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濠江乡土人文历史讨论区

阅读数:503035  回复数:228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0-04-21 22:51     楼主
xiao314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 2010-04-25 09:03      31楼
    草先生,谢谢您!山顶碑刻我要实地再看一下(你提供的资料一些地方看不清楚)。

    [Modified By 我濠江人 On 2010-4-25 9:04:53]
    0 0
  • 2010-04-25 09:25      32楼
    回31楼陈先生,那就静候佳音了。文言文草基础差,所以不敢妄加判断,希望能解读内容。
    0 0
  • 2010-04-25 23:47      33楼

    在向请陈先生提问之前,先向陈先生鞠躬致敬。请你简单回答以下提问:

    1、达濠或濠江至今怎么还没有一本官方的地方史志,大概什么时候我们能看到属我们的史志?史志编写主要碰什么问题?

    2、达濠民间关于丘辉多是负面评价,究竟丘辉应予如何评说?

  • 2010-04-25 23:48      34楼

    下午去了一趟东湖岭顶,看两通石碑,碑文除了少数字迹模糊之外,基本可看清。

    这是潮阳县招宁巡检司(相当于派出所)的禁示碑,说的是:当年十一月初十日青蓝乡职员李廷铭等联名恳求招宁司给予示禁。因东湖岭是一条交通要道,往来商贾人众甚多,为了行人方便,乡众集资修建了雨亭同时供应茶水,为安全起见,要求禁止雨亭被外来乞丐和棍徒所占用。招宁司同意乡众所请,特勒石示禁:通告各色闲杂人等不准占住雨亭,如有违反,临近乡村民众可以严加处理。

    该碑行文啰嗦,语句重复,书法很差,本身价值不高。但就年代(1850年)而论,距今160年了也应保护。石碑至少还揭示了一个史实,即在汕头开埠之前,达濠岛的经济贸易已经很繁荣,作为连结达濠埠和东湖乡的道路,非常热闹。

    草先生,这样可以吗?

    0 0
  • 2010-04-26 00:05      35楼

    回33楼,不敢当,现作答如下:1、达濠县级建制始于1984年,河浦则在1992年,此前的记载归在潮阳县或汕头市,所以未有志书。现在已在编写,最早年底可问世。2、对邱辉应予客观评价,拙作《古镇》有专文评述。

    谢谢。

    0 0
  • 2010-04-26 08:03      36楼

    感谢陈先生34楼解读,很多爬山的爬友常对这块石碑发呆,下次我就可以告诉他们的石碑的内容了。

    听老辈人说,过去达濠有野兽出没,比如山狗,狗熊等,没有弄懂这碑文之前,草还幻想是否诸如“过景阳冈”一类的告文,提醒大家注意山顶猛兽呢。

  • 2010-04-26 11:14      37楼

    “泊”姓奇闻

    有人姓“泊”(读“缚”ban,重音),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甚感新奇,禁不住想探个究竟。 

    我友一有空就到荒山野岭寻觅、甄别逝去年代的文化遗存,每每有意外的发现。一日,他在达濠青云山上见到一丘荒芜的古墓,墓主姓“泊”,墓碑上还刻有“雍正壬子年重建”字迹。《百家姓》中并没有“泊”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请教“达濠通”林展威老先生,他告诉我,听前辈老人说,“泊”姓人原聚居于马滘乡一带,原甚兴盛,后渐中落而消亡了。从源流来看,应是疍家人的一支,在清初实施编户时弃舟上岸与他姓杂居。其余情况就不甚了了。

    疍(读旦)家人是百越古住民,《山海经》称为“”,潮汕地区历来是疍家人聚居相对集中之处,明代林大春在《潮阳县志》(隆庆版)中记述: “县西南江上有曰疍户者,岸无室庐,耕凿不事,男妇皆以舟楫为居,捕鱼为业,旧时生齿颇众,课棣河泊,近或苦于诛求,逼于盗贼,辄稍稍散去  …… ”。根据地理方位考,林志所载的“西南江上”当指现在的濠江,也就是说至少几百年前达濠岛周围就有着为数不少的疍家人。疍家人水居,以船为室,捕鱼煮盐为业,大约在明末时期,部分疍家人开始陆舟两栖,他们在靠近海滩的地方搭建草寮为屋,“或有弃舟楫入民间为拥保者矣。”现濠江区的“三寮”村就是因为原疍家人在海边搭了三个“寮仔”而得名,当为疍语之遗存。

    清初,朝廷加强对丁户的管理,对疍民也不例外,《揭阳志》载“雍正八年许疍民村居编户”, 疍家人正式上岸陆居,现在达濠的“莘香里”就是当年疍家人聚居的地方,疍人的风俗也渐渐被地方同化了,比如葬俗,按疍俗为水葬,“棺沉海底”,自雍正初年后,始改为土葬,文前提及的“”姓墓,估计是编户陆居后迁“沉棺”改葬方称“重建”。

    至于这个“”姓,为百家姓所无,据推测,可能是疍人在舟楫漂泊之时原无姓氏,编户之际,始用该姓。从“”字来看,“课棣河泊”,则含有疍家人某些生存状态的表述在内。

    那么,为什么“”姓人在达濠神奇消失? 笔者听到一则轶闻,不知真伪,姑妄记之:传说聚集于马滘的“”姓人原极兴盛,富得要专门建屋用来“存放金银”。泊公有一子处处与老子作对。你说东他偏说西,你指南他却走北,精通风水的泊公临终之时,知道儿子忤逆的脾气,故意对儿子说:“将来我的墓地就朝北吧”。他的本意是希望墓地朝南的,岂知儿子此时良心发现,想到一生与老父作对,无论如何这一次要听他的,遂把墓地建成朝北方向的,从此,家道中落,官非不断,终致灭门。目前在达濠流传的二句口头语:“马滘‘泊’格根(不听话)”和“而(混乱)过六‘泊’”,据说起源于此。

    当然,这仅仅是一个传说而已,不能作为信史,但“泊”姓人消失得无影无踪确是一个谜。事实上,潮汕地区原有的疍家人由盛而衰或他徙、或被同化,基本已不存在了,只留下某些历史的痕迹让人猜测。

    0 0
  • 2010-04-26 12:15      38楼

    陈先生博学,拜读您有关濠江历史传说的解读,的确让人增长了不少见识!

    濠江的人文历史底蕴深厚,的确是值得濠江人骄傲。但是,该如何利用它来为濠江作资本,还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斗胆问一下:关于如何利用濠江现有的历史文化积淀来打造濠江的未来,从而使其促进更好地发展濠江的经济效益。

    有关部门对此有什么可行的思路吗?

    谢谢!

    0 0
  • 2010-04-26 19:41      39楼

    喜欢陈先生37楼又带给我们一些当地的风土人文,觉得草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了陈先生的粉丝了。

  • 2010-04-26 19:45      40楼

    谢陈先生的解答。在此,更正一下,先生您才是前辈,故而先生无需用“您”字。

    在下只希望哪一天先生的好文笔也写一写达濠人的某些劣根性,唤醒达濠人。如同周树人先生。

    0 0
  • 2010-04-26 19:47      41楼

    阿草,人家陈先生也是个忙人,你也要等先生有空再一一回复你吧。

    大可不必用“冷落”二字吧?嘻嘻哈哈

    0 0
  • 2010-04-26 19:54      42楼

    回楼上,我是提醒陈先生别让我之前的提问成远方,不过陈先生最终为草作答,草很满意,在此致谢。

  • 2010-04-27 01:06      43楼
    回40楼成先生,周先生不世之才,以惊天地、泣鬼神的文字,历经百年,尚且无法疗国人痼疾于万一,在下才识浅薄,怎么可以相比。文化精神就是生活方式,不是几篇文章可以改变的。
    0 0
  • 2010-04-27 01:36      44楼
    回38楼先生,提出的问题很大,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本人的浅见是:一、加大对濠江文化的宣传和推介,以提高区域形象,增强濠江的美誉度;二、大力发展和做大文化创意产业,确立“文化濠江”的品牌;三、经济发展战略的制订和生产力的布局上,要充分体现区域特色即地域文化精神。请指教,谢谢!
    0 0
  • 2010-04-27 01:36      45楼

    非常欢迎陈先生的到来,以前有冒犯的地方,无心之为,望见谅.

    早在几年前,我曾在报纸上看见陈先生关于丘辉的文章,我记得陈先生的文章里好像是将其说成是达濠的攻臣.甚于是民族英雄.据我所知,在潮汕大地,大多史料记载中丘辉是个无恶不作之徒.其种种恶毒行为,潮汕的一些史料都有记载,“好像还有个姓林的史学家也说过,"丘辉之祸,闻所未闻".

    事实上,在潮汕许多地方民间有传说,如“大瓮贼”“撞门贼”等,其原形实际就是丘辉一伙。在达濠,关于刺血槽传说的另一个民间版本,是说到与郑成功部下有关的,于是我想,会不会就是丘辉等所为?我们从一些历史资料来猜想,刺血槽与丘辉有关,确实有其合理之处。

    说丘辉是达濠功臣,其骁勇善战,陈先生引用的是<台湾外纪>记载,而<外湾外纪>好像只是野史,大有可能加杂了口述者或记录者的个人喜好.将其作为料史来给丘辉的形象定性,是否合理?

    呵呵,以上有说错的地方,陈先生不要见笑。俺只是虚心好学而已。

  • 2010-04-27 02:48      46楼
    45楼熬先生,如握!很高兴与先生探讨一些话题。关于丘辉的历史评价,我认为他是抗清义士、达濠功臣和民族英雄,同时也作过不少“积恶事”(比如赤血槽就可能和他有关系),这是他的历史局限。这一点,潮汕史学界已经认同,《汕头市志》和《潮阳县志》均有立传正面评价。有三点应予肯定:一、在达濠设市,使达濠成为东南沿海的商埠;二、抗清政府“斥地”而聚众起义;三、郑成功部的名将,最后英勇不屈战死,非常惨烈。几点说明:清政府一直进行丑化:民间放大他的错误;受现实政治的影响。即便如此,《台湾外纪》仍给予较高的评价(该书不是野史,是清人江日升奉旨所撰)。谢谢!请指教。
    0 0
  • 2010-04-27 12:59      47楼
    感谢先生的回答!
    0 0
  • 2010-04-27 13:10      48楼
    我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达濠民俗的.我们知道,"凤岗妈生"是达濠民间较重大的民俗节日之一,不管是本地还是周边的信众,近些年前往参拜的人数在逐年增加,在达濠,"凤岗妈"几乎是家喻户晓,于是我很好奇."凤岗妈生"这样的重大的民俗节日最初源于什么时候?有什么样的历史北景?而她的原形人物又是谁?很遗憾,就我曾问过的人当中,几乎都表示不知晓.我不知道先生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料,若有,请告知,谢谢!
  • 2010-04-27 19:06      49楼

      每年正月十七的凤岗妈民俗活动经过历史的衍化,现已成为濠江一大民俗文化名片。“凤岗妈”当地人也称“鸡岗妈”,其民间规范称谓是“珍珠娘娘”。

      一、“凤岗妈”与“珍珠娘娘”。

      珍珠娘娘是潮汕地区以及靠近潮汕地区的闽南一带的民间信仰神,主管小孩麻疹,潮汕地区村居普遍设有珍珠娘娘庙。在濠江地区许多村庄,珍珠娘娘是继三山国王之后被奉为地方主要保护神之一。凤岗村的珍珠娘娘,也是从周边地区传入的。经过历史的衍变,凤岗村的珍珠娘娘已不单是主管小孩麻疹的神明了,而是成为当地的功能极为综合的地方保护神。比如求生男孩、求生意兴隆、求生活平安、求身体健康等等本不是珍珠娘娘的“管辖”范围,可是这些功能却在人文衍化中集中赋予“凤岗妈”,让她成为一位综合性的地方保护神。

      珍珠娘娘应该是民间自创的神明,传说没有明确的原型。在普宁西社村所奉拜的“珍珠娘娘”却是以一位女勇士为原型,但是,这位“珍珠娘娘”有别于潮汕地区普遍信奉的珍珠娘娘。

      二、“凤岗妈”民俗活动来由考略

      关于每年正月十七凤岗妈民俗活动的由来,始于什么年代?目前尚无确凿史证。从我手头一些相关史料佐证,推测凤岗村珍珠娘娘庙应该始建于康熙初年之前,即丘辉聚众抗清之前。由于凤岗创乡于元中末叶,为此,凤岗村珍珠娘娘庙可能建于元末至清康熙初年之间。从凤岗村珍珠娘娘庙的建设时间推测,同理可以推测凤岗珍珠娘娘是从元末至康熙初年之前这段时间传入凤岗村。关于凤岗妈从何时开始有大规模的朝拜活动,目前无从考证。濠江有多处珍珠娘娘庙,而凤岗村也有潮汕头号神明三山国王庙,为何唯凤岗妈奉拜活动如此盛大?这是一个谜。在我有限的理解,“凤岗妈”可能是在历史中某一场瘟疫中起到灵验(这是从迷信角度而论),才开始得到周边地区信众的信奉,方逐步成规模衍变至现状。从其它理由分析,都很难造成“凤风妈”民俗活动今日之盛大。

      三、正月十七并非“凤岗妈”诞日

      凤岗妈信众,以及近年电视台的报道,许多把正月十七误认为“凤岗妈”诞日,这是大误会。凤岗人认定“凤岗妈”的诞日是八月初一。应当补充的是,据我了解,潮汕地区许多地方,珍珠娘娘的诞辰日都不尽相同。听村里老人传说,旧社会,每年正月十六凤岗村就会举办游神活动,正月十七就集中奉拜“凤岗妈”。后来因战乱、破四旧等历史事件,正月十六的游神活动中止,正月十七就集中奉拜“凤岗妈”的活动却保留了下来。

      以上个人看法,请陈坤达先生指正。

    0 0
  • 2010-04-27 20:10      50楼
    好!楚兄知的比我多,学习了!
    0 0
  • 2010-04-27 20:24      51楼
    请问楚楚:俗话说“凤岗妈向外客”做何解释?
  • 2010-04-27 20:44      52楼
    补充一个传说:古时候,一只神龟趁着黑夜,沿着濠江往外爬,想去堵塞门嘴。如门嘴一堵,达濠风水就破了。在这个关键时刻,鸡岗妈变成一只公鸡,引吭高唱,神龟以为天亮了,吓得扒在水里不敢动,就成了今天的龟山!如此说来,鸡岗妈还是达濠的功臣呢。
    0 0
  • 2010-04-27 20:53      53楼

    如今的文人名人中,少有如坤达先生这般谦虚了,在下真是服了。

    谢先生的诲人不倦。

    0 0
  • 2010-04-27 21:00      54楼

    鱼的镇

     

     

     

    很多时候,我们往往习惯用某种物事来概括、指代一个地方,慢慢这种物事就成为了该地的称谓。比如四川的攀枝花,因为到处生长着攀枝花树(木棉);又如酒泉是得名于西汉名将霍去病把皇上赏赐的美酒倾倒在河里;而我们的母亲河,可以因为一个被贬的名人而改称“韩江”……

    据说,达濠的得名源于一种海生物——蚝(学名“牡蛎)。这种贝类生物生长于犬牙交错的礁石上,在海浪无休止的摔打下,打造了一副坚硬扎手的外壳,而内里的肉质却是出奇的柔软。一千年前,当成群结队的中原南迁人发现了这种极鲜美的生物,“打蚝”就成为一种生存的方式了。今日“达濠”的发音可能从“打蚝”而来,千年不易。后来,达濠虽然成为一个远近闻名的渔港,但名称始终没有和鱼沾上边。

    在上世纪的三、四十年代,情况发生了短时间的颠覆——记载的是一个族群的屈辱和痛苦!

    19395月至19458月,达濠被日寇侵占,在这段时期,侵略者往来的文书中,称达濠为“鱼的镇”。这是我的老师李伟铭先生前年在日本东京图书馆翻阅旧资料时偶然发现的。他在该馆收藏的卷秩中找到“汕头卷”,里面就有关于侵汕期间的一些文件。

    侵略者把达濠叫做“鱼的镇”,我想有二个因由,一是兽兵们吃到了太多的海鲜美味,印象深刻;二是这个地方可以象鱼肉一样被侵略者肆意蹂躏。

    李先生还发现了一本让他倒抽一口冷气的书——明治三十六年十二月日本外务省通商局铅印本《清国广东省汕头并潮州港情况》。书中内文分“汕头港之部”共六十页,有汕头港远眺、石摄影照片及手绘汕头市街图,另有各处细图多幅。文字则涉及地理位置、历史、人口、风土人情、水陆、交通、物产、金融机构、外国人居留及宗教信仰、军事设施等。“鱼的镇”条中及于汕头与达濠港间的汽船交通吨位、班期及海鲜物产、重要标志物等。

    看官!明治三十六年乃是1904年,距日寇全面侵华还有33年,日本对中国的观察和研究,可谓辩析入微,其图灭中华的恶念,处心积虑,达到何等的程度!

    由此,我联想起一件时时让人锥心的往事:

    日寇侵濠期间,本地有二个望族因地界问题发生纠纷,互不相让,致争斗不断。双方都动用各种关系、采取各种措施试图压倒对方,最后竟然都通过当地的汉奸找到驻濠日军宪兵队作靠山。日寇上下其手、煽风点火,这二个氏族在日寇的挑动下,发生大规模的械斗,致死伤者众!

    从内心来讲,我真的不愿提起这桩往事!上面二件事放在一起一对照,让人冷汗涔涔!国难当头,国土沦陷,还有什么地可争?并且想借侵略者之力!国民性的悲哀在此可见一斑,的是让兽兵们龇牙大笑,他们像玩斗鱼一样让“鱼的镇”人互相残杀,去哪找这样的大戏!

    如果不是先辈们在当时还有如下热血激昂之举,古镇的形象几乎在我心中摇晃了。

    就在日寇的铁蹄踏上濠岛的次月,达濠一百多名热血青年,参加青抗队,以渔民的公开身份活跃在濠江之上,不断给侵略者以致命的打击。据日军一份文件显示,当年有11名驻濠宪兵“死因未明”。兽兵,终于见识了我濠人的手段!而手无寸铁的孱弱民众,也有自己的斗争方式:一位吴姓绅士坚拒日寇的劝诱,决不当“维持会长”,夜半潜入濠江出逃到风岗藏匿;我的伯父坚守着士人的气节,不当日伪的书记员,宁可活活饿死……

    这是民族的精神操守和生命逻辑。达濠古镇在我心中巍然屹立,她坚守一句话:

    达濠人不是砧上的鱼!

    即便是鱼,也有坚硬的鱼骨!

    我们回顾“鱼的镇”的历史,瞻望未来,要好生思量!

     

  • 2010-04-27 21:09      55楼
    53楼成先生,过誉了!
    0 0
  • 2010-04-28 12:59      56楼

    35楼所述“河浦则在1992年”是否有误?河浦区是否建于1994年,撤于2003年。

    0 0
  • 2010-04-28 14:25      57楼
    1994年,经国务院批准:(1)扩大市辖区行政区域,增设河浦区。4月25日,国务院批复同意把潮阳市河浦镇区域划归汕头市区,撤销河浦镇建制,设立河浦区(县级)。河浦区不作为特区,行政区域总面积52.80平方千米。调整变更后,汕头市辖龙湖、金园、升平、达濠、河浦5个区,总面积298.3平方千米。
  • 2010-04-28 19:17      58楼
    把时间弄错了,谢谢各位指正!
    0 0
  • 2010-04-28 19:51      59楼
    多谢诸君的好菜肴,但“凤岗妈”可否改成“凤岗嬷”。
    0 0
  • 2010-04-28 22:10      60楼

    “凤岗玛”读音更确切点吧。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