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一千个人心里可能会有一千个汕头~外地人眼中的汕头是什么样子的?

阅读数:11790  回复数:4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8-08-23 09:22     楼主
敲茶_舟元

  潮汕文化,一直是一个相对封闭而独特的存在,外面的人看不明,里面的人也说不清,一千个人心里可能会有一千个潮汕。

 

  在这片神秘的大地上,很多外地人来过,也看过,他们是潮汕文化的亲历者,或许从他们的眼中,可以看到我们记忆里熟悉的潮汕,也可以看到记忆里不一样的潮汕。

 

  我采访了三位踏上了潮汕大地的外地朋友,分别是生长在深圳的女生小夏、嫁入汕头十年的小陈、还有喜爱汕头的荷兰人Tijn,让我们看看他们眼中的汕头是什么样子的吧。

 

3.jpg


  一个深圳女孩眼中的汕头: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深圳人,小夏第一个接触到的潮汕人,是家对面的小女孩一家。小女孩和她年纪差不多,家人挺多的,还有其他亲戚也在深圳,只是没有住在一起。

 

  这一家人给小夏留下了对潮汕人的初印象,尤其是家里长明不熄的神龛更是印象深刻,每逢初一十五,小女孩一家就会买很多东西上香供奉,从不间断,那时小夏还不了解,很多年以后她发觉潮汕人很信命数,真的很信。

 

  后来小夏认识的其他潮汕朋友比起这个小女孩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会把家人求来的平安符认认真真地藏好,仿佛一旦弄丢就会招致弥天大祸。生活每到一个阶段,在老家的家人就会为他们求问师傅,给他们算命,然后告诉他们工作上要注意什么,最近不能去什么地方,属什么生肖的不能做什么事。

 

  一开始小夏以为这是个别现象,但见的多了,她开始疑心这是潮汕地区的普遍文化。

 

4.jpg


  关于小女孩的一家,还有一件事也让她一直记忆深刻,就是家族里的团结一致,那时候小女孩的哪个亲戚遇到了什么事,整个家族的人会聚在一起,用尽办法帮忙解决。小夏觉得其实不是什么大事情,也犯不着整个家族的人都出动,但是这种事无巨细都要群策群力的团结让她感到钦佩。一样是很多年后,她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宗族意识”。

 

  小夏还接触过来自潮汕地区不同城市的女孩子,她们巧合地住在了同一个宿舍,三个潮汕女孩讲着不同的方言口音,互相开玩笑说对方的不标准,她们似乎都觉得自己说的才是正宗的。于是小夏总被她们拉住,要听她们说话,然后给她们判断谁说的方言好听。

 

  “可是我完全听不懂啊。”小夏说,“对我来说还不都一样嘛!都一样啊!”

 

  那时候开始,小夏觉得深圳很多潮汕人,她开玩笑说自己可能是被潮汕人包围了,她的直觉应该是对的,因为不久后她谈了个男朋友是汕头人。

 

5.jpg


  男朋友常常给她讲远在粤东的潮汕大地,讲文化,聊方言,谈经济,她能在字里行间听出男朋友对老家的惋惜,感觉到他的担忧。这种感觉很新鲜,她从来不关心她成长所在的这座城市,因为深圳并没有什么值得她操心的,但从潮汕走出来的年轻人,去到哪里总会念叨起家乡。

 

  在男朋友身上小夏也看到很多“很潮汕”的东西,比如有一回和男朋友出去吃饭,服务员倒的茶水是凉的,这在小夏看来很正常,毕竟天也很热,凉的茶水反而更止渴,但男朋友却把服务员叫了过来,她目瞪口呆看着男友厉声质问茶为什么是凉的,问凉的茶怎么能喝。

 

  “原来潮汕人要喝热茶啊。”小夏知道了这件事。她开始对潮汕感兴趣,她总相信那些有趣的潮汕朋友一定也有一个有趣的家乡。

 

6.jpg

 

  后来她真的来了汕头,看了建筑,逛了海边,吃了小吃,她还能想起潮汕朋友们总自豪地指着食物告诉她“这可是潮汕的做法”,似乎潮汕的做法就是最高明的烹饪技巧了,朋友那种得意的样子,总让她觉得很有意思。

 

  “不过确实很好吃!”小夏说。她还学着本地人,去很热闹的果汁冰店门口排队,见证了什么是“汕头本地网红店”。

 

  小夏觉得汕头挺好的,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要问男朋友为什么非去深圳不可,打工的日子辛苦又拮据,真的就是想要的生活吗?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这大概是所有潮汕孩子面临的问题吧,相对落后的家乡和繁华的大都市,这是一道没得选择的选择题。

 

  男朋友总说“我也喜欢深圳,只是深圳不喜欢我”,小夏觉得男朋友其实挺想故乡的,但他还回不去。他还不能回去。

 

7.jpg


  一个外来媳妇眼中的汕头:

 

  小陈嫁来汕头快十年了,来之前很多人告诉她潮汕大地很可怕,“不诚实”、“封建”、“只要男孩子”等等标签贴满了这个地方,这些话让她背负着很大的压力出嫁,十年过去了,她觉得其实没有那么夸张,至少在市区里,一切都还不错。

 

  “但我听说乡下还有因为生不出男孩而被赶出来的女人。”小陈说,“我想象不到。”

 

  初来汕头时小陈也吃了一点亏,她能听懂一些汕头话但是说不来,有一次买水果,她发现摊主给她算的价钱比旁边的本地人贵了十块,虽然十块钱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她觉得很受伤,她很想发脾气和摊主理论,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毕竟要和难懂的“潮普”打交道,是真的很困难。

 

  作为一个十年的“老汕头”,小陈开始活出汕头人的样子,比如喝茶这件事,她已经完全掌握了。

 

8.jpg


  其实来汕头之前,小陈也听老公说过汕头人爱喝茶,但在她的想象里,喝茶是一件很高大上的事情,就像是要沐浴焚香,要正襟危坐,要有三五知己,要有青灯一盏,要有凉风拂面,后来她才发现,真正的“潮汕茶文化”,其实是大夏天在小店门口赤着膊子泡茶的店主们,是每家每户待客的基本礼仪,是汕头人最最最接地气的日常娱乐。

 

  而且喝茶是也不拘泥于谈论什么高雅的话题,正好相反的,汕头人泡起茶,谈的一定是最生活化的话题,家长里短的,孩子学习不好啊,老婆最近脾气大啊,婆婆真的很唠叨啊等等,这种贴近生活的对话,才是汕头人最好的“茶水伴侣”,有的人拿心里话下酒,而潮汕人拿来下茶。

 

  小陈觉得这种很市井的气息,正是汕头这座城市的气质所在。

 

  当然了,小陈察觉到的茶文化,远不止这么简单,在她看来,隐藏在茶文化更深层一面的,还有潮汕人在人际交往上的智慧,小陈认为茶是潮汕人最重要的交际手段几乎没有之一。

 

9.jpg


  “有闲来吃茶哩(有空来喝茶吧)”、“天时来去吕块吃茶哩(什么时间去你那喝茶啊)”,这样的话潮汕人一生要说无数次,当然很多时候赴约“茶局”喝的不只是茶,还有很多正经事,尤其是生意往来。茶盘家伙一敲响,可能就有件事要落定。

 

  小小的茶叶,其实承载了汕头人对人际的重视。

 

  说到这个,小陈想起有一次她开摩托车摔倒了,想去医院检查,但是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做这件事,最后是朋友给她联系了一个医院的主任,等她到了医院就有人全程接待她,带她直接拍片检查,全程没有排队,也没有收费。

 

  这样的事情十年间小陈见识了很多,她觉得人际关系是这座小城市里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她有很多朋友,有北方人也有潮汕人,她总觉得北方朋友们更简单,喜不喜欢都脱口而出,毫无顾忌,但潮汕朋友就总是三思而行,力求左右逢源。

 

  如今是小陈来到汕头的第十个年头,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她依旧不会说潮汕话,她说她不是很想学,太累了。

 

  “反正能听懂就行了。”小陈说。她觉得这几年在汕头生活,已经没原来那么费劲了。

 

10.jpg

 

  一个荷兰人眼中的汕头:

 

  高中毕业那年,荷兰人田阳萌生了一个想法,他想去最遥远的国度做毕业旅行。他想了很久,最后选择了中国。

 

  “出发前我学习了简单的中文,”田阳说,“大概就是你身体好吗这种,哈哈哈。”

 

  他记得那本中文教材是法国出版的,就像中国的英语教材一样,也是用对白的形式表达的,他印象很深,有一个对白是——

  A:中国大吗?

  B:对,中国很大!

  A:日本大吗?

  B:不,日本很小!

 

  他学了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的中文就安心出发了,一路穿过东欧、俄罗斯、蒙古国,进入到中国,开始他的假期,这个旅程花了他九个月的时间。

 

  这次旅行让他对中国有极好的印象,那时候他也还没想到,后来他会在北京留学,会游遍神州大地的大好河山,以及会住在汕头这样一个海滨小城。

 

11.jpg

 

  他能和汕头结缘,也源于他对建筑的喜爱,在北京住胡同的日子里,他被北京大小胡同里的生活气息感染,或许也是天生对老事物的喜好,他开始关注起了历史较久的建筑和文化,那时候他常常为老胡同的简单改造感到遗憾。

 

  这种对历史建筑的喜好,促使他开始游历中国的各大城市,机缘巧合,一位汕头朋友出现了,更巧的是这位朋友是“山水社”的成员。“山水社”是汕头本土大学生发起的民间历史建筑关注小组。

 

  受朋友之邀,田阳在2015年首次踏上了这个百年商埠,他被领着参观了老市区的房子,坐船过到礐石,看看老教堂,看看军区旁的老房子。在了解之后,田阳开始喜欢汕头。


12.jpg

 

  很多人以为老建筑哪里都有,有些地方的老房子比汕头的更有特色呢,至于传统文化传承,那不是更普遍的事情吗?但走过很多城市的外国人田阳却有不一样的看法。

 

  田阳告诉我们:“我觉得汕头的文化跟普通的文化遗产有一些不一样,它不显得伟大,也不跟什么皇帝有关,它是反应当地人和外来文化交流的历史,因为汕头在海边。”

 

  或许中文对田阳来说终究是不容易精通的,他只能说的很简单,但他对汕头文化的了解或许比一些本地人更深刻。

 

  后来田阳搬到了南海一横的巷子里,他和楼下修摩托的老板夫妇成了好朋友,那时候田阳饱受南方大蟑螂的折磨,这种趴在地上像坦克、飞在空中像战斗机的蟑螂让他毛骨悚然,最后还是楼下老板帮他封堵了家里的蟑螂洞。

 

  田阳开始活的很“潮汕”,他学会了泡茶喝茶,会骑着单车在老市区闲逛,看外马路上两个教堂的外放喇叭互相展开攻势,看大街小巷里随处可见的庙宇和神像,看中山公园挂满了祈福红布条的大树。

 

  有一次从欧洲传来了消息,小学同学的妻子平安生了个女儿,田阳很替朋友高兴,他跑到中山公园,像模像样地在树上挂上了祈求平安的红布条,希望他的同学一直幸福。

 

  田阳对汕头的印象很好,他觉得汕头人很热情,城市很舒适,文化深邃而独特,钻研汉学的他对这座城市有着说不出的亲切感,后来他还围绕老市区的历史和改建工程写了他的毕业论文。

 

  如今田阳回到荷兰了,但还是心心念念想要回汕头来,凌晨四五点还在营业的小食摊常常出现在他的梦境里,他仿佛还跟往日一样,和朋友坐在汕头街头的小摊上畅谈到天亮。

 

  “可惜创文后就没有了啊。”他说到,“毕竟真的很好吃啊,汕头的食物。”

 

插图拍摄者:郑鸿斌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