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e京网>社区>汕头多小吃

偷食

阮步兵
阮步兵 达人
2019-08-01 11:199750 阅读 | 评论 5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吾少顽劣。成长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生活刚刚解决温饱,普遍吃得比较素,家长作田的作田、做工的做工,无暇管教,开荤解馋基本靠自己,每到放学后,便想心激事到处觅食,到周末或寒暑假更甚之。

 

  所幸家乡依山傍海,又有田园河溪,物产丰饶,只要愿意折腾,多少都有收获。上山摘苦苺、掠唪嗄、摸鸟窦,下海挖胶墙、耙车白、撬蚝囝,田野挖白碇、打鹌鹑、掠狗母蛇,河沟摸螺蚬、放绫、钓鱼……人类与自然最原始的互动源于饥渴,却伴随乐趣;始于劫掠,却终成文明。


1.jpg

2.jpg


  辛苦劳作终究没有不劳而获来得诱惑,也没有偷来的有乐趣。偷东西吃在那时候相当普遍,且不论男女老少,既偷别人的,也偷自家的,当然偷得最多还是公家的。不管是农场还是工厂,大凡在公家做过的,多多少少会顺点东西回家,做什么偷什么。年底车池,待承包者挨鱼后,村民便一哄而下到池塘里摸鱼。帮工摘杨梅,怕主人发现难为情,连核都吞进肚子里。甚至有自家新妇偷吃煮鸡蛋碰到大家(婆婆)进门,因害怕被发现而急忙吞下,导致被噎死的悲剧。


3.jpg


  的确,那个年代想找点东西解馋可不容易。拜老爷的生果零食,大人也不会放任你吃,而是拿个吊篮挂在你够不着的地方,每天分给你吃一点。只好想办法偷着吃,准备拜老爷用的生果,比如整束的龙眼或整串的葡萄,故意弄几颗掉下来,大人便只好赏与你吃;以前许多人家门口会摆一只箩筐给母鸡下蛋,听到母鸡“啯啯”叫便跑去捡热乎乎的鸡蛋,炒冷饭或者煮凊糜吃,然后谎称今天母鸡没有下蛋……吴念真的电影《多桑》中,主人翁家里揭不开锅,“多桑”让他去铺囝赊点红糖来煮甜面,半路上却因为偷吃糖丁把糖撒了一地,这个镜头让我感动不已,因为自己小时候买乌糖也有相同经历。不止买糖,买生果、斫鹅肉、买薄壳米、买钱葱……只要能直接吃的,多数都没放过。


4.jpg

5.jpg


  偷自家的远远不如偷人家的刺激。乡里许多人家都会在屋前屋后种果树,常见的有木囝、龙眼、莲雾、黄皮、葡萄等等。盛夏午后,日头曝到烫脚,唪嗄叫到人心躁,许多人家都垂下竹帘子午睡,我们这群“刺流囝”便佮群佮巷开始流窜作案。各家的果树高低不等,有围墙的,有临水的,有的可以直接上树,有的需要爬上墙头,有的只能拿竹竿敲,有的需要游水去摘。印象最深的是一条巷子,一边是高高的围墙,一边是一条臭水沟,围墙内有一棵大木囝树,只好用竹竿敲探头出墙的果子,大个的掉下来容易滚进臭水沟里,常常只捡到半生不熟的小果子,吃到便秘。有时候人爬在树上或墙头上被发现了,主人想抓你,又怕吓到摔伤了,只得好声好气把你劝下来,落地后再行责骂,好心的直接放你走,严重的押送到家里找大人投诉。


6.jpg

7.jpg

8.jpg


  到了冬天,则是偷柑或者偷蔗。一到果子成熟,柑园便有专人看管,不好下手,只好等到收成时候借口去“翻柑”,这时候才肯放你进去。采摘的时候多少有些枝头末梢够不着或看不见的果子遗漏了,“翻柑”就是再去捡漏。但如果真的去捡漏就太老实了,各区柑田不同人家承包,这边摘过了,先假装在这里“翻柑”,邻近未摘的,等四下无人过去,三下五除二,一布袋柑就背回家了。


9.jpg


  县里的糖厂就设在我们村,得了地利,偷蔗不需要下到蔗园里去斩。待蔗农斩好,一捆捆运载去糖厂的路上,要经过村口一座拱桥,手扶拖拉机必须放慢速度才能上坡。这时候年长一点的奴囝豚便攀上去,一根根抽下来,我当时还小,跟在屁股后面负责捡,真有点西部牛仔打劫的感觉。


10.jpg


  天气好的时候,邻村的凉果腌制厂,会在阔埕上曝晒着一片片话梅、杨桃脯等半成品,俟无人看管,捉一把揣裤兜里就跑。有时被发现了,撒腿就跑,只留下背后一串骂声。

 

  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流行起学习小组来。有同学把家里老厝收拾干净,搬出来住,叫上三五好友,晚上就凑在一起做作业。于是我们得以以学习的名义各种玩乐,这其中便包括偷食。同学的老厝后面就是池塘,周末无事便参详偷鱼,很快便有人找来一把三角网,又找来凊饭作诱饵,候了半日,果真捞到一条草鱼上来。于是便分配任务,有人回家里拿碗筷,有人拿刀和砧板,有人拿调料,甚至还把家里的米酒偷过来。支起一张拜老公用的四房桌,摆上风炉囝和火炭,关上门在外埕内打起边炉来。有一次甚至夜里跑到田里去偷玻璃菜(生菜),乌天暗地,一失足差点掉进沟里去。


11.jpg

12.jpg


  有一年夏天,大概是小学五六年级时候,和几个小伙伴跑到村外田园边的水利沟里泡澡,刚好岸边就有一片瓜田,忘记哪个小伙伴提议上去摘虾瓜,便蜂拥而上,一人摘了几根。谁知远处主人看到有异动就赶过来了。吓得我们一个个往水里钻,还不忘急中生智潜进水底把虾瓜埋在泥里面。主人看了瓜田里的湿脚印和落下的花,当下就明白了,便质问谁偷的虾瓜?我们都矢口否认,并举双手以示清白。谁知道刚刚说完,虾瓜就一根根从水里冒出来……结果五六人排成一排,被瓜农押回村里游街,最后带到村委让家长来领人。


13.jpg


  被抓现行多数是因为“偷食无拭嘴”,会偷食,也得会“拭嘴”才行。消灭证据有许多小窍门,比如偷吃地豆或者鸡蛋,嘴里必定留有许多残渣,吃毕一定要漱口;偷挖番薯,双手沾到粘液,要及时用番薯叶搓手洗净;偷摘菱角,手指会染上紫黑色,需要挖田土擦洗才能洗净……真是“一物佮一药,虼蚤无涎掠唔着”。


14.jpg

15.jpg


  而今回乡,时常见到熟透了桑葚、芒果、龙眼等掉了一地,却没人去摘,倒不是乡人生来就朴素善良,实在是“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如此一想,我的愧疚感会少一些。只是偶尔吃到一些食物的时候,仍会想起年少时的荒唐事。


点赞打赏
全部只看楼主
清明不上香
清明不上香
1楼|2019-08-01 15:33
小时候有很多好玩的,现在孩子只能困在房子里
牛牛牛牛仔
牛牛牛牛仔
2楼|2019-08-01 15:39
楼主写得好生动
stlz
stlz
3楼|2019-08-02 16:20
点个赞
stwiii
stwiii 达人
4楼|2019-08-02 23:33

老兄是牛人,我看过你不少文章!??

stylzx
stylzx
5楼|2019-08-03 16:21
这些都做过,想想还真是有危险,没事好说,有事就麻烦了,同伴有下水溺水挂掉的。。。
我来说两句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