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濠江乡土人文历史讨论区

阅读数:513586  回复数:228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0-04-21 22:51     楼主
xiao314

希望对乡土人文历史感兴趣的网友多参与互动,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以期共同更深层次地研讨乡土历史。同时也希望大家在这个共同讨论的过程中,都能做到文明用语,避免有人身攻击之嫌。





[Modified By xiao314 On 2010-4-21 22:53:03]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 2010-04-21 22:58      1楼

    我濠江人 ()

    2010-4-21 21:17:00

    我濠江人

     

    我有一个想法,就是让这些有意义的讨论向纵深发展,吸纳更多热爱家乡文化事业的有识之士参与进来,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来探讨,会有不错的成果的。如有可能,还可整理成书,作为乡土读物出版,也算是为家乡出点力。

    那么,现在就来一点自我告白。

    六十年代,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拐点。文化大革命的骤然爆发,冲击了一切固有的东西。物资紧张、文化罹难,导致了这个年代出生的人双重的营养不足。很遗憾,我成为这个行列中的一员,虽然到了八十年代我们还能赶上高考。但是,与五十年代学兄和七十年代后的学弟相比,知识的结构和储备是囊中羞涩的。这一点,我现在越来越痛彻地感受到!

    对文学的喜爱始于童年(在我的散文集《情感的片断》已有叙述),对民间乡土文化热爱则始于二十年前,李科烈先生发愿要编一套反映家乡风土的丛书,邀我加盟,由此踏上不归路,并当做人生一个重要的目标。因为我介入后第一次痛彻心肺地知道,做这项工作是如何地迫在眉捷和异常艰巨。

    此话怎讲?从达濠(也包括河浦)的尴尬处境谈起。从东晋隆安元年设置潮阳县治以降,达濠就一直归属潮阳县。解放后,象皮球一样,时属汕头市,时属潮阳县,几经反复。1984年首置达濠区,1992年设河浦区,2003年合二区成今日濠江区。那么问题来了,由于地方志是以县(区)为建制编写的,故1984年以前,达濠的历史就归汇在潮阳县或汕头市志中记述。达濠弹丸之地,仅占潮阳县二十几分之一,又非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能有多少笔墨就可想而知了。在汕头市志这头也有问题,开埠仅一百多年的汕头,仅崛起于近代,是不会单独上溯记载达濠上千年人文史的。所以,达濠的历史记载几成空白!也未见其他艺文的记载(仅知传说中张国栋的《井天诗语》)。80年代来,在政府的主导下,集中了达濠当时的文化精英,积数年之功编成一册《达濠地名志》,在某程度上填补了空白。但严格而论,《地名志》仅就一些地名进行稽考和对行政村落的概述,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史载。

    这项工作怎么入手?只能用笨办法!

    第一,   在各种志书中沙里淘金。本身没有志书,那么周边县区和市、府志书中肯定有关于达濠的零星记载,于是咬牙通读《汕头市志》、《潮阳县志》(四个版本)\《澄海县志》、《南澳县志》和《台湾外纪》等志书,从中找出那怕是一星半点的记载,然后进行汇编归类。阅读量达五千多万字。作笔记二十余册,真是“此中甘苦寸心知”。

    第二,   到各处文化现场采集资料。没有文字记载,那么文物古迹、摩崖石刻、墓葬古居、祠庙寨栅就是岁月的留痕,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潜藏在这些历史的遗存中,。于是多年来,走遍了所有我能去的文化现场,记录了许多第一手的材料。

    第三,   第三,向老人们进行口头采集。很多历史掌故、民间传说和风俗文化的重要载体其实就是家乡一众可敬的老人。二十年前,我开始了口头采集的工作,采访二十多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很多珍贵的资料就是他们提供给我的。强调一句,当年我采访过的二十多位老人大多今已作古,也即是说,如果现在才来做这项工作已不可能了!

    第四,到各姓氏的族谱中搜集资料。各姓氏宗祠中基本都存在族谱,这些谱牒记载了他们的先人进入达濠的事迹,尽管极简单,但综合起来,就可把握达濠的历史脉络。

    以上四方面资料的收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大致用了二十年的时间。其间,我断断续续用这些资料写了一百多篇文章,发表于各级报刊。2006年,对这些文章进行整理,编成了拙著《一个古镇的情景与记忆》。

    说了这么多,不是讨功诉苦,而是想说明,我对材料的处理是谨慎的,书中每一个观点都有来源。我不敢说所有的材料都翔实的、无懈可击,但敢说我对待材料的态度是认真的、严肃的。书中观点或有谬误,材料或有不确,完全可以通过讨论来修正。书出后,毁誉自在意料之中,但有网友说我在“创造历史”或是“文学创作”,意即杜撰,我不认同。在此,我再一次诚恳表态,欢迎广大网友的质疑和诘问,以辩明是非,如我错了,公开承认,并修订书稿,以免谬误流传。

    顺便说一下,拙作出版之前,有前辈建议我把书名定为《达濠古镇》或《达濠史事》,我不敢接受。原因有二:一是这二个名字都有史志的本义,而史书应由政府出面编篡,不宜由个人饶舌,不论从系统性还是涵盖面而言,拙作远不能上升到史书的档次,所以仍命此名,“情景”是现实的生活场景、“记忆”则是对历史的回顾,仅此而已。其二,拙作是用多年来发表的文章汇编,由于当初发表的需要,行文带有较明显的文学色彩,不是志书所要求的“述而不论”(但文学性和趣味性不至于曲解史实,这是原则)。

    这就是《一个古镇的情景与记忆》的由来,先向大家报告。



    [Modified By xiao314 On 2010-4-21 23:00:35]
    0 0
  • 2010-04-21 22:59      2楼

    拿着AK上战场 (孤旅)

    2010-4-21 22:48:00

    拿着AK上战场

    曾看过一个帖子,有关达濠城与许副将的讨论。敬请陈先生就这个问题说一说。


    [Modified By xiao314 On 2010-4-21 23:04:25]
    0 0
  • 2010-04-21 23:00      3楼

    濠江大话 ()

    2010-4-21 22:55:00

    濠江大话

     

    这个问题原有的资料与经现在网友查出来的史实有出入,不知陈老师看法如何。


    [Modified By xiao314 On 2010-4-21 23:06:34]
  • 2010-04-21 23:18      4楼

    有1说1 ()

    2010-4-21 22:59:00

    有幸在濠网上听陈老师讲家乡人文历史,占位。

    请教:达濠的苏州街今后何去何从较合适?

    0 0
  • 2010-04-21 23:59      5楼
         请问陈先生,达濠袖珍城,在清康熙朝,是不是达濠所仅有?
    0 0
  • 2010-04-22 00:50      6楼
    对于陈先生应邀来到濠网做学表示欢迎,同时为濠网能有此双方提高的机会感到荣幸。希望各网友本着对文学和历史认真负责的态度,客观对待,知无不言,相互交流,方能达到相互提高、相互促进、相互学习的效果。同时也能使天涯在此方面得到质的进步。借此机会,做为副版主的天涯、很真诚的欢迎先生的到来,并预祝各方面取得丰硕的成果。

    [Modified By 天涯独孤客 On 2010-4-22 1:46:41]
  • 2010-04-22 07:03      7楼
    
    0 0
  • 2010-04-22 13:03      8楼

    2楼、3楼、5

    关于达濠古城,故老相传,就是众所知的那些传说,口头流转的东西,究竟有多少可信,又经过多少周折而发生变异,已不可考。我当时在采写古城的相关文字时,就有诸多疑点:1、康熙56年,因海防需要,南澳总兵通过两广总督杨琳奏请朝庭,准建达濠、海门二城,规模都差不多,同时还在海岸沿线修筑汛营、炮台近二十处,构成相互呼应的防御体系,故建达濠城时变大为小的说法十分可疑;2、建城历时一年半,中间有多少官员视察,督建官不可能只手遮天、为所欲为;3、生祠原匾额题“许公生祠” 许公是谁?无人知晓,惟《潮阳县志》(甲申版)“职官表”中列有同时期“达濠游击许颖”,(于是中央电视台未经深入考证,作如是解说,较为草率)。这是一个历史悬案,限于资料,不能定论。我一直在寻找证据,但在未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不能随便推翻民间的传说。近日,纪相奎先生专门撰文考证,能成其说,但同样存在资料不足的问题,一些推测无法定论。不过他的基本思路我是认同的。

    4

    若干年前,我写过一篇散文《给一条街的祭文》,对苏州街在新城改造中行即消亡十分痛惜!苏州街,承载了几代人的乡土情结和儿时记忆。以前我有一个想法,就是恢复苏州街的历史风貌,东连巡司埠,西接达濠古城,南延伸到中鞍头,构成一个独具特色的文化街区和旅游景观,也多次呼吁而不果,非常遗憾!现在残存这段所谓“苏州街”,已完全失却原有的风韵:后街的小河变成硬梆梆的水泥路面,几棵老榕树早就无影无踪,临街古意盎然的铺面已面目全非,石板桥也荡然无存,前有杂乱的建筑物进逼,后有高楼仄堵……“无可奈何花落去”,恢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罢了,趁古街还有残迹,多回望几眼吧,不知在那一天早上就会骤然变成记忆呢!

     

     

    0 0
  • 2010-04-22 19:01      9楼

    谢谢陈老师的回复。摆渡一下,原来文章《给一条街的祭文》就在濠网上,点击打开链接,很好的文章,学习了。

    同意“无可奈何花落去”,苏州街消失的下场同时也唤起我们该对袖珍古城的珍惜和保护。

  • 2010-04-22 19:52      10楼

    赞赏8楼陈先生的

    《给一条街的祭文》,对苏州街在新城改造中行即消亡十分痛惜!

    此文看过,很有共鸣。文物的保护意思很重要,好比达濠中学的河东书院的门楼,现在只能在脑海里了,画个图做个纪念。

    0 0
  • 2010-04-22 20:53      11楼

    草溜在此了,木头代转个贴,勿害老弟百度费劲。

    应草丝刀网友的提议,坤达兄已撰写《濠江历史上的制盐业》一文,现贴给大家,先睹为快。

      ----------------------------

    濠江历史上的制盐业

                                                      陈坤达

    盐业是濠江两岸最具传统意义的产业,这一古老的产业,开启了濠江的人文发展史。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已有太多的资料显示,由于种种原因从北方辗转南来的先民们,来到大陆的边缘,之所以决意渡海登上这个后来称之为“达濠”的小岛,乃是看中此地最适宜“煮海为盐”。在漫长的封建社会,盐和铁一直是统治者的命根子,是关乎国计民生的“战略物资”。在冷兵器时代,铁的重要自不必说,盐,是关乎每个人性命的必需品,历来为官家所掌控。盐按所取得的方式分为矿盐和海盐。矿盐即井盐,产于内陆,开矿掘取;海盐,从海水中直接提取。制盐能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维持生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所以,如果我们能够空越历史的时空,就会揣测到先民们当年寻觅到这种生存方式后是如何欣喜若狂,从而毫不犹豫地决定“长做达濠人”。

    究竟那一批先民最早抵达我们现在脚下的这片土地、这片蓝幽幽海水?文明发端究竟始于何时?我们已不可考究。但是,历史用残存的刻痕告诉我们,最迟始于北宋,证据之一在于河渡山威武寨。威武寨建于宋仁宗皇佑四年,平南大军狄青元帅所部,现存的记功碑上记录当年的生活和战斗场面。由此,我们完全可以定论:濠岛的人文最迟发轫于一千年前的北宋初叶。至于潮阳县志记述“东晋隆安元年(公元396年),达濠始有人烟”,因没有足够的证据,存疑。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说明,制盐业开启了达濠的文明,从某种意义上说,也造就了今日濠江——没有历史,何来今世?

    上面说了,盐作为一项重要的战略物资,历来为统治者所重,达濠岛上既然出现了“煮盐为业”者,统治者当然要把国家机器延伸到腥风咸潮的盐田。史载,宋仁宗天圣间年(1023-1032)潮州盐业产销已具相当规模,盐政机构随之加强,在海阳、潮阳设置小江、招收、隆井三个盐场,分设巡司,招收是达濠的古称,为都建制,加上砂浦都,管辖范围与今日濠江区大致相同。这个招收,很有点“原本并不管理,后来才纳入”的味道,但正是这个称谓,让达濠人心理上常有一种叛逆、边缘的特质,也正是这个称谓,千百年来让达濠人心有所属。君不见今日民俗中,死者拜佛之度牒均写上“潮阳县招收都×××乡×××巷×××”字样,据说不这么写,则会因出发地不明,而无法准确投递到灵山。巡司即是巡检司,负责盐场的生产管理和稽查,今日巡司埠即当年巡检司衙门所在。据地方志记载,招收盐场分设河东栅和河西栅两处,河东栅包括、青洲、下五乡、葛园。河西栅包括钱塘、凤岗、马窖、羊背、南山。达濠本岛自此又称河东,河东书院的得名即缘于此。

    上面文字几处说到“煮盐”,这是指一种生产方式。林大春撰《潮阳县志》(隆庆版)说到“惟砂浦至于招收,地近俗殊,砂多美土,招多健儿,煮海为盐,下广为生,千顷霜飞,万斛鸥轻。”如何“煮海”?曾问老盐工,都说不知道。我疑心“煮”者应是称为“晒”的,潮涨之时,引海水灌入盐埕,洒上盐卤,烈日蒸晒,水汽上升,几天之后,即可见盐。这个过程古人落文称之为“煮”,潮汕神童苏福有联曰:“任卤浸咸蒸”,或可印证。

    先民就依靠“煮盐”,千年风雨,承续至今。在很长的时期内,晒盐是濠江两岸人民最重要的“第一产业”,出海捕捞和耕种只能算是第二和第三。隆庆潮阳县志载,洪武年间,“招收旧管盐田四千三百二漏七分六厘”,产量则占了大潮汕的一半以上,招收盐扬产出的海盐还特别好,一直是广东的一等精品盐。曾经作为贡品专供大内之用。可以说,是这白花花的海盐,使达濠成为潮汕四大古镇之首,名扬海内外。

    代代盐民的艰辛和血泪,描就一部沉重的濠江人文长卷,这是历史的印记和刻痕。

    今天古老的盐田已见暮霭沉沉,走到了一个历史的转折时期。在土地开发的热潮中,它已显疲态,丢盔弃甲,招架不住,输得只剩下一个裤衩了。现有盐田面积不及明代五分之一,能正常生产就更少了,其中面积最大的青洲盐场也即将退出历史舞台,据说已被征用。

    只有在这个时候,我们才猛然惊觉,心生眷恋。逝者如斯,我们要用什么方式来纪念和回望?很自然的,古盐场的历史陈迹吸引了我们焦灼的目光。

    关于发展和保护的问题,永远是一对矛盾。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势必会使事物发生嬗变,大至山移水易、小至改头换面,在这个过种中,构成我们历史和情感的维系物会渐次消亡,其失落和痛楚不言而喻,于是我们会从心底发出呼吁:要还原历史的原貌。但是,过份照顾我们的情结,这也有意义那也有价值,保护面过于宽泛,那么发展就会因为阻障太多而成为一句空话。所以,如何取舍才“浓纤合度”?的是考验当代人的智慧和眼界。

    话还是回到濠江的晒盐业来。晒盐业作为濠江历史的重要见证和标志,在即将完成其历史使命之际,理应让它通过一个特殊的方式向后世讲述。

    前不久,《汕头时报》发表了一篇关于马窖盐栈如何保护的问题,再一次触动我们多愁善感的神经。几年前,笔者在撰写《一个古镇的情景与记忆》时,曾就此作了一点工作,也深感嬗变的迅速和保护的迫切。

    谈点濠江盐田的演变。据《地舆志》,汉魏以前,达濠并非整一海岛,而是分成三个岛屿,大致位置是广沃大山、大望山系和香炉山系,海水隔开,其后沧海桑田,在韩、练、榕三江冲积之下,三岛由海滩连成一体,这个过程使盐田迅速扩张。所以,招改盐场的形成因年代不同而相差较大。比如说,河渡盐场可上溯至唐乾元年间,塘边盐田则在南宋初年形成,至于马窖和青洲盐场则稍后,大致在明末才形成规模。据说塘边仍遗存宋代盐田的界碑。笔者几次勘踏,遍寻不获。有盐场就有盐栈,那是海盐的转运中心,现存的古盐栈有河渡和马窖二处,马窖盐栈建于光绪年间,仅一百多年,河渡盐栈更早一点,确切年代已不可考究,除了盐栈,各处盐场仍存有使用至今的石碾、咸沟、卤池、水闸等等。

        我非常赞同且呼吁对这些历史遗迹进行妥善的保护和管理,但是,对各处都列做文物,实行划禁区那是不现实的,也不能这样做,只能送取一、二处较有代表性的进行修复性保护。存其原貌,作为地域文化的见证,就可以了。希望我们微弱的声音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和行动。

    0 0
  • 2010-04-22 21:59      12楼

    感谢11楼木头转陈生的研究贴,认同盐业在达濠的历史地位,记得小时候有“走私盐”“担私盐”的说法,说明盐的重要性。

    觉得保护濠江区的盐田,当是作为历史文物保护还是不足。应该开发盐场作为旅游景点,这个思路草过去提过。现在很多汕头人特地开车来达濠看盐的制作过程,这就是好的旅游资源,用旅游的收入来保持盐场的持久经营运作,来抵消盐场经济效益的不足,达到双赢。

  • 2010-04-23 00:40      13楼
    啊草的这个方案可行不?有待专业人士去评估。
    0 0
  • 2010-04-23 10:50      14楼

    达濠历史人物(部分)

    庄淑礼、胡世和(?-1563),招收都达濠(今汕头市达濠区)人。明嘉靖四十二年(公元1563年)三月,倭寇围攻县城,县令郭梦得依照林大春的建议,从达濠招募强悍善战勇士400多人入城御倭,庄、胡两人在应募之列。当时倭寇以全部精锐从西南进攻县城,用云梯十道攀登城垛,庄、胡当先奋勇抗击,斩寇数十人,击退倭寇,两人虽身重伤,仍跳下城继续战斗,不幸又中鸟枪而死。淑礼的父亲抚其尸说:“儿虽死,而城能保全,还有什么遗憾呢!”并忍痛令他的幼子也上城抗战,此事传开,民众无不感动并交口称赞。

    万历二十四年(1596),知县吴万全在际留仓左侧(该处即当年两人战死的地点)建专祠,题额“义勇”,官民每年举行祭祀。

        邱辉(?—1683),被清代官员贬称为“臭红肉”,招收都马(今属汕头市达濠区)人。属台湾郑成功部下,占据达濠,其战船常出没于沿海。清康熙五年(1666)九月,台湾郑经(郑成功之子)命部将江胜出镇厦门,但遭到已先占据厦门的陈白骨、水牛忠的抗拒,只得退据铜山,率部至达濠投靠邱辉。双方意志相投,遂订下儿女婚姻。九月,邱、江联合攻克厦门。邱辉仍回达濠;江胜在厦门设市贸易,聚集物资,接济台湾郑经。康熙七年,邱辉分兵潮揭;十二月占据棉湖寨一个月。康熙八年正月,邱辉领兵出河渡门,进海门港,溯练江而上,攻取和平、峡山、贵屿、赤寮等村寨,出没于潮、普、惠、揭等县百余乡,并在小北山的大寨山,狮鬃山安营扎寨,控制并沟通普宁、揭阳一带,作为外围据点,以巩固达濠根据地。翌年,奉郑经命令,在达濠开设商埠,发展渔盐贸易,凡供闽、粤、赣边的商盐上广济桥,均须领票才能出港,成为支援台湾的又一经济来源。康熙十二年冬,吴三桂反清;康熙十三年春夏间,闽将耿精忠、潮州镇兵刘进忠先后反清归台(即所谓“三藩之乱),郑经令邱辉部由刘进忠统辖。康熙十五年,邱辉率水师,协同进忠攻克碣石等重镇。三月,进忠西攻惠州,邱辉率水师进逼虎门,迫使东莞总兵强国勋投降。刘进忠连下惠、循等州,皆得力于邱辉的配合。但翌年清军南下,进忠又降清。郑经退守厦门,仍令邱辉坚守达濠,以遏潮、揭、惠等地之敌。康熙十九年,清廷平定“三藩”之后,大军驻铜山,将移师南澳。

    邱辉料难以再坚守,正拟东渡台湾,但清将蔡茂植、周琬、秦可京等水陆并进,进击达濠,邱辉率义军鏖战于磊口、牛田洋一带,相持数月,后因兵力薄弱,且部分部将已降清,邱辉与江胜乃乘夜突围,撤至台湾与郑经会合。翌年,郑经逝世,子克袭信清廷命施琅为水师提督,筹备征复台湾。克命刘国轩至彭湖部署御敌,邱辉和陈君明为先锋。康熙二十二年六月,施琅由铜山出兵攻台。邱辉建议乘清军阵脚未稳,愿与江胜率贡船10艘,可击溃清军。但国轩不从,坐失良机。第二天,清军齐集,国轩列队外迎战。清军突入,幸遇邱、江贡船驰援,施琅被迫退出外海,邱、江尾追不舍,但闻国轩鸣金,只得收兵。数日后,清军大举出击,其先锋右军、平阳总兵朱天贵(原成功部将,已降清,与邱、江均为亲家)立于指挥台上大呼“诸亲翁不观我现任总兵乎,速投诚!”邱辉怒斥:“天岂容汝背义之人!”遂令发炮击死天贵。这时清军从四面涌至,以五倍兵力环击台军。邱率战船横冲直撞,锐不可挡,虽两足中弹片,仍负伤死战。但众寡悬殊,邱辉陷入重围,乃抛火引爆身旁火炮药桶自杀,刘国轩匆忙逃回台湾。时在场的台军把总吴潜眼见邱辉战死七鲲身的壮烈场面,仰天长叹道:“如果听从邱辉、江胜的建议,先机制敌,当不至于如此败局。”遂拔剑自刎。

         梅春魁,号占亭,招收都青蓝(今属汕头市达濠区)人。少小勇敢、健壮,能跳越一丈多宽的水沟。清乾隆年间(1736-1795)参加水军。时值剧盗流劫外洋,春魁多次参加截捕,屡立战功,历升达濠守备、虎门参将。在任针对士兵赌博成风,他报请提督厉行查禁,杜绝邪气。道光元年(1821)授任南澳镇总兵,亲自查勘防区从海门至悬钟港各处要害,妥为部署。平常治军纪律严格,赏罚分明,不论亲疏,一视同仁,使部下信服。由于治军有方,晋升为山东提督,赴任途中病逝,年49岁。

    达濠历代制举名表

    朝代 姓名      籍贯        科别                  备注

    明   林祖   招收教下尾   洪武十三年(1380)举廉  有传

    明   林荣   砂浦都   宣德四年乙酉(1429)  官江华县教谕

    明   邱应麟 招收都马  万历十三年乙酉(1585)官平乐县知县

    清   林天春 招收都      顺治十一年甲午(1654)

    清   蓝辞青 招收都达濠  乾隆五十一年丙午(1786)官兴宁县教谕

    清   黄鸣盛 砂浦都砂浦  乾隆五十三年戊申(1788

    清   张国栋 招收都葛洲  道光十四年甲午(1834)  据谷饶乡史

    以上为历代举人名表

    历代武举名表

    朝代 姓名      籍贯        科别                  备注

    清   郑宣    砂浦都南厝   康熙二十九年庚午(1690

    清   朱正气  砂浦都砂浦  乾隆六年辛酉(1741

    清   黄大略  砂浦都砂浦  乾隆十七年壬午恩科(1752

    清   邱攀桂  砂浦都赤河  乾隆十八年癸酉

    清   陈高    招收都赤港  乾隆三十五年庚寅恩科(1770

    清   陈树基  招收都葛园  乾隆四十二年丁酉(1777)署南澳千总

    清   陈日登  招收都赤港  乾隆五十一年丙午(1786)署海门千总

    清   陈耀    招收都赤港  乾隆五十三年申(1788)预行乙酉乙科

    清   黄攀凤 砂浦都砂浦   咸丰十一年辛酉拼补乙卯、午(1861

    烈士英名表

    姓名    出生年月  籍贯   牺牲时间地点       职务

    黄枝春  1902    青居大队  1935年潮阳棉城   地下工作者

    黄松周  1923    青居大队  19501抗美援朝    八一师二四二团战士

    姚杰如  1929    达濠大队  19526抗美援朝   113338团副班长

    黄来庭  1923    青居大队  1953年抗美援朝   九十三团三机连连长

    林天明  1935    石头村  19576福建连江  9201部队战士

    姚昭文  1946    青居大队  19666广西桂林  9655部队战士

    朱重宾  1947    广澳村  197212援越扫雷 东海舰队4219部队军士长

    0 0
  • 2010-04-23 11:37      15楼

    很喜欢14楼陈先生的资料,希望500年后草的名字也会出现在你的本子。

    想请教陈先生一个问题【东湖岭顶石刻】,那两块石碑好像是记录一段历史(上下岭顶都有),现在碑文字迹不清,请问是否有这方面的相关考证史料?这两块石碑是否有历史保护价值?谢谢。

    【附图】



    [Modified By 草丝刀 On 2010-4-23 11:40:51]

    [Modified By 草丝刀 On 2010-4-23 11:40:57]
  • 2010-04-23 14:28      16楼

    呵呵,素乏研究,感情上支持一下。

    0 0
  • 2010-04-23 15:44      17楼
    谢谢陈先生给2楼的回复。

    请教陈先生,曾见独自笑西风网友跟帖提到,原南澳总兵梅春魁墓址在东湖小学,墓茔文革时期遭平毁.今存有一块墓道碑,竖于附近东湖上乡岭水库的溢洪道左侧,其高2米,宽0.6米,厚0.2米,全文刻着:皇清诰授武显将军,钦命镇守闽粤南澳水师等处地方总兵,历任广东香山协副将、虎门中军参将占亭梅公墓道。咸丰岁次丙辰(1856)年阳月吉旦立。不知是否属实?

    0 0
  • 2010-04-23 16:44      18楼
    17楼孤旅!15楼陈先生还没有指点,你又来一题!你排队。
  • 2010-04-23 19:54      19楼
    回15楼  这二道碑十多年前看过,印象中好似不是特别有价值,后天抽空再去看一下,但不管怎么样,道光年间的石碑就值得保护。回17楼  梅春魁的蓦道碑现在还在,东湖小学后面。
    0 0
  • 2010-04-23 21:54      20楼

    捕捉節級裴添

    壬辰仲夏蠻人寇於廣越

    月命海陽邑長富春公

    兵捍此地非所也孟秋以

    尉陳公言承其事月中賊

    平衆凱而旋時皇四年

    吏許符郡俞

    通引官左行首李堯

    中軍使林永梁圖

    總領都知兵馬使楊烜

    右刻現存達濠河渡山頂,摩崖,長196釐米,寬170釐米。共10行,正文每行10字,每字約15釐米見方。蠻人,謂儂智高,儂智高寇廣州事,見《宋史》卷12《仁宗紀四》、卷495《蠻夷傳三·廣源州》。海陽邑長富春公,即“威武寨”摩崖下款之“富春孫蕃”,據此刻又知孫蕃皇祐四年(1052)任潮州海陽縣令,可補地方誌記載之闕。符郡,即知潮州軍州事。俞,乾隆《潮州府志》職官志記載,宋皇祐間潮州知州有俞獻卿,然俞獻卿之知潮州,在天禧二年至四年(1018~1020),已見西湖山石刻。此時,或另有俞姓知州在任。其餘武官考。

    0 0
  • 2010-04-24 14:04      21楼
    郭小东先生多次和我谈到达濠中学的话题,我亦感慨系之。去年,目睹几通书院的古碑卧于墙角,遂与校长李业顺先生一道请来汕头的考古专家悉数拓印,获得许多珍贵的资料。下来我拟与学校通力合作,编一本反映书院变迁的图册,作为献给母校的一份小小礼物,请大家给予支持。
  • 2010-04-24 14:10      22楼
    支持陈先生的义举,等会先画几张老达濠中学的模拟地图,供大家作为回忆。
    0 0
  • 2010-04-24 19:42      23楼

    拍了东湖岭顶的石碑,怕陈先生看不清,草分成五节,请陈先生鉴定这石碑的文字作用。

    0 0
  • 2010-04-24 21:26      24楼

    陈生在21楼说要收集母校河东书院的资料,草很是高兴,支持。草凭记忆将儿时的达濠中学建筑绘制了平面图,与陈先生共同回忆过去。

  • 2010-04-24 22:49      25楼

    陈坤达先生的作品,包括发表在汕头报上的文章,在下多多少少也看过,确实不错。

    达濠有陈先生跟李先生,我相信,我们对达濠这个古镇永远会记忆犹新。

    陈先生的《一个古镇的情景与记忆》,在下前几年拜读了。

    看后觉得,陈先生只一味用写实手笔告诉我们达濠的些许世外桃源跟达濠人的某些纯朴善良。

    可为何把达濠跟达濠人的落后陋习与封建闭塞隐藏起来呢?

    因此,相比之下,我反倒喜欢李科烈先生的《山还是山》。一个地方、一个人,都有两面性,而不是单一的好与坏,美与丑。

    0 0
  • 2010-04-24 22:57      26楼

    陈部长对达濠人文历史的研究功不可没,“河东书院”这一石碑不知还在不在

    0 0
  • 2010-04-25 00:06      27楼
  • 2010-04-25 00:16      28楼
    “河东书院”的石牌还在,还有几块育婴堂的碑记都还在,上次陈部长已请专家拓起来了。
    0 0
  • 2010-04-25 00:17      29楼
    回25楼成先生,您说的不错,达濠确有“落后陋习与封建闭塞”,有的还很突出,但我的书并非着眼于剖析达濠人的美丑善恶,而是谈些历史和人文现场,故先生要的这些内容就不具备了,不便之处,敬请海涵!更何况,这些问题也并非达濠所独有,很多是牵涉到整个大潮汕。回26楼先生,石碑还在,已断成两段,在校友楼楼下房间。
    0 0
  • 2010-04-25 08:26      30楼
    哈哈哈,见29楼陈先生的回复中,却对草"23\24"楼内容的冷落,那可是草的辛勤劳动哦。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