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足球联盟

李承鹏:神话是这样制造的 希腊人有如花岗岩石

白云
白云
2004-07-02 09:181214 阅读 | 评论 3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是世界的欢呼?还是世界的惨叫?!

  最后1秒!最后0.1秒!最后0.01秒!子弹在世界的尽头毁灭世界,或重建
另一个世界,世界的界碑被诸神的雷电轰击出:“神话”!

  瞎子荷马问:用什么样的长短句记录这个惊悚的事件?雷哈格尔说:就用
德拉斯的头,用这颗奔雷般的头颅作为希腊最伟大的荣光!

  不要再叫他们希腊人了,准确地说他们是斯巴达人,只有这样噬血的动物
才能这样蛮荒地再现伯罗奔尼撒、克里特岛、特洛伊战争的冷兵器场面——真
的,我必须第一万次地说:宏片《特洛伊》与欧洲杯同步全球上映,就是为了
一个巨大的譏语,为了给希腊人、斯巴达人在这次战争的神奇场景提前20天吹
响号角。

  当本届欧洲杯最富进攻才情的捷克队死于最富破坏能力的希腊队,当6月12
日的揭幕战被不可名状的力量克隆成7月5日闭幕战,当欧洲杯东道主对话奥运会
东道主,甚至当我们有些老江湖地断言48小时后葡萄牙最终将胜希腊,所谓“大
航海时代”的大结局怎么看怎么心照不宣——是开始了一段历史,还是毁灭了
一段历史?是历史的一个玩笑,还是历史的一个默契?

  庸俗吗?不,只有庸俗才是可靠的,德拉斯就是藏在木马里的神兵,雷哈
格尔就是阴险的奥德修斯……在这个火光冲天的夜晚,他们踹开贵族的城门和
马厩,撕开公主的篷帐和文胸,你几乎分不清这是世界的欢呼还是惨叫,世界
的秩序就被一群糙哥手刃掉,如诗——“最后一滴眼泪淹没整个夏天。”

  神说:战争没有诗意,只有鲜血;人说:造反有理,革命无罪;米兰•昆德
拉说:生活,从一扇窗到另一扇窗。

  但米兰-昆德拉的同胞内德维德不是“从一扇窗到另一扇窗”,他是“从一
次伤到另一次伤”,第38分钟,那枚据说天生异相的“三瓣膝盖”又一次受
伤,与一年前的欧洲冠军联赛一样,与14个月前那场半决赛一样,内德维德这
对能跑遍全世界的铁腿却跑不过希腊制造的神话——当他下场之时,就嗅出捷
克人死期已到,如同英格兰死于鲁尼一根小脚趾,捷克人生于“三瓣膝盖”,
死于“三瓣膝盖”。我靠!拜托能不能不做那么天才的侧身凌空?

  关于这场比赛的技术报告可以这么写:“捷克人进攻进攻再进攻!在漂亮
的18次射门11次射正两次门柱后,却被花岗岩一样的希腊人粉碎,最后由这届
欧洲杯硕果仅存的一个复古式“清道夫”角色很蛮荒地办掉”。

  欧洲杯成“欧洲悲”——请32岁的欧洲足球先生把这份报告制成护腿板,
绑在一生最沉重的伤腿上,40年不取下来。

  欧洲杯成“欧洲悲”——65岁的摩拉维亚乡村教父布吕克纳在人生弥留之
际还在痴痴地想: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神话?病榻之侧,他终年摆放一本羊皮
书古书,《希腊神话》,德国人奥托•雷哈格尔著。

  贝肯鲍尔又走眼了,他高度赞扬布吕克纳是贝多芬式的大师人物,预测捷
克队会奏出壮美的乐章——但皇帝忘了,这一乐章,因首席小提琴手内德维德
的下场,变成了走投无路的《悲怆交响曲》。

  一次后战术时代最有硬度的对话,一个挤压过程中最诡异的“银球”,当
暴民遇上暴民,当大师遇上大师,雷哈格尔的大眼袋与布吕克纳的老皱纹凝结
了关于足球思想最深不可测的千机变,总有一个要倒下——布吕克纳将喝不上
祖国承诺的终身免费啤酒,雷哈格尔却将永生佩带政府给他的“希腊公民”神
牌。

  “希腊公民”——让我们回到先哲的时代,一个神仙的时代,一个高深思
想和冷兵器共存的时代——德拉斯这个山地牧羊人的后裔,在0.01秒钟把我们
砸到那么一个不可思议的错乱时空——强迫我们必须发自内心地向雷哈格尔与
神话的子孙致敬!

  欧洲杯结束了,剩下的是“欧洲堂会”,为两个大赛东道主举办的堂会。

  我发誓,从那0.01秒开始,我就相信这个唯物世界存在神话。

点赞打赏
全部只看楼主
溜得滑
溜得滑
1楼|2004-07-02 11:21

  哈哈···本届欧洲杯啊,过趣味···
怕瓦落地
怕瓦落地
2楼|2004-07-02 14:46
发现李承鹏这厮,整一个就是欠人骟的大嘴巴。
jistlin
jistlin
3楼|2004-07-02 23:31
其实是捷克自己没把握住机会的。不能怨天由人。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