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万众生灵悲劫运,同年同月同归所_____ 郑成功屠鸥汀360年祭

阅读数:29486  回复数:0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7-04-01 23:20     楼主
瞎子8875

证果寺.jpg


(鸥汀证果寺) 

腾辉塔.jpg


(鸥汀腾辉塔)


  

万众生灵悲劫运,同年同月同归所

郑成功屠鸥汀360年祭

  

  

  今天走访在鸥汀寨的古老街道中和村西北剩余不多的田地间,谁都无法想象360年前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腥风血雨,六万余男女老幼同一天死难于同胞手中的屠刀。在曝尸将近半年之后死难者才得以集中火化入土,时人在埋骨之地刻石立碑称“同归所”,道尽了一切悲凉。如今,“同归所”已经基本被荑平,但残迹苍凉依然。村中人讲,每到除夕、清明、中元、重阳等重大节日,同归墓周遭常磷火闪烁,孤魂野鬼的冤魂盘旋于上空,经久不散,其嚎啕声十分凄厉,令人毛骨悚然。鸥汀寨中同归所亭对联写尽了这一场悲凉“万众生灵悲劫运,同年同月同归所”。谁都很难相信,制造这一场人间惨剧的是我们心目中形象高大的民族英雄郑成功!

  

同归所亭.jpg

 

(鸥汀寨中同归所之亭) 

郑成功.jpg


(郑成功像)


   翻开1815年成书的《澄海县志》,关于郑成功的记载字字滴血:

  卷二十二,海防:

  顺治六年(1649)巳丑闽寇郑成功破南洋。

  成功横行海上,窥潮州濒海诸邑,积贮稍饶,驾舟索饷,岁以为常。至是舟过饶平,遂入南洋,黄海如等导之也。

  十年(1653)癸巳七月郑成功围鸥汀寨,陈君谔击败之。

  君谔,邑诸生,具才干,乡人推为寨长,保障一方。郝尚久之叛,成功赴援,五月至鸥汀,为所扼,解去。七月朔引兵来攻,围寨凡六日,炮伤左足而还。君谔尾其后,邀击中流,夺贼舟无算,成功败归。

  十二年(1655)乙未,郑成功陷澄海城。成功掠揭阳,遂入澄海,知县南仲、守御所千总谭天锦弃城遁。

  十四年(1657)丁酉冬十一月郑成功陷鸥汀寨,屠之。

  初成功之乱,踞有南澳,及进踞厦门,势益张。邻近州县望风降附,独至澄,屡为君谔所败,斩首常数十百级,贼殊气夺。君谔号令严肃,谋定而后战,以故成功莫谁何也。及卒,成功遣部下骁将甘辉攻其寨。约奸人内应,陷之,屠男女六万余人。

  十五年(1658)戊戌夏四月郑成功破南洋,遂围澄海,知县祖之麟等降。

  时大雨连日,溪水泛滥,成功破南洋,乘流南下直薄澄城,知县祖之麟、守将刘振忠、教谕邝应运、典史江景云开门降成功,收城中军一千余人隶麾下,五月朔扬帆东归。

  卷之十,茔墓

  同归墓,在鸥汀外陇,顺治十四年丁酉(1657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台湾巨寇郑成功贼伙破鸥汀背寨,屠男女六万余人。越明年,知县祖之麟率邑之好义者,命释子得原等收骸火葬,自正月至四月终方尽,计骨灰三百余石。买寨外地开巨圹葬之,勒碑曰:同归。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1644年4月25日)亡国之君朱由检写下“勿伤百姓一人”, 觉得愧对祖宗277年的基业,自去冠冕,以发覆面,在煤山自缢。明王朝被李自成的大顺政权灭亡了。之后吴三桂引清兵入关赶走李自成。第二年海盗出身、与倭寇关系不清不楚的郑芝龙、郑森父子在福州拥立唐王朱聿键为帝,于是就有了“国姓”“朱成功”,但大家还是习惯叫他“郑成功”。再后来,唐王被害,桂王朱由榔在肇庆称帝,封郑成功为延平公。郑成功战占十多年中,一直无法摆脱海盗式的弱点,据点只能在厦门、金门和南澳几个孤岛,战事粮草供应及兵员补充始终难以保障,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帜,在闽南粤东一带沿海抢粮抢壮丁也就成了理直气壮的行为。

  潮州府所属的海阳、揭阳、饶平、澄海等县地处平原滨海、滨江地区,无险可恃,郑成功屡屡在此攻城破寨,打家劫舍,虏掠壮丁和粮草而去,搞得民不聊生,哀鸿遍野(“积贮稍饶,驾舟索饷,岁以为常”)。光绪《海阳县志》记载了一个不屈郑成功掳掠的烈女:张氏,冠山人,生员张凤仪女,周乔倩妻。顺治十四年,闽寇陷城,转掠各乡。张与其姑及子皆被掠,处之舟中,氏抱儿付姑曰:“重累吾母。”遂投河死。当年,鸥汀人、澄海人,乃至整个潮州府所属,对郑成功的称呼都是:闽寇、贼、台湾巨寇、国姓贼,可见恨之深。

其时,澄海大多数城寨纷纷被破,鸥汀寨因寨墙坚固,并有秀才陈君谔领导防守得以幸存。澄城、南洋、上中下外莆、蓬州、鮀江、鳄浦以及邻近的海阳、揭阳二县的老懦妇幼纷纷到此避难,一时间寨中人头拥塞。

  鸥汀寨,扼外砂河、新津河、梅溪河之咽喉,控新港、南港、东港多处出海口,形势险要。水路进潮州城,陆路趋揭阳,鸥汀为必经之地。坚决拔除鸥汀寨这个拦路障碍成了郑氏武装力量的必然选择。

 

潮州府志.澄海县疆域图(1684).jpg


(澄海县疆界图中的鸥汀寨)

  

  

  相对于《澄海县志》的简洁记述,民间口口相传的故事更加有血有肉:

  郑氏武装力量围困鸥汀已达六日,见久攻不下,郑成功亲上火线,坐镇鸥汀寨附近一个叫“营盘陇”的沙丘里,落座一把铁交椅,指挥兵勇攻打鸥汀寨。陈君谔则组织寨勇,凭坚城,用土炮,与郑成功进行对决。陈君谔一炮击发,正中郑成功所坐的铁交椅。铁交椅即时被炸得粉粹,伤及郑的左足。事后兵勇惊叹,幸亏郑成功瞬间转身,不然的话身体早被炸飞。侥幸逃过一劫的郑成功怒不可遏,发下毒誓:“有国姓,无鸥汀”!

  此后几年间,郑成功三派部将进剿鸥汀寨,都无功而返。顺治十四年闻悉陈君谔去世(《澄海县志》记载:文学陈君谔墓在鮀江都龙泉岩左),郑成功立即派部将甘辉攻鸥汀寨,在内奸的策应下,十一月廿三日鸥汀寨被攻破。为发泄四年多前的伤足之恨,郑氏武装力量大开杀戒,屠杀男女六万余人。三天后,甘辉再次返回“翻刀”鸥汀寨,这次连闻讯前来探视亲属和收尸的各村乡人也未能幸免。

  无意中翻开《冠山卢氏族谱》,发现我360年前的邻居卢仁之母子跟这场灾难擦肩而过:“仁之公,生于崇祯十二年十月二十八日,卒于雍正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寿九十二。公少有气力,身长八尺,腰大数围,两臂力举数百斤。年二十,送母翁氏回打铁洲外祖家,适郑成功劫掠,公母子逃入鸥汀寨避难。丁酉破寨,公为母情切,背负母身,手执刀,破阵冲突,寇不敢犯,直回冠山,母子无恙。”

 

  关于郑成功屠鸥汀的死难人数一直存在争议,普遍认为《澄海县志》记述六万余人不实。以前有人在鸥汀街道文化站进行访谈,陈礼明、林希民以及鸥汀的大部分老人都认为是笔误。据澄海县志记载,当时鸥汀寨有 “八千余丁”,以此推算,约有户籍居民近二万人,加上附近村落前往避难、探亲、贸易的人数,当时鸥汀寨内应有二万至三万人之间。除了幸存者,郑氏屠杀人数“万六余人”更可信。

  无论《澄海县志》的“六万余人”还是后人认为是笔误“万六余人”,郑成功屠鸥汀是不争的史实。火化遗骸(一部分可能已经被亲属收葬,大部分已经腐烂融化)从正月至四月,整整用了四个月时间,埋葬在同归所的骨灰达到三百余石(一石约等于一百二十斤,这批骨灰差不多有四万斤重!)。同归所在平整土地时期被推毁,乡人至今对挖出来的森森白骨记忆犹新。即使在寸土寸金的今天,同归所残迹至今依然无人敢使用,肃穆阴森的气氛即使在白天也一样能远远感觉到!

  

同归墓.jpg


 (同归墓遗址)

同归所亭2.jpg


   郑成功屠鸥汀使整个澄海县元气大伤。第二年四月(1658年),澄海知县祖之麟在郑成功的再次攻击下投降了。为了坚壁清野,断绝郑氏武装力量的粮草和兵源供应,清政府实施海禁和迁界,逼迫沿海人民内迁五十里,强行焚毁村舍田园,人民再次遭受流离之苦。康熙一年(1662年)、三年、五年澄海三次迁界,全县毕裁。清政府的饥饿疗法,迫使郑氏武装力量再次发挥海盗式优势,转战海外孤岛,1661年郑成功从荷兰人手中收复台湾建设新据点,为中华民族做了一件大好事,由此获得了民族英雄的美誉。1662年郑成功去世,郑氏武装力量对沿海的劫掠逐渐减淡。康熙七年(1668年)澄海县得以复界。饱受灾难的澄海人重新站起来建设家园,凭借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环境,复界后澄海很快发展成了东南沿海的一个重要都会,樟林港、沙汕头港逐渐成为世界瞩目的口岸,这是后话。

[Modified By 瞎子8875 On 2017-4-3 23:37:36]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