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批判孔子---庄子·杂篇·盗跖

阅读数:27631  回复数:3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6-12-28 16:41     楼主
医者爱民

来自新浪

  

盗拓批孔--《庄子》最精彩的一段

 

其中有一篇,叫做盗拓,写孔子企图去劝服强盗不要做强盗,学礼仪。结果被这强盗劈头盖脸痛骂一顿,连说话的余地都没了,吓得脸色全变,心脏受压,险些回不过气来,哈哈哈,真想大呼过瘾,想起自己写的关于孔子的文章,哇塞,原来果然和庄子的思想一模一样。不得不用力夸一下自己。哈哈。

 

原文:孔子与柳下季为友,柳下季之弟,名曰盗跖。盗跖从卒九千人,横行天下,侵暴诸侯,穴室枢户,驱人牛马,取人妇女,贪得忘亲,不顾父母兄弟,不祭先祖。所过之邑,大国守城,小国入保,万民苦之。孔子谓柳下季曰:“夫为人父者,必能诏其于;为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父不能诏其子,兄不能教其弟,则无贵父子兄弟之亲矣。今先生,世之才士也,弟为盗跖,为天下害,而不能教也,丘窃为先生羞之。丘请为先生往说之。”

孔子和柳下季(即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是朋友,这柳下惠有个弟弟叫做盗拓。盗拓有九千多的手下,横行天下,连诸侯都不放过,打家劫舍,抢牛马,抢女人,不照顾双亲,不照顾兄弟,也不祭祀祖先。所到之处,大国紧紧守护自己的城池,小国则关闭城门小心保护,很多人都很害怕。

孔子对柳下惠说,做父亲的,应该管好孩子,做兄长的应该管好弟弟。如果父亲不能够管好孩子,兄长不能够管好弟弟,就不配做父亲兄长了。先生是才子,弟弟却是大盗,为害天下而你不能够教导,我为先生感到羞愧,愿意为你去劝说你弟弟。

原文:

柳下季曰:“先生言‘为人父者必能诏其子,为人兄者必能教其弟。’若子不听父之诏,弟不受兄之教,虽今先生之辩,将奈之何哉!且跖之为人也,心如涌泉,意如飘风,强足以拒敌,辩足以饰非,顺其心则喜,逆其心则怒,易辱人以言,先生必无往。”孔子不听,颜回为驭,子贡为右,往见盗跖。盗跖乃方休卒徒大山之阳,脍人肝而餔之。
柳下惠说:“先生认为做父亲的就应该管好孩子,做兄长的就应该管好弟弟。但是,如果孩子不听父亲的话,弟弟不听兄长的话,就算像先生你,这么能言善辩,也拿他没有办法。况且盗拓为人心思敏捷、意气风发。强大可以抗拒敌人,口才可以把是非讲得明白。顺他的心,就开心,不顺他的心意,就发怒,羞辱别人,先生还是不要去了”孔子不听劝说,请颜回驾车,子贡做保镖,前往见盗拓。盗拓正好在山的南面带领手下休息,拿着人肝在烹饪享用。

(原文):孔子下车而前,见谒者,曰:“鲁人孔丘,闻将军高义,敬再拜谒者。”谒者人通。盗跖闻之,大怒,目如明星,发上指冠,曰:“此夫鲁国之巧伪人孔丘,非邪?为我告之:‘尔作言造语,妄称文武,冠枝木之冠,带死牛之胁,多辞缪说,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之主,使天下学士不反其本,妄作孝弟,而侥幸于封,侯富贵者也。子之罪大极重,疾走归!不然,我将以子肝益昼浦之膳!’”孔子复通曰:“丘得幸于季,愿望履幕下。”谒者复通,盗跖曰:“使来前!”

孔子下车,走向前去,对守卫说:鲁国人孔丘,听说将军是一个很讲义气,很重情谊的人,因此特来拜见。(可见孔子的虚伪)

守卫进去通报盗拓,盗拓一听,大怒,两眼放星光,怒发冲冠,说:“就是鲁国那个巧诈伪善的孔丘么?替我告诉他,你这个家伙装腔作势,花言巧语,妄自议论文王武王诸事,戴着华丽的帽子,系着牛皮的腰带,空话连连,谬误百出。从来不下地种田却吃香的喝辣的,不织布却穿戴打扮。摇唇鼓舌,无事生非,混乱视听,迷惑主子。使那些读书人忘记了本分,忘记了百姓自然生存的根本,而勉强做作装成孝顺听话的样子来骗取信任,骗取一官半职、荣华富贵,你真够得上罪大恶极,还不快点滚,再不走,我就取了你的心肝做午餐!”

孔子仍然不罢休,口才还没有发挥呢,坚持要求通报见面,说:我和你哥哥柳下惠是好朋友,希望能够进帐拜见。守卫又进去通报,盗拓说:让他进来。

原文:孔子趋而进,避席反走,再拜盗跃。盗跖大怒,两展其足,案剑瞑目,声如乳虎,曰:“丘,来前!若所言,顺吾意则生,逆吾心则死!”孔子曰:“丘闻之:‘凡天下有三德:生而长大,美好无双,少长贵贱见而皆说之,此上德也;知维天地,能辩诸物,此中德也;勇悍果敢,聚众率兵,此下德也。’凡人有此一德者,足以南面称孤矣。今将军兼此三者,身长八尺二寸,面目有光,唇如激丹,齿如齐贝,音中黄钟,而名曰盗历,丘窃为将军耻不取焉。将军有意听臣,臣请南使吴、越,北使齐、鲁,东使宋、卫,西使晋、楚,使为将军造大城数百里,立数十万户之邑,尊将军为诸侯,与天下更始,罢兵休卒,收养昆弟,共祭先祖。此圣人才士之行,而天下之愿也。”



孔子连忙进门,小心翼翼走进去,向盗拓行礼,盗拓看着他就生气,大怒,伸直腿脚,手持宝剑,二目圆瞪,声音如老虎一般说:“孔丘,你过来,今天你说的我顺心,我就饶你不死,否则,我就要了你的命!”

孔子说:“我听说世界上有三种特别资质的人物,一种是身材高大,外形美好超群,不论年轻的还是老的,高贵的,还是卑贱的,人见人爱,这是上德,老天给的,人的最高的优越感。第二种,是智力发达,包罗万象,无所不知,这是中等的,第三种,是凶猛勇敢,号召大众能够带领士兵打战,这是下等的优越资质。如今,将军你三样都占全了,你身高八尺两寸,面目光泽精神,嘴唇红润,牙齿洁白得像贝壳,而说话的声音洪亮如钟。(上面这一段可见孔子为人,真是相当给力,这等拍马屁的功夫,绝对是今日官场的祖先,难怪总有人要树立孔子,敢情真是一脉相承,一家的)

但你被称为盗拓,强盗!我实在为将军感到羞耻得无地自容,如果将军听我的,我愿意当你的使节,往南到吴越,往北到齐鲁,往东到宋卫,往西到晋楚,我要让这些国家为你造一个几百里的城墙,要有数十万户人家归你管辖,拥戴你为一方诸侯,建立天下的次序,不再打仗,休兵裁军,收养你的同胞,祭拜你的祖先,这才是圣人应该做的,也是天下共同的愿望啊!

(这段话,真是可见孔子的品行低劣,此人在春秋之际,到处不讨好,虽然有点名声,但是,从来没有真正受到过重用,信口开河,居然好像四方诸侯都听他的,想干嘛干嘛,随便许诺盗拓,封他个诸侯!自己狗屁都不是,却居然封别人诸侯?如果盗拓真听他的,他如何兑现?兑现不了,如何安置?最后岂不是出卖了盗拓,结果一定是岳飞、袁崇焕的下场。足见孔子为人,实在是个表面的君子,实质的小人)

看盗拓怎么说:

盗跖大怒曰:“丘,来前!夫可规以利而可谏以言者,皆愚陋恒民之谓耳。今长大美好,人见而悦之者,此吾父母之遗德也。丘虽不吾誉,吾独不自知邪?且吾闻之:‘好面誉人者,亦好背而毁之。’今丘告我以大城众民,是欲规我以利而恒民畜我也,安可久长也!城之大者,莫大乎天下矣。尧、舜有天下,子孙无置锥之地;汤、武立为天子,而后世绝灭;非以其利大故邪?且吾闻之:‘古者禽兽多而人少,于是民皆巢居以避之,昼拾橡栗,暮栖木上,故命之曰有巢氏之民。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多积薪,冬则炀之,故命之曰知生之民。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与糜鹿共处,耕而食,织而衣,无有相害之心,此至德之隆也。然而黄帝不能致德,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流血百里。尧、舜作,立群臣,汤放其主,武王杀纣,自是之后,以强陵弱,以众暴寡。汤、武以来,皆乱人之徒也。’今子修文、武之道,掌天下之辩,以教后世,缝衣浅带,矫言伪行,以迷惑天下之主,而欲求富贵焉,盗奠大于子。天下何故不谓子为盗丘,而乃谓我为盗跖?子以甘辞说子路,而使从之。使子路去其危冠,解其长剑,而受教于子,天下皆曰:‘孔丘能止暴禁非。’其卒之也,子路欲杀卫君,而事不成,身范于卫东门之上,是子教之不至也。子自谓才士圣人邪?则再逐于鲁,削迹于卫,穷于齐,围于陈、蔡,不容身于天下。子教子路范,此患,上无以为身,下无以为人。子之道岂足贵邪?世之所高,莫若黄帝,黄帝尚不能全德,而战涿鹿之野,流血百里。尧不慈,舜不孝,禹偏枯,汤放其主,武王伐纣,文王拘羡里,此六子者,世之所高也。孰论之,皆以利惑其真而强反其情性,其行乃甚可羞也。



盗拓说:”孔丘你给我过来,那些个可以被你用利益诱惑,用言语规劝讥讽的人都是愚昧无知的小民傻瓜罢了。你说什么我长得高大漂亮、谁见谁爱,那是父母给予我的好处,有什么值得赞誉的?你不赞誉,我就不知道么?早就有人说过,当面赞誉你的人,也是最喜欢背后诋毁你的。你现在说什么给我修大城墙,让我管多少人口,都是用利益在诱惑我,用管人的诱惑让我接受别人的管辖,这简直是想把我关进笼子里的阴谋啊!城墙再大,有天下大么?唐、尧、舜都是天下的帝王,他们的子孙呢?现在连个放锥子大的地盘都没有啦,都被灭得没踪影了。商汤夏禹都贵为帝王,他们的子孙已经通通被杀死荡然无存,不就是因为贪图你用来说服我的那些利益么?

再说,我还知道,古代禽兽多而人少,人生活在禽兽之中,于是人们在树上建巢窝进去躲避野兽,白天捡橡子、栗子、晚上入巢休息,叫做有巢氏,古代人还不知道要穿衣服,也不知道要在夏天收集柴木,好在冬天烧火取暖,生活得非常简单,到了神农氏时代,老百姓睡觉的时候安安静静,起来了畅畅快快,百姓们只知道有母亲,不知道有父亲(母系氏族),根本没有私有观念,人人平等,无上下尊卑之分,与麋鹿生活在一起,耕田求食,织布求衣,相互间没有相害的心思,这是最到位的道德鼎盛。然而黄帝做不到德行要求,为了私利与蚩尤大战于涿鹿,方圆百里血流遍地,却要人们讲求道德?其后,尧舜出世,设立各种臣子官员等级制度,等于鼓励人们贪婪之心。商汤赶走了自己的君主,武王杀了商纣,从此之后,强大的干掉弱小的,人多势众的压倒人少孤单的弱势群体,从汤武而后,乱世开始,制造动乱的追随者生生不息了。



如今,你到处宣传文王、武王,穿着宽大的衣裳,松松地系着腰带,用装腔作势的语言与矫饰做作的行为意图迷惑天下的君主,通过这样的方式以求得一己的富贵。如果讲强盗,你才是欺世盗名的大盗,谁也没有你要盗取的多,天底下的人,为何不说你是盗丘?偏偏说我是盗拓呢?



你用一套甜言蜜语说服子路,使得子路脱掉他勇者的高冠,解除他尚武的佩剑,而变成你的随从。天下都说孔丘能够制止暴力,禁除不良行为。后来呢,子路要去杀不仁不义的卫王,没能够成功,在卫国东门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都是你教育的结果啊!你那么好,为什么一再地被鲁国驱逐,在卫国销声敛迹,在齐国穷途末路,在陈蔡之间被围困。天下没有你立足容身的地方?正是你的教导使得子路遭到那样的灾难,既不能够保住身家性命,也做不好人间的典范,你还在自以为是?



世人所谓高尚伟大的人物,谁也比不上黄帝,而黄帝也是有缺憾的。他涿鹿原野上进行的战争,血流百里,死伤无数,造成何等惨状啊?唐尧够不上慈爱,虞舜够不上孝亲,夏禹忙碌过多而患上了偏瘫的疾病,商汤流放了自己的君主,武王索性直接杀了君主,文王被拘禁20年,这六位先生是世人公认最高明的人,现在评论起来,他们也难免是为了那些功利而迷失了真性情!他们行为的后果,其实是令人羞愧的,有什么值得宣扬的呢?



以上辩论,堪称精彩绝伦,古今中外,莫过如此。痛快淋漓,高屋建瓴。

接下来再继续看原文:

世之所谓贤士,伯夷、叔齐。伯夷、叔齐辞孤竹之君,而饿死于首阳之山,骨肉不葬;鲍焦饰行非世,抱木而死;申徒狄谏而不听,负石自投于河,为鱼鳖所食;介子推至忠也,自割其股,以食文公,文公后背之,子推怒而去,抱木而燔死; 尾生与女于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此六子者,无异于磔犬流豕,操瓢而乞者,皆离名轻死,不念本养寿命者也。世之所谓忠臣者,莫若王子比干、伍子胥。子胥沉江,比干剖心,此二子者,世谓忠臣也,然卒为天下笑。自上观之,至于子胥、比干,皆不足贵也。丘之所以说我者,若告我以鬼事,则我不能知也;若告我以人事者,不过此矣,皆吾所闻知也。今吾告子以人之情,目欲视色,耳欲听声,口欲察味,志气欲盈。人上寿百岁,中寿八十,下寿六十,除病瘦、死丧、忧患,其中开口而笑者,一月之中,不过四五日而已矣。天与地无穷,人死者有时,操有时之具而托于无穷之间,忽然无异骇骇之驰过隙也。不能说其志意,养其寿命者,皆非通道者也。丘之所言,皆吾之所弃也,亟去走归,无复言之!子之道,狂狂汲汲,诈巧虚伪事也,非可以全真也,奚足论哉!”


世上还有所谓贤士伯夷、叔齐,这两位离开君主,最后露宿深山,他们的遗体甚至都得不到殡葬。周之贤者鲍焦,很注意修饰打扮自己的行止,并以此讽刺世道,最后自己受到讥讽,抱着树死去。申徒狄给君主进谏,不被接受,便系上石头跳河自杀,为了乌龟王八。。介子推是最最忠心的贤臣,危难间曾经割下自己大腿的肉给晋文帝吃,后来晋文帝复国后,遍赏群臣,偏偏忘记了介子推,介子推是否愤怒,出走后抱着树木死于晋文公放的火。尾生与女子约会与梁下,女子没有到,尾生不见不散,不肯走,最后涨大水了,尾生死于大水!这六位都是你们宣传的贤士,特立独行、哗众取宠,与什么撕裂狗崽、投猪入水、拿着葫芦瓢要饭之类的怪异行为没有什么区别,他们都是为了图谋好听的名声,违背本性,轻忽生命,忘记人生需要颐养生命的根本要务了。世上所谓忠臣,没有谁比得上比干和伍子胥了,可比干是别人剖了心,伍子胥被投了江,都被天下人所耻笑。



从以上所说的诸人诸事,一直到比干、伍子胥,都不值得赞赏。孔丘你对我讲的,如果是鬼魅的事情,我倒是无话可说,要是讲的是人话,那么不过如此罢了。我早就明白了。



现在轮到我来教你怎么做人,讲讲人的天生性情吧:人这个东西,眼睛要看到颜色,耳朵要听到声音,口舌要品尝美味,志气要鼓得满满得,充满自信。人这个东西,活得长的可以到百岁,中等的八十,下等的六十。人这一辈子,除了生病、自己或者亲友丧事死亡,一个月当中能够张开嘴哈哈大笑的也就四五天,还不懂得好好珍惜?



天与地是永恒无穷的,而人的寿命是有限的。带着有限的生命,在无穷的天地之间,就像骑马经过一道道墙缝隙一样,稍纵即逝。凡是不能够使人愉悦心情,颐养寿命的,都是不能够通达于大道的表现。孔丘你讲的那一套,都是我所抛弃路边的破烂,还不快快离开,不要再讲了。你讲得那一套,都是失去真性,而且每天紧紧张张、捉襟见肘、花言巧语、虚伪欺诈、夹着尾巴的货色,它不可能使人保全自己的真性,根本不值得一提,你就歇着吧。



(哇塞,这一顿骂也,真是过瘾啊,世人如今还在捡这破烂货,埋了几千年还翻出来,这是恶臭啊,辜负了庄子的苦心)



接下来,再看原文:

孔子再拜,趋走出门,上车,执辔三失,目茫然无见,色若死灰,据拭低头,不能出气。归到鲁东门外,适遇柳下季。柳下季曰:“今者阀然数日不见,车马有行色,得微往见跖邪?”孔于仰天而叹曰:“然。”柳下季曰:“历得无逆女意若前乎?”孔子曰:“然。丘所谓无病而自灸也,疾走料虎头,编虎须,几不免虎口哉!”


孔子无语,低头行礼告别,快步急忙上了马车,拿着缰绳,三次从手中脱落下来,目光茫然,面如死灰。低头靠着车子的辕木,发不出气息。等到了鲁东门外,恰好遇到柳下惠,柳下惠问:“这一回,好几天不见,你坐着马车行色匆匆,是去见了拓么?”孔子仰天长叹,说:“是啊”,柳下惠说:“拓和你对着干是么?”孔子说:“可不是么?我这样就像没有生病自己那针灸扎烤自己一样,自讨没趣!急急忙忙跑去拨撩虎头,弄虎须,结果差点就被虎口吞掉了”



全文就到这里,这一句欺世盗名就从这里来。而今,世上仍然有无数的人,生活在孔子的阴影之中,当官的,以此谋名利,草民以此约束亲人、邻里。使中国人受害数千年,压在虚假道德的大山下。



真实的本性,本来上天造就,好好享用,本来自然快乐。可惜太多人受毒太深,连快乐欢笑的能力都没有,却每日在那里忧国忧民,假扮圣人,实在荒谬可笑。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