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爱车俱乐部

追尾乎?追头也

天人会所
天人会所
2019-04-30 21:285063 阅读 | 评论 1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追尾与追头,一字之差,截然相反。交通追尾,你应该不陌生,那未,追头呢?少见了吧?追头者,不是故意碰瓷,就是不小心误操作。下面让你来看一宗糊涂“追尾”事故。

        2017年元月2日14时,汕头市区烈日当空,热气逼人。冬之阴冷,全然难觅踪影。黄河路南,自南往北,车龙大摆,蜗牛挪进。辣阳炙烤,柏油路面热气升腾,汽车排气,发动机仓焦味散发,上下前后左右一并袭来,使得困在菱帅车驾驶座上的菱帅男头晕目眩,闷热难耐。等了不知几次红绿灯变换,断续龟速爬行,在离黄河与韩江路口还有百几十米,驻车等灯。菱帅男下意识低头亮屏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14点零25分——就在此时,“砰”的一声、车子向上一颤。

        菱帅男懵了,目光呆滞,条件反射抬头前望,一辆乳白色老型威驰“后臀”一驻一沉,驶出近一个车位后——停下。其前车已经绿灯行进离去。威驰后车身看不出有什么碰撞的痕迹。约莫十几秒后,车门打开,出来一中年妇人,神色有点慌张。菱帅男探出头来:“阿姐,没什么大问题就走人算啦。”

        “这里开裂。”威驰妇指着后车灯和保险杆的接缝处。

        菱帅男按下双闪灯,下车去看,威驰两后车灯和后保险杆之间确实张开半公分左右的缝隙。而自家菱帅则引擎盖前沿中央处约十来公分长稍微下弯。两车受损都不严重。

        威驰妇转身钻进车内,一会后菱帅男见无动静,便走到其车窗:“你有没有买保险?”

        “有。”

        “哪家保险公司的?”

        “平安。”

        威驰妇边听手机边回答,突地把手机伸给菱帅男:“你听。”菱帅男顺势接过,以为是保险公司的人。

        “喂,你好!”菱帅男礼貌和对方打招呼。

        “是我老公,我老公。”威驰妇语促,向菱帅男说明。

        威驰妇老公与菱帅男的对话——

        “是你撞的?”

        “是。”

        “有买保险吗?”

        “有。”

        “买哪家?”

        “平安。”

        “那你打电话给保险公司。”

        “好!”

        一贯负责任、敢担当的菱帅男被问得晕头转向,像事先背熟的台词,机械而干脆地一问一答。

        由于车多路挤,这时更显拥堵。过往车狂躁的喇叭声此起彼伏,菱帅男缩回车里,从右侧工具箱翻找出平安报险电话,报完险,呆坐着等勘险人员到来。

        平安公司发短信来要求并确认打开手机GPS定位,以便获知具体位置。其勘查员也打来电话:“是你追尾撞上?具体位置在哪?严重吗,车子能开吗?”

        菱帅男一一作答。

        “要是不严重就私了,别报险,我也不用出险。”

        “好的,我问她看看。”

        菱帅男来到威驰妇车旁,弯腰探头:“阿姐,保险公司说可以私了,你开个价。”

        “要等我老公过来,我什么都不懂,要等他来。”

        “离这远吗,他要来了吗?”

        “不远,就在这附近,他马上到。”

        无奈之下,菱帅男只能坐进自己车里,回拨告知勘查员,并要求其尽快赶到。

        十几分钟过后,威驰妇老公冲菱帅车迎面走来,大声问:“报险了吗?”

        “报啦。”菱帅男秒回。

        威驰妇老公满意转身走近威驰,拉开车门,一股脑钻进副驾驶座。没一会又开门绕到车头,这时威驰妇也下车迎着老公,两人勾肩搭背穿插着车流往左侧路边步道扬长而去。

        约莫半个钟头,勘查员到位。测量、拍照、填表,签名确认,资料、手续备齐。整个过程威驰妇再也没有出现,而她老公跟屁虫似的黏在勘查员后面,递烟,媚笑,点头、哈腰,尽说些恭维讨利的话,一副奴颜婢膝之相。

        查验完毕,按威驰妇老公要求,勘查员同意并告知菱帅男与其到惠通汽修厂检查定损。随后,各自驾车离开事故现场。

        菱帅男抵达汽修厂已是16时左右。威驰妇老公、车场老板、平安定损员正忙着拍照,又叫来一工人,与车厂老板一同拆卸:后保险杆、两后大灯、尾箱胶条。边拆边照,巴不得多弄些损项。看得出他们对保险业务流程及潜规则深谙其道且乐此不疲。但最终情况是老旧的保险杠在拆卸过程中(抑或在碰撞时)断了几只“脚”,其他并无大碍。

        因菱帅男只买交强险,最终他们异口同声要求菱帅男以授权委托的形式在2000元的赔偿额度内由保险公司直接赔付给威驰妇老公。菱帅男也心知肚明其中猫腻:定损最大化、赔付最大化,车厂老板利润最大化、威驰妇老公车辆修缮最大化、定损人员也随之从中牟利。

        菱帅男语重心长对定损员说,他是平安公司的优质客户,从来没报过险,要他实事求是,别为虎作伥,狼狈为奸。

        话虽如此,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各方对金钱、利好的贪欲——后来从平安公司的回访得知,还是赔付了2000元的最高限额。

        破财消灾,事故了断。

        当天夜里,更深人静。菱帅男沉思回放,越觉不对劲:己方是手波车,驻车等灯,离前车半个车位——拉手刹,挂空档,车子稳当并没移动。碰撞后,也未向前、不退后,而是拱起,更没死火,怎么会追尾?退一步讲,就是挂一档,没拉手刹,离合脚一台,碰撞后,要么车向前,要么拱起或下沉死火。而并未出现这种情况,所以足可以排除追尾一说。那么,事实应该是对方车辆的问题——遇绿,自动挡(在维修厂查验过)从P错拉到R档,踩油门,撞车,再从N拉到D档,向前,停车。这种可能性最大!

        呜呼哀哉!追尾乎?追头也!真是鬼使魔差,追头误成追尾,受赔变成赔付。这岂不成冤大头、哑巴亏乎?

        诚如是,莫怨人!

 

 

        2017年1月3日于汕头

        天人作品《百味人生》之《追尾乎?追头也》

  

[Modified By 天人会所 On 2019/6/3 22:39:45]

点赞打赏
全部只看楼主
E包公
E包公
1楼|2019-05-30 17:31
这智商还好意思说“”帅”? 这个世道,你蠢你吃亏,别自作聪明还扮矫情。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