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政府说出了百姓的心声。

阅读数:8642  回复数:4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8-09-25 09:59     楼主
sthxwh


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这说出了百姓的心声,那么请看我村“三旧”改造方案乱不乱,网络世界不是法外之地,咱不造谣也不传谣,一切用事实和证据说话。为更好地陈述事实和表述观点,文章比较长,内容可能比较枯燥乏味,还望见谅。


宣传.jpg


笔者所在社区居委在2010年下半年分别与两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就社区居委的三处集体用地的合作开发建设房地产事项进行洽谈并签定了合同,合同中均约定自完成土地移交之日起30个月内项目必须完工,但不知何故(备注:个中原因普通村民不知原由)有的完全没有拆迁、有的拆迁半途停止,致使甲乙双方合作开发事项被搁置长达七八年之久,直至今年因市政府下达文件要求切实解决“三旧”工作遗留历史问题时,跟这两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才就“三旧”改造项目的重新启动进行磋商。


合作地块一:


黄河、庐山路口东北角55亩村集体土地2010年8月份签订的房地产合作开发合同如下:


创森55-老1.jpg


创森55-老2.jpg


合同第四条写明合建项目按有关部门批准的可建面积,甲方(村经联社)可分得合建项目总建筑面积的30%,乙方(开发商)可分得合建项目总建筑面积的70%。合同第十条要求乙方应在拆迁完成并移交土地之日起30个月内完成项目的开发建设。合同第十一条写明乙方负责甲方所提供用于合建的旧宅地上原有建筑物及构筑物拆迁的补偿。


黄河、庐山路口东北角55亩村集体土地2018年9月份村党支部商定的房地产合作开发补充协议书如下:


高业55-新1.jpg


高业55-新2.jpg


合同第四条写明合作项目按有关部门批准的地面可分配房产建筑面积进行分配,其中:甲方(村经联社)可分得合作项目可分配房产建筑面积的31%,乙方(开发商)可分得合作项目可分配房产建筑面积的69%,地下部分归乙方所有。


问题一:2010年签定的合同写明的分配规则是按有关部门批准的可建面积,甲方分得总建筑面积的30%,乙方分得总建筑面积的70%,请大家注意这里面强调的是“总建筑面积”,何为“总建筑面积”呢?按笔者的理解应该是包含地下室、地面商铺和地面住宅等建筑物在内的建筑面积,(备注:泰山路四季园的“三旧”改造项目合同可做参照)具体应该如何来解读“总建筑面积”那就要麻烦律师等法律顾问了。


而2018年9月份村党支部商定的房地产合作开发补充协议书里面的合同条款写明的分配规则是按有关部门批准的地面可分配房产建筑面积进行分配,甲方可分得地面房产建筑面积的31%,乙方可分得地面房产建筑面积的69%,地下部分归乙方所有。请大家注意这里面强调的可分配面积已经写成只限于地面上的建筑面积了。


前后两份合同,前一份是按总建筑面积来分配,后一份是按地面可分配面积来分配,换句话说就是甲方争取到了地面建筑物多出1%的可分配面积(备注:因受外砂机场航线净高限制,该合作地块审批的建筑层数应该在十四层左右,路对面在建的泰安-江南星语可做参考,由此可见地面可分配面积是比较少的),却少了整个地下室30%的建筑物分配比例。请问这是否公平、合理?这明显存在损害村集体利益的方案是开发商单方面提出来的?还是党支部成员和开发商一同商定的?是坏人都进基层单位了还是村干部都变傻了?或是揣着明白却精于装疯卖傻?


合作地块二:


黄河路北侧25亩村集体土地2010年8月份签订的房地产合作开发合同如下:


创森25-老1.jpg


创森25-老2.jpg


合同第四条写明合建项目按有关部门批准的可建面积,甲方(村经联社)可分得合建项目总建筑面积的35%,乙方(开发商)可分得合建项目总建筑面积的65%。合同第十条要求乙方应在拆迁完成并移交土地之日起30个月内完成项目的开发建设。合同第十一条写明乙方负责甲方所提供用于合建的旧宅地上原有建筑物及构筑物拆迁的补偿。


黄河路北侧25亩村集体土地2018年9月份村党支部商定的房地产合作开发补充协议书如下:


高业25-新1.jpg


高业25-新2.jpg


本协议书就25亩村集体土地被纳入黄河、泰山互通立交桥工程的规划红线范围内,有可能被征用而进行合同新修订。


合同第二条写明如果政府最终以货币赔偿的方式将黄河路北侧25亩集体用地部分或全部征用,则之前双方就这一地块合作开发所签定的所有合同终止,甲方应归还2010年收取乙方的五百万元定金。合同第三条写明如果这一合作地块最终被征用而政府以土地置换的方式进行征拆,则异地新置换土地的合作开发参照黄河、庐山路口东北角55亩土地合作开发的方式按甲方(村经联社)分得可分配建筑面积31%、乙方分得可分配建筑面积69%的比例进行合作。合同第四条写明如果合同第三条新置换的土地不再跟乙方合作开发,则甲方应将2010年收取乙方的五百万元定金归还乙方,并应承担责任。


问题二:首先同问题一一样,前后两份合同,前一份是按总建筑面积来分配,后一份是按地面可分配面积来分配,这显然是不合理、不公平的。而更加糟糕的是前一份合同甲方(村经联社)可分配的比例是35%,乙方(开发商)的可分配比例是65%,但后一份合同却写明如政府有在别处置换土地则同乙方的合作必须按黄河、庐山路口东北角55亩土地合作开发的方式来进行,换句话说我村经联社不但分配比例从原合同的35%减少到31%,而且还少了地下室的按比例分配,只享有地面建筑物的分配,这不等于是双输吗?


其次新协议书第二条写明如果该地块被政府征用而以货币补偿的方式进行征拆;第四条写明如果以土地置换方式进行征拆而新地块不再同乙方进行合作开发则2010年收取乙方的五百万元定金要归还乙方,并应承担责任。既然一切都应该按法律来办,那么就要好好来理论理论了,2010年签定的合同第十条写明乙方应在拆迁完成并移交土地之日起30个月内完成项目的开发建设,请问当年是什么原因致使拆迁到一半就突然给停工搁置长达七八年之久呢?这里面是谁的责任?一切是否都应该交由法律来裁决呢?


第十一条写明乙方负责甲方所提供用于合建的旧宅地上原有建筑物及构筑物拆迁的补偿。那么请问当年部分已经拆迁的赔偿款是我村经联社支付给被拆迁户的还是开发商支付的呢?这个查一下档案就一清二楚。到底是谁违的约,五百万定金到底应不应该归还也应交由法律去裁决,而不是以这一纸补充协议书来委曲求全但却让村集体在以后的合作开发中处于被动位置。


因为这一项目的无故被搁置达七八年之久,致使今天留着一片空地有可能被政府因为建设立交桥而征用,我村集体因为这一事件而处于非常被动、非常不利的位置,试问开发商有何脸面来讨回这五百万定金。如果当年这一项目能顺利进行,最迟在2014年的年底黄河路北侧这25亩土地就已经是一排排的商住房了,政府今年的快速路网建设立交桥方案该如何设计我相信这就不是我村村民应该去担心的事了。


合作地块三:


长江路北侧(新津派出所附近)13亩多村集体土地2010年12月份签订的房地产合作开发合同如下:


信基-老1.jpg


信基-老2.jpg


合同第四条写明合建项目按有关部门批准的可建面积,甲方(村经联社)可分得合建项目总建筑面积的32%,乙方(开发商)可分得合建项目总建筑面积的68%。合同第十条要求乙方应在拆迁完成并移交土地之日起30个月内完成项目的开发建设。合同第十一条写明乙方负责合建地上原有建筑物及构筑物拆迁的补偿。


长江路北侧(新津派出所附近)13亩多村集体土地2018年9月份村党支部商定的房地产合作开发补充协议书如下:


信基-新1.jpg


信基-新2.jpg


合同第四条写明合作项目按有关部门批准的地面可分配房产建筑面积进行分配,其中:甲方(村经联社)可分得合作项目可分配房产建筑面积的32%,乙方(开发商)可分得合作项目可分配房产建筑面积的68%,地下部分归乙方所有。


问题三:同前面问题一一样,为何前后两份合同,前一份是按总建筑面积来分配,后一份是按地面可分配面积来分配,而分配比例却维持不变呢?这显然是不合理、不公平的。和这一家房地产公司在2010年签定的合同同样在第十条和第十一条写明当年合作项目的开工时间和完工日期,拆迁的支付方式等,需要问的是当年又是因何原因也使该合作项目同样被搁置长达七八年之久呢?哪一方应该为此负责呢?


证据和理由已呈现和阐述出来,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如果政府部门有幸看到此文,认为农村基层单位这样来为社区居民谋所谓的“福利”实在不妥,那么也请介入调查,还我村民一个公道。笔者实在不愿意看到像珠合市场北侧D地块“三旧”改造项目那样的上访再次出现。


笔者上一篇网帖也有阐述一些理由,也有列举一些汕头市的“三旧”改造案例,笔者今天再列举龙湖区新溪镇西南村2017年的“三旧”改造网上招投标公示文件。


招标公示文件截图:


西南村.jpg


投标成功公示文件截图:


西南村1.jpg


最后竞投成功的分配比例是西南村可分配得合作项目35%的可分配资产,中标方可分配得合作项目65%的可分配资产。(备注:按笔者的理解,这“合作项目的可分配资产”应该包含地下室、商铺和住宅吧。)


看到其他村居那一个个捍卫群众利益的“三旧”改造案例,我只能感叹我村的党支部到底还是不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还是只代表他们党支部那几个人的小利益?


作为全市最大的城中村,包含六个涉农社区居委,有一万多常住人口,超过三十万外来务工人员在此居住生活,难道这样若大的一个陈厝合真的无黑、无恶、无乱吗?不知道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相信。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 2018-09-29 10:25      1楼


    宣传1.jpg


    希望这样的口号和标语能够兑现。


    0 0
  • 2018-10-02 18:14      2楼


    很不幸,我村这三块集体土地的“三旧”改造项目的方案在2018年9月29日经居民代表大会的表决通过了。笔者查看了表决版本的合同内容,基本上和之前的商定版本一样,只有黄河路北侧25亩集体土地“三旧”改造方案对补充协议中的第三条款分配比例进行了修改,改成按2010年老合同中分配比例来执行,即我村占比35%,合作方占比65%,地下室归谁所有却没有直接说明,只简单说按黄河、庐山路口东北角55亩土地的改造方式进行,估计也就是归开发商所有了。


    南碧埠居委三处集体土地“三旧”改造项目新补充协议书居民代表表决通过的公示文件如下:


    公示1.jpg


    公示2.jpg


    公示3.jpg


    南碧埠居委2018年9月29日黄河路北侧25亩集体土地“三旧”改造项目新补充协议书居民代表表决通过的部分文件如下:


    南碧埠新合同1.jpg


    南碧埠新合同2.jpg


    看到几乎没有经过什么修改的商定版补充协议书在居民代表大会上变成表决版本而获全票通过,笔者除了失望之外更多的是表示愤怒。因为就在我村“三旧”改造方案表决全票通过并进行公示的第二天,也即2018年9月30日笔者在龙湖区政府网站上的“公告板”上看到了当天新发布出来的珠池街道永安居委(注:外充公村)南畔垅片区旧村“三旧”改造项目改造方案的公示档案。


    永安三旧.jpg


    笔者下载了改造方案的PDF文件进行查看,截图了该村“三旧”改造的部分合同文件如下:


    永安居委2010年签定的老合同如下:


    永安老合同1.jpg


    永安老合同2.jpg


    永安居委2018年签定的新合同如下:


    永安新合同1.jpg


    永安新合同2.jpg


    永安新合同3.jpg


    从合同中我们可以看出永安居委和我南碧埠居委一样在2010年就同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签定过一份“三旧”改造的合同,也同样被莫名地搁置在一边,也同样是在今年2018年就重启项目的开发建设而协商签定新的补充协议书。,但不同之处在于珠池街道的永安居委他们的新协议书维护了全体村民和村集体的利益,2010年的老合同他们村可以分得总建筑面积的35%,而2018年新协议书中村经联社可以分得36%的可售房产(注:包括住宅和商业)建筑总面积及车库数量。合同中都有明确的写明。也即是说新协议书中承认了2010年老合同中的总建筑面积是指包含住宅、商业和停车位在内,而且村干部还为村集体多争取了1%的可分配比例。


    多么相似的“三旧”改造项目啊,只可惜结果是多么的不一样,一边是为村民为村集体谋取最大利益的永安居委领导班子,一边是胳膊往外拐的南碧埠居委领导班子和居民代表。我不免在此感叹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这里面没有问题吗?难道陈厝合的天空真的那么蓝吗?



    0 0
  • 2018-10-05 13:09      3楼


    表决版的补充协议书经居民代表表决通过以后如果没有村民提出异议那么最终应该是由社区居委会的主任与地产开发商签定并生效,请原谅笔者不能现身去居委会提出异议,虽然对于这样的新协议书合同条款笔者有很大的不满,但终究自感能力有限且势单力薄,单凭一个人的力量不可能、也没办法去挑战村两委和居民代表的权威。


    在此也只能感叹中国的改革仍然任重道远,尤其是农村基层这样的自治行政单位的民主进程还有待提高。有时候村民(居民)代表“认可”的事情不一定就是百姓认可的事情。通过选举村民(居民)代表来表决一些重大事项看似“民主”,但往往又不能体现真正意义上的民主。


    以笔者上网披露的我村这一“三旧”改造事件为例,如果是由全村满18周岁以上具有选举权的成年人来投票表决,而全村人都是在知道永安居委(注:外充公村)上个月签定的“三旧”改造新协议书是这样的维护全体村民利益的前提下,那么请问我南碧埠村这三块集体土地的“三旧”改造新补充协议书中的部分条款这样的不平等、不公平、不合理还能像居民代表大会上由那区区的30个所谓的代表来表决全票通过吗?至少笔者本人就不同意。


    上一届的支部书记和居委主任在离职以后因为在任职期间涉嫌违法而被处理,不知道这一届又该何去何从?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黑恶势力我村有没有笔者不敢随便去造谁的谣。但从笔者披露的这些合同和事例却可以感觉到我南碧埠居委有些人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协助地产开发商来“黑”我全体村民,这样的人比那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黑恶势力还要更可恨和可“恶”。因为他们代表的是我们敬爱的“党”。


    敬爱的南碧埠居委会主任,请你在提笔签名和加盖公章之前先想想全村人民的利益有没有受损,请你顺便想一想你竞选居委主任时向支持你的人承诺了什么,你签名的这支手份量是很重的,因为这三份合作开发项目可是几个亿的项目,可是全村人民过上好日子的希望,谢谢了。


    表决书公示的截止日期刚好是国庆节那一天,而国庆节放假一个星期,但愿协议书还没有签定,但愿吧。



  • 2018-11-10 20:33      4楼


    近期,龙湖区又新增多宗三旧改造项目。笔者分别在龙湖区政府网站和龙湖区农村集体资产资源交易平台查询到龙祥街道的周厝塭居委和珠池街道的永安居委都有新的三旧改造项目在公示和招标。


    下面是周厝塭居委三旧改造项目的相关档案


    2010年签定的老合同如下:


    周厝塭老1.jpg


    周厝塭老2.jpg


    2018年签定的新合同如下:


    周厝塭新1.jpg


    周厝塭新2.jpg


    从这新老的两份合同中我们再一次了解到原来周厝塭居委和我南碧埠居委一样在八年前也和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签定过一份三旧改造的房地产合作开发合同。他们当年商定的房地产总建筑面积分配比例为村经联社占34%,开发商占66%。而今年10月份新签定的合同分配比例则修改为村经联社占总建筑面积的34.5%,开发商占总建筑面积的65.5%,合同中特别说明包含车位和商铺。也即是说34.5%是包含住宅、车位和商铺在内的所有占比,对于这样的新合同做为一个外村人我表示还能够接受,至少村民和集体的利益得到了一定的保障。


    下面是永安居委(外充公村)位于东海岸新城内的国有建设用地合作开发招标截图:


    永安1.jpg


    永安2.jpg



    从这两张网页截图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招标设定的条件中第六条是这样写明的:【(六)、上述宗地合建项目,委托人应分得的房地产产权建筑面积起始数不低于政府部门批准可建且可分配房地产(含住宅、商业、地下车库)各项建筑面积的36%比例(含36%)。经规划部门要求配建的消防用房、设备用房、设施用房、物业管理用房不参与分配。】不得不说永安居委的领导班子在对集体资产的开发问题上是尽了心的,设定这样的条件经联社享受分红成员和村集体的利益得到了充分的保障,这样的分配比例也可以说是当前汕头市三旧改造项目土地提供方占比相对较高的。这样的基层干部才是人民的好干部。


    笔者从一份今年龙湖区政府下发的关于妥善处理三旧改造项目中历史遗留问题的文件中了解到重新审核这些有历史遗留问题的三旧改造项目要求严格把关,逐级上报,违规的不予通过审核。


    龙湖区政府的文件如下:


    龙湖文件1.jpg


    龙湖文件2.jpg



    别人村子的事笔者不好多加评说,但通过附近这几个村子的三旧改造项目和自己村的一对比,却可以明显看出自己村子这些历史遗留问题的三旧改造项目里面都存在很大的猫腻,甚至于有违法行为、有腐败行为。


    同为八年前签定的老合同,为何当年人家村子的领导干部能够把分配占比商定在村集体占34%,而我村八年前的那一届领导班子却和开发商洽谈为村集体只占30%,足足比附近其他村子少了4%的占比。


    同为今年市政府下发通知要求妥善来处理这些有历史遗留问题的三旧改造项目,以盘活土地资源,实现城市的扩容和形象提升。这本是好事,群众也都支持和欢迎。但为何别的村这一届村领导班子大都能够在和开发商的谈判中坚持以老合同为基础,认定老合同的条款中“总建筑面积”就是指住宅、商铺和地下室停车位等可分配面积,然后还额外为村集体争取多一点点的可分配比例等利益。


    而反观我南碧埠居委,确实也是额外为村集体争取多一点点的可分配比例,仅仅是多出1%的地面可分配住宅面积。但一宗50多亩和另一宗10多亩的地下室我村集体却一丁点都不沾边。这样的糊涂账,令人作呕的合同条款在党员大会通过了、居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两委干部也通过了。但这些有份量的人决定的事并不一定就是正确的,就是合理的。也并不是说像笔者这样的普通村民个个都贪得无厌,因确实是心有不甘,因有得对比所以心理就会不自觉地变得不平衡。咱们潮汕有句俗话说得好:“行情甲街市”,因附近的几个村子他们的三旧改造项目和我村的情况是那么的相似,为何人家的干部能够这样来维护村集体和村民的利益而我村却是个例外呢?


    离今年11月15日上报市“三旧办”审核的原则上截止日期还有几天时间,笔者也不清楚居委主任在不平等合同上签名了没有,也不清楚和那两家房地产开发商合作开发的材料上报街道和区政府了没有。但至少目前在区政府的网站上还没有看到我村三旧改造的公示信息。我更加愿意相信我们的党我们的政府还是站在人民的一边的,这逐级的审核应该是能够发现我南碧埠居委这两份三旧改造项目合同条款里有漏洞、有猫腻、甚至于存在权钱交易的不法勾当,利益输送而损害集体利益的违法行为。笔者已经发现了问题,而该如何查问题和拍苍蝇那应该是政府部门和纪委的事了,这就不是笔者一个平头老百姓能力所能及的了。


    如各级政府在审核时能够及时发现问题并给予制止,也许我南碧埠居委这两宗三旧改造项目说不定也可以像永安居委一样设定更为合理、对村集体对村民更加有利的条件重新上龙湖区农村集体资产资源交易平台向社会进行公开招标,重新选择有信誉的房地产开发商做为合作伙伴重新开发这两块集体土地。


    我相信党和政府不会放任老百姓被人欺负而不闻不问,不理不睬。我相信党和政府会为我们老百姓做主。



    0 0
您还没有登录,或者登录超时,请点此登录后再参与发表。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