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心情驿站

《开在疫情期的花》

小李飞镖
小李飞镖 达人
2020-03-23 10:402.6万 阅读 | 评论 2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1


公元二零二零年二月XX日,就是肺炎疫情还在继续的某一天,我在朋友圈徘徊,遇见粉丝,前来问我道,“镖叔可曾在疫情期间创作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不敢有”。她就正告我,“镖叔还是弄一点罢; 还是有部分人很爱看蔡先生的图文,至少你能把钟院士画的像一点,哪怕不像,只要写点能量话,还是有人点赞的。”

 

这是我知道的,本来《镖叔画话》这样的文艺号,就是个人才艺秀的舞台罢了,顶着各种非专业的“遮羞光环”,卖弄一点才情,还常常觉得不好意思,粉丝寥寥,毕竟读者完全看得出我既无笔力也没功力的实情,在现在海量的信息互动中,还是毅然有人点赞有人点赏,有人点在看,我确实是想说点什么的。



此号基本只谈风月,只是风花雪月也不一定就是快乐的,甚至有人会把欲言又止的东西理解为不顾疾苦一心戏谑,那又实在无话可说。


这2个月,疫情中心的消息,非中心的消息,使任何人都艰于呼吸视听,而此后部分所谓学者文人公知的阴险或高昂的论调,及各种出卖节操,尤使人觉得悲哀,反而一些小人物的所作所为,让人得到更大的安慰。


对于我身处的远离疫情中心的13线城市来说,大环境全国一样,小生活环境影响不大。我们一样经历了迷茫恐慌猜疑,经济的低迷,非亲人勿近的日子,只是过着过着,生活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


城市从没这样安静过,人心,也好像从没这么不安静过。



2


这2个月各种安静中的不安静中,做完老板们交代的一些工作,剩下的时间,画画,看书、写诗、发呆,只不过常恍惚,真的很难专注静心。


就只好画些随性的花草,让水在纸色上积淀流淌,在那些不知道如何“收拾”的画面最终处理上,得到了收拾的喜悦。


就只好在在一些画面上,写下一些符合那一天、那一刻感觉的文字,我总觉得,文字真的高于其他文艺方式。



至于这些看起来带着离愁的文字,是写给活着的人,还是死去的人,重要吗?我又不是愤青。



要相信明一年春,会有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



把野花归还给大地,把二月归还给春天,把谣言归还给他们。我所想说的谣言,不专指键盘侠口诛笔伐的那些谁的假话,既分辨不出来,也离真相太远,倒是天天切齿嚼牙发链接的这伙人我倒是认识不少真人,那种虚伪劲更令人作呕。



插一幅水墨在这里吧,止呕。



《四季复杂的牵连》诗于2020.3.8


据说春是冬的初恋

夏便燥热得一季难眠

在她嫁给深秋之前

冬那么苍白的脸

 

后来的变,后来的癫

谁都不愿谢幕的念

像极惊蛰 谷雨 霜降

上演地老天荒的奠

 

这是同时间画完二个色调之后写的诗,很像苦恋故事的情诗对吧?把疫情事件代进去也一样微妙,这就是我想要的文字力量。

 

3

 

我不喜欢作品的符号化或题材“印记化”的标签痕迹,这批画叫《流水落花》,除了花瓶的位置,剩下的真的随水而花。



一朵白莲,其实在我心中是一个口罩,我想那些抗疫一线的小姐姐,如果收到一张画,一定不会选那些脸上有勒痕,手中拿针筒的标配体制照。



昨天是春分,留点念想。


我这样低微的人,仍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小李飞镖 小李飞镖社会
达人介绍:当年的小李飞镖,现在的“镖叔画话”。查看更多达人文章
点赞打赏
全部只看楼主
hujunrui79
hujunrui79
1楼|2020-04-19 04:22

老镖为什么我以前账号的文章都没有了。

hujunrui79
hujunrui79
2楼|2020-04-19 04:26

小李飞镖,为什么E京出事前我那些帖子都不见了。ID能搜索到,帖子没了,只看到发帖数量~~~来自哭笑论坛的老人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