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汕头多小吃

潮汕游子嘴里的乡愁,基本都是为了吃喝③

小李飞镖
小李飞镖 达人
2019-12-02 15:003.5万 阅读 | 评论 3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潮食乡愁已经是第三期了,这个阶段恰好有个展厅的布展工作在忙,又遇到不宜喜乐的家事,只好一再把发布时间推延;因为绘画作品的即兴无序,文案跟进显得有点无奈,只能在编排上尽力搭调,写完文字,却是10个小时之后。


  人在他乡 胃在故乡


  总有些念想,让人想丢掉又丢不了。


  若问会想起你什么?这问题太难回答,换个简单的问法:能忘记你什么?果然好答得多……能忘记的,毕竟很少很少。


  这句疑似情话的句子,用在潮汕食品的乡愁上,也恰到好处。



采桑子

——镖叔

少年不识糜滋味,爱吃面包。

牛奶一咬。边啃边赶恐迟到。

而今识尽糜滋味,早晚一勺。

不争分秒。总是暖胃最可靠。

 

  潮汕的白糜,不是省外所指的水米分离的稀饭,也不是省内一团糜烂的广府粥,虽然都是白米加水,火候和味道却是天差地别,白糜的煮法是一次加足水,猛火至米爆腰,离火让余热把米糜化,粥浆如胶。


  高压锅与砂锅煮出的糜有何区别?岂是几句言语说得清的。虽然我常定时用电饭锅煮粥。


  潮菜里,燕翅鲍不叫奢,白粥咸菜也不为俭。


不好意思,插个图片,这就是潮汕杂咸的丰俭

 


  潮汕的白糜,像是先人留下的生活哲理:多难熬的事情和日子,猛火不息,总有能入口的时候。


1996年,我整整吃过一年这样的早餐

 

  潮汕的早晨,街头巷尾的噪杂声里,有人选择一碗卤汤粿汁,有人选择一碗豆浆鸡蛋油条,肠粉、猪血猪杂汤……这种懒散随意的生活气息,深为需要快节奏的当代人不喜,又深为他们羡慕。


1997年,我又整整吃过二年这样的


2019年,我偶尔会吃这样的(上期老画)

 

  (也许你会发现,这几期记录的东西虽然杂乱,但大多数是我经历过的生活)


  而到了午饭前那段已、午时里,或是该是下午茶的申时里,会有无米果,水粿,乒乓粿……以及数不清的甜品填充因单丛茶那特别消腻造成的肚饿,就像武汉的朋友风兄用一句“以食消食”概括,吃撑了,猛灌单丛生普,喝饿了,继续找吃……



  现在的潮汕小食品类,不管是何种类型的粿或是作为茶配的小甜食,几乎都是潮汕浓郁的各种拜祭活动必要的供品,也即是,在物质生活还不够好的时期,大人小孩的零食,都拜过节所赐,而且大都是自家手工制作,好在,潮汕该拜老爷、神仙和祖宗的时节实在很多。



  暂时没时间和闲情为每一张画的内容写介绍的文字,这不是我做这个专辑的初衷。



  肖米现在常被作为早茶点心,起源于北方的“烧卖”,但只沿袭其外形,主要的馅料为萝卜、瘦肉,有些地方还会在开口处放置切成方型的卤肉,配以沉醋,鲜美可口。



  至于,吃这些小吃是配一碗咸菜猪肚汤还是鱼丸汤,就看你那时候的口欲了。

 

  吃豆腐这个词比较猥琐,可是潮汕人确实在吃豆腐这方面颇有研究和成果。



  油炸豆干口感酥香,但略嫌焦口淡泊。也不知道那位高人弄出韭菜盐水这样的绝配,盐水清口去焦加上韭菜汁,让炸豆干交集出嫩滑咸香的味觉。



  普宁豆酱是潮菜调料必不可少的万金油,搭配水嫩到极致的冰冻水豆腐,那种纯豆制品的滑和鲜,以及视差上的颜色映衬,都呈现一种悦目悦口的欢悦。



  豆干是对涉及此类别豆制品的一个笼统潮汕叫法,总之豆干食别人味,于是,吸收了卤汁精华的卤汁豆干,填上肉类馅的酿豆腐……那一块块或白色或金黄的豆腐豆干,在锅里,在盘里,在汤里,在盆里,有甜的有咸的,有荤的有素的,成为潮汕家常菜里一道道风景。而外地豆腐,哪怕最出名的豆腐之乡(至少有几十个地方认为他们是……)都吃出舌尖干涩的味道,混合在重口味的佐料里,很多人吃不出来很正常啊。(没别的意思,潮汕的小孩,几岁的孩子就能用舌尖剔除拇指大的小海鱼鱼骨,味觉是长期训练和饮食习惯的结果。)



  潮汕味道在小本经营的淡然喜乐里,在传统技艺的坚守发扬里一直蔓延着,又在创文的需要里得到净化(这句话不解释),那些前几年记录下来的街头烟火气,已经越来越少,食物有时是一种童年记忆,那种烙入内心的深刻,不是现在空调房里窗明几净日益精致的就餐状态能代替。


一张老画,呼应上面那段话

 

  移民加拿大的潮州同学,留言说画一张老妈宫的蚝烙吧,他不是汕头籍,说不出那条巷很正常,但我明白说的啥。心里念想:在资本主义那么丰富的食品超市里,他,还是很“饿”。



  在最近参与编写的某非遗纪念馆策划书里,我特别隐晦地加上一句:有些事物还被人津津乐道,有些事物已被人逐渐忘怀……

 

(第三期完,待续)

 

  前面两期挺想借此为我的朋友顺带宣传点什么,隔这么久细想,我应该做的,更多是自己随心的潮汕情怀挥发,虽然这个系列的条理性和延续性很不足,但不苟且地做下去,就好,带着一点纯净的质朴,就好。好几个带着官媒性质的自媒体转载,总是把这些用宣纸、国画色绘制的插画说成水彩画,拜托以后一律用“插画”这个名词行不?你们用的名词,侮辱了水彩也侮辱了中国画,当然,原罪还是我,挂羊头卖狗肉。

小李飞镖 小李飞镖社会
达人介绍:当年的小李飞镖,现在的“镖叔画话”。查看更多达人文章
点赞打赏
全部只看楼主
维尼包
维尼包
1楼|2019-12-04 10:34

画的太好了吧!!!

夜猫来袭
夜猫来袭
2楼|2019-12-04 10:37

乡愁是熟悉的味道 过多久都不会忘记 回来了就一定要去品一品

lingaling
lingaling
3楼|2019-12-08 15:17

很喜欢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