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旧市余韵 | 村里的菜市场重新扩建之后,变得焕然一新

阅读数:5029  回复数:2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9-02-18 11:01     楼主
阮步兵

  几个月没回老家,发现村里的菜市场重新扩建,变得整饬有序、焕然一新,宛如城市模样了。听说是请了市里的专家来规划建设,自然是更为卫生高效,只是地方大了,人流分散,没有了往昔闹热氛围,反倒让人怀想起乡里的旧市来。


1.jpg


  乡里旧市,自古便是澄海县九市集之一,与南洋市、程洋冈市、樟林市齐名,为苏湾都四大逐日市。由北闸经大宫前过大路顶出人家尾今名为中心路者,是宋朝以来的古驿道(清初迁界被毁,今存建筑面貌多为民国时期复建),也是旧时乡里最重要的干道,未有国道之前,无论是乡人往来还是外乡车马,都是必经之路,旧市便位于此路北段。由五谷爷宫外老爷园埕入北闸,即见左右两排双层商铺,乡人称为“市顶”。西面商铺沦陷期间被日本驻军拆去梁柱搭建狮山瞭望台,后多重建为新式民房;唯东面商铺,因为仙公宫杂间其间,传闻拆建时有外乡人从屋顶坠亡,日军笃信鬼神,得以幸免,顶层货栈,下层铺面,面朝街市,背临池塘,今仍隐约可见先前繁华景象。


2.jpg


  乡中杂姓多居于此,为外乡人来此做生理后定居下来。邻近北闸原为杨家的打金铺,文革期间被抄家,从屎桶下和灶?底搜得三斤黄金,买来村里唯一一台“东方红”犁田机。往前行几步便可闻到香烛味,是村中最神圣的庙宇仙公宫所在,供奉着老祖仙师鬼谷子。旧仙公宫过来分别是水果铺和香烛铺,水果铺卖些本地时令生果,兼外地苹果、鸭梨,香烛铺有香烛纸钱、元宝银锭等,供信众祭拜所用。再往前一条横路贯穿而过,西面是卫生院、礼拜堂所在,东面出东闸乡里外是池塘、河溪和田园。过了路口第一家是江姓的棉被店,旧时手工棉被需用竹弓弹棉花,再布线耕织,其子弟的棉被铺已经分为两三家,分布在乡里公路头。

 

  往前十数间皆为民宅,过了糖房巷后有个邮站,主理的是个戴眼镜的老妇人,年纪比我祖母大些,乡中无论男女老少皆称其为“娇姑”。娇姑不会骑车,全乡的信件由她挨家挨户徒步派送,如遇挂号信和包裹,还须凭户主印章领取。

 

  过了邮站左拐,有间卖物食的铺囝,我细时时常来这里买翁囝玩。翁囝是一整版有故事的小图画,剪下来有几十张,奴囝之间捏若干张翁囝摔打在墙上,以跌落后正反面多少判胜负,相博为乐,俗称“搧翁囝”。

 

  隔壁是卖棺材的阿球家,棺材铺开在闹市毕竟不合时宜,伊便在西畔池墘死人间边头营生。阿球的母亲人称“球‘女哀’”,是一位满面皱纹的老嫲人,传闻一次拜老爷时球“女哀”说话(祷告词)“老爷保号乡里老人从老匀匀款呢死”,既照顾到生理,又不得罪人,不慎被人听到,引为笑谈。


3.jpg


  然后才到联营合作社,严格意义上的菜市场至此才算开始。联营经营者多数是外乡人,主营各色日杂百货、干货调料等等,至今仍在经营,只是已归私人所有。相隔的铺面直通火砻,乡人籴米粜粟,轧米买糠,在此交关。联营斜对面的店铺,远远就可闻到香味飘来,有两个档口共享经营,一边是肥汉的卤鹅,一边是粿条汤,灶台热气腾腾,混杂着牛肉味、牛杂味、卤水味、煤烟味……两层楼高的屋顶,中间没有楼板,四束光柱从天窗直射下来,门面画着毛主席头像,里面摆放着若干方桌和椅条。肥汉人个魁梧危大,浓眉大眼,大声伯喉,热月常常袒胸露乳,只在肩膀搭一条头布,有人来买时,手起刀落,鹅肉便整整齐齐装入竹壳,淋上卤水,撒上芫荽,扶回家去。卖粿条汤的姿娘身材娇小,烫着头发,打扮入时,与肥汉形成鲜明对比,我先前以为她是老板娘,新近才知道原来这边的档口都归联营所有。从前食店铺的人不多,粿条汤多卖给前来做生理的外乡人点心。我十来岁时,有一年冬夜和小伙伴在乡里老人组看人练习打锣鼓,耍到肚幺,三个人凑了五角钱,来这里买了一碗牛杂粿条,一起吃得津津有味,商讨着出两角钱的要比出一角钱的多吃一块牛杂。


4.jpg


  相邻的剃头铺散发着毛发、香皂、火水油,以及廉价洗发水的味道,两张旧式可调节高低躺坐变化的理发椅,从挂满整面墙的镜子里,可以看到对面靠墙边摆放着一条长长的联排凳子,常常坐着喝茶抽烟的老人,以及排队电毛的姿娘。过去剃头铺多由客家剃头师傅经营,乡里刘姓、张姓剃头师傅皆是梅县客顶移居来的,而今这间剃头铺由隔壁乡的金成经营。老师傅的剃头工夫真是了得,非但要把头发剪好,还得把剃睫毛、刮胡子、掏耳朵、剪鼻毛等细活也做齐整,把客人伺候得服服帖帖。


5.jpg


  剃头铺门口原有一口水井,今已填平。井头另一侧的铺面卖羹菜,对面老中医万远的中药铺紧挨着医疗合作社,一公一私,相映成趣,铺窗摆着一排装凉水的热水壶,屋里散发着浓浓的中药味道,过年过节也会炒一些八角桂皮之类的卤料包卖给人家煠鹅。

 

  医疗过去,可以闻到浓郁的果香及果皮腐烂的味道,卖水果常常会帮客人削皮、加梅膏腌制。鹅肉铺、碾米铺、物食铺相邻紧挨着,旁边的旮旯囝通往火砻的另一侧。


6.jpg


  对面斜坡上去是一条横路,路口坡下的摊档,是乡里闻名的“德平鸡卵豆腐浆”,德平是个瘦小的老头,带着圆形黑框眼镜,清晨便烧一个碳炉,卖到中午就收档,卖些豆浆油条、豆干香腐等。过去农家多用大灶,起火麻烦,做生理赶时间,买碗豆浆吃个粽球早餐便解决了。冬日早晨,德平的豆浆铺总是蒸汽弥漫,远远望去便让人心生温暖,对奴囝来说,能吃上一碗又热又甜的豆浆已经是很让人嘴馋的事,如果加个鸡蛋打在豆浆里煮,就非常奢侈了。

 

  斜坡上路口的另一侧,骄安的杂货铺是村里的长青树,经营着各色副食品,臊汤豉油,豆酱米醋,猪朥糖酒,沙茶香豉,三菇六耳,肉皮腐枝,中秋的麦纱,时年八节的节料,应有尽有,常年弥漫着混合了红糖和酒气的霉香味。我小时候时常来这里帮外公打酒,有一两回跑太快,连酒瓶子摔破在路上,只好空手哭着回家,把酒香留给街市。


7.jpg


  接下来是服装店和鞋店,服装店每年大概只有过年前才会交关一次,鞋店里卖的塑胶鞋,还可以拿旧鞋来换,只需补上差价。

 

  斜对面的包子铺总是热气蒸腾,卖的多是发大酵的猪肉包和豆沙包,早餐同样卖豆浆油条,白色的小馒头尤其松软香甜,豆沙包做的“寿桃”会把桃尖染红,也煞是可爱。

 

  然后才到肉菜的集中地,也不多,三四档淡水鱼,所卖无非是常见的草鱼、鳙鱼、鲢鱼、鲤鱼、鲫鱼等,鱼档周围湿漉漉的,空气沾染了臭腥味,宰好的鱼陈放在竹排上,还要把红艳的鱼血涂在鱼身上,以示新鲜,鱼头早已卖出去了,鱼肉还在跳动。边上卖贝类的在现场开蚝,时常堆积着高高的蚝壳。

 

  海水鱼更少,只有两三档,都是冰鲜的就流鱼,捉到什么就卖什么,主要以“巴姑鹿”(巴浪、姑鱼、剃皮鹿)为主,兼有带鱼、厚弥、沙虾、蠘囝等,如今的名贵海产当时还比较少见,更别说鲜活的。卖海鱼的阿兰是个后生兄,爱开玩笑,见来买鱼的姿娘囝便问:“细妹,嫁我好孬?”把邻村的细妹逗得面囝红红,嗔骂伊“你是‘犭肖’!”许多生理就在这一笑一骂中完成。

 

  卖猪肉的有六七家,多是本地土猪,也是卖完即止,兼卖些肉丸、肉饼等,有的还兼卖牛肉和牛肉丸,专门卖牛肉的还没出现,顶多一两家专门卖肉丸子的也会兼卖牛肉。

 

  卖羹菜的阿点人个矮细,终日穿个吊肩衫,把自个儿淹没在蔬菜堆中,剩个脑袋忽沉忽浮。芋头收成的季节,伊会在菜摊上摆个鼎囝熻芋卖,一个芋头切成八块,熻熟后粉松香郁,抹上盐花,甚是诱人。

 

  旧老人间邻近市尾,是乡里老人日常娱乐场所,食茶“言亞”冇、喯箫锯弦,由于近水楼台,老年人协会顺带把菜市场摆摊的地脚租也收了,作为乡里老人每月福利。

 

  绍奇的杂咸铺也是远近闻名,早餐时间总是挤满了人,陈放着几十种杂咸,除了整个的菜脯,还有菜头薧、菜脯丝、菜脯粒;橄榄类有橄榄菜、橄榄橛、橄榄散、乌榄、榄橛;生腌的有咸蚬、咸红肉、咸薄壳;豆类有炒地豆、盐水地豆、甜豆、乌豆……一盆盆琳琅满目,不胜枚举。


8.jpg


  走下去几间都是民居,在元先中药铺处右拐便到大宫宫前,有一个阔埕,是从前乡里祭祀的集中地,汇集了剃头铺,补锅铺,香烛铺,以及铺囝儿的杂货店,逢年过节还会吸引一些外乡人来“牵屉凸”打豆方、卖薄饼、捏糖人,也会有人来做纸影、做把戏,博钱的来此摆“鱼虾蟹”摊。

 

  除了固定摊档,也有临时摊档,俗称“摆土脚”,所卖多是农家自产时令蔬果,或是渔民捕捞的鱼虾螺蚬。我少年时代家里也有种作,周末假期会帮忙卖菜,大致卖过蕹菜、东洋草、菠薐等等。上市买菜也是重要的社交活动,主妇碰到熟人难免寒暄几句,乡里的新闻八卦多数由此传播。约莫早上七八点到十点半都是热闹的时间,谈论声、吵闹声、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这边顾客跟卖肉的说:“戥翘着,秤砣掷着脚哇!”那边顾客让卖菜的“贴条葱”。也目睹过因为缺斤短两,客人把整块猪肉扔回肉案子上,相骂起来。


9.jpg


  临近中午,买菜的人逐渐稀疏,摊主闲了下来,男的抽烟喝茶,女的抽空钩花,此外还会玩一种相输(对赌)轻重的游戏:指定某件物食或生果,每人过手之后说出重量,再用秤戥看实际斤两,直接猜中或最接近的是赢家,可以享用胜利果实,而差最远的则需付钱买单。


10.jpg


  老市巷无遮无栅,落雨天摆地摊常常要戴橛笠穿雨衣,卖者辛苦,买者不便。九十年代初老人间搬迁,旧址推平拓建为菜市场的一部分,比原来宽敞许多,但仍然满足不了需要。一九九七年,填平乡里东面的两个池塘,盖了新市场,旧市逐步荒废。随后又将原村外与旧市平行的土路铺上水泥,河道埋入地下改为排水沟,拓宽路面与菜市场连成一片,至二十一世纪,基本上整条环东路都成为菜市场。繁华的同时也带来问题,每至上市买菜高峰期,拥堵不堪,车辆难以通过。二零一八年底,复又将相邻原已填平的两个池塘拓建为综合市场,供流动摊贩摆卖,原市场规划为固定摊位的农贸市场,环东路辟出一车道画为停车位,既方便停车,也解决先前拥堵问题。与此同时,也吸引越来越多的外乡人前来做生理,食材应有尽有,已经成为整个镇的主要菜市场,也吸引邻镇的做桌师傅前来采购,即便办大型的宴席,跑一趟基本上也能把菜买齐。


11.jpg


  至此,乡里的菜市场跟大城市的菜市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规模甚至比我在广州见到的许多菜市场还要大,时常遇到好食材也会惊喜连连,只是已然没有了往昔旧市的人情味。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