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雨景轩

花相

灼灼其华
灼灼其华
2003-05-14 20:581543 阅读 | 评论 10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客厅很是小巧,也没有什么装饰,但在那朵淡淡的小花的衬托下,显得素净清
雅。处的位置也很特别,就放在通风口略高处,一进门,缕缕清风飘过,幽香暗
动,一时间诧异于主人的匠心独运了。

她微笑着迎了上来,淡黄的衣袂晃动,更增加了秀逸的风姿,柳眉下那双慧黠的
大眼睛笑吟吟地望着我。看着这如花的脸,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忘了呼吸。

我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的她,一见之下,惊为天人:正所谓以花为貌,以月为
神。那个晚会,我也就像现在一样,傻傻用眼睛追寻着她的身影,沉醉于她的一举一
动,一颦一笑。
我勇敢地走上前去,相邀共舞,天怜可见,她答应了我的要求,闪烁的霓虹灯
下,当她的柔滑的小手放到我的手掌里时,幸福充盈了我的心。从不信神的我,
当场就向耶稣,阿拉,佛陀等等等我想得起的神祇祷告祈求,我希望握着这样的
手,一生!

“你……”她轻声道。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舞曲早已结束,我还握着她的手没放,周围的人都在看着我
俩,从一些男士的眼光里看到了无尽的妒意,我淡然一笑,注视着她的眼睛:
“告诉我,你的名字。”
她的脸微微红了一下:“你这人真是……”
我暗暗掏出一张名片塞到了她的手心:“我表示歉意……”

事情的发展远没有我想像中的顺利,我名片上的身份好像也无法打动她,如果是
商界的人,他们会很清楚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和它所能带来的巨大利益,可是这
对她并没有产生更大的作用,只是让她不排斥我而已。她的处事之道是如此的外
圆内方,我使遍了浑身招数,几个月过去了,我们的关系还是止于喝喝茶,虽然
也有几次幸运地一起逛逛街,但也仅此而已,根本未登堂,遑论入室。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芸,我听朋友说,要成为你的男友,必须要经过一道考验,不知这消
息……?”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哪听说的?”

“那就是说,这是真的了?请问,我有这个荣幸吗?芸,我爱你!”

她望了我好久,终于宛然一笑:“真的吗?”言罢,拾笔写了一张纸条:“这是
我家的地址,什么时候有空来坐坐。”

如今我正是处在她的小厅里,爱情第一次离我这么近,我愈发的患得患失,心忐
忑不安,看着她在那里缓缓地冲着茶,秀气的睫毛随着她的手势微微抖动,一时
间,我陶醉在这温馨的氛围里,淡淡的花香,茶香,体香,混杂在一起,一时辨
不分明了。

“你觉得我这个厅的布局怎么样?有没有特别的地方?她突然道。

“嗯,是不是那朵小花,我说不出什么花,好像是兰,洁白淡雅如美玉一般,摆
的位置,嗯,点睛!整个厅因其而活!而这香气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着实令人
着迷!”我边道边盯着她的眼睛,我看到隐藏着的一丝笑意,我知道,我押对
了。

“你知道么,花是有感情的,你用心去待它,它会以百倍的美丽奉还你。”她从
一个象牙盒里取出一颗种子:“给你,希望你也能种出这么美丽的花,到时再带
来我看,望你能用心。”

我接过种子:“我明白了,可是,走之前,我想看仔细点,我能亲近一下那朵花
吗?”

她狡黠一笑,灿然道:“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没有一个熟悉我的朋友会相信,我放弃了我的日常工作,不为别的,只是为了种
花。为了这点希望,我使尽了浑身解数。包括一本花艺书上说,多跟花谈心,对
花的生长会有莫大的好处。我也信之不疑!每天我对那颗种子倾诉了我对她的浓
浓爱意。
可是一个月过去了,那颗种子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倒是我房里原先种的另外几
盆花憔悴了不少,令我一度质疑是不是我谈心的话有点过于肉麻了。

直到有天突然灵感闪过,我忆起了一个故事:一个国王已是年迈,有天给了王子
们一些用火炒过的种子,说道王位将传于培育出最美的花的人。结果,评花之
日,各王子拿出了各式各样的姹紫嫣红,只有一个两手空空,而他因为诚实得到
了王位。
想到这个故事,我有点如梦初醒,却又不敢确定。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挖出种
子,向一所大学的植物系教授求教,他把种子拿到试验室折腾了半天后,得出结
论:“这是春兰白玉素花的种子,花期为一年的2-3月,时间可持续1个月左右。
花朵香味浓郁纯正。名贵品种有各种颜色的荷、梅、水仙、蝶等瓣型。从瓣型上
来讲,以江浙名品最具典型。你的培栽过程确实并无大的过失,只是这种子这种
子在入土之前便有所损伤了。”我边向教授表示感激,边暗暗猜想:莫非,她真
是想要考验我诚不诚实?

虽说没有完成她的任务,但我心中已经隐隐有了答案,怀着兴奋的心情,我再一
次来到了她家。

“芸,对不起,我没能养出像它那么美丽的花,你给我的那颗种子,我倾尽心
力,可它连芽都不发。”我一脸诚恳,并作出科索沃难民般孤苦无助的表情。

果不其然,依稀见她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只见她轻声言道:“这不怪你,真
的,其实我给你的花种本来就是种不出来的,对不起!”
我作惊奇状:“啊!”

她咯咯地笑着,甜甜地道:“傻瓜!”言罢突然起身,走到客厅那朵秀雅的兰花
前,回首冲我一笑道:“请君试问眼前花,笑意与之谁深浅?”
望着这美丽的一瞬,我张大了口,不由得痴了。她见我表情如甚,羞红了脸:
“呆子!”我期期艾艾地道:“是,是。”半晌,总算醒悟过来,眼珠转了一
转,调笑道:“还好,你种的不是仙人掌,呵呵。”她扑嗤笑了出来,转而佯
怒,伸出纤巧温柔的小手作势要打,我一把抓住,再也不放,她一缩,缩不回
去,也就只好任我握着。望着眼前的她白嫩的脸上腾起一片红云,我心中顿时充
盈爱怜之意,长叹道:“芸,你真美!”

闻此语,不知为何,她神情突然一黯,幽幽道:“其实,你知道么,那朵兰花,
比仙人掌还不如,因为,它并不是天然的,它只是用一块美玉雕琢而成的。”

我大奇:“竟有这事?”上前细细端详,确实是玉。此兰叶高40cm,宽1cm,叶
面绿意层次分明,隐隐有灵气流动,中间兰瓣温白,有暗香颤动。我用力嗅了一
下,回望她,神情疑惑。她点了一下头,道:“这是Luciano Soprani,天然派
系香气加入植物的温婉,淡雅香醇。”

我感叹:“真是巧夺天工啊!芸,经你的手,一切都变得这么神奇!”

“喜欢吗?”

“嗯!”

她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睛,良久,轻吁了一口气:“我相信,因为你是发自内心
的。”过了一会,她又道:“你知道吗?我做过整容手术。”

我一呆:“什么?”

“以前的我,是一只丑小鸭,是……”

我将握住她的手一拉,她整个人被我一带,依偎在了我的怀里,打断了她的话,
我紧紧地抱着她,感受她温柔的娇躯:“芸,我不管以前,我只注重现在。我爱
你!爱你,是爱你的心,如此聪慧,如此善良,如此温柔,知道吗?芸,你就是
我心中的女神!不管以前你怎样,也不管以后怎样,我只知道,我对你的爱,永
远不变!”停顿了一下,我将嘴贴近她耳边,鬓角相磨,轻吻着耳珠柔声道:“山
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时间好像停止了,淡淡的花香,哦,应该说是温馨的香水荡漾在空间,感受这温
柔的一刻。

她的脸贴在了我的胸膛,一只小手轻轻地在我胸口划着圈儿,良久,轻声道:
“你,真的不是因为我的容貌而爱我,你爱的,真的是我的心吗?”

“是的,我发誓……”

“嗯,别乱说!”她柔滑的小手捂住了我的嘴:“我信你!从你培育不出那盆花
就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很诚实的人,只是……”

“没有只是!”我打断了她的话,深情地望着她如雾的双眸:“芸,亲爱的!答应
我,嫁给我好吗?”

“可是,我还是必须告诉你,以前,我,我,我是个男人。”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有
若蚊呐。

“什么?我没听清……”

(全文完)

后记: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写完此贴,我不由起身拿起扫把清理
那写贴过程中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毕,竖掌胸前,低声梵唱:“色即是空,空
即是色。”



Modified By 灼灼其华 On 2003-5-16 14:13:20
点赞打赏
全部只看楼主
planetian
planetian
1楼|2003-05-14 22:11
ft~~~~~~~
imyatong
imyatong
2楼|2003-05-14 22:13
花花来了~~~~~~
planetian
planetian
3楼|2003-05-14 22:36
这么好的帖子,该加苦。
西瓜虫虫
西瓜虫虫
4楼|2003-05-14 22:47
看了加重伤心
灼灼其华
灼灼其华
5楼|2003-05-15 00:07
前段时间看了张国荣的一生,就有所触,便想试着写一下这方面的题材。而除了
同性之间的恋爱,也曾想像,那些做过变性的朋友又是怎样面对这个社会的,诚
如河秀利。
但最近确实是比较懒了,想归想,一直没有动笔,也不知从何下手。
刚好拂衣相邀,正好逼自己一逼,于是就写了,草草动笔,定有诸多不尽人意之
处,望多指教。

这女的最后结局我想来想去,还是这样结束最好。
因为我也不知怎样去给她结局,矛盾得很。
我从内心深处排斥,真有这么一个人站在我面前,即使是做普通朋友来交往,我
想,我是比较难接受的。
但又从内心深处希望她们也能得到应有的权利和幸福。
所以,没有结局。﷯
郁绿
郁绿
6楼|2003-05-15 00:14
其华的文章码得就是棒!

很有条理!

什么时候才学会你的一半?
吧卟哩噜
吧卟哩噜
7楼|2003-05-15 12:02
有耳好不容易出手了!该加裤的!
西窗小语
西窗小语
8楼|2003-05-15 12:11

问时间情为何物!
李.....
李.....
9楼|2003-05-15 19:21
其华终于憋不住出手了。呵呵
planetian
planetian
10楼|2003-05-15 20:54
右耳憋不住了??????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