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半旰食顿囝

阅读数:4247  回复数:4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9-07-01 10:56     楼主
阮步兵

  胃的记忆力比大脑要好。这不连日酷暑,我那成长于亚热带的胃已经给大脑提出食“顿囝”的需求了。

 

  所谓“顿囝”,是相对于一日三顿的正餐而言,主要是补充能量、休息解馋,不以吃饱为目的,类似于英国人说的下午茶,却不限于时间。老人起得早,可能十点来钟就要烳食;一家午睡起来,有一碗吃的垫肚子是最好不过;下午奴囝放学归来,总要准备点什么解馋;工作时半旰歇乏或者半夜加班,也需要吃点点心……这些都可以称之为“顿囝”。

 

  用于煮顿囝的食材很多,不分咸甜,无法一一罗列,只好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1.jpg


  第一个想到的是鼎鳞(【浪1】),实际上就是米饼,做法与传统的粿条类似,只是大小不一样罢了。米浆摊开直径30公分左右的薄饼,蒸熟,用小竹棍卷起来,移到长方形大竹筛上面摊开晾晒,再蒸另一饼,如此反复。晒干水分后,变成硬硬的半透明薄饼,就可以拿到市场上卖。也有制成条状的鼎鳞条,雅名叫“沙河粉”,但与广州真正的沙河粉不一样,是脱水的。去年在饶平黄冈见到有散装卖,便买了两捆,可惜行色匆匆,还没吃就赶回广州。


2.jpg


  这趟回老家,特意让家人买来吃,价格是普通大米的四五倍。鼎鳞煮法可咸可甜,咸的做法跟米粉基本一样。甜的就更简单,水滚后,把鼎鳞片拗成几块投入,煮透加糖即可。每当白日把大地烤得冒烟,热气把肌肤烘得粘乎,就会让人心生吃鼎鳞的念想,谈不上多好吃,比粿条多一点嚼劲而已,却能收获一份满足感,让人心安理得地度过一个亚热带的夏天。吃过一碗,就明白这玩意而为什么能够在越南、泰国这些热带地区流行。

 

  清心丸是另一种神奇的存在。用番薯粉、木薯粉、畲挝粉都可以制作。先把薯粉擀匀,加开水和好,搓成条状,再切成小段便是成品。现在卖家为了吸引眼球,往往会加入果蔬汁,做成五颜六色不同口味,常常会搭配一些熟薏米、绿豆瓣等一起卖,完了再滴一两滴香蕉油。


3.jpg

4.jpg

[email protected]

 

  清心丸加水煮至浮出水面即可,加糖煮化,变成半透明状,彩色的话鲜艳亮丽,咬起来软而不烂,弹而不粘,无论卖相还是口感都讨人喜欢。香蕉油的气味一吸入鼻粘膜就让人脑门一激灵,顿时让人胃口大开,三两下一囫囵就是一碗。也不知道谁起了“清心丸”这个名字,大概是天热了人容易心烦气躁,吃了清心丸可以清心静气,反正我每回吃的时候都是挺清心的。

 

  早稻收成后,曝粟刚好赶上高温加风时雨天气,往往全家出动,半刻不得离开,稍有不慎容易中暑。到半时下旰,母亲就会煮一锅甜汤,送到粟埕给全家人解暑,通常是绿豆汤、赤豆汤或者薏米汤。绿豆提前浸泡三五个小时,煮上半小时,搁点糖,简简单单,能清晰分辨出豆香味、豆青味和乌糖味。后来到了广州,每次去糖水铺也会点上一碗冰冻的绿豆沙,里面常常会加海带、陈皮,只要不加凝胶的,也好吃。


5.jpg


  家乡把南瓜叫作番瓜,因为是从番邦引进而来的缘故。然而这个“番客”一点都不认生,在中国长得到处都是,只是各地品种稍有不同。在南方,那种外国人万圣节用来雕刻的大南瓜比较少见,多是木瓜型的蜜本南瓜,瓜皮颜色根据生、熟程度会由青变黄。前几天回老家,家里有一个小南瓜,据说是“猴栗种”,当天下午就拿来煮番瓜汤吃,真如栗子一般,粉得有点齁,感觉更适合用来做菜。第二天下午便改用自家楼顶种的番瓜煮,一吃,才是熟悉的味道。


6.jpg


  小时候,舅舅家的厝地只有围墙没盖屋顶,里面长着一颗番瓜,也不知道是白发的还是种植的,长得乌艳茂苞,还结了不少瓜。每逢初一十五,我都会跟外婆去厝地拜伯爷,为的是拜完可以吃到糖果、饼干或者水果之类的贡品。回来的时候也总会带一两条番瓜,因为去得少,番瓜每每成熟过头了。后来自家厝地也有种番瓜,长得快的时候吃不完,要割去送亲友。番瓜汤的做法基本上是傻瓜式的,无需削皮,去囊去籽,切块洗净,加水煮熟,加糖煮化即。虽说来自番邦,但那种清甜的瓜香早已载入潮汕人胃的记忆里。


7.jpg

[email protected]

 

  另一种来自番邦的食物更为寻常,我们叫番葛或者番薯,煮成甜汤便是番葛汤或者番薯水。虽然普通,番薯在潮汕却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在饥荒年代,那可是救命粮食。当年父辈们在生产队里吃番薯吃到怕的故事常常听说。即便到我小时候,乡村许多人家有饲猪,猪羹多由番葛叶或番葛丝熬成,有时候番葛丝熬熟了,舀一碗起来,加点白糖,也是食到好死。


8.jpg


  陈四文、王敏合作的《舞台春秋》可以说是潮语相声的巅峰之作。其中有一段,讲的是1943年潮汕大饥荒,戏班在城市无法生存,只好走入山区做戏换番薯吃,一日四顿番薯汤,吃过肚子就饿。当晚演的是《曹操败走华容道》,只见关公带兵埋伏了半天,曹操却迟迟没有出台,原来演曹操的演员饿得受不了,躲在后台吃番薯水,“关公”闻知大怒,即兴唱道:“曹操你勿惊,个人一碗定!”谁知“曹操”也不甘示弱,马上回应:“虽然个人一碗定,块番薯肉捞去食,存块番薯水在算碗声!”


  汪曾祺对广东人吃番薯糖水很不理解:“‘番薯糖水’即用白薯切块熬的汤,这有什么好喝的呢?”大概是因为他成长的高邮不那么炎热的缘故。广东夏天酷热,人出汗多就没精神,寻常人家喝碗糖水解暑,不在于有多精致美味,有糖分补充能量,有汤水补充水分,这就够了。番葛汤虽然清汤白水,热天喝起来舒服自在,伴随广东人的胃成长的,广东人懂得。

 

  不说了,我去煮碗番葛汤。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