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濠江乡土人文历史讨论区

阅读数:503039  回复数:228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0-04-21 22:51     楼主
xiao314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 2010-07-20 11:52      151楼
    风兄,有依据的:1、翁半玄后人(现居香港)珍藏历史档案所示;2、翁半玄胞弟口述(15年前);3、达濠民间传说;4、《陈济棠传》有关记述。随便说一句,书中每一观点都有出处,本人不敢臆造历史。有些人(不是说您)没有看到我持有的资料,也不做深入的研究,就武断地指责我,这不是学术的态度,本人十分遗憾。
    0 0
  • 2010-07-20 12:51      152楼

          坤达兄,多谢指教!我认为有争议才有进步。

          翁半玄也曾在《李宗仁回忆录》(广西人民出版社 1980年)中出现过,在书第四十八章福州人民政府与广州“六一运动”中提到“在济棠发动请缨北上抗日之前,维周曾约了翁半玄等术士替他卜卦。卦中有‘机不可失’字样......”

    0 0
  • 2010-07-21 10:34      153楼
    确有这回事,并且事发我们达濠的金兰观!
  • 2010-07-21 15:56      154楼

        再向坤达兄求教,您提出的依据翁半玄后人所示珍藏历史档案的样式和内容?《陈济棠传》是否明确记述翁的任职?谢谢!

    0 0
  • 2010-07-22 00:54      155楼
    有委任状(不获复印);《陈济棠传》没有明确记述翁的任职;其余可参阅拙作的“金兰观奇闻”。
    0 0
  • 2010-08-03 09:26      156楼

    请教陈先生:在渡江亭炉柜寺前面的一处地方叫“鼎盖地”,这叫法有来由的吗或是有什么传说?

  • 2010-08-04 13:25      157楼
    据我所知,“鼎盖地”不是指这里,而是指西堆,这里叫“莲花地”,但意思差不多,都是说做大水时这个地方永远浸不着,像“鼎盖”或“莲花”一样浮在水面,古人虽不知所以然,但知其然,往往喜欢用比较形象的说法。
    0 0
  • 2010-08-05 01:43      158楼

    看西风与陈先生两位前辈的讨论!顶一个.

    0 0
  • 2010-08-05 02:19      159楼

    陈先生.

    关于达濠民间婚嫁风俗,比如达濠人迎接新娘,用传统的方式一般都在夜里进行

    据我儿时记忆,凡邻里,亲人迎娶新娘者,大多是在三更半夜,将新娘子接进家门,

    并且在接新娘的时,非直接到新娘家中迎娶,而是深夜,约定某地点,并且有对暗号一说.

    我想请教陈先生,这些是在怎样历史背影下形成的习俗?可有资料查询到?



    [Modified By 熬夜烛火 On 2010-8-5 2:20:10]
  • 2010-08-05 15:20      160楼

    《一个古镇的情景与记忆.事记纂录》中记:"民国18年(1929)乡人翁半玄应省主席陈济棠之召,任省政府副秘书长兼东江专员".

    坤达兄在编纂这条事记存在疏误,民国18年(1929)任广东省主席的是陈铭枢(1928.12.19就任广东省政府主席,1931.4.28离职).

    0 0
  • 2010-08-06 09:52      161楼

    想问一下:

    小望山三角点周围的战壕遗迹是什么时候留下的?是民国驻防军队留下的工事,还是日军的工事,亦或是建国后解放军驻军的工事?

    还有就是“红毛灰洞”是什么时候的遗物?“红毛灰洞”也在小望山中,好多年前进去过一次,从山的一头进去,四方形直直的通道,内壁全为水泥构造,间有一间间黑漆漆的房间,最后从山的另一头出来,好像是防空洞之类的建筑。但从好多年前就没再找到这个洞,不知会不会是给封了起来。想知道这“红毛灰洞”的来历。

    礐石香炉山顶有一座钢筋水泥构造的碉堡,为一圆柱加小立方体,两米多高,有一门,开有几个很小的观察口,顶上有一个通风口,水泥中粗砂含量较高。也想知道这碉堡的年代,是日军留下的遗物吗?香炉山顶也有战壕遗迹,从石头表面来看,像是有经过燃烧或者轰炸的痕迹。而且香炉山周边的植被跟北边礐石风景区比差很多。有没有香炉山最近几次山林大火的记录?因为香炉山看上去像是遭过火灾一样,植被还未完全恢复。

    最后,是好多年前在小望山爬山,经过三角点后向西走,在小径边上散布着一些碎瓦片。这些瓦片看上去烧制的温度不高,呈灰黑色,里面含有很多细砂,有些表面有网状印纹;有些壁面比较厚实,达两厘米厚;碎瓦片呈现的口沿的弧度也与一般日常器物不同。也有一些烧制得比较好的,呈桔红色,也比较瓷实,看上去年代就比较新。我只是提一种大胆的猜想,这些会否是新石器时代的遗物?

    0 0
  • 2010-08-07 02:26      162楼

    89.jpg

    右边山脚的厂房为三联工业区,远处为濠江

    99.jpg

    礐石香炉山的碉堡 拍于2010年2月

  • 2010-08-07 10:57      163楼

    请教淮海兄:小瞭望山三角点具体在哪?能否告知?“红毛灰洞”有听闻过,据说洞中有蝙蝠出没,进洞必须穿长衣长裤。是这样的吗?

    0 0
  • 2010-08-07 20:24      164楼

    三角点,就是去东湖岭,到了云波亭,再继续走,就到了那个秃了的大平顶,这儿就是山顶了。然后再往西沿着路走,不就有树林颇葱郁的一个小山丘吗?小山丘顶端在岩石上筑有水泥结构,上面有1987年广东地矿局测绘用而标立的三角点。可判断原先有铁架,但之后锈蚀倒了。所以叫这里为三角点。在三角点,南面的视线被树挡住,东面,北面,西面的视线就很开阔。(其实在南山虎仔山也有个三角点,只不过后来修了那条公路就没了。)三角点周围的植被比较好,战壕里都长满了植物,但还是可以看出战壕的样子来。在三角点往西沿着山径继续走,下了三角点所在的土丘,就又到了一处山梁,再往西,是一山岗,这里的山径一直可到一处巨石。我说的碎瓦片,在三角点周围到山岗都有分布,有些就在山径当中,任人踩踏。巨石不知何年有人筑茶室,比较简陋,不久又倾颓。但修筑茶室却毁了原先去皇帝帽石的山径,所以到了此巨石,就得花些功夫找下路径。大致是往南下坡,再折向西北,下一谷地,此处谷地从路径的方向来看,一端应是通向葛洲的,但我没走过。另一端可上山,从山坡上去,直到山顶,向西不是很远,就可到皇帝帽石。皇帝帽石周围也有战壕的遗迹。到了皇帝帽石,沿着路径下山,就到了山脚的万人墓。

    东湖岭到皇帝帽石山路径图:http://user.qzone.qq.com/1175971610/blog/1249190759

    在三角点的照片:http://user.qzone.qq.com/1175971610/blog/1276182189

    其实,用谷歌地球看得更清楚。有一点需要注意的,就是上山的人确实很多,小望山的平顶已经秃了很久了,很需要注意爱护植被。

    红毛灰洞只进去一次,里面漆黑一片,手电筒倒是必须的。蝙蝠则没注意,水泥墙面倒是留下不少到此一游之类的字迹。直直的通道的一侧间有一间间房间,手电照进去几乎还是看不清是什么。我进去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找到红毛灰洞了,如果你找到了,可要说一下啊。我第一次听“红毛灰洞”时还以为是“红魔花洞”,应该是防空洞吧,但年代就不清楚了。很多事物都没有留下记录,等到它们消失了,人们却从来不曾知道。

    0 0
  • 2010-08-18 08:33      165楼

    《1943:饿劫 年实录——幸存者口述》,不知在哪里可以看到?

    是否有自古代到现在的濠江区的大事记之类的归纳或总结?

  • 2010-10-17 00:05      166楼

    帮忙刷新一下

    0 0
  • 2010-11-11 19:57      167楼

    97楼

    北宋仁宗皇佑四年(公元1052年)6月,广东广西一带的侬智高聚众造反,“势甚盛”,朝庭遂派狄青率大军平南,同时晓令沿海各处加强守卫,时达濠隶属海阳县,海阳县令富春公孙蕃亲统大军驻守营盘山,防止贼众通过河渡门沿濠江(旧称“河渡溪”)窜入潮汕腹地。这就是石刻中的“壬辰仲夏蛮人寇于广越月命海阳邑长富春公(即“威武寨”的落款孙蕃)统兵捍此。”的来由。是正确的

    到了秋九月,孙蕃返县治视事,替换县尉陈公言“承其事”,在此驻守。狄青的平叛战事很顺利,在这个月的中旬就取得胜利,“贼平众凯而旋”。”是错误的,孟秋是七月而不是九月,县尉名字叫陈言而不是陈公言,陈公言中“公”是对男子的尊称,狄青的平叛是皇祐五年正月十七日。而不是皇祐四年九月中旬。

    此碑记载了侬智高的东征失利,广东战事结束这一历史事实。

    0 0
  • 2010-12-23 15:45      168楼
    什么时候开始,才有达濠的?
  • 2010-12-23 17:21      169楼
    167楼,此人名叫陈公言,没错。168楼,现无可稽考。
    0 0
  • 2011-01-06 03:46      170楼
    达濠确切可考的年代恐怕只能从北宋开始。

    北宋皇祐四年(1052,北宋中期)河渡威武寨遗址。在达濠东南五公里。
    北宋绍圣三年(1096)岗背迭石石刻。在达濠西四公里。
    全文:“东都王凰之吴越钱颐仲因过此地见此石有人留题遂立马观之是处巨石平然可爱次日携酒乐饮扶暮而还因兴命工刻石谩记岁月耳绍圣二年三月”。旁另有一石字迹难辩,年代当更加久远。http://user.qzone.qq.com/1175971610/blog/1286605703

    宋代,潮州有三盐场,其一为招收场,位于今濠江区内。
    据《宋会要》 食貨二三 :“湖州湖州 (当作「潮州」):六萬六千六百石。小江場:二萬七千石,招收場:一萬八千石;隆井場:二萬一千六百石。”

    元代,招收场下辖大柵、洋背柵、雞岡柵、青嵐柵,上浦柵。设收招管勾司于大栅。明代仍之,设盐课司,仍置于大栅(今濠江西岸下衙、岗背)。

    1,据《元一统志》卷九潮州路土产 盐 中写道:招收場在潮陽縣北(當為東)二十里,所轄大柵(大册、位于今下衙、岗背)、洋背(今华新)柵、雞岡(今凤岗)柵、青嵐柵(青嵐當即青籃),上浦柵。

    2,“邑之盐场二,其一曰招收场盐课司者,基在大栅,原设大使一人,攅典一人,总催七人,盐课凡七千七十引有奇,初场本故元招收管勾司也。”
    ----明隆庆《潮阳县志》 卷九 官署志

    3,“招收鹽場在縣大棚(即大柵)邨,元置招收句管司,明洪武二年改為鹽場,今置鹽課司。”
    -- 《乾隆府廳州縣圖志·廣東》(第16册) 洪亮吉

    宋元今濠江区属潮阳县奉恩乡。(除今濠江区,奉恩乡还包括竹山都、直浦都,即今河溪、西胪、关埠、金灶一带。)
    明代。洪武十四年(1381),改十四团为十六都。招收都、砂浦都与今濠江区范围相当。
    (一)从茂洲开始往北,葛园、珠浦、磊口、礐石、葛洲、澳头、东湖,大致为砂浦都范围。
    (二)河浦、玉新、滨海、马滘、西墩、达埠、赤港、青篮、埭头、三寮、河渡、广澳,大致为招收都范围。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F%A0%E6%B1%9F%E5%8C%BA%E5%88%92%E6%B2%BF%E9%9D%A9

    明隆庆六年(1572)《潮阳县志》卷六《舆地志》乡都中,“踏头埔”、“赤港”、“青林”分别就是现在的达埠(达濠埠简称)、赤港、青篮。
    在明代,还没有出现“达濠”这个词。不过很明显,“踏头”、“达濠”只是一音之转,两者读音非常接近,只是写法的不同。

    在清光绪十年(1880)《潮阳县志》卷四〈乡都〉中,“赤港”、“青林”名字没变,“踏头埔”变成“踏头埠”。不过,“踏头埠”这个词仅在〈乡都〉里出现一次。在光绪县志涉及到达濠的其他地方都写作“达濠”或“达濠埠”。显示在有清一代,“达濠”一名已取代“踏头”一词。

    作为村落本身的“达濠”,大概形成于宋代。在宋代以前,整个潮汕地区还未得到完全的开发,人口亦不太多。达濠可能已经有村落,但本身规模应该很小,而且史籍中也没有留下记录。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2770467/

    而作为一个词汇——“达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

    康熙五十六年(1717)建达濠城。
    在此之前,

    (顺治)四年/1647,招砂盗起……骁少张礼浪游达濠,众遂拥礼为渠长……
    (顺治)七年/1650,郑成功至潮阳击达濠诸寨,杀张礼。
    (康熙十九年/1680),官兵会勦达濠,邱辉下海遁,达濠平。
    康熙九年邱辉受郑经伪劄开府于达濠埠。
    ——均引自光绪县志 卷十三纪事     

    光绪县志成书于1880年。不过江日升所著〈台湾外记〉即述及“张礼”、“邱辉”即出现有“达濠”一词。(江日升康熙中在世)。例如“順治六年己丑(附稱永曆三年)春三月,成功留黃廷、洪政守浦之羅山嶺……時張禮踞達濠、霞美二寨,糧甚足。”

    另,光绪县志卷十五选举中,在明代属今濠江区内的籍贯只有两种,砂浦人,或者招收人。
    到了清代,则出现濠浦人、砂浦人、达濠人、赤港人、青蓝人、葛园人诸称。不过,有一例外,即清代举人,林开春。顺治十一年(1654)甲午中举,注明“招收人”。(顺治在位十八年)

    隆庆后是万历、天启、崇祯。天启、崇祯光绪县志无相关记录。
    举人
    万历十三年(1585)乙酉
    邱应麟 招收人,普宁籍,官乐平县知县。
    万历(1573-1620)
    陈明职 招收人,拔贡,官靖江府长史。
    叶郁 招收人,官训导。
    万历时犹称招收。达濠一词恐尚未出现。

    综上,在〈台湾外纪〉中,顺治六年(1649),即出现有“达濠”一词。
    在〈光绪县志〉卷十三,顺治十一年(1654),举人林开春注明招收人,与明代相仿。
    而〈隆庆县志〉显示,洪武至隆庆均未有“达濠”一词出现。当时达濠称作“踏头埔”。而到了〈光绪县志〉卷四乡都,则变作“踏头埠”。“埔”、“埠”音近,暗示进入清代,达濠的面貌已经发生了变化。同书(光绪县志)其他地方均写作“达濠”或“达濠埠”,而达濠城建于康熙末,但可肯定,在达濠城建成之前,已有“达濠”一词的存在。从“踏头”到“达濠”只是一音之转,名字的变换缘于达濠地位的转变。在明代,招宁司巡检、招收盐课司均设于濠江西岸的大栅(大册,今下衙、岗背一带),而随着朝代的更迭所带来的阵痛——郑成功在东南与清朝的拉锯,迁界与展复,邱辉踞达濠到下海遁投入台湾,最终以达濠城的建立画上句号,这时达濠真正确立在县东区域的中心地位,走上历史的前台。(招宁巡检司署、招收场大使署、达濠营守备均设于达濠城内。)其行政中心地位依然延续到今天。

    附下载:
    隆庆〈潮阳县志〉http://ishare.iask.sina.com.cn/f/9265523.html
    光绪〈潮阳县志〉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2464302.html
    〈台湾外记〉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1207883.html

    虽说大部分的村落至早只能溯源于宋代(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F%A0%E6%B1%9F%E5%8C%BA%E6%9D%91%E8%90%BD%E5%88%97%E8%A1%A8),但并不是说在宋以前此地就荒无人烟。只不过是历料阙如,没有记载而已。
    饶宗颐《韩江流域史前遗址及其文化》一文“各县发现遗物时间地址表”中,即显示澳头发现有新石器时代陶片(大概发现于1946-1948间)。另在《潮瓷说略》(日文)一文中也可看到在澳头曾出土一个完整网纹水瓶。http://user.qzone.qq.com/1175971610/blog/1285268558
    此二文见于〈饶宗颐潮汕地方史论集〉http://book.douban.com/subject/5293890/一书。显示至少在五六千年前甚至更早,在这片土地即有人类活动。当然,他们属于当时本土的土著民族,是西汉居于此地的越人的先祖。

    0 0
  • 2011-02-13 11:48      171楼
     有錢沒文化的,你看不上。

    2.帥氣的你喜歡,人家不愛你。

    3.演藝界的,你沒興趣。

    4.勞動人民,你又看不起。

    5.市膾的,嫌俗。

    6.傳統男人,不堪束縛。

    7.小男人面前,你就是女皇。

    8.父母代為相親的,沒感覺。

    9.心理變態的,只能做姐妹。

    10.帥氣瀟灑的,嫌沒素質。

    11.好不容易碰上對眼的,又是個衣冠禽獸。

    所以,你就自己過一輩子吧。從而變成所謂的「剩女」。

  • 2011-04-13 12:10      172楼
    请问陈先生及众网友,“(水+奇)濠”这名字的由来?历史?
    0 0
  • 2011-04-13 22:58      173楼
      

    前几天,本人途径达濠万人塜,看到那里杂草丛生,周围被工厂包围,犹如一个"城中村",更甚者他南面的一块山地上现在有人正在建设,经向途人打听,说是要建别墅(据说,没有证实)。以前读书的时候,每逢清明学校会组织同学到该处举行纪念活动,听老师讲此塜为1943年达濠亢旱,又逢日寇入侵,饥馑严重,饿殍遍野,故地方从善堂群塜于此。此类活动让我们深刻地领悟到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但是现在我们生活好了,却把这个忘了,更加让我们无法接受的的是这地方正一天天被蚕食。如果在那里建别墅,会不会使那里变得不伦不类,请相关部门对此予以重视为盼。现欣闻濠江正在建设滨海新城,我觉得滨海新城不但要高楼大厦,道路广阔,还要为我们的后代留一片精神粮食的土地

    0 0
  • 2011-04-14 20:22      174楼
    怎么没人回阿?万能的濠岛网友!
  • 2011-04-15 19:30      175楼

    网上搜得,说 溪头村曾称 渏濠。

    http://nclz.ishantou.com/News/VillageDetail.aspx?code=004004005 
    溪头社区历史用名渏濠乡,发祥于明代万历期间,民国初年改名溪头村。位于濠江区东南部,东濒南海,背靠汕头保税区,西临濠江,紧链青州盐场,北毗埭头村,南邻大蔚社区,一箭平川,面积约1平方公里。除国家征地外,其中耕地面积300市亩,工业用地250市亩,居住用地100市亩,总户数501户,总人口2225人。社区产业 主要以种植业、养殖业、工业为主。其中种植业主产青蒜、花生、蔬菜等经济作物,养殖业主要养殖、虾、蛤类等海产品,工业以造纸、塑料、陶瓷为主,现有企业有:源裕纸业有限公司,源兴塑料厂、高华彩瓷厂,总共从业人数600人左右,年产值约1000万元,社区党支部委员会职数5人,居民委员会职数5人,交叉任职后两委成员共6人,工作人员7人,学校一所负责完成小学教程,教师18人,学生280人。

    不过,明隆庆潮阳县志、清光绪潮阳县志 都 有溪头 这个村名,而没有渏濠 的村名。溪头这个名字自明代就有了,并不是如上面所说的民国初才由渏濠改为溪头村。

    1988年《达濠区地名志》

    溪头村

    在达濠区政府东南5公里。面积约4平方公里。明朝中期,曾有洪、吕、何等姓氏(现已无此姓氏)在此捕鱼定居,后有宋、徐、章、吴、郑等姓人家到来,形成聚落。该村因处河渡溪口(濠江古称“河渡溪”)之首,故名。向属潮阳县招收都。1946年与广澳、三寮、河渡、大浍、埭头合称“南衡乡”,属潮阳县第三区。1959年与大浍、河渡、三寮、埭头并称“下五大队”,1962年分村自称大队,1984年仍合下五乡(除埭头村外)。1987年复属广澳乡。人口1310。聚落呈块状。村落周围多砂堆,故广植“腊投”(即“野菠萝”),以固定砂岗,为村屏障。向以农业为主,耕地867亩,皆沙园,主种甘薯、大蒜、花生等作物。滩涂85亩,养殖对虾供外贸出口。有小学、卫生室。磊广公路从村前经过。

    另外,在酒瓮山有渏濠墓园。

    以上就是我所知道的。

    1988年《达濠区地名志》下载: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4480625.html

    另 《河浦乡情》下载: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3913311.html

    0 0
  • 2011-04-16 23:35      176楼

    呵呵,不知为什么给屏蔽了。

    网上查溪头村曾名渏濠。溪头村位于埭头和大浍之间,在明代就有了。而且明清两代的潮阳县志都有“溪头”这个名字,而不见渏濠。另外,有酒瓮山有渏濠墓园。至于溪头村的详细情况,我并不很了解。

    更多可见: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9119255/

    0 0
  • 2011-04-22 19:07      177楼

     徐琛(1904-1927),广东潮阳县达濠人。出生于贫苦鱼贩家庭。15岁在汕头市第二小学教书。在国共合作时期,经常发表进步言论,宣传革命思想,成为汕头市教师联合会骨干。1925年3月,参加共产主义青年团,负责第二小学团支部工作,192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9月,广东军阀陈炯明在汕头大肆搜捕革命分子,镇压工农运动。共青团汕头地委被迫转移福建省漳州、厦门等地活动,他和妻子一同留在汕头坚持工作。1926年6、7月间,在汕头发动群众支援省港大罢工。10月北伐东路军从潮汕出发,向福建挺进,他随军征战。12月初进占福州,他出任福建省民运委员会主席。1927年3月,蒋介石反动势力非常猖獗,他在危难之际担任中共福州地委书记。4月3日国民党右派发动反革命政变。他召集地委紧急会议,部署隐蔽和安排撤离人员。他与担任地委妇女部长的妻子余哲贞,于4月4日秘密离开福州准备回潮汕,几经周折于12日才抵达厦门,第二天不幸落入敌手。5月24日敌人将徐琛、余哲贞等9人押解福州监禁。在狱中夫妻俩受尽酷刑,但坚贞不屈。6月2日,他与妻子同时被押往福州刑场。余哲贞紧抱徐琛,凶残的敌人开枪射穿他俩的胸瞠。这对革命夫妻俩死得惊世而壮烈。徐琛牺牲时24岁,余哲贞年仅20岁。

     请问:徐琛是达濠那里人,这样的英雄人物在达濠有故居吗?

  • 2011-04-22 19:35      178楼

    怎么还会屏蔽的 不好玩

    0 0
  • 2011-04-22 22:21      179楼
    谢谢淮海。我是看到他们村的庙名是“ 渏濠古庙”,故有此一问,当时估计就是 古地名,就不知这地名的历史。
    0 0
  • 2011-04-25 09:40      180楼
      

    根叶情怀

    ——序乡贤林待农先生《落叶集》

    陈坤达

     

    达濠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在一千年的人文发展史上,涌现了无数豪雄俊彦。近代以来,随着生存空间的拓展,更是人才辈出,军旅、商界、文坛、艺林,各领风骚,风云际会。但是,除了我们熟知的那些名字,还有更多的人,由于种种的原因,他们的事功和才情,却鲜有人知。

    林待农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林待农先生,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先生祖籍达濠东湖,1917年生于汕头,是革命先烈吴雪鸿先生的高足,14岁时便写得一手好文章,有神童之誉,其后当了多年文化教员;抗战全面爆发后,林待农感家国之衰微,与乡人林影等人毅然投笔从戎,毁家纾难,浴血疆场,40年代在军中因表现突出而被推荐就读黄埔军官学校十七期;1949年,随国军残部退守台湾,积衔至将军。1995年两岸关系趋缓,饱受思乡之苦的待农先生以79高龄回归桑梓,与家人团聚,叶落归根,颐养天年。

         将近一个世纪的历程,林待农先生的一生可谓跌宕起伏,足够写一本大书,这样的人生打上了太多的历史烙印,充斥着太多战火和硝烟,一言难尽。人始终是受时势所左右的,况王图霸业,是非、成败、功过,后世自有评说。我作为乡人、晚辈,无法置喙,而更感兴趣的是:历尽劫波和血火洗礼,最终回归到生命原点的林待农先生对人生有着怎样的洞察和感悟——而这一点恰恰映照着一个人的本真。

        《落叶集》提供了一个认识林待农先生的有效视角,使我得窥津涯。

        其实,迄今为止,我与待农先生尚未谋面,在此之前仅听几位老前辈提及过,他的诗作更是刚刚拜读。几天前,我的母舅林日强先生找到我,说东湖林氏宗祠和待农先生的几位挚友打算把他一生的诗文结集出版,想让我写一篇序言,我深知资历、学识均远远不够,但能为一位世纪老人做点事是我的福气,于是应命。几天来,捧着待农先生的《落叶集》打印稿,抽空阅读,所获良多,一个善良、睿智、阅尽世情的老者如在眼前,不禁肃然起敬!

         诗歌之作,惟言志与抒情。《毛诗 大序》云:“情动于中,而形于言”;孔颖达疏云:“情谓哀乐之情,中谓中心,言哀乐动于心意之中,出口而形于言”。待农先生的诗正是如此,关乎人性真善、关乎伦理教化、关乎血脉亲情、关乎家国情怀,无不率真慷慨、豪迈通达。我最喜欢其中的三类诗作:第一类怀念故人,如《忆七兄》:“少年情感胜同胞,长大军中是同袍。气慨昂扬崇正直,卅七枉丧众咆吼。惊闻噩耗泪如雨,从此追忆到白头。静里思惟常下泪,天何残忍待我曹。”这是对一位被错杀战友的心祭,字字滴血,感人殊深!类似的诗作还有多首。第二类,睹物思乡,如《月》:“日落崦嵫野苍茫,东峰新月上阑干。离人最怕望乡月,心飞乡土听更残。”身处孤岛,家山万里,思乡情切,令人慨叹。第三类是记录抗战的血与火。如《国难》:“盛平安乐二十时,烽火突发起东篱。大江南北卫疆土,危难受命任驰骋。最是艰难敌降日,又闻干戈战马嘶。国运原来听天命,莫忘兆黎劫中啼。”忧国忧民,跃然纸上!而此中深意又何人能解?!读这类诗作,酣畅淋漓,十分痛快,可浮一大白!

        纵览全书,可以追寻待农先生的精神脉络:早期的待农先生,满怀报国豪情。有信仰、萌志向;军旅中的待农先生,充满悲悯情怀,哭战友、哀生民;退居台岛的待农先生,更多痛苦的反思,怀故乡、伤离别;叶落归根的待农先生,勘破世情,返朴归真,重修身、悟人生,至情至性,概括了待农先生一生的悲欢、思考和追求。

         刘勰《文心》云:“情者文之经,辞者理之纬,经正而后纬成,理定而后词畅。”我不是说林待农先生的诗已无懈可击,斗胆说句,单是格律和字词的运用而言,尚有可商榷之处,但这并不重要,林先生因丰富的阅历和自律的人生得性情之正,以“我手写我心”,发之为诗,扫尽浮华,独标真格,最是难能可贵,亦林诗之最大特色。

        忽然明白了林待农先生把诗集名为《落叶集》之意了,落叶不单标示“叶落归根”,更有阅尽人间冷暖、经受繁华与劫难之后终归尘土的彻悟,读者当可收获人生的许多道理,诚如孟子言:“闻伯夷之风者,贪夫廉,懦夫有志。”

        是为序。

     

    邑人陈坤达敬撰于河东

    有竹居知有轩

    2011422日深夜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