组织团购,虽然响应者不多,我看他的十一前拿到山娃的美梦是做不
成了。唉咳,这是后话。让我们继续回到条河村的小河上来吧。

我属于最后到达小河边的一拨人,到的时候已经有人下水了。美女们也解下围在
身上的大浴巾,然而就在这时,有人大叫一声:蛇!人群哗然驿动。营地灯急往
水里照去,有树枝状的东西在水面上浮着,不知是谁朝水里扔了什么东西,那树
枝竟然活起来,朝着对岸山壁急速地飞窜——我是夸张了,然而它游泳的速度也
确实是快的。借着营地灯晕黄的光亮,我看见它长着环状黑黄相间的纹,约有大
半身的长,一握的粗细。


[Modified By 拾屑的蚂蚁 On 2004-9-23 16:06:32]

拾屑的蚂蚁
拾屑的蚂蚁
34楼|2004-09-23 16:04
它其实是要顺水而下的,大约是被我们这群其意不明的外来者惊吓到了,反而上
溯,在灯光的照射下平躺在水面上不肯动。蛇性最是胆怯狐疑,有点象猫,没有
确保的平安它是不会妄动的。但我们这里面却不乏长着豹子胆的驴——几个仍未
从水里被惊到岸上的勇士已经撇开干扰,又奋力游起来,还有更大胆的朝那蛇的
方向游去,吓得我们岸上的人一阵喝阻。

正副领队的水手车手,村长,还有站在岸上手里有亮的许多人,都把光束集中到
对面的蛇身上,仿佛那里就是一个大舞台,这条疑是金环的蛇,一时之间几乎成
了百老汇歌剧院的大名星。

蛇的蜇伏,使情况看起来比较安全,贪玩的蟀哥们扑通连声地跳下水,连美女们
都有恃无恐地往下探。刹时喧哗的笑和抛接东西的响动在河间随着水流起伏,而
岸上的人更是丝毫不敢松懈地钉紧那对岸的蛇。我听到水手在一旁有点不放心地
叮嘱大家:赶快洗了赶快上来。但是他语调里平和镇静,作为领队,他在这时的
表现给我们莫大的信心。

但蚁胆太小,虽然有一大束光亮,以及光亮背后的几双锐利的眼紧紧盯着,我还
是不敢下水。兼之肚子不舒服,怕水的冰凉会更坏事,我只和雪玲一起,看着同
行的晓文和林楷在水中,心惊胆跳地催他们离水回营。然而水中的人兀自兴致勃
勃,玩笑似的讨论说,要是给咬着了,可得叫直升飞机送血清来——俺滴个天,
酱凶险的情景还是连想都不要想到它为妙。


[Modified By 拾屑的蚂蚁 On 2004-9-23 16:08:53]

小山民
小山民
35楼|2004-09-23 19:48
好文!好文!
我也来顶顶!!!
倒立水手
倒立水手
36楼|2004-09-24 01:11
蚂蚁,佐尼无写俺呢?
拾屑的蚂蚁
拾屑的蚂蚁
37楼|2004-09-24 01:21
倒立,对不起哈,俺俺俺……俺也认不出你是哪个:P,俺对你的名字印象深刻
些,但是对不上号呵。

好多人,好多美女俺都想写的,比如那个和小E在一起的美女呵,那个扎着很蟀
的头巾的美女呵,呃,还有好多蟀哥,但是俺都没记住名字,俺记名字很糟糕的
说。汗中。

象益智,俺也是这次才把人和名字对上号的,因为同车,呵呵。你们一定一定多
多包涵俺,表怪俺哦:)

拾屑的蚂蚁
拾屑的蚂蚁
38楼|2004-09-24 01:21
回到营地,我的肚子并未因为一场有惊无险的人蛇同浴而改善,连连奔进奔出。
大队伍要好一会才回来,后勤部长的吉它派上用场了。我却乏得很,早早地躺
下,只听到除了几个人在打牌的声音之外,大部份的声音,都在木吉它的伴奏下
轻唱。男声的厚亮,女声的温和,在黯黑的山夜间象云一样柔软悬游,风一样轻
流拂动。

我很想参加的,然而实在撑不下去,心里颇为这次装备的缺漏而后悔,晓文到处
讨药,所幸美女小E带有消炎片。便是服了药,我仍直到凌晨两点多才能续断地
睡着,算是一个惨痛教训。躺在帐篷里整个人都虚脱掉,暗地里老想着明天不要
去瀑布只躺着等队友回来得了。

时梦时醒的,听到驴友们唱《在水一方》……全是老歌,要多老有多老,连《我
的祖国》这些也都出来了。限于吉它伴奏,流行的歌曲都没唱,倒显得歌声与这
山水的古老自然相契,不让蟋蟀专美,有浑然天成之感。仿佛,我们就应该来到
这山里,一首又一首没有尽头地唱这些老歌。

拾屑的蚂蚁
拾屑的蚂蚁
39楼|2004-09-24 01:22
次日清早,听到洗漱的声音,以及学校小孩子们玩皮球之类的普普声,人在帐篷
里,听的不甚真切。活生生的动韵便逼人而来。我本来确实是给折磨得懒瘫着不
能动的人,突然为这些声音所诱,也决心跟到底了。喝了晓文早早从山民那里买
来的稀粥,怕不保险,仍去跟小E讨药,晓文说小E是我的救命恩人,确然没错—
—接下来一整天,全靠她这四颗药丸撑着我了。(咳咳,俺顺道致个辞:向小E
同学致以最崇高的敬意!:D)

早餐过后马上出发,从小学后的山道往上走,本来以为要溯溪的,可是车手说溯
起来要五个小时,(晕!)只好打消念头。然而小溪对我的诱惑是那样大——从
上往下看,那溪在山腹间看似娴静如处子,但是周围高高的山和我们脚下平展的
田,因了这小溪而衬得鲜活无比,便是单独看那溪间岸旁大小不一起伏不定错落
有致的石头,也要对这溪作出活色生香的评语。总想着以后若有机会再去一次,
真正地溯那溪,一定非常棒。但是,只好等下一次了。

忆儿(200)
忆儿(200)
40楼|2004-09-24 01:38
好文,期待完整篇。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