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手机版

人生就像小公园,一直在规划,从来没实现

阅读数:8064  回复数:4  
只读楼主回复 | 倒序排列2018-07-05 09:56     楼主
敲茶_舟元

  前言 


  小公园老街区,是汕头人魂牵梦绕的地方,那里承载着汕头开埠百余年的光辉,遗留着汕头先辈们走过的痕迹,是汕头精神的根,是一切的源头。

 

  随着时光流逝,老市区也历经了许多风雨。解放前后的小公园仍然是汕头商业中心,遍布商行店铺,“四永一升平”是一代人深刻的记忆。这之后,老市区又经历了土改和社会主义改造,见证过公私合营,遭受过“破四旧”的冲击,然后随着市中心的东迁逐渐老去。

 

  时至今日,小公园街区仍然未能定型,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老市区也越来越老,眼看着规划方案一套又一套的出台,街区却从未发生过根本改变,市民纷纷感慨道“人生就像小公园,一直在规划,从来没实现”。

 

  今天的小公园街区仍在进行改造工程,但一如以往,汕头的任何改变都会引发民间热议,支持声反对声交织缠绕,有人觉得改造工程好,也会有人觉得改造是一种破坏。

 

  到底今天的老市区都经历了些什么?让我们从头捋一捋。

 

 1001.jpg

 

   1994年

 

  早在1994年以前,政府已经意识到老街区危房林立带来的威胁。汕头每年都有台风季,一旦风暴袭来,老街区就有可能变成重灾区。因此拆毁重建是当时改造工程的主旋律。

 

  这样的做法如果放在今天,指不定会被市民骂成什么样,但在那个年代人们没有想过“保护房子”这种事,大家操心的都是“安全”。

 

  1995年,中国城市规划研究院汕头分院编制《汕头市旧城区详细性控制规划》,规划通过优化用地结构、调整空间布局等手段来疏散老市区内约4万人口,同时提出要设立小公园特色保护街区。

 

  这一时期,小公园中心约7.95公顷的保护区得到控制,而外围则开始了“解危解困”的旧城改造工作。

 

 

1002.jpg

 

  风貌区

 

  1999年,“小公园历史建筑风貌保护区”正式设立,小公园街区被定位为商业、文化、旅游为主的步行街区,从这开始,小公园的改造工程从“解危解困”转移到了“保护、利用”。

 

  “保证城市格局不变”是当时最基本的原则,也就是说不管怎么改造,巷子还得是巷子,民国风貌还得是民国风貌,改造的根本目的,是充分利用小公园街区的空间,创造最大化的价值利益。

 

  但遗憾的是,因为财政方面存在困难,这一项目最终没有实施,止步于规划计划。

 

  大改造

 

  步入2000年后,改造工程的开发主体由政府转变为私营房地产公司,比如后来有台湾商人投资收购了小公园一带的大片建筑。民间对该台商的身份存疑,有人认为该台商其实是浙江人,与蒋家有些关系,此处稍微一提,仅作参考。

 

  那个年代房地产商开始崛起,政府抓住机会招商引资,项目一个接着一个推出,大规模拆迁重建工作准备就绪,那时仅汕头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筹划的总投资便高达12个亿,大家的目标很明显:打造一个大型的商业中心区。

 

  把没落的老街区打造成大型商业街区,这不是汕头首创,今日走到广州北京路、福州三坊七巷、厦门中山路、上海田子坊等等,很多地方都是这样的改造利用,这是对老街区的一种拯救,要么看着老街区死去,要么看它换另一种方式活着。

 

 1003.jpg


  乌托邦

 

  路子大致是对的,但当时大家都过于乐观和激进,工程高歌猛进的同时,资金链却出了问题。

 

  房子的拆迁也面临众多无法快速解决的难关,比如产权问题,老街区数不尽的老房子里,有公产房,有侨产房,有居住者和产权人不一致的疑难房,还有始终无法明确产权的,一时半会根本无法理清。另一方面,开发商追求的直接利益很多时候也和历史文化保护是相违背的。

 

  种种困难摆在眼前,政府想象中的开发工程,和现实之间出现了无法跨越的鸿沟,于是工程卡壳,老街区在投资飓风中骤然发热,又骤然冷却,一切又回到起点。

 

 1004.jpg

 

  山水社

 

  然后汕头人们还是继续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见证着城市重心的逐渐东移,目睹着老市区在回忆中逐渐褪色,城东城西的文化水平、经济水平的差距开始拉大,如果再不做些什么,老市区早晚都会倾覆。

 

  2012年,汕头山水社的出现,是这一灰暗时期的难得光辉,他们走遍老城区,采集建筑信息,调查历史背景,收集整理民意,然后向有关部门建言献策,他们的一系列努力为后来小公园的改造工作提供了很多帮助。

 

  他们也不过是普通的汕头市民,所付出的一切努力,无非是热爱这片土地罢了。还有什么比这份热爱更纯粹呢。

 

 

1005.jpg

  环与线

 

  2014年4月,《汕头经济特区小公园开埠区保护条例》正式出台,小公园开埠区的概念被明确,“保育活化工程”整装待发。借助业态发展来激活老市区,成为了新的改造主目标。

 

  2016年,“三环三线”概念被提出并且实现了前期基本目标,同时出现的还有业态规划,安平路、永泰路、升平路、民族路等老街区马路,被划分为三个不同的“环”,同时被赋予了不同的业态规划方案。

 

  但世界永远没有这么简单,随着工程深入,业态规划的进一步升级遇到了困难,改造工作也开始面对诸多质疑。

 

  质疑

 

  业态被统一规划,这是一件好事情,但却难以彻底实现,不同于其他城市的商业老街区,小公园老街区实际上属于多个不同的开发者,众口难调,力量又分散,无法形成高度一致的意识和计划,想要让哪条街变成“特色一条街”都是极其困难的。

 

  另外,想要利用好老市区,危房老房的改造是势在必行的,但这一工程也开始面对汹涌袭来的质疑。

 

  质疑主要是针对部分楼房的改造损坏了原来的风貌,比如外马路的某处房子就在网络上引发了热议,人们质疑房子的改造破坏了原来的设计美,极具历史感的装饰也被轻易抹去,变得土里土气。

 

  有人说,这是一个贵妇变成了村姑。

 

 1006.jpg

 

  政府

 

  于是人们质疑政府的改造工程到底都做了什么,但上面提到的这个改造项目其实是房产所有人自己做的,政府不应该背这个锅。

 

  实际上政府主导的改造工程,主要是修缮老市区建筑的立面,这一个修缮工程势必影响到楼房使用者,也包括一些底层商户,甚至政府必须为此补贴住户几个月租金,补偿住户损失。

 

  但政府的立面改造是不是就没有问题呢,似乎也不是,比如很多立面上精致的装饰就被水泥简单的抹杀了。这也是目前民间质疑声最大的一个点。

 

1007.jpg 

 

  水泥

 

  对于这件事,有人提出了另一面。

 

  老市区的房子很多是二三十年代华侨出钱起的,那时候的手工能力强,用料也讲究,屋檐下、窗框上的很多装饰都是用石灰做的,精致,典雅。

 

  但如果今天翻修这些楼房想修旧如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首先原材料就存在问题,想找到建筑使用的原材料,比如石灰等,是比较困难的,其中也存在工艺失传的问题。

 

  而且想修的跟原来那个一模一样也极其困难,当年这些建筑外的灰雕,都是工匠在现场完成的,内容丰富但是随意性很大,短时间内修旧如旧几无可能,这是技术上的难题。

 

  另一方面,这种做法造价也高,今日毕竟不比当年,雇一群工匠慢慢雕塑装饰,一整天做这一件事,单单人工费就会成为大负担,谁来解决经费问题呢?


 1008.jpg

 

  加固

 

  除此之外,房屋加固采用的方法也饱受质疑,今日老市区房屋加固采取的是“包柱”的办法,就是在原有的柱子外再包上一层钢板,这一做法必须处理柱头和房梁的衔接处,势必会破坏到柱子和房梁上很多古香古色的装饰。这些破坏都是不可逆的。

 

  那么有没有其他加固方法呢,也是有的,就是在现有的柱子后面加装方形钢柱,但这需要占用街道空间,甚至破坏外墙。到底采用那种方法好,这是个争议点。

 

  比例

 

  再有一个问题,则因为不容易被察觉而没有太多人抗议,那就是比例上的变化,由于车行道标高的提升,原来道路、骑楼空间尺度发生了变化,部分骑楼空间甚至变成了半地下室。这其实是考虑到潮位而做出的调整,避免大雨天时老市区被大水掩盖。

 

  但这一问题也有其它更好的解决方案,比如改造排水系统,增强老市区的排水能力。显然这更复杂,成本也更高,改造工程还是选择了更容易的路子。

 

1009.jpg

 

  抉择

 

  诸如这些,不免成为人们质疑小公园改造工程的点,但有质疑也会有支持,也有人觉得这些并不应该成为黑点。

 

  “再不改造房子都要塌了,还修旧如旧呢,到时连房子都没了。”有人说,“至少政府目前的改造还能起示范作用,如果没有政府这种改造在先,私人的改造会把老市区破坏的更彻底。”

 

  要么改造要么死,这是老市区面临的无奈窘境。

 

 1010.jpg


  八角亭

 

  有人讲过一个关于八角亭的故事,据一些看过最原始八角亭的老人说,那时候的八角亭也是很粗糙的,毕竟那只是南生公司资金紧张的时候用来占地盘的,也没必要做多好看,后来八角亭被翻修了,又被重建了。

 

  现在这个八角亭高大恢弘,内部结构也算讲究了,不敢说有多好看,但也不会比原始的八角亭差吧。

 

  但还是有人说:“还是原来的好”。可是原来的到底长怎么样呢,又谁也说不清。很多想重建老建筑的人,其实连老建筑长什么样都记不清了。

 

  回忆杀

 

  “回忆杀”可能是目前小公园改造工程的主要对手,人们总是恋旧的,更是失去了才想起珍惜的,因此任何改变都有可能遭遇严厉的质疑。人类对改变其实是恐惧的。

 

  有一些特殊受访人告诉我们:“这个改造已经超过我们预期了”,毕竟很久以前,他们甚至都不敢想有一天小公园会继续改造,会为了保护而下力气。

 

  至于铺天盖地而来的疑问,有人说“归根到底还是业态没有形成”,这是问题的根源。人们是追求价值的,如果改造没能带来利益价值,改造当然会被质疑,但如果业态形成了,老街区变成赚钱的新街区了,还会有这么多质疑声吗?这值得思考。

 

 1011.jpg


  期盼

 

  总而言之,今天的改变无非是为了人们能在这座城里活的更好,而质疑的人们也并非刻意针对什么,无非热爱家乡土地,无非希望工程做得更精细。

 

  时光总会带走一些,也总会回馈一些。只希望这片土地上的我们,都能活的更好,这就可以了。

 

(照片拍摄者:郑鸿斌)

 

声明:e京网作为信息分享平台,用户所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同时因用户发布内容所引发的版权、署名权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举报,将配合处理。
更多

社区图秀

更多

社区热门

本帖已被锁定,不允许对本帖进行回复